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回转洛州府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3:06 字数:3999 阅读进度:536/624

张迁从李承训手中接过那枚假扳指的时候,热泪盈眶,泣不成声,恨不得给他跪下磕。

这事儿一点都不夸张,若是张亮知道这扳指是在他手上丢的,张迁虽不至于因此丢了性命,但这前程肯定是没了,而对于已经习惯奢华生活的人,没官位便没了钱财,没了女人,没了尊严,这让他如何受得?

所以,在张亮派来询问扳指挖掘进展情况的特使面前,他极尽低调,着力隐瞒,但他知道,纸终究是抱不住火的,也就是拖得一刻是一刻,因此这一个月来,他提心吊胆,日日苦盼着李承训能能够带回那扳指。

如今,一切随他所愿,他自然喜出望外,感激涕零,二话不说,拉着李承训和胡管家连夜启程。

回到洛州,张迁自然携着扳指去复命领赏,而李承训便和胡管家一道回夏家休息。

临别前,李承训为了避免张迁在张亮面前乱嚼舌头,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与实力,便私下对其说:“若是让张亮知扳指在将军手中丢失过,他必定会认为将军无能,不可靠,进而不会再重用将军,所以此事你不仅不能主动去说,还要勒令兵士们封口。”

张迁深以为然,冷汗直流,连连称谢,说:“夏先生当真是张某的父母啊!”

其实李承训办事滴水不漏,就算这张迁说出自己的存在,他也不怕,他会骗说那夺宝之人是暗影门余孽,叫做楚玉,而帮忙夺宝之人是崆峒派掌门石万三,至于自己为何迟了一个多月才回来,那是因为他迷路于秦岭大山之中,至于期间的勾连故事,他也编的滴水不漏,完全可以将自己置身事外。

他这个谎言很巧妙,楚玉已经死无对证,而石万三在听到这个说法后,也无法与人分辨,他只得承认这是事实,难不成承认自己堂堂崆峒派掌门是个偷东西毛贼?

来到夏府,李承训将假话与真情全都告诉夏老爷,目的是令其防备崆峒派的反扑。崆峒派是当今江湖七大门派之一,其掌门石万三的功夫在当今武林排行当在前十左右,但毕竟石万三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丑事,况且有张亮压在上面,谅其也不敢对夏家大张旗鼓的报复。

夏老爷听说李承训居然可以迫得石万三仓皇逃窜,震惊之余,满是欣慰,庆幸自己跟对了人,同时对夺宝也是信心大增,他没有再多说废话,而是讲了近日发生的一些事情。

李承训静静地听他说完,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鸡形扳指居然惊现江湖,引起轩然大波,据说武林七大派要在九月二十日于天山天池举行武林大会,以定这扳指归属;

忧的是夏老爷派去寻找兔形扳指的人回报,说他们寻到了兔形扳指标志地,但那里流行瘟疫,便又撤走了,但当他们时候再探的时候,发现那里已遭破坏。

还有一件事情,夏老爷说不好是喜是忧,就是听说张亮生了重病,整日闭门谢客,谁人也不见,奇怪的是整个都督府的人都对这事讳深莫测。

略微思考过后,李承训便做出了决策,至于咸阳,他是一定要去的,瘟疫他倒不怕,可他担心那那兔形扳指是否还在,若已不再,也要看看是否有蛛丝马迹可寻。至于那现世的鸡形扳指,就没什么好说的,待寻得兔形扳指后再赶到天山,管他名抢暗偷,弄来便是。

但是,在做这些事情前,他必须要先去探探都督府,他总觉得张亮此刻闭门不出实在反常,毕竟他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张亮那里出了问题,很可能会影响到夏老爷的安全,以及他们寻宝的进程。

“今晚,你就去都督府?”夏老爷多少有点担心,他听说自从张亮生病后,都督府是戒备森严,不同于往日。

“放心,不过现在麻烦的是得不到张亮的许可,便无法继续用兵去寻宝,稍后你设法再去趟都督府,看张迁回来见过张亮后,事情是否会有转机?”

