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巧破暗黑阵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5:39 字数:3399 阅读进度:618/624

破阵第十七日夜,亥时末,明德门,暗黑阵。

李承训身着武者紧身衣,肩上横扛着一个碗口粗细的圆木,面对着明德门,背对着李淳风。

他好似西游记中的孙行者,双腕搭在圆木上,但他可没有孙猴子那般潇洒,因为他扛的不是金光闪闪的金箍棒,而是一根十来米长的圆木头。

这根木头是他白日里在长安附近山林中,挑选砍伐的一棵傲天白杨树,经过一番劈砍处理过后,才形成现在这般细长,方便抗抬的模样。

“李国主,你这是?干什么?”李淳风已经在这里候他破阵,其不明白李承训扛着这个圆木来作甚?

“怎么?不会连道具都不让用?凭双手破阵吧!”李承训没有转身,嘴角挂起一丝笑意。

“不,只要你在阵法启动时入阵,随你用东西什么破阵,阵破便算!”李淳风立时回答。

接下来两人都未再说话,沉默,寂静,等待。

当子时的更鼓回荡在帝都皇城各主要街路时,李承训终于起步了,而李淳风也没有再做阻拦。

推开明德门进去,一如昨夜,李承训瞬间陷入到黑暗之中,他数着步伐,向内走了几步,而后便停在那里,放下圆木,开始在地上刨坑。

以他的功力和百兽拳法,刨坑已经能作他的身体本能了,他会又快又好地刨出各种孔洞来。

一刻钟后,他便在地面刨出了一个细长坑洞,而后他将那圆木竖放进去,再将刨出来的土回填严实,在确定这木杆稳妥后,便手脚并用的攀爬到顶端,并于那里金鸡独立地站住不动,而后抬头仰望星空。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一片漆黑中完成的,李承训甚至连自己手里握着的圆木都看不到,因为物体发光,是需要光源照射的,这里连星光都没有,自然看不到一点儿东西。

由于李承训踩着圆木的身形刚刚好高过城门,在明德门外的李淳风将这一景象看得清楚,起初他还纳闷李承训在做什么,但稍作思虑后,他便似乎悟到了什么,面上的淡定神色渐渐隐退,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与讶异。

李承训不是在无聊得看天望景,而是在观察天上的星月变换,在等待子时与丑时交接的那一刻到来。

时光流逝,终于到了丑时,李承训的周围开始变亮,当然,这种变亮非是那种白昼般的明亮,也只是由于星光的出现,使得万物于黑蒙蒙中被镀上一层光辉。

在这偏朦胧的光辉中,李承训寻定了一处地方,毫不犹豫的向那里扑去,那是一家民房前的窝棚,待到得那里后,他竟然提振真气,将那窝棚里的物事全都震碎打翻。

“什么人?”那窝棚后的民房里亮起一点烛光,而后便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随即出来一位膀大腰圆的汉子。

“给你送银子的人!”说完,李承训抛出一块银子向那人掷去,他显然是有备而来。

屋外昏黑,那大汉又是被睡梦中惊醒,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声响本能的出来看看,听说有人给他送银子,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银子便正好落到他的怀里,他忙一把手搂住。

“为什么给我银子?”那大汉迷迷瞪瞪间,不由自主地用牙咬了咬那东西,“还真是银子?”

“打烂了你的东西,作为赔偿!但我现在要杀人,你最好快走,莫溅到你一身血!”李承训不想与他做无谓的纠缠,扯了个谎来恐吓他。

他的恫吓非常有效,那个大汉汗毛一乍,赶紧反身回去,将自己的房门紧闭,大汉掂量自己手中的银子是百两重,那破窝棚才值几个钱,随他折腾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这周围的民居中也有个别被惊醒的,听到李承训的吼声,忙也熄灭了烛火,好似什么也未发生一样。如此漆黑的夜晚,一个声言要杀人的人隐藏在黑暗中,哪个还会做出头鸟?自是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李国主,你这是做什么?”丑时一到,李淳风便进入了明德门,但却是刚刚来到这里。

“李道长,你看咱们还有必要等到明日这时,再来看看这暗黑阵还在吗?”李承训说得非常自信,他现在更加确定,自己所在的地方便是阵眼。

“不用了!”李淳风脸色凝重,此时他已看清状况,语气顿时为之一变,“这的确是阵眼,敢问李国主是如何破解的?就靠那根圆木吗?”

