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摩柯教主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4:25 字数:3477 阅读进度:576/624

初魔,是李承训临时起意胡乱起的名字,他不求名扬天下,只求帮助天山派夺取盟主之位,使得鸡形扳指落入囊中。

原本玉衡子是要亲自上场的,方才被李承训拦住,她觉得很不爽,但皇帝曾经有命,武林大会乃至探寻扳指的事情,有李承训主导,她又不敢抗旨。

现在,她似乎有些懂了,懂了李承训的良苦用心,以她的功夫以及眼力,她看出这个摩柯绝非是善与之辈,当不在日照教甘娘之下,而七大派却再没有一个善慈可以出战,就算自己出战怕也是胜负难料,若是真有闪失,那天山上群龙无首,或许会衍生更大的危机。

但是,李承训可以吗?他的功夫真的比七大派掌门还要高吗?玉衡子心中楚揣测,但至少她知道李承训的功夫胜过石万三,应该也差不到哪去,更为关键的是李承训身上充满了谜团,变数,也许他真正的实力,会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身穿五色祥云彩衣的摩柯,见上来的是个蓬头垢面,衣衫简陋的青年,而且这人给他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放佛是根本不会武功。

“中原武林竟然有这般人物?”摩柯心中还是吃了一惊,对方若是真的不会武功,这还罢了,说其会武功,那可是真的到了一种大巧若拙的境界。

他吃惊归吃惊,但他并不惧怕,他心中有底,他纵横天下数十年,尚未遇到过敌手,谅这后生小辈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胜得过的他,其也不过是多支撑几招而已。

这化名摩柯的人,正是天竺摩柯教主阿布钠伊,七年前他派梵天来中原布教,结果在医佛和李承训的阻力下,最终功亏一篑,之后,他又派化名为湿婆的甘娘来中原传道,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其势力与七大派相比,总是难以更近一步。

如今,他听说中原举行武林盛会,推举盟主,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是他摩柯教一统中原的时机,中原这花花世界,他是心仪已久的,所以,他亲自来了。

阿布钠伊认为有毗湿奴、湿婆足以抵定局面,他只不过是来坐镇,暗中观察中原武林动态,以防万一,可未想到中原武林还真是有高手,竟然逼迫得他亲自下场比斗,但下场便下场,他丝毫没有压力,反而堆了一肚子的火,要替毗湿奴和湿婆报仇,也让中原武林见识见识,什么是神一样的存在。

“摩柯教主,天竺摩柯教阿布钠伊,初魔久仰!”李承训不似场外那些看客一般浑浑噩噩,他对摩柯教有些研究,见对方这装束,这气度,这化名,便已经知道其是谁了,自然一口道破。

他这一句,可不得了,立即引起擂台之外众豪客的骚动……

“天竺摩柯教?怎么这么耳熟?”

“你不知道,那是域外第一大教,听说有数十万教徒!”

“乖乖,怎么来中土夺盟主?他们是什么居心?”

“你别管什么居心?我看这教主长得面貌端庄,骨骼精奇,定然不凡!”

“滚犊子……”

底下纷纷扰扰,台上那摩柯教主并未受到干扰,他见自己的身份被道破,便双掌合什,低头打了个佛揖,而后抬头说道:“你竟然能猜出本座的身份,真是不简单。”

说完,他微微侧转身子,使之身体面对擂台之外众人,目光在场外逡巡,而后再次开口说道:“中原武功出少林,少林达摩来自天竺,因此咱们中原与天竺的武林,都是一脉相承,犹如亲兄弟一般,本教主千里迢迢,便是来以武会友,至于盟主之争,条款中说只要是中原门派皆可参与,我日照教在中原已七年之久,也是符合条件的,还望诸位豪侠不要欺我日照教来自异域番邦。”

他这番侃侃而谈,说得极其低调,又有理有据,别说玉衡子等主持大会的七大派掌门无法驳斥,就连善于辩论的李承训也是哑口无言,看来,他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战败这位摩柯教主,但是,这可能吗?摩柯教主的武功,可是在梵天、湿婆、毗湿奴之上的。

见场中渐渐安静下来,无人驳斥他的言论,阿布钠伊又极其低调的给众人行了个礼,回身面对李承训,“还请这位英雄报出你的真名!”

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也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虽然他不清楚对面敢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江湖上籍籍无名之辈。

李承训忍不住在心里暗骂阿布钠伊是只老狐狸,这家伙还未动手,便用上了“扮猪吃老虎!”的手段,极力的低调,博取众人同情与好感,使其获得比赛的资格不再有争议。

“阿布教主,在下的的确确是新入天山派的弟子,也没什么响亮的名声,一直被师父雪藏,只等着今日武林大会名扬天下,没想到却等到了您这位高手,还望教主手下留情才是。”

李承训胡诌八扯,他可不能说出自己是李无名,因为他的名头虽然响亮,却并不好听,他作为杀人凶手的名头还未除去,还是少生事端的好。

阿布钠伊摇头笑道:“既然英雄不愿报以真名,那本教主也不多问了。”

“动手吧,还等什么?”

