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人形吊藤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6:37 字数:2951 阅读进度:40/471

身后不远就是土路,土路那一边黑雾弥漫,这场景没啥改变啊。

我向着湖对面去看,能看穿很远,但看不到湖对岸,更看不到大虎他们。

真是奇了怪了,虽然我在水中拼命的游,但里外里也没有几分钟啊,按理说,不可能横跨大湖,但眼下又是怎么回事?我记着清楚,游动的方向背离了岸边,因为溺死鬼追击的原因,距离岸边越来越远了。

真的太费解了,按照我的估算,应该是游到了湖心位置,大湖中又没有小岛啥的,那就等着沉底而亡吧。

但为何突然就爬上了岸,并回到土路旁了?

我搞不懂了。

突然想起不久前我们开车时的状况了,明明背离大湖的方向行驶,但事实是,我们在环绕着大湖行进。

“莫非,这鬼地方的方向感和距离感都是假的,我感知到的都不真实,真实状况绝不是眼睛所看见的模样?”

我只能如此解释了,要不然,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算了,不去想了,这个地方又是阴灵死鬼,又是僵尸祠堂的,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是正常的。”

我嘀咕一声,找了个干燥地,先将衣物脱下,用手将水给挤出去,然后,再度穿回了身上,虽然潮乎乎的很是难受,但我也不能光着膀子到处跑吧?只能将就着了。

幸运的是,口袋中还有个面包,且塑料包装没有破损。

登山包都留在保姆车上了,物资吃紧啊。

撕开包装,我三两口的将面包吃干净,这才觉着恢复了一丝气力。

“快被折腾散架了,到底招谁惹谁了?”

我心头翻腾着怨念,整理一番后,右手持剑,左手握着游巡令牌,沿着土路向前行进。

没什么目的,就是琢磨着能不能和大虎他们遇上?

按照原先的经验,在土路上行走,总会和另外的行人相遇,不管他们从哪里出发,也不管他们向着哪个方向行进。

至于土路另一侧的黑雾区?打死我都不进去。

就这样,自我感觉行进了半小时之多,但眼前的景象没多少变化,土路一侧是黑雾,另一侧不远就是大湖,抬头看,圆月和星光的位置不动。

感觉上,似在原地踏步,根本就没什么变化啊。

但我比以往能沉住气了,只要还活着,那就不停的行进呗,早晚会有变化的。

这鬼地方接二连三的想要我的命,但它肯定不晓得,我的命有定数的。

‘63号墓铃’说的清楚,我还有那么六七天的寿元呢,这鬼地方想提前收割我的命,那就是和地府定数作对,哪有那么容易得逞?

头一次发现,自家知自家只剩了不足一周时间好活,反倒还有这种好处?

可以树立不死的信心。

至少不会此刻就死。

前方出现弯道了,弯道旁有棵特别高大的古树。

我精神一震,印象中没有见过类似的场景,说明这是我没有经过的土路地段。

这算是变化了吧?

我行到弯道处了。

“度哥,救命啊。”

一道很是微弱的声音忽然传来。

我猛地钉在原地,心头都是不可思议的感觉,缓缓抬头,看向路边的古树。

上方枝叶繁茂,老藤缠绕,而一个像是茧子般的东西,悬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仔细看,那是被野藤缠绕的人形物体,正随着风左右摆动呢。

我对上一双眼睛,是从野藤空隙处透出来的。

“一霜,是你吗?”

我的语声都发颤了。

“度哥,是我啊,快救救我啊,呜呜。”

孟一霜在高处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我震惊了,孟一霜的命还真是硬啊,这样折腾都没死?

真是上天保佑。

“别挣扎,容易掉下来,会受伤的,我这就爬上树去救你。”

我忙喊道。

“呜呜,度哥……。”孟一霜哭泣中。

“别哭,别慌,我这就上来。”

抬头哄着孟一霜,我打量了一下弯道旁的古树,心中很是警惕,特别注意古树上的野藤。

但和我记忆中拽走孟一霜的妖藤不太一样,缠绕古树上的青藤似乎没有妖性,看起来就是普通的藤,但我也不敢确定。

必须测试之后,再决定如何应对。

打定主意,我绕到树旁,拿出黑色短剑,对着青藤就是一刺。

噗!

黑剑很是顺利的刺穿了青藤,并刺进了树身之中。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随时准备应变。

等了数秒钟,一点异常都没有,树藤和古树都没有冒烟,更没有异动。说明它们就是正常的树木和野藤。

出鞘的黑剑被我衔在口中,我抬头看了看上方,双手握住,活动一下腕关节,然后,活动了几下脖子,做好准备了,才深吸一口气,伸手扣住树皮和青藤,手脚并用的向上攀爬着。

爬树也是我的强项之一,此刻可就有大用了。

小时候比谁都调皮,上山下河的事儿没少干,游泳爬树挖洞种菜啥的样样精通,此刻看来,我倒是个全能选手,更不要说还是修理汽车的行家了。

可以说,我的生存能力本就比普通人要强那么几分。

数分钟就爬到了高处,抱住横生出去的枝干,先试了一下,觉着承受我和孟一霜两人的重量并不会折断,这才倒着爬了过去。

逐渐接近孟一霜所在的位置了,她的眼睛透过藤蔓关注着我,满满的期待。

“度哥,蛇,小心啊!”

孟一霜忽然惊叫一声。

我被吓了一大跳,好悬失手掉下去,赶忙抱紧树枝,一抬头,就见一条满身白色斑点的绿皮毒蛇在树干上昂起了三角形的蛇头,吐出猩红的蛇信子,一股子令人胆寒的气息就随着这攻击性的准备动作传递而来。

要不是孟一霜提前示警一声,我好悬一下子用手勾住那毒蛇的身子,就会被它反口一咬,得,此地也没有医疗蛇毒的血清,那不就是等死的下场?

“咻!”

说时迟那时快,毒蛇猛地窜了过来,蛇口张的老大,恐怖的毒液在毒牙上闪亮,向着我狠狠咬来!

脑袋中似乎都没有闪过念头,手却比意念还要快,猛地往回收,电光石火中已经握住口中衔着的黑剑之柄,手腕子一抖,嗡!黑剑划破空气,在前方一闪而过。

噗通!

一颗狰狞的蛇头掉落到地面上,紧跟着,喷着冷血的无头蛇身也掉了下去。

直到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呆愣的看着手中握着的染血黑剑,不敢置信。

方才鬼使神差一般,要知道,毒蛇咬过来的速度太快了,普通人很难反应过来,但我愣是在那么点儿的时间中挥剑反击了。

不但反击了,还精准的砍掉了毒蛇的脑袋,这运剑水平,已经超过我对自己的认知了。

“难道,我是具备这方面天赋的人才?”

心中翻涌着这道念头,我搞不懂了。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使用短剑的速度变快了,这是好事。

不管是对付毒蛇还是对付恶鬼、僵尸,都用得上。

至于为何反应速度自主的变快了?我心底隐隐有点儿感觉,应该和63号墓铃有关,虽然我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但它必然以我所不了解的形式寄居在我的身上。

“莫非,那东西还能潜移默化的改善体质?加快人的神经反应速度?”

我暗自猜测着,反手间黑剑入鞘,掌握在手中。

砍过毒蛇后,我可不敢再度用嘴咬着它了。

“呜呜,度哥,好险啊,吓死我了,幸亏你反应的快。”

孟一霜连哭带喊的。

我爬到她的上方,仔细打量一下将她困住的东西,就是用藤蔓编织的牢笼,如同茧子般的形状。

上部由好多根青藤拧在一起绕在树干上,起到了悬挂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