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走过死亡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5:17 字数:3596 阅读进度:605/624

就在李承训感受死亡的时候。biqi.me他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他已经不以为意了。因为自从那怪兽将他顶进地下兽穴开始。他的身体就始终在洞壁上碰撞。但这次。似乎又有所不同。

他好像被那件东西给挂住了。但显然那东西的支撑力不够。根本挂不住他。随着怪兽凶狠的前顶。李承训连同那个东西一起被继续带向深渊。而他的双手却本能得将那件东西抓住。

“黄金圆盘。”

他本身右手上就有五枚发光的扳指。因此将手里之物看得清楚。那东西竟然是他苦心寻找的黄金轮盘。他不及细想。一把抠下那轮盘上的扳指。而后反转圆盘。抡圆了向那怪兽的龙眼砸去。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而怪兽的应变却是极其迅捷的。他眼皮一垂。那轮盘虽然砸个正着。却是于事无补。

怪兽依然在顶着李承训下行。而李承训仍然沒有生还的希望。他死命的攥着那新得的扳指。这时多么渴望奇迹能够出现。就如他当年穿越时在飞机上那般。幸运的來到了大唐。可他并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够穿越。是要符合一定条件的。而这冰冷的湖底。是万万沒有那种可能的。

“咔咔。嘭。嘭。”

突然之间。李承训感到耳边响声大作。纵然在四周溢满湖水的地穴中。他也能清楚的听见这震耳欲聋的声响。随之而见的是周围山石的裂痕。第一时间更新崩塌。

对于一个人來。他见证湖底山崩的可怖。比在陆地上要危险得多。陆地上坍塌。或许你还有侥幸能在乱石下得一缝隙掩身。而在湖底。是沒有缝隙的。除了倒崩的岩石。就是无孔不入的流水。

但也有一样奇怪。就是在水中看到的一切破坏。都由于水的浸淫与阻隔。使之看起來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特别是李承训在面临死亡的弥留之际。这种模糊的感觉更加的强烈。好似自己在做梦一般。这也许是人对于死亡发生的恐惧的一种规避吧。

怪兽可沒有这种迷离的感觉。在湖底崩塌的一瞬间。它惊觉了。它果断的放弃了李承训。不再进攻他。而是快速的摆动着他的四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继续向后退却。

是的。它是一头顶着李承训进入自己的洞穴的。虽然刚刚到底。但尚不得转圜。它必须后撤。因为这地穴已经开始崩塌。不过显然他四爪用來撕扯猎物还好。用來倒着身子跑路并不够快。

李承训感到周围的大地在震动。他勉强的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來进行水底换气。这是生存的本能。但在湖底即便是水中的氧离子也是极其少的。因此他已经快要窒息。

他亲眼见到那头凶猛的龙兽在急速缩身后退。虽然其倒着身子向上扭曲。爬得极其缓慢和可笑。但若想搭上这撤退的最后一班车。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龙兽很聪明。他嘴里喷出一股火焰。虽然那火刚刚开口便被水所淹沒。但其因此产生的气浪却使得这怪兽在加速退后。同时。这股气浪将刚刚起身准备上行的李承训又给压了回去。

塌地陷是无力回的。无论是龙兽还是李承训。他们想要逃脱这灭顶之灾都是不可能的。因此那龙兽瞬间便被头顶塌下的巨石给砸了下來。轰隆一声。倒在李承训的身侧。接下來是更多的碎石。将龙兽和李承训共同掩埋。

李承训还活着。就躲在龙兽与巨石之间的一块缝隙中。那龙兽已经被死死的卡住。因此他这里是相对安全的。但他依然无法逃出生。因为他们上方积压了太多的石块。而这里的水被挤压的并不太多了。李承训随时都可能因窒息而死。

“轰隆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脚下的地面依然在颤动不止。好似再与从上面落下的石块相呼应。这湖底深穴之底。竟好似被上下挤压的如此脆弱。但这些对于李承训來。都无所谓了。反正都是个死。他只求个痛快。这样太令人煎熬了。

“咔咔。”

“嘭……”

先是地面裂开。就在李承训认为他即将坠入到地心熔岩中的时候。他感到自下而上的涌出一股大力。这股力量开辟地不可阻挡。他忙调集真气守护自身。死。谁人也不想的。即便是死。也会再最后努力一下。这是人类求生的本能。

从中涌出的是一股巨大的水柱。托着李承训和怪兽。以及那一大堆的乱石。向上急速奔腾。而李承训坚定的躲在怪兽的鳞甲坚躯之下。以躲避由于水柱上托与洞穴继续坍塌的乱石坠落形成的碰撞。

“嘭。”

在水柱冲出湖面。见证阳光空气的一刹那。所爆发出的那声巨响是震彻底的。据后來太白村村长回忆。当时他正在家里吃饭。那一声响惊得家里的牲畜死了数只。而由于地面的震动。使得他还碰了头。

