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君臣议后事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4:57 字数:3868 阅读进度:591/624

李世民早朝过后,匆忙赶往甘露殿,因为太监来报,说李承训携家眷进宫,他便令他们在那里等待,他之所以急于见李承训,自然还是想知道长乐公主的消息。

“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承训在皇帝入门的一刹那,跪伏于地,他身后站着的毒娘子、贾墨衣、李天,还有一位着绿袄的仆从,也瞬间跪倒,山呼万岁。

“爱卿平身,快快起来!”李世民走到近前,双手将他扶起,也示意他身后众人平身。

皇帝落座九龙宝座之上,吩咐左右太监搬来三把椅子,赐李承训及两位夫人入座,而后又令甘露殿内的一应宫女太监,全部退出宫门之外,这才开口说话。

“驸马,公主如何?”

他声音不大,又极尽隐讳,只提公主二字,不可为不谨慎,也是,君无戏言,若让人知道长乐公主还活着,那他这皇帝的威信势必大打折扣。

“陛下安心,恳请陛下准许侍女柳红,上前为皇帝回报详情!”

李承训说完,起身牵着旁边那穿绿袄的仆从,向李世民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他低头又退了回来,只剩下那柳红低着头,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李世民年轻时便智谋深广,如今老了,更是老而弥坚,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从座位上抬起,“柳红,你抬起头来。”

柳红应言缓缓地抬起头,露出那如花一般的容颜,那张令皇帝李世民魂牵梦绕,格外牵挂的俏脸。

“父皇!”此二字出口,长乐公主便泪如雨下。

李世民英武盖世,即便年老,给臣下,给百姓留下的也是伟岸不屈的身形,但此刻,他却显得格外老态龙钟,那花白的胡须,那喜极而泣的容颜,任谁也看不出他就是叱诧风云的大唐皇帝。

“丽质,是丽质吗?”

他颤颤巍巍的向长乐公主走去,与此同时,长乐公主则是疾步奔走,两人相会与偌大的厅堂中央,肩膀虚扶,相对而泣。

接下来是他们父女二人的叙旧时间,李承训本该离开,但鉴于长乐公主的身份特殊,所以他还必须留在这里,给人以假像,所以百无聊赖的逗弄贾墨衣说话,或是给李天讲解武功。

李世民与长乐公主当真有说不完的话儿,这一晃,小半天过去了,他们的情绪才渐渐的稳定下来,也到了午膳的时间,李世民传命赐李承训及众随从陪膳。

皇帝的午餐是极其丰盛的,从其数米长的桌子摆放着数十道菜肴便可见一斑,更有专人来回奔跑于桌子前后,为皇帝及陪侍的人员传菜、试菜,这使得李世民与长乐公主说话便不甚方便,因此他这才将话题转到李承训身上,说其夺得武林盟主,于国家社稷有功。

对于皇帝的奉承,李承训可不敢丝毫大意,所谓伴君如伴虎,他连忙谦逊起来,甚至更自嘲自己是**王爷,给朝廷丢脸了,惹得李世民轰然大笑。

午膳过后,皇帝开恩,竟允许驸马隐王爷极其女眷在太极宫立政殿歇息,那里是曾经长孙皇后的寝殿,与之一墙相隔的便是长乐公主的故居长乐殿,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这里成了李世民伤感缅怀之地。

移驾立政殿后,长乐公主需要休息,李世民便与李承训叙谈起来,他自然是先向其表示感激,感激其真的救治好了长乐公主,而后又是对其一番夸赞,夸赞他武功盖世,夺得了武林盟主。

李承训则是一如既往的谦逊,低调,以他现在的实力与威望,别说咫尺间取李世民的项上人头,就算窃取整个大唐帝国,都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志不在此,而且越发的觉得这位千古一帝的不容易,对其尊敬,也是理所应当。

寒暄过后,二人的话题渐渐引入到了十二生肖扳指上,这也是李承训来此的主要目的之一。

“无名,现在尚有四枚扳指未寻得,鼠形扳指在隐国袁天罡手中,猴形扳指在塞外草原,狗形扳指在白山黑水间,猪形扳指在江陵郡,可以说分散在了帝国两个极端之地,你下一步打算如何搜寻?”李世民问这话时,面含笑意,显然他已然有了腹案。

李承训何其聪明,立即溜须拍马,“臣分身乏力,也是左右为难,还请陛下示下!”

“哈哈哈,”李世民开怀大笑,毕竟他得见长乐公主,心情是极好的,“你小子总是爱扮猪吃老虎,少糊弄朕,说出你的想法。”

李承训干笑几声,觉得自己的确是拍马屁拍过了头,赶紧面色一整,恭敬地道:“臣的意思是先去距离帝都最近的江陵郡看看,而后去太白山寻狗形扳指,至于流落塞外的猴形扳指,臣已经密令臣下之臣去办,最后再设法盗取袁天罡手上的扳指。”

“正合朕意!”李世民面带嘉许,那一脸荣光可见其是极其兴奋的,“不过,江陵郡你是不必去了,可直接去太白山。”

“陛下?”李承训话到一半,便一脸懵懂地望着李世民,一副求知的渴望,其实他心里清楚,皇帝此言必有所出,难道在他夺取武林盟主之时,他已经另派人将扳指取了回来?

“无名,既然你肯与朕分享扳指秘密,朕总不能坐享其成,因此在你去天山后,便兵分四路,按照你呈现出来的宝图残片,去探寻那四枚扳指的所在。”

李世民越说越兴奋,竟然缓缓起身,在厅内一边踱步,一边讲述开来。

这第一路人马,去的便是临近帝都的江陵郡,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市,按照残图所示宝藏的位置,扳指竟然在一处空荡的芦苇荡中,这令所有人都疑惑不解,按照以往发现扳指的惯例,扳指不是藏在古墓便是埋山丘里,这总不成是在水里?泥里?

