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三美汇聚死人谷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3:58 字数:4543 阅读进度:559/624

“都给我住手!”说话的是皇帝,所以场内瞬息安静了下来,“朕答应过李无名,治不好公主,不治他的罪,你们都放开他。”

“陛下,”长孙无忌老泪纵横,跪伏于地,“他治死公主,简直最大恶极,陛下不能不惩治啊!”

“老爱卿,公主的病,久矣,太医院的医官也都确诊怕是熬不过这个夏天,如今她去了,也是命,不怪无名,叫你来,是要你和冲儿好好看看公主,之后,朕要亲自为她筹办葬礼。”李世民语气沉重,悲痛,但他乃当世明主,其定力非常。

长孙无忌心有不甘,可他已知圣上心意,多说无益,便哆哆嗦嗦的起身,唤来长孙冲,急急奔向公主的房内。

李承训向一旁的贾墨衣打了个眼色,那意思很明显,要墨衣进去照顾,千万不能让长孙父子亵渎公主的尸体。

幸亏墨衣跟了进去,否则的话,公主床头的那个木匣可就易了主,长孙无忌说那是公主的遗物,他要取回,但在贾墨衣面前,他可没有本事拿走,而贾墨衣却说公主临行前交代,这是要随她入土的东西。

最后,还是惊动了皇帝,皇帝说:“既然是公主随身携带至此的东西,一定是她的至爱,便随她去吧,谁也不许留下。”

皇帝的爱女去世,可谓大事,因此皇宫内的主旋律全在公主葬礼这事儿上,其实公主久病不治,李世民早就有了准备,就在几日前还命人选择上好的金丝楠木做了棺材,此刻,连夜调兵去那棺材铺中也将棺材运了过来。

及至天明十分,长乐公主的灵堂已经搭就完毕,她也已经被换上了盛装,安安静静地躺在了棺材里,她身边放着许多她平时爱用的物件,以及那个木匣。

皇帝已经宣告天下,罢朝三日,因此那些原本赶来早朝的官员,都转了方向,来到公主的灵堂祭拜,那些长孙府的孙男弟媳也都一早赶来,所有这些人都在礼官的组织下,有条不紊的为公主送行。

到晚间的时候,皇帝准备为公主封棺,因为夏日尸体容易腐烂,即便公主的尸体已经做了当时最好的防腐处理,也是不能过夜的。

李世民心中悲痛,那夜,他一个半百老人,在那里坐守了一夜,出人意料的是李承训奉命在那里陪守一夜,据门外的小太监回忆,两个人这一夜都几乎没有说话。

七日后,公主下葬,与此同时,李承训与贾墨衣二人也不知所踪,而皇帝却下了一道密旨给邹凤炽,令其及三大派掌门配合李承训寻找十二生肖扳指。

…………

死人谷只有在午时的时候瘴气最弱,才是常人穿越此谷的最佳时刻,现在,有一架双辕马车直冲到谷底,然后从那车上下来一男二女。

其中一个女人似乎身子极弱,由那个男人抱着,一行三人快步走向那处通向谷中之谷的秘道,他们掀开了其上的遮蔽物,相继伏身爬入。

在死人谷的另一头,突然间响铃大作,那是李承训离开时,特别布置在密道里的机关,只要有人试图穿过密道,便一定会出发警铃。

毒娘子立即从房中跑出,拉着正在练功的李天躲到了那小瀑布之下,这谷内就他们娘俩,而以毒娘子的武功及毒术,还不足以对付绝顶的武林高手,所以李承训离开之时,分别在山谷入口和小瀑布这里布置了两个阵法,相信不是精通阵法的人,是不可能进得来,并找到毒娘子的。

“是爹!”李天惊呼。

毒娘子也看清了来人,不过她的注意力却大多在李承训身旁那一黑一白两个女子身上,她见那黑衣姑娘容貌隽秀冷艳,那在李承训怀中的白衣姑娘容颜艳丽温暖,突然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天儿,慢点!”

她微微愣神的功夫,便见李天已经跑了出去,她也立刻随后而至。

“玥娘,天儿,”见到亲人的感觉真好,李承训见他们来到身前,亲切地与他们打着招呼,“先给丽质安顿个住处,容后再给你细说。”

毒娘子这才看清李承训怀中那白衣女子脸色酡红,喘息不定,定是身子不适,忙道:“快,跟我来。”

她将怀抱公主的李承训带到自己的卧房,顺势铺好床铺,李承训这才将长乐公主轻轻放下,“玥娘,你去帮忙弄些吃的,要清淡,要米汤,墨衣留下帮我给公主针灸,小天儿,你帮爹爹在门口守护,可好?”

“嗯!”李天见到爹爹最是兴奋,应了一声,便跑了出去,站在门口。

此举将毒娘子逗得一笑,“那我去了,”说完,她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贾墨衣,心里有种酸酸的味道。

与此同时,贾墨衣也在看她,这是女人与女人的对视,为同一个男人的对视,或许她们心里都正有一个想法,她凭什么能得到他的心?

