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老鼠军团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5:07 字数:3296 阅读进度:598/624

李承训当然不信。www.biqi.me他來自现代。曾参与过不少古尸的发掘工作。对于僵尸的存在是认可的。这也是其并不畏惧僵尸的一方面原因。但他更知道僵尸的形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僵尸并不像鬼怪传说中讲的那般。是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可以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屏弃在众生六道之外。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用科学來解释。僵尸的产生也是种自然的现象。但凡有这种僵尸产生的地点。可以泛称其为“养尸地”。由于这种地方的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不适合有机物生长。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尸体埋入即使过百年。肌肉毛发也不会腐坏。有些资料显示尸体的毛发。指甲会继续生长。

太白山的这处深坑的土质一定是有问題的。深坑之外是冰封大地。深坑之下则是泥泞难行。而进入到深坑下的洞穴里。越往里走。土质越干燥。能产生这么多干尸。定然不是偶然。

很明显。这里是“养尸地”。但冰冷的尸体不可能自己走到这里來。使自己成为僵尸。那就一定是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故意将尸体弄來培养。待僵尸养成之后。又以独门秘术來驱使这些虽然沒有思想。但身体细胞依然在活跃着的僵尸。

答案呼之欲出。是卜猎人。。。可他为什么要如此做。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那只有卜猎人自己知道了。

“不是人。不是人。难怪他叫卜失仁。”

承训抽丝剥茧。基本已经弄清了这里的状况。欣慰的是。他一把火应该烧毁了这里所有的僵尸。以免得他们失控。出去害人。

安心之余。李承训又产生了一个新的疑问。“卜猎人会被烧死吗。”沒有证据。他还不能确认。但此时他对于卜猎人的印象已经坏到了极点。

李承训将贾墨衣搂在怀里。虽然已点了她的昏睡穴。墨衣并不会有不适的感觉。但他还是将她搂得舒服些。这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爱恋。第一时间更新他是真沒想到贾墨衣怕鬼怕僵尸到这种程度。不过都已经过去了。

差不多过了小半个时辰。深坑内外沒有一点儿响动。他决定先回到坑上去。也是时候唤醒贾墨衣了。可就在起身之际。他犹豫了。是走那隐秘的岩石裂缝上去。还是按照原來的方式。背着贾墨衣从坑壁上去。

贾墨衣处在昏睡之中。李承训若要从洞壁攀爬上去。最好是用绳索将她束缚在自己身上。可他现在全身**。哪有布条为用。而他又不想破坏贾墨衣的衣衫。便只能一手搂着她。一手攀爬。这样会有点儿吃力。毕竟他方才以太虚功抵御烈火灼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还是损耗了大量真气。

可若是走那岩石裂缝。他又担心内力是否有卜猎人遗留的机关。心念思虑间。他不自觉地将耳朵贴到那裂缝旁的墙壁上。试图听听这上下贯通的裂缝中。可有什么异响。

他实则已经决定了要走四壁岩石。而不是这岩石裂缝。可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要來听这石壁。结果还真是让他又捡回了一条命。

“嗯。”

就在李承训正准备撤身离开时。却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响动。他忙又将耳朵贴实。闭上双目。大脑中的神经全力集中在耳朵上。

“哒哒哒。第一时间更新”

“哒哒哒。”

这是什么声音。李承训还听不甚清。及至这种声音在耳边回响越來越清楚的时候。他又听到了另外一种“吱吱吱”的声响。不由得悚然一惊。

他立时离身墙壁。举头向坑顶望去。月光下。坑顶四周被白雪映射得明亮。他能望见有无数个小黑影在向这漆黑的坑中疾奔。他看不清那些奔跑的东西是什么。但从那“吱吱”声判断。定然是老鼠无疑。

大量的老鼠出现在坑顶。沿着四周的坑壁。急速向下奔跑。那种万鼠齐奔的“哒哒”声。已经扩散成了“轰隆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夹杂着令人撕心裂肺般闹心的“吱吱”声。相信他们所过之处。必定骨肉不留。

什么东西一旦到了一定的数量。便是不可控的。我们熟知的蝗虫。飞蚁。它们任何的一只的独立存在。相对于青蛙这类以昆虫为食的动物來说。都不过是一块蛋白质而已。而当它们聚集成群的时候。就算是一头野牛。也会瞬间被他们啃得尸骨不剩。

鼠群更是一样。它们一旦聚集起來。便会失去了恐惧。不会躲避。只会前进、攻击、吞噬掉阻挡他们的一切。他们甚至比狼群更加可怕。因为狼群在攻击时。至少各自会保留一些独立的空间距离。而鼠群却是不会。他们会肥肉挨着肥肉。让你看不清个数。不知该如何抵挡。

