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邪幕矢口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6:59 字数:2864 阅读进度:74/471

宁鱼茹阴沉着脸走过去,将大虎身上的骨刺扯出去,然后,挤出些血来之后,宁鱼茹快速的处理了伤口,涂抹药粉后包扎好。

孟一霜哭的肝肠寸断,徐浮龙死前将她推开的举动,让姑娘无比感动。

“人死不能复生,大家节哀。”宁鱼茹走回来,对我们三人说着。

我强忍悲痛,站起来,握紧拳头,恨得咬牙切齿。

“宁师傅,我想灭了那对僵尸。”

我冷声说着,脸色难看到极点。

“它们应该还会来袭击的,别急,下次它们再现身时,我就收割了它们。”

宁鱼茹冷声答着,然后说:“赶快挖坑将尸首埋了,他的血液中没准有尸毒,不要随意接触,弄不好会染上。”

我瞅了瞅宁鱼茹,只能点点头。

在林边松软处,红着眼的大虎用砍刀当工具挖了个坑,我们戴上手套,将徐浮龙的尸首搬进去,大家用手捧着土,将徐浮龙的尸首埋葬了。

我在坟前竖立个粗树枝,当是坟碑了。

悲痛冲击着大家的心灵,都快要麻木了。

虽然徐浮龙是个戴着多重面具的富家公子哥,但这人其实很讲义气,表面的纨绔下,隐藏着的真实并不让人反感。

同生共死多次,徐浮龙命大的数次死里逃生,但想不到,最后还是死在了僵尸的手中。

他没能坚持到灵异空间自行崩溃的时刻,时也命也造化也。

“度哥。”孟一霜红肿着眼睛,拉着我的手不放。

我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握紧姑娘的冰凉手掌,感觉她在颤栗。

“少爷,我一定活劈了那对邪恶僵尸,为你报仇!”

大虎用砍刀拄着地面,盯着新坟,眼中都是愤怒和悲痛。

凄凄惨惨戚戚,就是此刻的气氛写照,士气低落,沮丧颓废的感觉吞噬着我们的心。

“宁师傅,咱们还要在这鬼地方多久,能不能想办法提前离开?我快要受不住了,没准,下一刻就轮到我们了。”孟一霜哽咽着看向宁鱼茹。

宁鱼茹转头看了看孟一霜,脸上神态平静,波澜不动的,轻声说:“除非我施法破开此地,但那样一来,会损伤严重。孟姑娘,我方才查探过此地的阴气浓度,感觉上,半日之内,维持此地的能量就将告罄,难道,孟姑娘撑不住半日时间吗?”

“这?”孟一霜闻言,转头看了看我,意思是让我为她声援。

我握了握姑娘的手,轻声说:“你我都没有要求宁师傅去冒险的理由,不过是半天的时间,大家就等一下吧。你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的,我一定能护你周全。”

“度哥。”

孟一霜眼中闪着泪光,依偎到我身边,不再多话了。

我们一行垂头丧气的走出林子,林里,多了一座新坟。

“我施法防护了,他不会转变成僵尸的。”宁鱼茹低声说了一句,我们齐齐点头,沉默无言。

接近保姆车了,宁鱼茹忽然停住脚步。

我们都是一惊,跟着停下步伐。

我松开孟一霜的手,走过去,眼神凝重的看向宁鱼茹。

她对我点了点头。

“你百分百确定吗?”我的眉头就是一跳。

“已经可以完全的确定了。”宁鱼茹淡淡的回答。

大虎不解的转头看来。

孟一霜落在后方,不解的问:“度哥,你们说啥呢?”

我很是沉重转过身来的看向孟一霜,轻声说:“一霜,我和宁师傅说的是,确定了此事的幕后真凶,就是你!”

“什么?”

大虎在那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横着砍刀,目光炯炯的看向孟一霜。

“度哥,宁师傅,你们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真凶?什么意思?莫非,你们以为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策划并施行的?”

孟一霜眼中都是震惊,瞪得大大的,身躯簌簌发抖,一副被冤枉了的受气包小媳妇的模样,楚楚惹人怜惜。

“唉,一霜,我承认,你的演技确实精湛,我也几乎被你给蒙骗过去。不过,你还是露出了点儿破绽,但我一直不敢相信,毕竟,你给我的印象始终是善良又温柔的。可惜,这些不过是你戴着面具演绎出来的。”

“直到先前,在你的布局下,徐浮龙被僵尸伏杀了,而你,也在这个过程中露出了最明显的马脚,因而,我和宁师傅能够确定了,你就是幕后真凶!”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脸色铁青。

“是她害死了龙少爷?我去砍死她!”

浑身都是血迹的大虎闻言怒不可遏,大步流星的往孟一霜那边走,砍刀举起,凶神恶煞的,怕不是一刀就将孟一霜砍成两段?

“大虎,不要冲动,会死的。”

我扑过去,一把拉住大虎的手臂,不让他过去。

“小度,你说什么胡话呢?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女的,看我不一刀劈死她。”

大虎就要将我甩到一旁去。

“虎哥,你吓到我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你们不要冤枉我。”

那边的孟一霜双手揪紧衣襟,吓得连连后退,身形踉跄,一下子坐倒在土路上。

她的眼中都是泪水。

“度哥,别人不信我也就算了,你难道信不过我吗?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感受不到吗?”

孟一霜转头看向我,很是幽怨的送来这么一句。

宁鱼茹行到大虎身前,凝声说:“你要是想死,那就过去吧。”

“这?”大虎甩开我的拉扯,但看了看面前的宁鱼茹,他郁闷的伸手抹了下大光头,狞声说:“难道,龙少爷就白死了?”

“这倒不是,不过,我估摸着,即便咱们都上前,也奈何不得这位姑娘。孟一霜,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

说着这话,宁鱼茹转身看向孟一霜,她的手中持着测地尺不说,还亮出了折叠弓,只是几下响动,折叠弓就打开,机关扣好,随时可以激发黑箭射向孟一霜。

“不要啊!”

孟一霜吓得花容失色,转头看向我,大喊着:“度哥,她要杀我,你得保护我啊。”

我阴沉的看着孟一霜,眉头蹙紧到一处,眼底闪耀火光,眼前回闪着董秋、田颂莓等人惨死的情形,心头恨意翻涌着,看向孟一霜的眼神愈发沉痛。

“一霜,事到如今,你没必要死撑了,我们已看破你的行藏,你还是老实的露出本来面目吧,我们,不会冤枉你的。”

我认真的说着这番话,盯着孟一霜的同时,短剑和令牌已经掌握在双手中,警惕提升到最高级别,实在是,孟一霜吓到我了。

“度哥,你糊涂了吗?我跟在你身边许久了,我是什么人你难到感觉不到?不管是秋姐还是龙哥,他们对我都极好,我哪有理由祸害他们?你这样的冤枉人,还有良心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孟一霜憋了憋嘴巴,眼泪顺着脸颊流淌,怨气爆棚的样子,看起来,我们真的冤枉她了,她无比受伤。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哈。一霜,看来不跟你说清楚,你一定矢口否认到底是不?”

我气的额头青筋直蹦。

“度哥,你这话我听不懂了,不过,你说的捉贼拿赃道理我是懂的,既然你认定我就是幕后的策划者,那么,请给出证据。我虽然喜欢你,但也不会任你倒脏水,度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孟一霜用袖子抹着眼泪,眼神变的坚毅了几分,到底是说到了这一地步,我给不出证据的话,她绝对不会认罪。

“小度,你因何认定孟一霜就是罪魁祸首的?”

大虎收好砍刀,扭头狐疑的看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