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鳞甲变身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2:52 字数:4169 阅读进度:529/624

李承训在一旁听着二人越来越露骨的谈话,心中悸动不已,“那,那,那是我的孩子?”他回想方才在谷口碰到的红脸孩童,还真是有几分自己的摸样。

“楚玉,你醒醒,别受石万三挑拨,你想想出事至今,你这位义兄来过几次?这回显然是他想借刀杀人!”毒娘子见劝说不住,便开始挑拨楚玉与石万三的关系。

“哦?”石万三连忙打断,大言不惭地道:“那是我知道义弟不喜人打扰,所以未能常来探望,可非是我忘记了兄弟情分,这不,正是因为念着兄弟的仇恨,因此一发现这个李无名,便引了过来,让我兄弟亲自报仇!”

“石万三,你没那么好心!”楚玉嘿嘿冷笑道:“但是不要紧,你把李无名引到此处,兄弟谢你!”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包括坐在地上的李承训,都是一脸愕然,各人心思不同,却都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楚玉已经被极端仇恨蒙蔽了双眼,将李承训看做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我求你,放他走……”毒娘子语尽哀求,她已经无计可施。

“他必须死!”楚玉答得果断。

“若你一意孤行,我即刻离开这里,你我永不相见!”毒娘子不得已用狠话威胁。

“他必须死!”楚玉还是那句话,他目光阴冷地道:“你也离不开这里!”

毒娘子被他盯视着突地打了个激灵,咬牙道:“那我死,你能拦得住?”

“也好!”楚玉回答得很冷静,“大家都死了干净!”

“毒娘子!”李承训见那二人已成僵局,扶着胸口似要站起来,却终是没能站立起来,“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我孩儿?”问这话时,他心中忐忑。

“他……他……”毒娘子脸色涨红,她欲言又止,目光游移,不敢看着李承训,又不想看楚玉,索性低下了头。

场中一片寂静,唯有楚玉嘿嘿的冷笑声。

“楚玉!”毒娘子眉毛一立,“你放他走,要怎样,我都随你!”

闻言,楚玉脸上怒色更浓,他明白毒娘子这话里蕴含的意思。

自从他中了蛊毒之后,毒娘子便没有再与他亲近过,起初的时候,楚玉也是自惭形秽,不想令毒娘子沾染他的腐烂毒体,可是三年之后,他的身体日渐好转,可毒娘子还是对他敬而远之,这便令他越来越觉得毒娘子的心思似乎已经不在他这里。

“凌玥,士可杀不可辱,这人给我带来的耻辱,我宁愿用我的命,你的命来洗刷!”楚玉恨到极点,不再罗嗦,一步步向李承训走来。

而另一边,无可奈何的毒娘子凌玥正要起身过来阻挡,却被她身旁的石万三出手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

“楚玉!楚玉!”毒娘子焦急的喊着,可是无济于事,楚玉那高大的身形已经完全阻挡住她看向李承训的视线。

“毒娘子,你让我死不瞑目吗?”李承训坐在地上,盯着楚玉,看着这家伙的摸样,他基本已经肯定这孩子应该就是自己的,可他很希望毒娘子能亲口告诉他。

“是,他是你的孩儿!”毒娘子心智极其坚强,即便在此刻,她也没有落下半滴眼泪,那抿住的下唇已经被她咬出了鲜血。

楚玉听到这一句话,更加触动了他嫉恨的那条神经,此时他已接近李承训近前。

“受死吧!”他大吼一声,当头一掌向李承训拍去。

李承训此时虽未起身,却已端坐于地,双腿盘膝,单掌上擎,直直的迎向楚玉拍下这掌。

“砰!”的一声,他原地未动,而楚玉则被震得倒飞出去。

“你?”楚玉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整条臂膀的经脉都有被扭曲之势,心知是受到对方易筋经内力所伤,但他不明白这李承训明明已经中了毒,怎么可能还有内力?

李承训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他向来惯于扮猪吃老虎,如今又是如此,方才他觉得身体不对之际,已经将毒娘子给他那个药丸偷偷服下。

“你怎么没中毒?”楚玉惊讶得巨口大张。

“你先告诉我,我怎么中得毒?”李承训医术惊人,自己又是免毒体质,他实在困惑于自己何时何地中的是何种毒药?