结果还真是在这泥水里,五万大军将这块芦苇荡翻了个底朝天,挖地数米深,还真是挖出了黄金罗盘,但那上面却是没有了扳指,根据现场勘察,这里显然是被人动过,别看这里是泥水地,也必定经历了一番天塌地陷,定是盗宝者抠走扳指后,来不及拿走这黄金罗盘。

这第二路人马去的是远离中原的塞外大漠,那里不方便派中原的大军前往,因此李世民仅仅是派出了个三十人的探寻小队,同样是按图索骥,但就在前几日这队人马回传的情报称,他们在通过沙漠时,由于向导的意外身亡,探寻小队分不清方向,最后不得不又退回隐国休整,打算补充给养后再次出发,毕竟他们远离中土,说到这里时,李世民对李承训又表现出格外的赞赏与热情,因为隐国的军民百姓在得知这队人马是来自中原皇帝的指派,都给予了热情的款待和支持,特别是原来的唐朝老将罗艺,还亲自修书一封给李世民,以表达自己的虔诚悔恨之意。

这第三路人马是专门去往隐国寻袁天罡的,其实特使就一个人,是李淳风。皇帝原本招他回帝都来筹募建立墓地之事,如今为了生肖扳指,又不得不让他离开,而且还是费尽心思用了一定的计谋皇帝曾向李淳风询问袁天罡的去处,以看李淳风是否对自己忠心,结果不出所料,这家伙还是向着他的师父,闭口不说袁天罡的去向,李世民更不能说破,便请求他无论如何,用什么办法也要找到袁天罡。

他为自己找袁天罡设计了三个借口,就是希望这位神通广大的大国师为他占卜三事,一来皇帝天命尚有几年?二来大唐可以繁盛几何?三来袁天罡他自己的后事如何?

此三问,每一问都令李淳风战战兢兢无法作答,更不敢说其可以代师占卜,只得老老实实的向皇帝承诺,不找寻到师尊,誓不还朝。

李世民心中冷笑,对方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明白,若是袁天罡不肯回朝,他李淳风便也就不回来了,但其不怕他们不回来,因为他还有一个杀手锏,相信绝对可以勾引出袁天罡这只老狐狸。

“若是国师答得好,朕将对他委以重任。想必卿也知道,隐国李无名正在探寻十二生肖扳指,虽然其已经搜寻到的扳指全都如数上交给朕,但朕总觉得他居心叵测,所以朕急需国师回来坐镇,帮我抵定这件事情,到时朕与国师共享神兽扳指的福泽。”

果然,李淳风闻言欣喜异常,因为皇帝的这个承诺是极其诱人的,从此师尊袁天罡可以正大光明的搜寻扳指,可以凭借皇帝举国之力来与其最大的心腹大患李承训谋斗,至于最后是独享胜利果实,还是与皇帝共享,那就另当别论了,但其达到目的的过程将变得极其简单。

李淳风心急火燎的去了,纵然他和袁天罡都是神机妙算之人,也毕竟是人,可以揣度天子圣意,却未必能够透析其中奥妙,对于李世民这半真半假的话,即便袁天罡猜度出其中的欺诈,想必也会兵行险招。

因为谁都知道,当所有扳指仅仅存在于两、三个人手中的时候,将不可避免的发生一场决定生死的冲突,而在冲突发起之时,谁的准备充分,谁便可能握有胜算,皇帝必然是其中关键一子,现在是三个人斗智,谁都清楚吴蜀联合得以抗魏的道理,何况是皇帝率先向他抛来橄榄枝呢?

至于第四路去往太白山的人马,便没甚好说的了,同样是三十人的探险队,结果好似石沉大海,叶落深山,音信全无。

讲完这些铺排,李世民笑着说道:“无名,不如我们分头行事。塞外是你的地盘,猴形扳指就全都交给你来寻访,太白山偏远苦寒,你武功绝顶,那狗形扳指也交给你,而其他两形扳指就交给朕吧,包括袁天罡也让朕来对付,如何?”

“好!”李承训听完李世民的讲述,已经是感动颇深,自然满口答应,何况这是为他缓解压力,何乐而不为呢?

君臣二人谈得兴起,壮怀激烈,及至日暮,仍然欲罢不能,而李世民又数次提到可否请李承训考虑接他传承做大唐皇帝事情,当然又被李承训果断拒绝。

晚宴之后,李世民仍然留下李承训少谈了一会儿,毕竟长乐公主要暂留宫中数月,他便不急于叙旧了,倒是李承训将要远行,他必要再叮嘱一番。

李承训趁此机会向皇帝请求,赐童钱姓氏,并赐之与小翠完婚,同时加升宋管家的爵位,并希望在他走后,可令童钱和小翠移住立政殿以照顾他的妻儿。

皇帝自无不许,当即就说赐姓童钱为李,名怀远,以示对李承训不舍之情,而后他又询问李承训何时动身,听说其明日一早就走,便收拾话题,让其早些休息去了。

李承训并没有告诉毒娘子和长乐公主明日他便要离去,他不想看到她们哭哭啼啼的样子,但他还是尽到了做丈夫的责任,令毒娘子在自己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夜半,微凉,皇宫大内奔出两骑,每到一座宫门之前,那宫门便被人提前打开,那两骑不减速,不停步,就这样一直出了玄武门,出了帝都东城门,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