“是的,”李承训回答得淡定从容,无喜无悲,似乎破阵对他来说,很随意,其实,他也曾一度很盲目,很紧张的,但现在他是胜利者,自然有权利做出任何表情。

李承训是个有心胸的人,既然袁天罡先为他道出了十二阵的阵名,方位,那他讲自己的破阵经过讲给他听,也不无不可,毕竟自己已经破了阵。

暗黑阵之所以厉害,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阵内漆黑,使他不辨方向,难找定位之物,从而走不出袁天罡以五行八卦设置的迷宫,因此破阵,便是破除黑暗,黑暗一过,真相大白。

黑暗开始于阵法启动之时,便是子时开始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李承训才入阵,无法确定黑暗何时产生?如何产生?所以他只有等,等待子时过去,丑时开始。

丑时开始的时候,正是这暗黑阵消褪的时候,任何事务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像阵法形成时,黑暗必定也是慢慢笼罩期间一样,这阵法消失时,黑暗也应当是逐渐撤离此处,所以最后一块退却黑暗的地方,也应是起阵时黑暗最先到达的地方,那里,便当是暗黑阵的阵眼。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在一片黑暗中找寻那块黑暗产生之地,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必须跳脱出黑暗之外,看着黑暗的形成或者陨灭,从而找到黑暗最先发始的那个端点。

可他身在黑暗之中,是不可能跳脱出黑暗之外的,而且他也没想自己能彻底跳脱出去,他只是需要一个相对高点的位置,能够观看周围黑暗形成与陨灭的发端即可。

圆棍,便是李承训左思右想出来的最好道具。

他站在圆棍之上,在亥时到来的时候,细心观看着阵法在刹那间消褪,露出明朗的星光,与一幢幢黑乎乎的街坊建筑,当然,他也敏锐地捕捉到了那块最后消失黑暗的地方,就是那大汉家门外的窝棚,那里就是暗黑阵的中心阵眼,所以他好不犹豫地过去拆了那窝棚。

阵法是有形的,必须依靠具体的实物,明德门内除了街坊便是一些民众私建的窝棚,除此之外,再无他物,而有这些东西,对于阵法大师来说就足够了。

简单来说,就是袁天罡观天时,确定星群与月亮在子时的时候经过明德门的什么方位?并以此为方位依据现有的建筑群,再构筑一些经过伪装的建筑,使得月光和星光在这一时间段内无法照进被那些建筑物围挡住的死角中,这样,他便营造了一个黑暗的世界。

然后,他会利用或建造地形、地势、房屋、建筑,在这黑暗中排布成一个迷宫,使得李承训无论如何行走,都会在这个圈子里打转,而李承训总不能走到哪,便拆到哪吧?那样可是伤民,而且那样做也算不得是破阵,他也是输了。

现在,他拆除了那个阵眼处的窝棚,等于说是崩塌了暗黑阵的一角,等子时再次来临的时候,这个阵法再也挡不住星月光芒,那条迷宫道路也会显露出来,即便不懂阵法的人,也可以轻易走得出去。

李淳风听完他的详解后,脸色都变了,他当时也破了这个阵法,但他用了三天,而他的做法是拆除了三处建筑,才最终确定了阵眼,破了阵法。

虽然也是破阵,但其与李承训精准的破阵手段相比,却是相形见拙了,自此,他是真心佩服李承训的破阵才能。

“李国主果然是天纵奇才,贫道真心佩服,暗黑阵已破,还请国主取走启阵密钥。”夜幕星光下,看不清李淳风的面色,但他抖动白色道袍的姿势,指向李承训的脚下。

李承训低头看向周围,发觉脚边土中还阵有一件别样的东西,散发着暗哑的白光,由于他拆散了窝棚,这窝棚里的事务还真不少,他倒还真没留意到有什么特别之物。

“这是什么意思?”他将那个东西从土里拔出来,见是一个有手掌般长度,上面刻着条纹图案的银条。

“国主破掉皇道十二阵,自然会得到十二个密钥,便可以开启师尊的天罗八门阵。”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密钥之事,隐瞒下去,岂不对你们有利?”

“师尊说咱们这是君子之争,既然你已破了阵法,便当告之密钥之事。”

“君子之争?你师徒二人阵封京城,囚锁皇帝,也算得上君子?”

“师尊布的是隐阵,每个时辰开一门一阵,也已通知百姓规避,不会对他们的生活有多少影响,至于皇帝,若不是他参与其中,咱们也不会在京城布阵,其实李国主明白,一旦比斗结束,无论师尊胜负,都会解开帝都禁制,所为不过是与国主赌斗一二而已。”

李承训默然,现在皇帝是支持他的,向袁天罡索要扳指,那袁天罡困住皇帝,令自己破阵,也是在威吓他们,也许这也是人有伤虎心,虎才有伤人意吧。

“不知国主现在作何打算?”李淳风在问他今夜是否还继续破阵。

李承训抬头看着月亮,根据自身的方位,掐指算过,距离丑时之末尚有小半个时辰,不如现在去品一品离火阵,看看那里有些什么玄机。

“去启夏门,观离火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