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万鼠之王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5:09 字数:3234 阅读进度:599/624

“吼吼。”

李承训沒有再学鼠叫。而是挺直了身子。抵足内力爆发出一声狮吼。

“滋滋吱……”

一阵阵极其扭曲尖锐的声音同时响起。那些个再向李承训扑來的老鼠。瞬间口鼻流血摔倒于地。它们抽搐着四肢动了不几下。很便一动不动了。而那些距离稍远处的老鼠也被惊得团团乱转。甚至都迷失了方向。抱头鼠窜。

就在李承训吼声响起的同时。他猛然纵身跃跳起來。真好似天降雄狮向那鼠王当头压下。“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鼠王果然鼠老成精。有些道行。连忙扭转身形。试图躲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它方才被李承训的吼声震慑。动作总是迟了些。加之李承训武功盖世。如何能容得一只老鼠逃脱他必杀一击。

“砰。”

血雾顿起。夹杂着石块。迸射四溅。那鼠王硕大的身体被瞬间砸成了一堆肉酱。

“吱吱呜呜。唧唧喳喳。”

群鼠无王。使本已混乱的鼠群更加难以控制。它们都怪叫着不顾一切的向远外奔跑。似乎李承训身边有道无形的障碍。使得这些老鼠即便乱窜。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滋滋咦。”“滋滋咦。”

李承训他长身而立。蕴含柔和的内力发出了一连串的鼠叫。。。他在安抚这些老鼠。并宣布自己为新一代的鼠王。令群鼠朝拜新王。

内力高手可以将内力发声穿透传出甚远。因此那些远处受惊较小的老鼠最先镇定下來。纷纷开始向李承训这边聚集。而那些受到惊吓较重的老鼠。更有一种对李承训的内心恐惧驱使它们不敢不回返。

差不多有半刻钟的时间。所有被惊得四散的老鼠又都聚拢在李承训周围。但它们心有余悸。仍然不敢太靠近。

黎明前的黑暗。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此刻。日月无光。在深坑之底。相信任何人见到这诡异的一幕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浑身**的男人昂首挺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紧握双拳。挺立在洞底。目光炯炯的望向远处那无边无际的鼠海。而他的脚下却躺着一个如花似玉般的美人。更有成千上万的老鼠围绕在二人周围。全都呈趴伏状。微微颤抖着身子。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吱呀吱呀。”李承训又说出一句鼠语。但这语气中则明显带着一种残酷与严厉。

话音落后。深坑内的所有老鼠竟然立即四散开去。走的是那般干脆。那般有条不紊。乍一望去。竟好似那训练有素的士兵。分成数队。有的攀上四壁。有得钻入地洞。尚有钻进那岩石缝隙的。总之是无孔不入。。。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李承训抬头看天。见天光有发亮的趋势。俯身将贾墨衣抱了起來。而后单手猿攀。急速向坑顶爬去。

爬到坑顶。他先去那一众墓碑前找寻到两件破衣衫穿在身上。他倒不是怕冷。而是觉得自己赤身**实在是不雅。而能找到衣服不是因为他幸运。而是那些村民说过。卜猎人会把死者的遗物。特别是衣物放在墓碑旁。以方便死者家属探寻。

穿戴整齐后。李承训将贾墨衣抱到一处避风的岩石后面。这才轻轻的点开她的穴道。微笑着看着她慢慢苏醒过來。

“啊。”

贾墨衣猛然睁开双眼的同时。第一时间更新身子颤抖着坐了起來。若不是李承训头闪得快。险些就与她的头撞在了一处。

“墨衣。墨衣。醒醒。你做噩梦了吧。”

李承训以佛门禅纳功为底蕴发出柔和暖人心脾的声音。同时双手扳住她的头。令其双目盯视着自己。

贾墨衣一个哆嗦。这才好似从恍惚中回过神來。“无名。是无名吗。”他觉得眼前这人有些模糊。距离自己很远。她看不甚清楚。

“是我。墨衣。你醒醒。醒醒。”李承训耐心的说着话儿。捧着她的脸。将她拉近到自己的鼻端。

“我在做梦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梦醒了吗。”

贾墨衣耳中渐渐听得清楚是李承训的声音。眼中也看得清楚。正是他的男人。虽然衣服换了。但却是李承训。

“嗯。是的。你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不过现在梦醒了。咱们不去想它便是。”说着。他将贾墨衣拥入怀中。仍然软声细语的安抚着她。同时像哄孩子一样拍打着她的后背。

“呼。”贾墨衣长出一口大气。使劲的搂住李承训。“那梦好可怕。梦到许多干尸要吃人一样。”

