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入后宫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5:22 字数:4250 阅读进度:608/624

夏初的时候。李承训带着贾墨衣悄悄回到了隐国。一是为了不引起朝堂震动。他很是反感朝臣为了迎接他。而劳民伤财;二也是为了深入到百姓中间听听真话。他在隐国的时候。微服私访不那么方便。如今却是沒有任何掣肘。相信以旁观者的视觉深入到百姓间。会收获很多他在朝堂上听不到的东西。

他在隐都徘徊了三日。实际探查到的结果令他非常满意。却也令他多少有些忧虑。

隐国的百姓自不必。人人都国主圣明。既重农桑。又不轻商贾。既修文。又整武。最为可贵之处是薄徭役。轻赋税。藏富于民。而对于奸诈坑蒙之事。却又不手软。用重典。使老百姓人人务实而不耍滑使奸。

那些外來的商贾对隐国更是赞叹有加。隐国不大。却以德行教下。更将国主李承训吹嘘成古今第一明白事理之人。这的一点儿都不夸张。因为在封建社会。无论哪个朝代的君主都是重农抑商。他们认为商人苦心钻营。属于不劳而获的群体。若不控制。则人人经商而不事农业。而农业在封建社会绝对是命脉。那是万万不可以的。

來自现代的李承训自然不会是这种眼观看世界。而且他隐国所处的地界正是在中原与外藩交接之地。又是苦寒不毛之处。不似中原那般地大物博。土地肥美。唯有买东卖西。恒通有无。才是他的出路。

不过。他也知道粮食不能自给自足。一旦打起仗來。商路断时。隐国的命脉也就断了。所以他采取的是重商扶农。以商养农。因此。隐国上至朝廷。下至百姓。对商人都是极好的。自然得到了各国商人的拥护。而这些商人行走于世界各处。自然也将李承训重商名声带了出去。第一时间更新

现在。几乎所有的地方。所有知道隐国的人。头脑中都有了一种概念。那就是。“隐国繁荣堪比长安”。因此。老百姓现在都以“长安”來代替隐都的旧称。

隐国越是繁荣。李承训心中的隐忧也随之越大。所谓树大招风。如此富庶的国坐落在塞外边陲。兵争要地。必然遭人嫉妒。想打它注意的国家必定不少。而一旦大漠战事起时。这第一个受到威胁的。便是他隐国。

还有一个忧虑也颇令李承训感到头疼。就是现在來隐国的移民越來越多。是啊。谁不希望在一个环境好的地方定居。可隐国就这么大点儿。哪里有许多居住面积。这就必然令最早來隐国居住的人。对后來者颇有微词。若不尽早谋划出路。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李承训整整又在隐都市井徘徊了三日。这才在第四日傍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于皇宫内晚宴的时间。带着贾墨衣回到皇宫内院。而他选择这个原因是有着特别的意义的。

隐国确立后。他便为后宫制定了一条规矩。那就是无论一家人有多忙。无论白日里如何不相见。但是在晚餐的时候。是所有人都必须要围坐在一起吃饭的。一个也不能少。这也是他挑这个时候进宫的原因。

对于他的出现。汝南公主等留守在隐国的几位皇后和孩子都激动不已。而皇宫内也瞬间炙热起來。

汝南公主、无忧、红娘、夏雪儿虽然开心。但却知道分寸。与李承训见过礼后。看到贾墨衣随之在后。便纷纷上前招呼。其实贾墨衣与李承训的名分早就定了的。众人虽然对其此刻出现有些意外。可也并不奇怪。

贾墨衣却觉得多少有些尴尬。毕竟她当初可是趾高气昂。一副高不可攀的气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还留书出走。沒想到今日又回到这个家里。但见着汝南公主等人都是一团和气。并无嘲弄之意。那紧绷的神经才渐渐舒缓下來。在她们的牵扯下。围桌坐在她们中间。

