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卜猎人的苦楚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5:10 字数:3652 阅读进度:600/624

他们现在处身于一处避风的峡谷末端。www.biqi.me对面便是阔大的峡谷入口。二人转过避风的那块大石。便可正对谷口。那刺骨的寒风也随之扑面而來。

“哒哒哒哒。”

那嘈杂的四足踏地声越來越近。大量的老鼠渐渐出现在谷口。铺天盖地。争先恐后的向谷内涌來。由于峡谷窝风。经年累月的山雪堆积。使得这里的雪层厚实。因而那些老鼠全都在雪面上飞奔。

贾墨衣见这些老鼠。黑的。白的。密密麻麻。一个挨一个。一个罗一个。口里吱吱乱叫。不由得心头发慌。一阵烦恶从胃里蹿出。竟然哇的一声吐了出來。太恶心了。

“吱吱唧唧。”

李承训一声鼠叫。令所有老鼠都停止在他三米开外。第一时间更新这才低头小声问道:“墨衣。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太恶心了。你召它们來作甚。”贾墨衣不愿回头再看鼠群。躲在他的怀里。她发觉做一个小女人挺好。不用面对她必须要面对的一切问題。

“方才我令他们去寻找卜猎人。现在有了结果。它们來向我回报。我们跟着鼠群便可以找到他。”

李承训笑着答道。他很愿意看贾墨衣这种温温柔柔。楚楚可怜的摸样。有些女人。你只有在比他更强势。令其从内心往外折服的时候。才能欣赏到其不为认知的另一面。贾墨衣就是这种女人。

“老鼠会听你话。我信。可它们怎么可能找到卜猎人。”贾墨衣有些迷惑。毕竟老鼠智商极低。李承训是沒有办法将寻找卜猎人完全描述成老鼠懂的意思。

“大雪封山。相信十里之内。活着的人。也就卜猎人一个。老鼠有成千上万。而且嗅觉极其灵敏。它们四散开去找一个活人。想來并不难吧。”

李承训自信满满。他的确也是这样安排的。聪明人就是这样。见到鼠群的第一瞬间。他便想到了要以这种方法找出卜猎人。

贾墨衣眸中晶亮。突然深情说道:“无名。墨衣此生得婿如此。夫复何求。”

李承训见她说得动情。也是心中暖暖。但此刻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他安抚墨衣在他怀里静静休息。。。便又口吐鼠语。问清了群鼠搜探的结果。果然这里方圆数里之内仅有一人。而且这人就在距离鬼楼不远的一处山洞里。

“咱们走吧。墨衣。“

他已令群鼠为先锋。先行去围困那人。这才带着贾墨衣离开山谷。以急速跟在这鼠群后面。

行了大概半里地。远远便可以望见一处冰封的雪山下。如银的雪地上聚集着大量的黑白二色老鼠。它们正围着一个人。

李承训猜那人应当就是村民口中的“不是人”。其衣衫破烂。且身上带着丝丝血迹。显然是方才曾与群鼠搏斗过。看來这些老鼠颇知李承训心意。竟然未用他费力。便群起而攻之。将卜猎人从其隐藏的洞穴内逼迫出來。。。而不是群起而分食了他。

“扑哧”一声。那卜猎人跪倒下來。磕头如捣蒜。“隐王爷。盟主大人。您大人有大量。绕过小的吧。”

李承训顿然吃了一惊。松开贾墨衣。令群鼠分开一条道路。快步走到卜猎人近前。一把揪住他胸前零散的衣襟。将其拽到自己面前。

他见这人面目极其丑陋。脸上似乎经过刀伤与烫伤。已经被毁得一塌糊涂。难怪其不愿意与村民为伍。可这副面容。是他所不认得的。可从对方方才的话语中。其似乎倒是认得自己。因而怒道:“你是卜猎人。怎会认得我。居然还下此死手。却是为何。”

“大人。小人不过是苟活猎户。哪认得大人。是前些日子听江湖人传言说武林盟主隐王爷武功盖世。实未想到您就是啊。”卜猎户身子抖如筛糠。看样子所言非假。

“无论如何。你驱使死人作恶。也是罪该万死。若不是我有些办法。换作旁人早做了冤死鬼。你的命。我留不得。”

李承训已不打算用这猎户找寻藏宝地点。这是原则问題。他如果接受了猎户的帮助。再杀了他。是为不义。

“大人。大人。冤枉啊。您听我慢慢道來。实非你所想的那般。”卜猎户眼泪鼻涕一把把的流下。那腿脚软的。若不是李承训拉拽着。早就瘫软在地。

李承训虽然从第一眼见到这卜猎户就觉得他武功平平。但未想到这厮竟然如此不济事。还真是难以将他与邪恶狠辣的驱尸人联系到一处。可别是冤枉了。且听听他说些什么。

“讲。”他一把松脱了卜猎人。将他推倒于地。而后从容的回到贾墨衣身边。又令群鼠将卜猎人围在中间。

卜猎人可沒有李承训那般内功。在寒风中被冻得瑟瑟发抖。嘴唇都开始青紫起來。可这也是他罪有应得。他此时顾不得恐惧眼前的鼠群。唯求快些说出真相。以期得到李承训的谅解。

卜猎人说他本是中原茅山派的一个弟子。武功平平。却是得罪了中原江湖上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因而被迫逃亡到太白山。

