第140章 罐鬼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7:48 字数:2836 阅读进度:140/471

夜明珠的光亮照亮了那块区域,紧挨着墙角摆放的东西映入眼帘,这次,非常的清晰。

刘艾玟首先受不住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急忙抬手捂住嘴巴,我看见了她惊恐的眼,说实在的,我也在发毛,只不过,表现在七魄之内,不会展现在外罢了。

莫弃烧的嘴角在跳动,上前几步,举着夜明珠仔细打量一番,凝声说:“度哥,没错了,这些,都是骨灰罐。”

刘艾玟低低的惊呼一声,向后退出了好几步远。

我站在原地,盯着前方地面上摆放的四十三只骨灰罐,感觉一股子寒气,从手指处延伸到手臂上,然后穿透肩胛骨,一直延伸到心脏之中,浑身冰凉。

这只是感觉罢了,其实,木人手臂不会有这等神经反应,这是我的七魄下意识给出的反应。

就在前方的地上,四十三只半米高的陶罐摆放在那儿,体表都有复杂的花釉,看起来非常的老旧,不认识的人,甚至以为这是谁家的米缸呢,其实,这都是下葬用的骨灰罐。

从古代时,就有使用骨灰罐的传统了,那时候也有部分地区流行火葬,骨灰罐应运而生。

我的眼神落到环绕三圈的骨灰罐所围着的那个一米高的大陶罐上。

围成三圈的骨灰罐基本上是一样的形态,体表釉花类似,高度也相同,但最中间的那一只明显不同,不但高有一米,体积巨大,而且,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显现青蒙蒙的光,体表一点花纹都没有,看起来光滑透亮,甚至,没有灰尘覆盖。

要知道,这地方常年不见人迹的,如何会没有灰尘覆盖呢?别的骨灰罐上明显有厚厚的一层灰啊。

我的心头砰砰砰的,如同擂鼓,极度危险的感觉从最中间的无尘青光骨灰罐处传来,让我的心头惊兆连连。

这里是一处风水局副阵眼,已经可以确定了,但和不久前遇到的镶嵌在墙壁上的四十三具棺材相比,更为阴邪恐怖!

“不对劲儿啊,我们撤退。”

我意识到不妙,急急的喊了一声,向后便退。

莫弃烧和刘艾玟的反应也是极快的,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向后跑。

“咻咻!”

阴风大作,灰尘弥漫,好像是从四边的甬道中传来了好多阴风,将此地厚厚的灰尘吹了起来,夜明珠的光线都穿透不了灰雾的遮挡。

莫弃哆和刘艾玟用衣袖掩着口鼻,不停的咳嗽起来。

我虽然后退,但其实是倒着退的,脸面始终盯着骨灰罐副阵眼所在的方向。

木傀儡的黑墨双眼不惧灰尘侵害,更因为夜视和符箓加持的原因,可以穿透灰尘形成的屏障,看到骨灰罐位置出现的变化。

当啷!

最中间的那个一米高骨灰罐上的大盖子猛地落地,紧跟着,两股黑灰色的阴气旋绕着升起来,只是一眨眼,就形成了两道身影,是两只身穿大白袍子的鬼!

一男一女,头发一长一短,最显眼的特征是,它俩的手中都有一条长长的黑色绳索,前端打成了椭圆形的绳套!

我的心猛地揪紧。

因为,这两只鬼中的紫眸女鬼我熟悉啊,正是在二层阁楼中偷袭过我方的那只鬼。

当时,她将田堂吊到了房梁上,要不是我反应快的弹跳起来救了田堂,那哥们早就魂游地府了。

但同时段施和隋播宣告失踪,紧跟着就在山门那里发现了他们被吊起来的尸首,那也是古武社团第一次折损人手。

当时我就做出了判断,白袍子女鬼是故意显现出来吸引火力的,其实,暗中还潜藏一只或更多只凶残恶鬼,乘着混乱,掳走了段施和隋播,并毒辣的将他们吊死在山门上。

此刻,看到女鬼和一只男鬼从同一个骨灰罐中现身,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正是那只头发短些的男鬼,杀死了段施和隋播。