长乐公主此刻双目紧闭,喘息剧烈,虽然一路上有李承训无时无刻的陪伴与治疗,奈何心病最难医,离开年过半百的父亲那种心疼,令长乐公主心痛欲碎,这病势来得更沉了。

半个时辰后,李承训用他的医术,用他内力,终于稳定了公主的病情,见她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轻声说道:“小公主,实在舍不得陛下,待你身子好了,我再送你回宫便是,你可且莫想不开,导致病情加重,那可辜负了咱这许多人的心意。”

“我知道,可我……”长乐公主贝齿轻张,那眼圈中的泪珠随即便滚落下来,“我,我是不是坏女人?”

李承训俯下头,抓住她的手,“你病成这样,是因为你不开心,我不带你离开那里,你就算是活着,你的心也是死的,生命也没有意义,你父皇也不会开心,我也不会开心。”

“丽质妹妹,”贾墨衣也俯下身子,将她的手放在李承训和公主的手上,“你别想太多了,你已经死了,皇帝已经将你埋葬,并昭告天下,从今而后,你已经不是你,你自由了!”

长乐公主双眼茫然的看着二人,“这我懂,若不是无名哥哥,旁人也是医不好我的,因为没人知道我病在何处,可我心里……”

李承训将他头伏得更低,直接将他唇对在了长乐公主的唇上,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公主的面颊,他能感受到她抖动的身形,以及她不知该何处施放的手臂。

这一吻,足足有一分钟,当李承训撤身离开的时候,长乐公主兀自双目紧逼,那手死死抓着他的手。

李承训知道,她这次并没有晕过去,毕竟这是他们第二次接吻,“丽质,你只记住一句话,既然皇帝放你离开,你应当明白皇帝的心意,好好活着。”

毒娘子是在李承训与长乐公主接吻接近尾声的时候,提着饭食进来的,她笑着将东西放下,又轻声退了出去。

李承训见饭食已经送来,便叮嘱墨衣妥为照顾公主,而自己则反身出来,一来,免去公主面对他的尴尬,二来墨衣与公主数日来关系处得不错,让两个女人谈体己话,可能比他的劝说更管用。

毒娘子见他出来便掩嘴而笑,不过李承训看得出,她是在勉强为之,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再见到自己的情敌后,会做出友好的表现,之所以有,也是由于她们的无奈,而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玥娘,咱们去那亭上坐坐。”李承训突然觉得在喊儿子天儿的时候,喊毒娘子玥儿不太合适,因而临时改口。

“爹,我也可以去吗?”李天抬头看看爹,又看看娘。

“当然,咱们一家三口说说话。”李承训笑着摸着李天的脑袋,心中充满了疼爱,他这种疼爱与疼爱其他儿子的感觉不同,还有一种负罪和补偿的感觉。

“嗯!”毒娘子没有多说,拉着李天的手,向小瀑布旁的石亭走去。

待三人坐定,李承训向二人讲述了自己拐带公主来此的缘由,他也没有回避李天的存在,因为十几岁也是大孩子了,应该让他懂得什么是感情、责任、担当。

这事儿要从李承训奉皇帝之命进宫给长乐公主治病的当天下午说起,那时他刚刚为公主诊治了病,发现其病灶,正思谋如何为公主医治,便赶上长孙冲过来闹腾。

后来,他与长孙冲一起去见了皇帝评说,而皇帝自然是站在李承训的立场上,毕竟李承训才是他治愈长乐公主的依靠,因此皇帝三言两语打发走了长孙冲,要听李承训细说公主的病情。

李承训自然如实回答,甚至说出了,“公主症结之处,在于其另有所爱,而非是长孙冲,因而这十年来郁郁寡欢,导致身体每况愈下,终于郁结于胸,其势累危,无可缓解!”

李世民闻听勃然大怒,斥责他染指公主清白,但他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心中知道李承训所言必有所指。

李承训则突然间跪倒,说道:“恕臣大胆直言,长乐公主心中所想之人正是臣。”随后,他说了自己与公主之间的一切事情,并说出公主之所以要嫁给长孙冲,是因为母亲,因为皇帝的尊严,而不能失约。

“陛下,公主性命若要保得,必须令公主离开皇宫,离开长孙府,至少要离开一段时间,待病体痊愈,公主也可自定行止。”

李承训伏在地上,说这句话时,能感到声音有些颤抖,以他的心里素质,他是完全可以控制住这点的,但没有,何必要在李世民面前控制他这种关心公主的情绪?

李世民闻言却没有动怒,其实当李承训说出公主心有所属之时,他已经隐隐感到那人必是他李承训,想当年李承训被他软禁在宫中,他在其周围布满了暗探,对于其和公主两情相悦的事情,他是早有耳闻的,只是没有在意而已,现在看来,是他大意了,未想到自己的宝贝公主会用情如此。

那么,现在该如何处置?是李世民心中纠结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