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鬼僵峙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6:34 字数:2859 阅读进度:35/471

徐浮龙咬紧牙关,狠狠一甩,令牌向着女鬼砸去。

“呼!”

风声响,女鬼吃过亏的,哪敢再度接触此物?一下子躲出了老远。

“当!”

令牌砸中一面墙落地,被躲在那里的孟一霜捡起来。

“快走。”

我大喊着,持着短剑作掩护。

徐浮龙和孟一霜连滚带爬的冲进后方的房屋,脚下不停,向着屋子后的‘僵尸地’冲去。

那边,大虎从废墟中站起来,拎着大砍刀踉跄的走来,和我肩并着肩。

血伞女鬼在我俩对面六七米的位置现身,暂停了动作,没有追击,只是用那双吊在眼眶外的恐怖眼珠子盯着我俩。

扫了一眼死在地上的田颂莓和董秋,我的心都在滴血。

但此刻顾不及收敛尸首了,我持着短剑,大虎持着刀,一道向后的退进了房内,然后,向着后方就跑。

我们,不是女鬼对手,更不要说,她的两个鬼儿子还没有现身呢,此刻,只能去惊动僵尸了,希望能有好运气。

我们四人冲出那间屋子,迎面就是人高的荒草和大坟圈子,最显眼的是摆在月光下的深红色大棺材,它静静的,没有动静。

一鼓作气的冲到深红大棺材之前,我没工夫查看内中情形,一短剑砍在了棺材板上。

嗤啦!

竟然冒起来了绿火。

“嗷,啊!”

棺材内传来愤怒到极致的吼声。

“快。”我一拉他们,翻滚着藏进旁边的草丛深处,滚动好几圈,沾上了更多的泥土。

我们四个做好这些,就趴在那里装死了,一动不动。

“轰!”

从野草间空隙看到深红大棺材左侧的棺材板被巨力打碎击飞了,因为,左侧棺材板上蔓延的都是绿火了,内中的僵尸不得不做出此举。

转头向另一侧看,正好看到血伞女鬼滑行着冲到此地。

一道干瘦又恐怖的身影,从棺材中直直的立了起来。

圆月光华下,女鬼猛地停住身形,鬼眼幽深的盯住了老僵尸!

我看的清楚,大量的灰黑色气体从血伞女鬼身上释放出来,凝而不散。

虽然周边阴风大作,但这气体就像是胶水一般的有粘性,缠绕在女鬼周围,内中显现出诸多拳头大小的鬼脸,都在无声的嘶吼,它们的面部表情极为痛苦。

按照我的理解,这就是怨气实质化的体现。

女鬼祭出这个手段,明显是察觉到对面的老僵尸不好惹。

这等同亮明了爪牙,在示威。

老僵尸还没有反应,趴在他头上的那头后背都是骨刺的‘尸孩儿’却先有反应了。

只见他猛地抬头,舌头上的尖刺收回,就在老僵尸的头上立起了半边身子,对着血伞红衣女鬼就是一声恐怖的嚎叫。

“嗷!”

这一声无比尖锐,紧跟着,就见一重重黑气从尸孩儿那形态可怕的嘴巴里喷冲出来,竟然也能环绕自身和老僵尸不散,任凭阴风狂吹,黑气却有增无减。

我们几人看的毛骨悚然。

这黑气,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尸气?或者,称之为死气也可以吧?