以我此刻的视野去看,能在这两只鬼的身边看到孽煞血光了。

记着上次和女鬼搏斗的时候,她身边还没有孽煞,此刻却有了,说明段施和隋播虽然不是直接死在她的手中,但间接的,她也背负了杀人的因果。

孽煞气息方面,男鬼比女鬼浓重了许多,证明是他亲自下手的。

“你俩躲到甬道中,我去收债,莫弃烧,爷们些,保护好刘艾玟。”

我停止了后退动作,满腔的愤怒已经被点燃,冤家路窄,在这地方遇到了杀人魔鬼,我岂能容它们嚣张?

正是这对恶鬼害死的隋播和段施,我必须为死去的人讨还公道。

“度哥,你悠着点啊!”

漫空灰土之中,莫弃烧掩护着刘艾玟逃进旁边的甬道之中,而我猛地一踩地面,在阴风和灰土之中弹跳而起,宛似闪电的向着落地后滑动追来的两鬼冲去。

利用心口处变异符箓的功能大喊着:“你们,该下地狱!”

随着喊声,哗啦啦!缠在我双臂上的两根‘封魂链钩’已经绕着圈儿的展开,但手臂上还缠了两道以作固定。

毕竟是锁链类的法具,只是释放开的长度就在两米以上了。

我不知道如何催动锁链上自带的符箓去起作用,能够使用的只是封魂链钩本身,这东西的强度超越了木傀儡,同时,因着它们本就是法具,自然能伤害到妖魔鬼怪。

我不需要催动符箓附加的能量,只要使用其本身的强度和天然的那点驱邪之力,就足以对付鬼怪了。

我全力发动,速度之快让我自己都大吃一惊,只一闪,已经落到两鬼的身前。

随着怒吼声,我双臂上涌动巨力,全部灌注到两条封魂链钩之上,对着两只恶鬼就甩了过去。

确实,风水局的副阵眼不能随意乱动,但我直觉感到,起作用的只是骨灰罐和其中保存的骨灰,这两只鬼明显是寄居在陶罐骨灰之中的阴灵,多它们或少了它们,对副阵眼骨灰罐群没有影响。

只要注意着别打碎那些骨灰罐即可。

所以,我和两鬼相遇的地点,刻意的选择了远离骨灰罐,这里有篮球场大小,在这边怎样折腾,也波及不到那边的墙角位置。

这一切都计算的妥当,我要用封魂链钩为死者讨还公道。

两只恶鬼别想继续逍遥下去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这是我的执念。

“老公,弄死这木头人!”

白袍女鬼在我手中吃过亏,仇家相见分外眼红,嗷唠一嗓子,一抖鬼爪,黑色绳索对着我就抽过来,同时厉声喊着。

原来,面皮青惨惨的男鬼是她丈夫。

“别急,老婆,我这就将他大卸八块。”

男鬼阴声笑着,同样是一抖鬼爪,一股浓重气息猛地升起,他身边鬼气比之女鬼不知厚重了几倍,我这才明白为何当时莫弃烧他们都没有发现男鬼,原来,这厮的本领远远高于白袍子女鬼。

“轰!”

他控制的黑色绳索倏然抖直了,灌注了阴气到绳索之内,让其从软兵器变成了刚硬的强兵,对着我劈头盖脑的砸了下来。

砰砰砰!

连环震响,我的锁链几乎同时间的和两根绳索相撞,发出巨大的动静。

白袍女鬼一声惨叫,已经被打飞了出去,而男鬼持着刚硬绳索,向后倒退三步就稳稳站住,身周鬼气浓郁似渊海,恐怖沸腾如炼狱。

我也向后退出三步,七魄感受到震动力所导致的疼痛。

这鬼竟然能和我木傀儡身躯的力量相抗衡而不落下风,这让我吃惊。

“该死的木头!”

男鬼嘶吼着,双手握住绳索,将其当成长兵器,对着我狠狠的砸来,这次的力量更大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