“好,那你稍事休息,我这就去都督府!”夏老爷说完,喊来小厮给李承训准备午饭,他则辞别李承训,匆忙奔向都督府。

现在已过午时,想那张迁已经见过张亮,将假虎形扳指进呈了进去,夏老爷认为此去当能见到张亮,毕竟寻找扳指是几人间的私密大事。

但如今的都督府不同于往日,他得到了一碗闭门羹,那守府的卫士连大门都没让他进去,他可是都督府的常客,何曾遭受到这般待遇?但是如此,倒这让他无可奈何。

“敢问军爷,张迁张将军可曾来过?”夏老爷懂得人事,说话间已经将其宽袍大袖递送过去,一块碎银暗送到对方手里。

“张将军确曾来过,还未出来!”那卫士将银子纳入怀中,眼色向门旁一挑。

夏老爷哪有不懂?立即陪笑着来到门首的另一侧,“那老夫就在这里稍待片刻,见见张迁将军也好。”说话间,他故技重施,又给令一个守卫递送了银两。

中国人有个毛病,就是不患贫,患不均,就是说,大家都穷,没得说,一团和气,一旦谁得的多了,富了,那便眼红了,便会闹事了,夏老爷经商这许多年,这点道理还是懂的,所以这两个门卫都得拜到。

打发了两个守卫,他便在一旁等待,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见张迁愁眉苦脸的从都督府出来。

“张将军!”夏老爷连忙迎上,拱手做礼。

“哦,是你?”张迁一怔,忙拉着夏老爷的手,“夏老爷,我有事问你!”

夏老爷被他拽着来到一处背人的墙角,他心中奇怪,这张迁对自己向来也算是尊敬,那也是他使银子喂饱的,可今日怎么如此唐突?

“夏老,这月余不见,都督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地如此奇怪?”张迁凝眉不解,说了自己在都督府内的所见所闻。

原来这张迁拿着扳指兴冲冲的来到都督府,不想却也是在门首吃了闭门羹,好在他本是张亮的侄儿,这裙带关系就是管用,门卫肯替他通传。

一刻钟后,他才被府内出来的管家领了进去,但却止步于张亮卧房之外,终究他是没见到张亮,也没有听到张亮的声音,而老管家吩咐其将那东西交出来,由管家送进房里。

兹事体大,张迁哪敢将东西交予他人之手,自是失口拒绝,怎料那管家竟然唤左右兵士将他拿下,强行搜出他藏在身上的“虎形扳指”,而后亲自送进张亮的卧房。

片刻之后,管家出来,吩咐左右退下,又好言抚慰张迁,说是都督身体不适,不能出来见他,而他也不方便进去,就此请张将军先回去。

就这样,张迁极其郁闷的又被押送着出了都督府,而这一路上,他看到都督府内可以说是草木皆兵,到处是顶盔贯甲的军士,偶尔还能见到一身布衣的武林人士,他的心中猛然警觉,开始担心起张亮的安危来。

这一出府,他便见到夏老爷,他知道这有钱人消息通常灵通,而且这些日子夏老爷始终在洛阳,如果说都督府发生了什么事情,夏老爷或许知道。

夏老爷苦笑着摇了摇,他是真不知情,还渴望从张迁身上寻找答案呢,不过听了张迁的讲述,他感到都督府绝对是出了大事,而绝对不是张亮生病这么简单。

他有心事,急于回去与李承训回报,自然无心再与张迁纠缠,安慰他几句,便又匆匆回府,他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他们重启搜寻扳指,才刚刚开始,怎么就出了事呢?

回到府里,已经几近傍晚,他径直来到李承训居住的客房,细说了与张迁在都督府的会面情况,而后忧虑地道:“看来你分析得对,这张亮的事情不搞清楚,咱们心里没底啊!”

李承训点头称是,劝慰夏老爷不必过于忧虑,他今晚势必探清都督府里的内情,再决定今后的行至,但愿那张亮还是活的。

月亮刚刚挂上柳梢头,洛州城内灯火通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是都督府内却是一片肃杀之气,没有闲杂的仆役丫头,只有重兵在府内巡视,那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衣甲摆动的铿锵声,无不昭示着府内紧张气氛。

夜幕下,一条黑影在屋顶、在偏巷急速飞奔,神不知鬼不觉得就悄然进了都督府的后园,躲过巡视的卫兵,七纵八纵间便来到张亮的卧房屋顶,直接跳进了那火炉的烟囱里。

李承训选择这个时候去探府,是因为来得太早,不方便自己隐藏行踪,而来的太晚,又恐张亮睡下,那便无法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他在烟囱里大头朝下,以壁虎游墙功迅速向下攀爬,这是他上次脱逃的通路,想不到这次还能用得上,可欣喜之余,他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在门外明明看到房内是亮着灯烛的,怎么他在这里望下,底下却是一片漆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