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人活见鬼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8-12-30 04:26:23 字数:2336 阅读进度:9/471

我有夜视能力,看的清楚,年轻姑娘十八岁左右,长的非常漂亮,脸上有点婴儿肥,眼睛很大,但却是单眼皮。

整体来讲,以外形论,这是个可以打到八分的美丽女孩。

“没用的男人?是在说我吗?你的男友不也是一副胆小鬼的德行?”

我生气的嘀咕了一声,但不会真的和女孩去计较。

因为,那红衣女终于离开了,她拎着血伞一步步的走回去,再度落座,和单眼皮女孩重叠于一处的看电影。

女孩已经落到这等处境了,我就没必要去计较些有的没的了。

即便那红衣女没有害女孩的意思,但这样亲密且无距的接触在一起,时间一长,保不齐就会引起不妙的反应,估摸着,女孩观看影片之后,定会病一场的,但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这地方不能待了。”

我突然起身,手捂住肚子,状似三急的模样。

一迭声的对着同一排的人道歉,我顺着空隙挤了出去。

路过那红衣女的时候,她竟仰起头来,两颗恐怖的眼珠子向后方扬起,连接着眼珠子的两根肉筋扭转了些方向,让两颗眼球直直的盯着我。

“死东西,你到底有完没完啊?”

心中骂着,装着看不见这幕的样子,急急的向着影厅门口而去。

谁看到我捂着肚子的模样,都能明显的感知到急于去洗手间的急切劲儿。

出了影厅,长出一口气,去个啥洗手间啊?赶快开溜才是正格的。

“叔叔,你看见我妈妈没?我迷路了,呜呜呜。”

一把小孩的声音忽然传来。

我就看到前方的阴影中站起个小男孩,看模样,也就四五岁的样子,长的唇红齿白的,特别的讨喜,正用胖乎乎的手抹着眼睛,并仰头看来。

这是在求助的意思。

我正要应答,心头忽‘噗通’一下。

因为,小男孩的脸上并没有泪水。

光线昏暗不假,但可以夜视啊,别人看不清楚的,我能看到。

更恐怖的是,幽静长廊的暗光之下,那个男孩,他,没有影子!

男孩也不是人!

我立马明白了自身处境,一时间不知该埋怨谁了?接二连三的遇到脏东西,是个人就受不了。

故技重施,我装着肚子疼的‘哎呦’一声,捂住肚子,转身向着相反方向就走,洗手间就在那边。

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本着这种心理,远离小鬼才对。

俗话说的话,阎王好送,小鬼难缠。

民间俚语虽然听着话糙,但理不糙。以此话论,小鬼必然很是凶戾,还是躲得远一些比较好,装着看不见,也许就如同‘血伞女’一般的放过我了,若是回应了,指不定会被纠缠住。

经常有人科普,要是晚上走夜路时,听到有谁在身后呼唤自己,或者问姓名,坚决不能回话,一回话就会被勾走魂魄。

有鉴于此,装痴扮傻很有必要。

但我还是低估了小男孩的执着。

身后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他竟然跟了上来!

一边跟着我快步走,一边喊着:“叔叔,你别走啊,你见到我妈妈没?她穿着红裙子,手里拎着一把红色的雨伞,长的可漂亮了。对了,我还有一个哥哥呢,也走散了,叔叔,你干嘛不理我,呜呜呜。”

我的头皮发麻,浑身的细胞都要炸开了。

感情,小男孩的妈妈就是影厅中的血伞女,听他的意思,人家是一家三口?他还有个走散了的哥哥?这就是说,影城中,至少有三只阴灵?

我勒个天啊!

不带这样吓人的好不?他的妈妈是红衣猛鬼,难道,他和那个死鬼哥哥会善良到哪里去不成?哪有那样的道理?所以说,很有可能是三只猛鬼。

对了,他没提及父亲,若果,还有个当父亲的脏东西呢?

“嗤!”

倒吸着冷气,我都不敢继续多想了。

一般而言,男的才是一家之主,以‘阴灵家庭’来论,成年男鬼的杀伤力也一定是最高的。

我虽挂了个游巡的虚名,有枚身份令牌,还有口黑色短剑,但这点儿东西,不过是自保的本钱,对上其中一只,或许还能凑合着保护好自己,但若是对上两只,甚至,人家四口子都聚齐的话,那我只是送菜的货!

对于自己的定位那是相当的准确,可不认为游巡虚名,能糊弄住这一家子猛鬼。

“此非善地,越早离开越好,越早回到宁鱼茹身边越安全!”

“宁师傅高人风范十足,总有办法对付这些鬼东西吧?”

打定主意,我绝不回应跟在身后的小男孩的呼喊。

加快脚步,奔跑起来,路过了洗手间,才不会进去呢,天知道小男孩走散的那个鬼哥哥是不是在洗手间中徜徉呢?我才不要一头撞过去。

电梯出现了,但我不敢坐。

在以往所看过的恐怖片中,电梯就是猛鬼的天堂,不知多少炮灰配角,在电梯中被鬼给弄死了,这都是前车之鉴。

走楼梯!

我高速冲到楼梯口,推开铁门,顺着楼梯就往下一层奔掠而去。

“叔叔,等等啊,我跟不上你了。”身后传来小男孩的喊声。

“脑袋进水的缺货才等你呢。”

心里回了一句,我不敢停下,浑身冒着冷汗的向着楼下跑。

这时节保命要紧,自己也不是什么济世度人的高人,没本事去多管闲事,影厅中那么多的观众,指不定会有几位气运低迷的被这一家子猛鬼缠上,不死也得被扒层皮,但我对此无能为力。

不是我不想帮助他人,实在是,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的状况下,哪有资格强出头?

“蹬蹬蹬!”

空无一人的楼梯中回响着我的脚步声,杂乱无章,我的心中非常恐慌。

还好,顺利的跑到了一楼,透过铁门上的玻璃窗看去,眼皮就是一跳!

一楼售票大厅中空荡荡的,没有个人影了。

宁鱼茹不见了,影城的工作人员没影了,避雨的众人也都消失了,真是活见鬼了。

“看来,找不到宁鱼茹了,那我先去取存留在储物柜中的手机吧?”

我紧张的看着那边,心头乱纷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