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鬼局五亡基石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7:02 字数:2736 阅读进度:79/471

孟一霜的话让我头皮发凉,才晓得,世上还有这等诡异的法术?竟然能转接因果?孟一霜如何做到的?这样一看,莫导就是在为人做嫁衣啊。

“你也需要改变运气不成?”我不解的追问一声。

和我一样不解的还有宁鱼茹和大虎,都紧盯着孟一霜。

“我师出名门,年纪轻轻的已经有了目前的法力成就,运气已经是上等了,不需要改变,我需要的是,一件特别厉害的法具,就是这张不知名的木板法具。”

孟一霜梳着头,语声变得快速了一分。

“莫导凡夫俗子,怎会搞懂,之所以法具提出了附加条件,那是因为,此物已经失去了主人的念力印记。换言之,这是无主法具。”

“法具诞生的微弱意识如同不分善恶的小孩子,喜好游戏,才有了附加条件,而这,是莫导感知不到的,但是,我能感知到啊。”

“所以,移花接木转来‘四灵阴祭’的因果之后,我暗中和法具的意识沟通,重新制定了新的玩法,那就是,四灵阴祭继续着,不能改,但因为因果继承到我的身上了,我若是想得到法具的认可,并成为它新的主人,就必须增强灵异游戏的难度。”

“所以法具意识提出,必须多杀一个人。就是说,除了策划者之外,最基本的完成条件是,五个生人的死亡。这样一来,其实,演变成了‘五灵阴祭’之术,但这一切,都在我和法具的意识之间发生,莫导他并不知情。”

孟一霜说到这里,更是得意了。

“那是不是说,若是在杀害五个人之前,你就被人识破,并呈现了铁证出来,那么,你就会遭到法具的反噬?同时,五灵阴祭邪术等同失败,而你不但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会死?”

我眯起了眼睛,此刻才晓得为何孟一霜始终在演戏,原来,有这等顾虑。

无主法具的反噬,鬼知道力量多强?

这是个无主的法具,变相说明了,当年的一代强者莫十道,因走火入魔,已经死亡了。

真是可惜,那等高人也有不测之时。

“度哥真是举一反三的厉害,虽不全中亦不远了。这么说吧,若果在第五人身死之前,我被揪出来了,还被铁证给证明了控局者身份,那么,法具反噬肯定会出现的,我也失去了得到此物的机会。”

“因为之前四人已死,四灵阴祭算是完成了,血伞女鬼一家可以自由了。只不过,那样的话,我除了多出一家子的鬼物做收获外,就没有别的好处了。”

“以我的本领,死倒是死不了,被反噬的重伤倒是肯定的。所以,我决不能在五人死亡之前被看破,此刻嘛,算上刚死不久的徐浮龙,五个人已经齐全了,五灵阴祭算是完成了,我当然可以对你们如实相告了。”

“但附加条件还强调过,我若是在成功后,将除了策划者之外的所有生人都杀掉,运气会被提升数个档次。因而,度哥,对不住了,我不能放你们走!你们,能成为我的踏脚石,也不算冤枉,哈哈哈!”

孟一霜说到这里,得意之情再也压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

“以你本事,为何不亲自动手,闪电般的斩杀五个人或者更多人呢?偏偏要看着事态发展?”

“嗯,我懂了,法具的条件中,势必要求过,只能此地的阴灵和邪物去动手杀人才算数,所以,你顶多是控制血伞女鬼和僵尸去杀掉莫导和董秋他们,却不能亲自动手杀人,不然,就是破坏游戏规则了,是也不是?”

我瞪着孟一霜厉声喝问。

“姜度,注意你的语气,和我说话客气些,一会儿能让你死的痛快点,不然,你就是在找不自在。”孟一霜收敛笑声,阴狠的瞪了我一眼。

“不错,你想的没有错,我遥控此地的鬼物和僵尸去杀人是被允许的,但我本身亲自出手杀五人,于瞬息间完成,那游戏岂非无趣?”

“所以,我只能忍着杀心,演着戏,推波助澜的,等着五人身死。莫导和裴小莺算计过我,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自然要先收割了他们的性命,血伞女鬼一家奉命,最先干掉的就是他俩。

莫导找了个机会,故意离队,是因为他晓得血伞女鬼一家即将发动凶猛的攻势,他想躲在一旁看热闹,还能保护住自家的幕后控局者的身份不露,裴小莺以为莫导能保护她,自然跟着跑,殊不知,他俩那就是在自寻死路!”

“对了,你们一定想不到我是何时控制住女鬼一家的?实话告诉你们,就是在那墓地拍摄召唤笔仙重头戏的时候控住它们的。”

“血伞女鬼一家嘚瑟的出场,那其实只是它们的本体,从法具禁锢中透出的部分魂力,我轻松的施法,反向控制住,这一家子送上门的鬼怪杀手,我就笑纳了。”

孟一霜将这事解释清楚。

至此,关于此事的来龙去脉,基本上呈现了出来。

孟一霜为了占据失去主人的法具,顺水推舟的借助莫导之手而二度布局,反控成功,然后,将我们弄到了此等地步。

“等一下,若是这样说的话,我可就有不解之处了。”我沉吟了一下,说出这话。

“你还有啥不明白的?”孟一霜有些惊讶的看向我。

“按照你所言的,必须杀掉五个生人或者以上的数量,才能保证完成此事的基本条件,自身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你自己身为控局者,还不能亲自动手,只能控制着鬼怪去下手,但问题可就来了。”

“在我昏迷过去的那段时间之内,你完全可以命令血伞女鬼动手杀掉第五个人,甚至,直接将除你之外的生人全部灭杀了,也是很轻松的事儿啊。”

“越早完成基本条件,越安全。这简单的道理小孩子都懂,你孟一霜不该犯这等低级错误吧?”

“那时候我们四个都被捉住了,还被绑缚到木桩上,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为何,偏偏等到我舒醒过来了,血伞女鬼才迟迟的登场索命呢?”

“这就给予了宁师傅射箭救人的时间。此时想来,这过程太古怪了,舍近求远的愚蠢,你能说明一下为何会出现这样反常的状况吗?”

我扭了一扭僵硬的脖子,感觉嘴唇发干。

“姜度,你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啊,这等时节,还能头脑清醒的注意到异常之处?虽然你是个普通人,但不得不说,确实具备了超高的心理素质,胆大心细,果敢坚毅,异于常人啊。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多说几句好了。”

孟一霜似笑非笑的看向我。

“原因很是简单,血伞女鬼的怨气太重、杀伤力太高,我也只是能够勉强的控制住她,而那两头僵尸,其实是在我利用‘藤妖幻术’金蝉脱壳之后,返回祠堂内收服的,得到它们的时间太短了,更不易控制,一直到现在,才算是控制住了它们六成以上,可以如臂使指的驱使了。”

孟一霜给出了答案。

我霎间就明白了内中缘由。

就说嘛,为何血伞女鬼下手那样的迟?

原来,那时候,血伞女鬼被控制的程度不够高,导致她不太听话,还拥有自身的部分意识。

血伞女鬼栾秀儿和孟一霜的做事方式完全不同。

她需等到我清醒之后说说话,再下杀手,这可能是栾秀儿的做事习惯,什么事都想说明了之后再动手,这样才能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