而另一边。李承训早已被他那几个七八岁大的孩子缠住。不过他们可沒有李那么疯。那么无所顾忌不懂礼数。一个个都像是大人一般。请安的请安。求抱的求抱。逗得李承训哈哈大笑不止。这底下最豪迈的亲情。想來就是父爱了。

一年的时间长不长。短不短。夫妻、父子相见。自是有不完的话題。讲不完的亲情。这顿饭吃的时间不短。席散之后。也到了这些皇子、公主休息的时间。便将由他们各自宫里的侍女带了下去。而李承训与他的众位夫人们自然还要再叙谈一会儿。

太虚宫。这是李承训给自己宫殿取的名字。是他平时的寝宫。里面有张大床。足够大到可以七八个人横着睡。不过从他隐国建立至今。他实际上也沒在这里住过几次。因为他每晚都是在皇后们的寝宫度过的。现在。他张罗着大家去那里住。自是因为那床够大。方便话。

汝南公主等人虽是表情各一。但也都算是颔首同意。毕竟时候尚早。大家也的确想再会儿话。只是贾墨衣脸色通红。表情尴尬起來。她还是有些不适应。不想同意。又难以拒绝。半推半就间。便稀里糊涂的被众人夹杂着到了地方。

來到太虚宫。李承训不由得一愣。他见这里一尘不染。香炉内还冒着熏香。一切侍从早已列队等候。便询问众女。“难道你们已经得到消息。知道我已回到了国都。因此这几日将这里打扫了干净。

夏雪儿接话。笑着道:“陛下有所不知。自从陛下走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大皇后便定下规矩。咱们几人每人一晚。都要來这里轮留守着。是不能让陛下这里断了生气。”

“大公主。”李承训心中感动。停步拉着汝南公主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却是沒有话。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知道公主懂他的心意。

汝南公主笑着推开他的手。又牵着他的手臂引他前行。口里道:“陛下怎地叫我大公主。”

李承训嘿嘿一笑。他与长乐公主已经生死相托。这么叫她自是为了区别长乐公主这位公主。“这个。來话长。一会儿咱们慢慢再。”

他回到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妻子身边。见她们依然那般靓丽可人。心中高兴。可也不能总是与汝南公主话而冷落了旁人。这便松脱公主的手。去挨个牵扯她们。

“无忧。红娘。雪儿。第一时间更新都快些走。”

无忧与他青梅竹马。满心都是李承训。无论李承训怎样。她都是喜爱的。她不知嫉妒为何物。只知道李承训开心。她便开心。所以。她始终跟在李承训身边。开心的笑着。

窦红娘为人周正端庄。她是李承训在军中的好帮手。也是一直以來忙于军务。而与李承训在儿女私情上面交流相较于其他人少得多的。但她心胸豁达。也从不以此为意。

夏雪儿是标准的南方美人。与生俱來的心思细腻。于胸襟來讲。她是远远不如他人的。但她能够得以侍奉在李承训身边。是付出了极大代价的。所以她也是格外珍惜。为人处世如履薄冰。

汝南公主自必不。母是前隋公主。父是大唐皇帝。她生长于帝王之家。与生俱來的便具有一种博大的胸襟与气魄。在她的眼里。既有国。也有家。国泰家安。是她的追求。更着意维护皇宫内院的安宁。

如此四女共侍一夫。又怎会不和谐呢。即便有那么点不和谐。在众人努力营造的姐妹般的情怀中。也都释然了。这就是人性。

众人笑笑來到那内室那张大床旁。李承训突然面色一整。一本正经地道:“朕有口谕。”

众人闻言怔了一下。李承训在后朝可从來沒有这般严肃过。也沒有这般下过圣命。向來都是和和气气。有商有量的。这是怎么了。

汝南公主出自皇庭。知道无论何时都要维护皇帝尊严。即便是在沒有旁人的时候。何况皇帝如此郑重。必有郑重之命。因此当先跪倒。山呼接旨。

见大皇后跪了。其他诸女自然相随应命。只是贾墨衣颇有些不自然。但她还是跪了。她与李承训相处一年。他们都是以寻常相公、娘子相称。这还是李承训第一次显露皇帝的威严。

见众人跪倒。李承训这才朗声道:“朕令汝南公主、李无忧、窦红娘、夏雪儿、贾墨衣立即脱鞋上床。不得有误。钦此。”

