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阴神禁忌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7:29 字数:2383 阅读进度:112/471

这两个男生一看就是双胞胎,长的基本一样,都有着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很是健美,只看体型,就是常年练武的人。

若说区别,左边那人的个头稍高一点,右边的要比左边的低一公分,长相上很难辨别啊,都是标准的方正大脸,据说这样的样貌,运途亨通,以后也是能够掌握权力的人。

这对双胞胎男生都是大三的,个头稍矮一点的是哥哥,名为曾光浩,个高些的是弟弟,名为曾光康。

“两位学弟,你俩可是咱们古武社团的顶梁柱啊,这时候可别输给看了女生啊。”

会长田堂适时的加了一句。

双胞胎男生对视一眼,曾光浩点点头,曾光康眼神眨动一下,然后,两人缓缓举手。

至此,除了莫弃哆姐弟俩,其他九人都选择进入旧杏观去探险。

莫弃哆漂亮的大眼睛中闪过失望,扭头和莫弃烧对视一眼,千言万语在眼神中传送完毕。

我这个逃走了的木傀儡还在刘艾玟的身上,莫弃哆本意是阻拦这些人入内,找机会从刘艾玟那里将我这个不稳定的家伙偷回来。

但眼下,只有他们这对具备了法力的姐弟俩不赞成入内。

胳膊拧不过腿,他俩明白了,不管是出于哪种考虑,也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算了,既然你们一意孤行,做为同一社团的成员,我俩也不应脱离集体,那好吧,咱们一道入内就是。不过,我提醒你们,那地方一看就凶险非常,你们,做好随时死亡的准备。”

莫弃哆蹙紧眉头,很是认真的说了这么一句。

“哈哈哈,学妹,你怕不是恐怖片看多了?这地方除了够大、够阴森之外,里面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什么随时死亡啊?别说的那么严重,听着让人心头发毛。”

田堂强笑着说了一句。

“话已至此,你们不愿听,我也没辙,那就走吧。”

莫弃哆不愿和田堂费口舌,一心作大死的人,很难拉的住,莫弃哆很懂这个道理。

这个波折算是过去了,十一人准备了一番,找寻木棍,将前方的野草扒拉开,小心翼翼的沿着陡坡下去,接近着旧杏观。

我觉着,莫弃哆姐弟俩的能力不太够,他们可能是观察不到另外九人眉心间的黑气,但我看的分明。

随着接近旧杏观,九人眉心间的黑气愈发的浓郁起来,说是命悬一线也不为过。

我做好了随时出手帮忙的准备。

因木傀儡被我掌控了,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它变大、缩小,变大后就是一米五的高度,变小后就能藏在女同学书包中不被发现。

这是傀儡自带的功能,极为方便。

这属于道家炼制法具的秘密,具体是如何做到的,什么原理在起作用?我是一点都不晓得的。

对此,我非常的好奇。

“看着点脚下,注意着别有毒蛇什么的。”田堂打着手电一马当先,不时的提醒大家伙小心些。

众人的警惕心都提了起来,注意着脚下。

毕竟是深山之中,即便没有什么传说中的鬼怪,但毒蛇、毒虫必然是存在的,小心些总是没大错的。

地势逐渐平坦,已经到了旧杏观外围。

迎面就是残破的牌楼,表面都是风雪侵蚀的痕迹,篆刻的古字和图纹依稀可见,但牌楼的三分之一已经不见了,风化的极为严重。

其实,这地方若不是大凶之地,倒是应该被当做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起来,还能当成旅游胜地。

可惜,在那场恐怖的灭门级惨剧之后,旧杏观就变成了都市恐怖传说的重要一环。

更被禁制隔离在俗世之外,直到田堂偶然间的发现了它,才重新出世。

“是偶然间被发现的,还是人为的破坏了禁制,使得旧杏观重见天日呢?”

若是后者,目的可就得仔细斟酌了。

因为,如此可怕的地方,竟然允许普通人随意进出了?这不是故意谋害生灵又是什么?

被刘艾玟背着前进,我趴在姑娘肩膀上盯着破败牌楼,心中闪过众多念头。

这并非是我多疑,实在是,田堂发现此地的经过太过古怪了。

数十年过去,都没有人找得到旧杏观,他田堂何德何能就能一眼看到它呢?

更不要说,还领着一众平凡普通的学生进入此地探险了。

而且,探险之后,九人全部于眉间呈现出‘死亡阴影’,能不让我产生怀疑吗?

好在,我还有两天多的缓冲时间,不然,自顾不暇的话,我也没有精力去多管他们的生与死。

但既然还有点时间,且正好遇上了,那就只能伸手去多管一下闲事了,权当行善积德了。

有机会救人的话,还是要出手,这样做,阴德非常之大。

宁鱼茹跟我说过阴德法则之后,我心中恍然,运气这种事,虚无缥缈的难以捉摸,但并非没有办法去提升。

阴德累积就是提升好运的关键。

我这么个寿元只剩下不到十天的人,太需要好运气了。

这时候要是能救回几条人命,说不定就能凭着提升的运气逢凶化吉了,所以说,救人也算是救己了。

手电筒四下乱照着,一行十一人经过牌楼,通过残破山门,走进了第一座大殿。

过山门的时候,我抬头看到了上面篆刻的字,确实是‘旧杏观’三个字,不过,题字留名的位置被侵蚀的太严重了,字迹模糊不清的,不知是哪位名人的留书了。

殿宇上方的字迹也没有了,不知这一重大殿名称为何。

第一重殿内蛛网密布,灰尘盈厚,手电照过去,正前方有被灰尘覆盖的神像,大概三五米的样子,依稀辨认,乃是一个漆成了红脸的神像,手持的好像是一根锏,若是没有灰尘,估计很是威武。

“来,来,快帮我拍照。”冷淑荷将手机递给身后的卫红扇,然后跑到神像近前,比划着剪刀手,脸上都是笑,示意卫红扇赶快给她照相。

我看到莫弃哆欲言又止的样子。

心中明白,她想要提醒对方,不要随意的和神像合照,这在民间是必须注意的禁忌,但回想了先前冷淑荷的不友好态度,莫弃哆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谁也不愿被人好心当成驴肝肺,何况是莫弃哆这样高傲的人?

被顶回来一次已经够难堪的了,难道还要被顶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