我直觉感到黑气中带有恐怖的尸毒,活人要是不小心吸入一口,指不定会有怎样的后果。

果然都是最恐怖的邪物,且极端好斗,只是狭路相逢,就亮出威吓敌人的手段,一个个的都不是省油灯。

血伞女鬼先前刺杀董秋她们的时候,明显没有尽全力,颇有猫戏老鼠的意味,所以,我们才有机会逃到僵尸地来,若果当时血伞女鬼亮出护身怨气,我们恐怕已经集体折在那里了。

即便有黑剑和游巡令牌,我也不认为能抵挡住鬼物的护身怨气。

幸好怨气和尸气并不会随风扩散,不然,我们这些躲在草丛中的人可就惨了。

现在嘛,老实的坐山观虎斗比较好。

尸孩儿一番折腾后,却没有和老僵尸扑上前去,双方相隔一段距离,彼此祭出威吓手段,就静止在那里不动了。

这状况很是明显,不管是僵尸还是女鬼,都觉着对方相当的难缠,因而,谁也不敢先动手,场面一时僵滞在那里。

“小度,它们不开打啊,这怎么办?”大虎离我很近,有些着急的问。

“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耐心些。你忘了,女鬼一方可不止她一个。”我小声回应。

“对头啊,俺这脑袋,真是不灵光。等到女鬼的两个鬼儿子到场了,僵尸那边想保持对峙场面都做不到了,哈,小度,别说,你真高明。”

大虎憨憨的低笑着。

我深深的看眼大虎,有着先前的一些印象,我不信大虎不晓得这点简单的道理,那就是说,大虎习惯于随时随地的装痴扮傻喽?也许,这就是他的生存之道吧?

反正,我觉着谁要是真的以为大虎是个没头脑的,那真是傻透腔了。

同时,也对大虎调整心绪的能力感到吃惊。

董秋和田颂莓刚死不久,大虎就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此刻,他可以从容的面对眼前的危机了,可以说,大虎的心理素质是我们中最强的。

直到现在,我眼前还回闪着秋姐和田颂莓被女鬼害死的场面,心头对血伞女鬼的仇恨愈发深重,但这种情绪于事无补,真就得和大虎学学,审时度势,该放下时就得放下,只有这样才能活的长久。

死者已矣,活着的还得想办法生存下去不是?

徒自悲秋伤月的,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更不可能让死者复生。

“对了,一霜,给我那牌子。”我才想起孟一霜捡去了游巡令牌,忙低声索要。

“啊?在这里。”孟一霜伸手递过来,我将牌子收回来藏好。

“哒,哒哒。”脚步声响起。

这动静惊动了僵尸,老僵尸头上的尸孩儿微微转头,看向血伞女鬼的身后,那里,心口处有个大窟窿的‘裴小莺’静静的停下了脚步,正用死气沉沉的眼迎着尸孩儿的凝视。

我看的心头大骇。

按照我对僵尸的那点可怜的理解,僵尸们的眼神都不太好,如那老僵尸,就看不到我们。

但此刻的场面打破了我对僵尸的固有认知。

诞生于老僵尸体内的尸孩儿,虽然后背上都是骨刺,但严格意义上来讲,仍旧是一头僵尸,但应该属于变异过的僵尸,而尸孩儿的目力,绝对不比普通人差,甚至,有可能带有夜视功能。

这就太恐怖了!

僵尸本就是吓死人的存在了,而这变异了的小僵尸,又弥补上了五感六识方面的短板,这样算来,岂不是更加的恐怖?

裴小莺体内是那只小鬼,这是早就证实了的。

被鬼魂附体的尸体,行走起来如同活人一般,是前后迈腿的行走方式,这和对面的一老一小两头僵尸不同,它们是蹦着行进的。

“咻!”

阴风一卷,半拉脑袋和手臂缺失的蓝影男鬼,出现在血伞女鬼和裴小莺尸首的身边,血伞女鬼一家子算是齐活了。

至今没有看到血伞女鬼的死鬼丈夫,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若是这鬼家庭还有个更厉害的男鬼在当家,那可就没我们活路了。

突然出现的两鬼明显是引起了僵尸一方的警觉和不安,那小僵尸咆哮声声的,老僵尸也跟着举起双臂向前指着,同时,张开大口嘶吼着,欲要吓唬对方。

而有了两个‘鬼儿子’助阵的血伞女鬼,底气就强太多了。

她缓缓向着前方滑动,蓝影男鬼也紧跟其后,裴小莺尸首迈步上前,三阴灵主动出击了。

人多力量大,鬼多了更是这种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