“是啊,天山小子,你退下吧,让玉掌门来,你怎么打得过摩柯教主?”

“是啊,下去吧,别给中原武林丢脸!”

“你懂什么,玉掌门知道这是必输之局,因此让个小弟子上来,总好过自己难堪!”

……

诸位看客们已经听清楚两人的来龙去脉,自是没有了兴致再听下去,而且他们的心早就长满了荒草,想要迅速离开天山,自然起哄,令两人尽快比斗,管他谁是谁,谁胜谁负呢?

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擂台四周被燃起了巨大的火把,将场中照射的骤然发亮,如此精心准备的武林大会,竟然被迫得如此草率结局,是令很多人心疼并引以为憾的,可也没有办法,时势所迫。

在众人的嘈杂喧闹声中,李承训动手了,他知道对方自持身份,是不会率先出手的,所以为了争取时间,他果断出手了,一上来便是他的太虚百兽步伐,他必须要施展出自己的绝学,否则恐怕在这位绝顶高手面前,走不过几招。

“李无名!”

阿布钠伊嘴角轻咬出三个字来,他既然要征服中原武林,自然会着意留心中原武林中的高手,以及他们的武功路数,何况是曾经阻碍他摩柯教入主中原的大敌?

“万佛朝宗!”

见李承训迎面而来,他丝毫不客气,直接便打出大日如来神功中最为精华的一掌。

李承训眼见无数光影向自己袭来,心中吓了一跳,“乖乖,这刚一朝面,就用如此杀招?”连忙施展百兽太虚步伐躲闪。

他识得这招,七年前梵天与医佛对决时,在最后时刻,梵天用出的绝杀之招,当时的医佛老和尚也是勉强抵敌,不过现在的李承训融合易筋经、太虚功与百兽拳于一身,已经今非昔比。

“砰!”

李承训躲闪不及,还是被对方的掌风刮到,而不得不与之对了一掌,其实他也就承受了对方十分之一的力道,便被震得一个跟头翻滚出去,才卸去那劲力。

“好,居然挡得我一招!”

阿布钠伊不由得喝道,他方才是用尽全力的,他就是要给中原武林一个下马威,因此没留丝毫余地,想不到李承训竟然能够躲了开去。

仅一招过后,李承训心里就更没底了,对方的武功已经强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仅仅随意的一掌就将他震退开去,这可怎么打?

他甚至都不敢妄用自己的看家绝学太虚荒内劲,因为这太虚荒虽然可以吸食对方内力,但也仅限于比自己武功略高的人,若是用其对敌比自己内力强出太多的人,肯定会被其反噬。

“再接我一招!”阿布钠伊又是一掌劈来,他势必要将李承训尽快打出擂台。

李承训已经站在木桩侧旁,退无可退,他同样认得这招是“诸天浮屠!”,这是大日如来神功中颇具精华的一掌,最高境界是瞬间拍出八十一个掌影,压向对手周身。

当年伊难阿兹曼只能打出十六章,而梵天打出八八六十四章,如今这套掌法的创始人竟然真的打出了八十一掌。

“草地惊蛇!”

他既无法后退,又不敢硬接,便只有游走,效仿方才湿婆对战善慈方丈的策略,与他消耗,同时寻找机会偷袭,总不能就这么败下去,失了面子事小,丢了盟主事大。

百兽拳果然是保命的本事,关键时刻,他躲过了七十九章掌,仍然在肩头和大腿被击中了两掌,好在他的整个身子已经躲了开去,那只是擦伤,即便如此,他还是好似陀螺一般,从擂台这边的木桩,旋转到另外一边,才算卸掉了打在他身上的拳力。

见李承训两滚带爬的躲过了两招,擂台外的看客们不干了,纷纷呼喝着,令其正面对敌,甚至有污言秽语出口,李承训不是善慈方丈,无需要留下多少口德,而天山派虽然是地主之谊,但还不足以号令群雄。

“能躲过本教主两招全力施为的人,在江湖上没几个人,若我所料不差,你当是看过这大日如来功,所以有所防备?”

阿布钠伊说话是相当的狂傲,又引得台下看客们唏嘘一片,但包括七派掌门在内的高手,知道其所言非虚。

这是他们所见过的武功最高的人,他们甚至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将武功练到如此境界?

单说阿布钠伊的内力,时而大气磅礴,时而虚怀若谷,未激发时如风平浪静,激发而出时如雷霆万钧,他们都扪心自问自己的内力修为与其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再说其武功招式,看似简单,却能演化出无限繁杂出来,而且是随心而发,好似又完全没有套路,那种介于套路与无为之间的变化,根本令人无法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