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荒祠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6:26 字数:2342 阅读进度:18/471

闷头赶路,手电筒照着前后,饿了吃点食物,渴了喝点矿泉水,没有办法计时,只能凭着感觉,应该是赶了三四个小时,筋疲力尽之时,眼前豁然开朗,竟然走出了恐怖的森林。

这一刻,我感觉空气都变得香甜起来。

我们赶忙将电光照向远方。

一条土路蜿蜒着出现在眼前。“

心头‘咯噔’一下。

难道,真的是鬼打墙?好不容易穿透了丛林,结果,又回到了原来的那条土路上?

手电筒照向更远的地方。

“呼!”

我们六人集体呼出一口气来。

土路不假,但绝不是那条停着车辆的土路了。

因为,路的对面都是荒野,更远的地方,是占地辽阔的低矮建筑物,黑沉沉的,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没错了,这不是鬼打墙,只是利用地形布置的奇怪土路,咱们觉着开车时远离了大湖,其实,一直在绕着那片湖行驶,因而,你我两方能在半途相遇。”

董秋扶了一下眼眶,给出定论。

“原来不是鬼打墙啊,吓死我了。”孟一霜抚着心口,松口气的模样。

我也放松不少,穿过丛林,若真的回到停车的土路上,那真的太恐怖了。鬼打墙破不开,就得永远在那里兜圈子了,鬼知道何时能自然解开?

眼下好了,丛林这边是新的景象,即便还身在灵异空间之中,那也比困在鬼打墙之中要好些了。

“姜老弟,咱们过去看看?没准那里面有人。”

徐浮龙走到我身边,指了一指远处那看不太清楚的建筑物。

孟一霜她们瞅来。

莫导没影了之后,团队中只剩下三个男的了,大虎明显是听令做事的,就是说,主心骨挪移到了我和徐浮龙的身上。

徐浮龙这人桀骜不驯不假,但他很有自知之明,对形式的判断之类的,明显是他的短板,为了小命考虑,他并不逞能,而是主动过来和我商量着做事。

我仔细看了看徐浮龙,对他的观感刷新了一番。

这人,也并非是一无是处的,不过是出身豪门,富家子弟当习惯了,总有些自以为是的臭毛病罢了。

其实,相比暗中设局暗算我们的混账,我反倒愿意和徐浮龙这种喜怒憎恨都表现在外的人打交道。

当然,也不排除这人城府深沉,所表现的纨绔德行是一种伪装。

但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眼下还不能定性此人,那就先合作着生存下去再说吧。

心中过了几道念头,我沉吟一番,凝重的说:“那地方看着死气沉沉的,有人的概率不大,但已经到了近前,没有理由不去一探究竟。”

“只不过,大家要提升警惕,要是发现不妙就赶快撤,但若是没有什么危险,暂居那里等待天明也是好的。只要天光大亮,邪祟退避,就安全多了。”

我抬头看看高空,云层很厚,但有些微星光透落下来,可是,看着这片夜幕,总感觉哪里别扭,具体的我还没法登时就找出来。

摇摇头,驱散了脑中乱念。

“也好,大家提升警惕,走,咱们过去看看。”

徐浮龙点了点头,认可我的话。

他拎着扳手,大虎打头,持着卷刃大砍刀,女的都在队伍之中,我照旧殿后,穿过土路,踏上荒野,在寒风中,一步步的向着占地庞大的低矮建筑群走去。

十分钟后,我们站在断壁残垣之前,愣怔的看着眼前的半倒塌建筑。

迎面就是一座古式建筑的大门,上面本有着匾额,但已经缺失大半,只剩下一个字存留。

祠!

没错,残存的匾额上只有这么一个字了,但已经表明了废墟原本的身份,是祠堂,就是不知是一家一户的祠堂?还是一个姓氏族人供奉家族老祖宗牌位的祖祠?

能在废墟中看到石抱鼓和石狮子的残存部分,只不过,风吹雨打的,侵蚀的不成样子了。

内中看起来有九重之多,建筑群若是完好的状态,想来非常的巍峨辉煌,此刻吗,只剩下荒凉和颓败了。

寒风吹进祠堂之中,打着旋儿的刮动,大量叶片随风而动,于半空中发出摄人心魂的‘呜呜’声,听起来就像是数百只鬼怪在低声嘶吼,不是一般的阴森!

虽然祠堂之内的房屋大多倾颓,但毕竟保留了数间比较完整的房屋,看起来,躲避其中休息、睡觉是不成问题的。

“咱们进不进去?”

孟一霜和董秋她们对视一眼,转过头来,看向我和徐浮龙。

董秋是个事业型女人,但这等鬼怪横行的时刻,很明显,她也下意识的依赖男的,这是女子的天性。

但我敢肯定,若果我们几个男的都不在,董秋立马摇身一变为领头羊,比谁都坚强。

“进。”

我和徐浮龙同时应了一声。

缘由很简单,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离开这座几乎可以称之为废墟的祠堂,那就是荒野和树林了,至于光明湖电影院?那里可不是栖身之所。

躲在车子中也不够安心,祠堂虽然阴森,也远比露宿荒野要强吧?

大家伙整理一番心绪,正要踏入祠堂,忽然,身后传来‘砰砰砰’的跑动声。

“霜姐,秋姐,你们在这啊,吓死我了,还好,找到你们了,呜呜。”

熟悉的女声传来,我们浑身一震,停住脚步,转身打着手电筒去看。

只见一米多高的野草丛之中,一道身影如风似电的狂奔而来,距离我们只有数十米距离了,电光落到她的脸上,我们都看清楚了,正是不久前走散的裴小莺。

按理说,再度重逢是个值得庆贺的事儿,但眼前正奔着我们跑来的裴小莺太恐怖了!

她的身上都是血迹,心口位置出现一个前后通透的大血洞,电筒的光照过去,甚至穿到了血洞之后。

更恐怖的是,手电筒照过去,她竟然没有影子!

裴小莺的心脏不见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掏走了。

但问题是,一个没有了心脏和影子的女孩,还能狂奔着冲来,并高喊着那些话吗?

没有心的人,不是死人吗?

没有影子的,多是鬼!

这一霎间,我们六人浑身毫毛倒竖、冷汗狂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