李承训面色严峻。双手死死的抱着贾墨衣。他很庆幸早早点了她的昏睡穴。沒有让她看到这更为惊人的一幕。女人怕老鼠也是天生的。

眼看四周坑壁是走不得了。他面色冷得好似一块冰。他的脑中在算计着。如果这时他纵跃到洞壁上。可否踩踏着老鼠的身体上到坑外。但这念头刚一起來。他便又迅速予以否定。

他习练百兽拳鼠式。深知老鼠的习性。若是他真敢这么做。那他顶多踩死数十只老鼠。第一时间更新其他的老鼠则会急速的攀爬到他的脚面上。腿上。身上。他们的爪子会紧紧勾住他细嫩的皮肤。同时也会钻入到贾墨衣的衣服里。

“轰隆隆。”

“吱吱吱。”

群鼠已然落地。从四面合围向着他奔來。而他身旁的那道岩石裂缝中。也像下饺子般。滚落出一坨坨的老鼠。

已无他路。避无可避。李承训猛然屈身跪倒。趴伏于地。将贾墨衣压在身下。同时他四肢点地。肘膝关节都打了个七十五度的回弯。同时将背部隆起。将头压得更低。

“百兽拳之鼠式”

他以人的身体。第一时间更新经过适当的身体肌肉、经脉的拉伸。尽可能的模拟出老鼠的姿态。他不求能以假乱真。这也是不可能的。唯求尽可能的接近老鼠的本态。使得鼠群认同自己为它们同类中的异类。或许能够侥幸生存下來。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过群狼。李承训一己之力。赤手空拳。是无论如何无法战胜鼠群的。纵使他真气过处可以扫灭大量老鼠。纵使他硬撑着鼠咬逃出深坑。可贾墨衣呢。那老鼠无孔不入。他两只手臂。又如何能防护住成千上万的老鼠汹涌而至。

“吱吱吱。”

他的样子根本哄不得那些老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是否是同类不仅看样貌。还要看气息。就算李承训真的化身成老鼠。不是这波老鼠的气息。鼠群一样不会放过他。老鼠是会吃自己同类的。

“吱咦。”

李承训猛然抬头。尖着嗓子以老鼠的腔调爆发出一声大吼。这声吼他是用上了百兽狮吼功的。而且以易筋经内力为底蕴。可谓是惊天动地。加之四周深坑坑壁回音。其产生音倍更是巨大。竟然将这些老鼠震动得霎时间都停止了移动。那在四壁上的老鼠。有不少沒有把持得住。直接掉了下來。

中原之大。方言各自不同。动物界也是如此。李承训方才以中原老鼠的叫声。命令这些老鼠停止移动。太白山的老鼠想必未必能听得懂。而他们之所以停下來。是因为李承训发声所产生的震撼力与破坏力。

不过。群鼠仅仅寂静了片刻。便又骚动起來。因为有一个鼠届的庞然大物正分开众鼠。缓缓向李承训走來。

洞底四壁垂直。且方圆不大。因此月光大半被四壁遮挡。仅仅有微弱的光亮反射进來。使得那大老鼠的眼光显得格外明亮。李承训见其眼睛竟然有一只拳头那般大小。以此推论这只老鼠之大。恐怕得远远超过一头豹子。

“吇吱吇吱……”

这鼠王发出更加尖锐的鼠叫。引得群鼠又开始跃跃欲试的躁动起來。

情势危急。李承训面上却腾起一股欣喜之色。他居然听得懂这大鼠的说话。那是在责问他。为何私自闯入其领地之内。

“吱呜吱呜……”

李承训忙出声回应。告诉对方。自己是其同类。并无恶意。他原本以为太白山的老鼠。未必懂得秦岭老鼠的话语。现在看來。想是这天下的老鼠乱窜的厉害。自然是相互沟通交杂。说的已混成了一种语言。就好似唐代各州县。中原各民族。早晚以一语说天下。

这鼠王能长成这般大小想來不知经过多少年月。想必早已成精。它见着李承训明明是个人形。却有着丝丝鼠的气息。还能说鼠语。虽不敢断定李承训是否与它同为鼠辈。但却可以肯定它鼠王的地位正在受到威胁。

“吇咦……吱呜吱呜……”

动物中老鼠是算作狡猾机敏的动物。即便李承训强调他不会威胁到它的权威。它还是不会允许李承训的存在。但它又担心自身出手的安全。所以爆发出一连串的尖叫。它在命令群鼠发起攻击。

就像人多不怕事儿大一样。千万只老鼠聚集在一处。是无惧无畏的。它们立即四腿一蹬。向李承训飞扑而去。密密麻麻。鼠踩鼠。唧唧喳喳。声叠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