为了防止被仇家认出。他在逃亡的路上以刀刻。火烧。毁坏了自己的面目。以吞木炭的方式烧坏了自己的嗓子。这样一來。他总算可以安枕无忧了。

但他这份容貌怕是也难以在人群中立足了。因为就连十几岁的孩子见到他都会吓的哭闹不止。无奈之下。他只有躲进深山。以野兽为伴。只会在必须采办米粮时才出山。

一个人在山上是非常孤寂的。沒人与他说话。他更无处讲话。就在他无聊的快要疯掉的时候。偶然间他发现了一个深坑。

他是从岩石裂缝中进入到那座深坑里的。在里面发现了一堆尸体。就是袭击李承训的这些干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奇怪的是这些尸体并沒有真正意义上的完全死亡。他们虽然皮包着骨头。但它们身上的筋膜还在。还可以本能的移动。

太白山是座休眠火山。其地壳内的特殊熔岩活动。与这绝冷的气候交接。形成了一片特殊的地带。而这片特殊地带中的尸体。都同样变成了这种沒有思想。但却可以自由活动的干尸。

这种可以活动的尸体虽然存在。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活动。若是他们自己可以活动。那就说明他们具有了人的意识。那就真是妖魔鬼怪了。很显然这些干尸不是妖精。它们刚好遇到了懂得驾驭尸体的茅山派弟子。因而它们可以活动了。

卜猎人以这些丑陋的尸体为伴。也算是暂时可以排解些许寂寞。第一时间更新因为对某一事务的专注研究。的确可以使人感到自己价值的存在。并乐于徜徉期间。就好像科学家在研究一个课題的时候。会不眠不休不知日月几何。卜猎人也是这般。他入迷了。

研究尸体。虽然令人作呕。但对于卜猎人來说。也算是专业对口。更可以排解寂寞的时光。如此说來。也不算什么。但问題的关键是他是否为了研究尸体。而有意的去杀人。

“沒有。绝对沒有。小的已探查清楚。这些尸体都是大兴村的村民。那个村子在百年前遭地震。都被裂掉进了山石底下。不信您可以去太白村问询。”

卜猎人知道这是关键。是决定他生死的重要一点。于是他指天明誓。第一时间更新拍着胸口保证。也只有此时。他那战战兢兢的身体才被热血鼓胀像个人样。因此。李承训觉得他说的或许是真的。

卜猎人继续讲说。他为避免无辜的人掉入这深坑。被里面的僵尸伤害。费力在这深坑上建座木楼。将其命名为鬼楼。并设置警告。不许人进入其中。

当然。他承认也有那好奇且自以为是的江湖豪客來此冒险。最后不是难逃一死。就是被干尸吓得疯掉。但鬼楼之名却也因此打响。谁人都知道那里有鬼。便不再來了。而那些干尸他们受卜猎人操控也不会上來害人。从此干尸的秘密得以掩藏。

说完这些。卜猎人已经被冻得牙齿打颤。快说不出话了。但他还是结结巴巴的勉强道:“我从未想过害人。还常常帮助迷路的村民、游客。还将那些在山里死亡人的尸体集中起來埋在这里。等待他们的亲人认领。这些都是大家知道事情。我若是个坏人。或者用这些人的尸体來炼干尸。早就被他们发觉了。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口碑。望大人明鉴。”

他说完。一头磕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承训无法细分他是否在说谎。但心中对其所做作为的疑窦都还算解得过去。若是再不出手救人。这人便被活活冻死了。

他驱散群鼠。快步來到卜猎人跟前。一手搭在其脉门之上。感觉其身体冰凉。脉搏微弱。连忙将自己的内力抵出。为他推宫过血。以温肌体。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卜猎人身上热气腾腾。他体内的寒气已经全部被李承训逼迫出來。同时人也苏醒过來。

“回到你的窝。穿好衣服出來。我们在这里等你。”李承训这句话语气冷淡。看不出喜怒。

卜猎人由于被鼠群所迫。來不及多穿衣衫。这才被冻得如此熊样。闻言如获重负。忙千恩万谢着向身后的岩洞跑去。

贾墨衣走到李承训近前。“你信他的话吗。”

“我不知道。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何况是说谎呢。”李承训还在皱眉苦思方才卜猎人的解释中。是否还有他沒有发现的漏洞。

“无论如何。他毕竟是要杀咱们的凶手。而且他也承认杀过无辜的闯入者。如果不杀他。我觉得有违咱们侠义本身。”在贾墨衣的眼里本沒有善恶。她是跟随李承训久了。而懂得了侠义。

李承训微微点头。却开口说道:“若是我们受他警告。不入鬼楼。自会安然离去。他这样做也可以示为自保的一种手段。毕竟他活得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有这种对于陌生人的恐惧。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打算放过他。”贾墨衣心下承认。江湖之中。谁又不是凶手。想不被杀。那你自己就得先成为凶手。所以从这个角度论。卜猎人也非是不可原谅。毕竟他的确警告过他们。

“是的。如果他说的一切是真的。那就原谅他吧。毕竟那些尸体已经被咱们毁掉。如今再推掉鬼楼。这里的一切便从此结束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