这道圣旨下的。令所有人又是一愣。随即她们的脸色便全都变了。

汝南公主脸色一红。面显无奈;无忧嘴角挂笑。嘴掘起;红娘眉头紧皱。摇头苦笑;夏雪儿以手掩口。娇笑连连;贾墨衣则是脸现黑气。起身欲走。却还是停下沒动。

皇帝有旨。众人只好从命。其实即便李承训不开这种玩笑。她们也是要上床的。她们知道李承训的德行。知道他懒。他想躺着好好会儿话。

此刻最尴尬为难。不知所措的当属贾墨衣。她不知道李承训要做什么。可似乎不是什么好事情。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嫁鸡随鸡了。便红着脸。咬着牙上了床。

其实贾墨衣想多了。这一晚上。李承训喋喋不休一直在讲故事。一个接一个地讲他如何寻扳指的事情。而汝南公主等人。也在一个个的讲故事。讲她们孩子的故事。这女人有了孩子以后。话題便多是在孩子身上。

就在大家一片欢喜。得兴奋的时候。李承训心里惴惴地讲了他与贾墨衣、长乐公主和毒娘子之间的事情。

他原以为这几位皇后中会有人不高兴。但结果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也不见任何人面上有酸溜溜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欢笑与恭喜之声。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贾墨衣自不必。那是李承训明媒正娶的媳妇。至今汝南公主等人也时常将五皇后挂在嘴边。她早已是她们其中的一员;

长乐公主本身是汝南公主的妹妹。而其当年与李承训的暧昧关系。也便是无忧和红娘都深知的。如今也算是功德圆满;

至于毒娘子。当年其与李承训发生的纠葛。无忧和红娘也是知道的。何况她现在还有了李承训的骨肉。再听其十几年來受的苦楚。无不同情于她。接纳她。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七女之间。无论是才知晓的。还是素有耳闻的。如今在都在一张床上。以后怕是要同甘共苦。共侍一夫。那相互之间自然要尽快了解。并逐渐亲密起來。不然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可不好过。

所以。在初识的尴尬气氛过后。在李承训的幽默话锋下。在无忧得左右逢源下。在所有姐妹的共同努力下。很快七人便相互热络起來。虽性子不同。有人爱。有人不爱。但无论与不。她们在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氛围。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围坐在床上着话。后來谁累了。便躺下來继续着话。再后來。谁困了。便听着旁人的谈话声渐渐睡了过去。及至明的时候。还醒着。着话的。只有三个人。李承训。无忧和红娘。

一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个晚上哪里得够的。而且李承训也沒想过要做别的事情。她懂女人。女人其实需要的是更多心灵上的愉悦。而非是**上的欢快。当然。当心灵和**上欢愉统一起來的时候。是最美妙的。

“早朝要开始了。我得离开。你们就赶紧睡会儿吧。”

李承训此刻正躺在无忧和红娘中间。一边揽着一个。而无忧和红娘都像鸟一样依偎在他怀里。

“哥哥。下次出门。无忧什么也不在隐国等你了。要与你同去。”

“我也是。真的想与你一起。就像当年咱们去并州一样。”

“嗯。”李承训用力搂了搂她们。“不让你们跟着。非是别的。是担心你们遇到危险。受到伤害。快了。你们乖。再忍耐忍耐。”

“哥哥。昨日你刚回來。又一夜未睡。不如今儿早朝别去了。”

“不行。既然我回到了宫里。必定是满朝皆知。怎能不上朝与大家见见。况且我心里有事儿。也呆不住。”

李承训完。便轻轻起身。他见二女有意起身送他。连忙将她们按下。一人吻了她们一下。才带着满足的微笑下了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