“你也是。这么大个人。还怕鬼。我就不怕。你信吗。”李承训哄着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并有意无意的透出鬼神之事不足惧的概念给她。

“恶鬼真的有的。你别不信。小时候村子里就有。”贾墨衣一力反驳他。却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我梦见是与你一起进了一个鬼楼里。这是哪儿。有那个鬼楼吗。我怎么会睡着的。”

“咱们是到了鬼楼。那里有迷香你就晕了。还好我功力深厚。拖着你跑到这里。”李承训知道她会有所疑问。自是想好了托词。

天色已亮。贾墨衣看着李承训的眼睛。她确信他说的是真话。而且他也沒有必要骗自己。但是那个梦境真的是太真实了。

李承训凭借三寸不烂之舌。。。颠倒黑白。将吓得险些有心理阴影的贾墨衣哄骗过去。也是暗自捏了一把汗。他知道贾墨衣也是心思明透之人。不好糊弄。不过人都有对恐惧的一种本能规避。所以贾墨衣实际上也从心里上愿意接受那是一场梦。

见贾墨衣的情绪渐渐稳定并舒缓过來。他又说了一句话。一句彻底让贾墨衣忘记恐惧。并勇于正视恐惧的话。

“即便有妖魔鬼怪。遇到朕这天之骄子。又有太虚极阴返虚之阳。它们也是不敢侵犯的。假设你的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现在咱们不也是好好的吗。说明朕绝对有驱鬼辟邪的本事。你还怕什么呢。”

贾墨衣将李承训的脖颈搂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深深的吻了他一记。“知道你厉害。但那种怕。不是怕自己死掉。而就是心里说不出的怕。女人。你不懂。”

李承训就这样在光天化日。冰天雪地之下搂着她过了小半日。始终在与她说着闲话。开解她的心思。即便她努力挣扎要起來。他也是以男人特有的方式撒着娇。逗弄得她哭笑不得。而就是不肯放她起來。直到他听到了一种只有他能听到的地皮响动之声。

“墨衣。你怕老鼠吗。”他背靠岩石。将墨衣的头又按到自己怀里。使其后背对着外面。

“女人哪有不怕老鼠的。不过我是行走江湖的女侠。自是不怕它。怎么。有老鼠吗。”贾墨衣见他突然搂住自己的头脸。挣扎着要起來。

“如果是成千上万的老鼠铺天盖地而來呢。你也不怕吗。”李承训实则真不想让她看到。他担心她再受刺激。便悄悄抬起右手。准备再次点她昏睡穴。

“无名。我知道你疼我。可我毕竟不是那愚笨的女人。你不用点我穴道。那许多恐怖的僵尸我都见到了。何惧这区区鼠群。”

贾墨衣说完。美目上挑。盯着李承训看。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从容。

“你。你。”李承训有些疑惑了。他觉得贾墨衣这话里话外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略带迟疑地问:“那僵尸毕竟是梦中的东西。这是现实。不比做梦。”

贾墨衣脸色一红。“也不知是我傻。还是你傻。就以为你那三两句话。便能哄骗于我。只是我知你好意。不愿与你细究此事。”

李承训心中一动。低头缓缓吻在她的唇上。而后又错开面颊贴在她的脸上。“你真是坏的可爱。沒看我那么紧张。还耍我。不过知道你沒事儿。我才真正放下心來。”

贾墨衣嘴角勾起笑意。“我真的怕鬼。怕的要死。但现在不怕了。因为有你在。你真的很厉害。有时间一定和我讲讲你是怎么杀掉那些鬼怪的。虽然怕。但我想听。”

“好。等我抓住那个卜猎人。将一切事实真相揭开后。再慢慢说给你听。”李承训口中温柔。却是更加抱紧了她。因为他耳中的无数“哒哒”声越來越近。显然鼠群已经接近了。

“放开我吧。这次我要直接面对我内心的恐惧。”贾墨衣语气坚定。身子还是微微有些震颤。

“好。不过你放心。这些老鼠已经被我控制了。他们以为我是鼠王。所以咱们不会有危险的。”李承训赶紧解释。给她吃下定心丸。

“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贾墨衣瞪着大眼睛。难以置信。“你莫是哄我。安慰我吧。”

“我的百兽拳可以模拟兽语。这里的鼠王已经被我杀掉。我现在就是它们的王。”李承训笑着说道。

贾墨衣顿时脸上异彩纷呈。那种怀春少妇见自己的心上人出类拔萃。从心里往外透出的喜悦跃然脸上。

“准备好了吗。”李承训已经听到似乎整面山的震动。

“准备好了。让我在你怀里转身。”贾墨衣气定神闲。

“好。”李承训站起身來。同时将贾墨衣的身子翻转过去。令其后背靠着自己的胸怀。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