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大竖棺应月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6:31 字数:2428 阅读进度:29/471

我就觉着自己的皮肤上蹦起来无数颗鸡皮疙瘩,眼瞳紧张的地震起来,上下的跳动着,因为,想起了先前听到的‘咚咚’声,要是没有判断错,那诡异的动静,就是从坟圈子里传来的。

“小度,你说,那声音是不是从坟圈子那儿传来的?”

大虎像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一般,快速的收回手来,直接摁灭了手电筒。他不想再去照那块区域了。

即便大虎愣头愣脑的,但他也具备正常人的感觉,在祠堂中发现了传出异响的坟圈子,怎么想都不是好事。

大虎愣不假,但他并不傻。

“别出声,脚底下也别发出动静,往回退,快。”

我低声吩咐着,盯着远处的坟圈子,直觉的感到危险接近中,如是,当机立断的后退。

“咚咚咚!”

一连窜密集的声响猛地响起。

这次听的清楚,就是从荒草坟圈子中传来的,更精准一点的说,是从那块区域的地下传来的,声音经过泥土的缓冲,听起来才闷闷的。

“彭!”

根本没给我们三人留下后撤的时间,我看的清楚,最大的一座坟头突然泥土崩开,带着荒草的泥块儿四分五裂,向着周围抛溅!

紧跟着,一口深红色的大棺材,猛地从地下弹跳出来。

这些就发生在数秒之间,我们几个就感觉眼前乱闪,结果,深红大棺材它自己跳出来了!

徐浮龙猛地一把捂住嘴巴,这才没有发出尖叫声来。

而我也死死的闭住嘴巴,暗中,黑色短剑随时可以出鞘。

大虎的反应极快,砍刀一横,挡在了徐浮龙的身前。

“咚咚,咚咚。”

落地的深红大棺材内部传出让我们头皮发炸的动静,就像是有个人在其中,用手脚狠狠撞击着棺材板一般,就是这么个动静。

强烈的危险感扑面而来!

电光石火中,我忽然想到修车行老师傅们谈及类似话题时所说的话。

这时候也顾不上真假了,我低声对两人说:“躺在地上翻滚,粘上一身的泥土,快。”

听我这样一说,徐浮龙和大虎也顾不上别的了,齐齐卧倒在地,左右的翻滚起来,滚的身上脸上头上都是土。

我也是一样的动作,管它是不是脏呢,为了保险一些,只能驴打滚了。

我们刚折腾完这一出,‘彭’的一声大响,就见那口深红大棺材猛地直立起来。

竖棺,大凶!

民间传说在我的心头折腾着。

各种民俗故事中,都对竖立起来的棺材分外忌惮。

竖棺下葬是禁忌,据说,会引出许多不可测的因果来。再牛的风水师,即便找到好地段了,也不太敢尝试为苦主竖棺下葬。

只是下葬都这样的讲究,更别说自主竖立起来的棺材了,那简直就是大凶和大煞的标志。

自主竖立的棺材分为两种形式,要知道,寿材,也就是棺材,一般的形态都是一头大来一头小,所以说,邪事儿发作时,自行竖立起来的棺材就有两种站立模式了。

一种是大头朝上、小头落地,另一种自然是反过来的。

这代表的是,内中安葬着的尸首是正常竖立,亦或是不正常的倒立姿态。

不用说,倒立姿态的尸首凶煞之气更重。

换言之,那样的邪事儿杀伤力更强大。

我们几个翻滚到草中趴着,透过空隙看着那边,发现这口深红色的棺材的竖立模式是大头朝上。

各地的白事儿风俗不太一样,但棺材大头位置大多是死者的头部,这点是没错的。

所以说,这具立棺中的尸首,有七成可能是正常站立的姿态,这比倒立的姿态要强上一些。

但也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罢了。

我们这等普通人面对这种东西,不管是正常直立着的,还是不正常倒立着的,那都是送菜啊!

“注意呼吸,一般而言,诞生不久的僵尸因为被世间万物所排斥,所以,视觉方面不够强,对活动的东西反应要大些,相反,静止不动的东西,它们很可能就看不见了,还有,它们主要依靠听觉和嗅觉探路,因而,咱们一身的泥土味,再注意着呼吸和说话的动静,有可能避开它。”

我压低着声音,将自己从车行老人那里听来的传闻,告知徐浮龙和大虎。

“明白了。”

两人点头,呼吸放缓,一点声音都没有。

幸运的是,孟一霜她们停驻的房间距离这里足够远,那里的篝火也被墙壁阻挡着,僵尸应该注意不到。

我们三人注意着,别被这死东西发觉到行藏就好。

棺材都立起来了,说里面没有僵尸?鬼都不信!

“咔咔咔,彭,哐!”

先是棺材钉挨个弹出来的动静,紧跟着就是棺材盖分离开的声音,最后是棺材盖砸在草地上的声音。

我们几个趴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透过野草空隙,就着月光看过去,不由的眼眶巨跳。

没错了,绝对是僵尸!

徐浮龙他们或许看的不够清晰,但我看的清楚啊。

就是因为看的清楚,才更觉害怕。

那是个灰白头发又脏又长的僵尸,无疑,他是个老人。

其脸色青黑,皱皱巴巴的,像是风干的腊肠体表,一双浑浊发灰的眼珠子缓缓的动着,正在打量着周围,但显然,他是看不清楚的。

穿着的寿衣早就腐的不像样子了,能看到皮包骨的尸体形态了,某些部位已经露出了白骨。

他浑身的皮肤都是青黑色的,随着棺材盖打开,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尸臭味儿随风而至,熏得我们几乎晕过去。

我忍着胃部翻江倒海的本能反应,掏出手帕捂住了嘴巴。

徐浮龙和大虎都用衣袖遮挡着口鼻,面上的神情痛苦,却不敢发出丝毫的动静。

“彭彭。”

老僵尸伸着双臂,爪子上指甲老长,且黑漆漆的,绝对带着尸毒。

他从棺材中蹦跳出来,膝盖不打弯儿,僵硬的像是木桩。

弹跳的不够高也不够快,但这东西是能够自由活动着的,只是这一点,就能将人给吓疯了。

“吼!”

老僵尸忽然发出一声凶叫,猛地举起双臂,并仰起了僵尸脸。

他的脖颈位置,发出‘吱嘎噶’的诡异动静,就像是数十年没有上过机油的发条。

这恐怖动静,听着就能让大部分的人心律失常。

他举起双臂,抬头对着的是,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