李承训和怪兽同时被甩出池。都是轰的一声撞击在露的岩石上。不过怪兽似乎伤得更重一些。在湖底地穴中。它便承载了乱石的打砸。而被甩出湖面时。又由于它的体积庞大而产生的重力加速度更大。第一时间更新而使得他与岩石碰撞所产生的撞击力最大。

“呼呼呼。”

李承训第一时间不是睁开眼睛看世界。因为他在水下的时间过长。担心睁开眼睛的瞬间被烈日刺伤眼睛。所以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大口的呼吸空气。其胸口起伏好似一台鼓风机。他已经闭气到了极致。甚至头脸都青紫起來。如今得以氧气的滋润。才稍稍得以缓解。

“无名。”

这喊声对于地正在巨变发出的响动來。可以微乎其微。但却是那样的熟悉。甚或李承训都隐隐觉得这是幻觉。

“嘶吼。”

这吼声将李承训从懵懂的状态中惊醒过來。第一时间更新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要立刻离开这里。这龙兽的怒气还未化解。见着自己。但凡其有一分力气。也不能放过自己。于是。他果断的手脚并用。向墨衣呼喊他的來处爬去。

这是拼命的时候。他顾不得姿态的丑陋。觉得自己爬行的不够快。打算用蛇形游走。那样依附于山势跑动。即便闭着眼睛。也会健步如飞。不会被山石棱角伤到。

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现实很残酷。在他蛇形刚一起步时。他便瞬间跌坐在地。他在湖底已经消耗了他的全部真气。实则连爬的力气都沒有多少。如何能运用得起那复杂的招式。

“嘶吼。”

又一声怒吼响起。李承训紧吊的神经却突然一下子松懈下來。第一时间更新因为他听得这吼声离他竟似远了许多。这明怪兽正在远离他的方向。而沒有來追赶他。

“无名。”一双细腻而冰凉的手楼主了李承训。一个柔软温暖的身躯将他拥在了怀里。“无名。你沒事吧。你的眼睛。”

“沒事。墨衣。”李承训摸住她的手。柔声应道:“担心阳光刺伤到眼睛。所以沒有睁开。”

“走。我抱你去沒有日头的地方。”贾墨衣完将他横身抱起。疾步向西坡走去。

李承训在她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心情是极其喜悦而兴奋的。因为能够死里逃生。还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扳指。但他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墨衣。那怪兽哪里去了。池水如何了。”

他的问題显而易见。一个是担心怪兽來追杀他们。另一个是不知道池湖底裂变会给这里带來什么。若是真的引动火山喷发。那他们可要速速逃走才是。

“那怪兽向东坡跑去了。跑的很快。咱们正在向西面走。应当碰不到它;那池中央始终有泉水涌出。但现在看來却是涌动得越來越了。”

贾墨衣一边跑。一边回答他的问话。其实她的心里比他还要着急。逃离这险恶之地。才是当务之急。

李承训闻言这才心情一松。这心情好。总要些什么。他不想给贾墨衣压力。便胡乱着调侃着道:“墨衣。想不到相公有幸被娘子这般抱着赶路。”

“你少胡。干嘛那么拼命。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贾墨衣算是心硬的人。但此刻竟然语带哭腔。而话到一半便住口。显然是不想李承训知道她此刻的情急与激动。

李承训干笑着道:“有你们这般有福气的娘子陪着。我怎么可能会沒有福气。做短命鬼呢。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他口里着。双手又使劲搂住贾墨衣的脖子。并将自己的身体。又向她胸前蹭了蹭。以示亲近。而他的心里却在感叹。女人真是善变。前些时候怕鬼怕得像绵羊。如今训斥自己。又明显像头母狼。

贾墨衣将他带到一处昏暗的岩洞中。可以在这里试着睁开眼睛了。李承训则依言而做。

其实此时已经红霞满。洞里微弱的光线很适合他的眼睛。所以睁开眼睛的李承训觉得很舒服。他看着一脸紧张的贾墨衣。笑了。

“还笑。你知道你快要吓死我了吗。”

贾墨衣很生气。她想使劲的掐一下他。可毕竟不舍得。那手伸过去。改为推了他一下。便又收了回來。

方才的确凶险。也是李承训所沒有料到的。若不是他侥幸碰到了黄金轮盘。使之移动了原本的位置。触动了藏宝人的机关设置。令湖底震动。进而引出地底泉水。他哪里还有命在。

可劫后余生的他。却在想另一个问題。藏匿扳指的人将扳指藏在龙兽的洞穴内。是否早已计算到有朝一日会有那么个人。阴差阳错的触动这无数关巧。那简直是太神奇了。又会是什么人可以这么高明到神的地步。

这些自然是无法与贾墨衣清楚的。他见贾墨衣阴沉着脸。想逗她开心。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面显痛苦之色。装作受了伤。

这一招果然管用。贾墨衣立即花容失色。忙扑了到他的身上。询问这是怎么了。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墨衣。看你难过。我心就特别疼。疼的喘不过气來。”李承训面色依然做痛苦状。却是狡猾的露出了笑意。

李承训哄女人的手段是很厉害的。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贾墨衣便被他哄得连打带笑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