见李承训没有中毒,最高兴的莫过于毒娘子,她忙解释说:“在楚玉的石洞中有天香花,其本身并没有毒性,只有当那天香花,遇到这死人谷的瘴气时,才会生出毒性!”

“妙!”李承训赞叹出口,他立时明白了自己中毒的缘由,从心里佩服这用毒的手段,

其实道理很简单,他先吸入的天香花是无毒的,自然可以被他身体血液吸收,待到进入这死人谷后,又迫不得已的吸入另一种微毒的瘴气,这种东西在其体内化合,生出可衰减内力麻痹神经的剧毒,他是防不胜防的。

就算他的体质特别,在遇到毒药入侵的时候,可以封锁自身的经脉血液,可现在的情况是他发觉中毒时,其血脉间已然满是毒液,他又不可能将毒血全都逼迫出去!幸好,有毒娘子的解毒丹药。

“楚玉,你现在回到谷里,别再搀和我和石万三的事情,念你一生悲惨,我不会与你计较,”李承训说完,将目光转向在一旁神思不定的石万三身上。

石万三见他看向自己,心念电转间,开口说道。“好吧,看来我是无缘得到此物了,不如将他作为一个赏头,你们谁胜了,这扳指便是谁的!”

说完,他将那成装扳指的铜盒从怀中取出,放到被点住穴道动弹不得的毒娘子肩头,他现在受了内伤,又见了光,心知这扳指怕是保不住了,那不如将其交出,以免祸端。

“谁稀罕你这扳指,我杀了李无名,那扳指还是你的!”楚玉阴声说着,他的手臂已然缓过劲来,准备动手了。

“义弟,此人功力邪门,要千万小心别被他吸食了内力过去!”石万三心中窃喜,自然提醒楚玉防备。

“嘿!”楚玉一个纵身单掌向李承训胸前拍去,他方才是有意承受对方的易筋经内力,还体验这份攻击,以找到化解之法,现在,他心中已经有了对策。

李承训脚踏太虚,手分阴阳,与楚玉斗在一处,他没打算用太虚荒吸食对方的内力,他觉得那样化去一个人的真气,太过残酷有损阴德,要知道,习武者都是以自身真气武功为性命,武功不在,其命也就没有了什么意义。

楚玉在十余年前便身处暗影门高位,又是崆峒派掌门的结拜义弟,这功夫又怎能弱得了?比崆峒派掌门石万三的武功竟然还要高出不少,唯一欠缺的是近十年来从未与人对战,不觉得有些手生了些。

李承训用出太极拳和易筋经两大绝学,数十招过后已经稳稳占据上风,但他却没有看出楚玉用的是什么门派的武功,只是觉得其内力纯厚、博大,竟然隐隐敢与自己的易筋经相抗衡!

嘿!”在将近百招之时,他又寻机与楚玉对了一掌,这次他再不留情,用尽全力,终于将对方再次震飞出去。

楚玉在地面上连滚数下,狼狈不堪,即便在起身后,他那与李承训对掌的手臂依然抖动不已,那是易筋经的功效。

“易筋经内力,果然非同凡响!”楚玉迅速用另一只手臂向其受伤手臂的肩膀处打了一掌,能明显见到其肩膀处的衣衫被真气鼓荡破出一条口子。

李承训想不到对方还有能如此化解自己的易筋经劲力,立即收敛心神,不敢大意,但他还不打算用那多少有伤阴德的太虚功,而是用自己的天生巨力和太极拳辅助易筋经,形成一击绝杀。

绕是如此,他也确信对方扛不住他这一击,因此他停下手来,打算再最后劝他一次,“回头吧!楚玉!”

“哈哈哈!”楚玉突然扬声大笑,“怎么?要用你那吸人内力的武功?”

他其实也是有所保留的,因为石万三曾经提醒过他,李承训有吸食他人内力的功夫,因而他始终不敢将自己的全部内力激发出来,现在,他感觉对方纵有奇功在身,内力也不过如此,他打算孤注一掷了。

两人四目相对,却都在暗中凝聚真气,场中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李无名,你小心!”毒娘子的声音格外清晰。

李承训心思一动,因为在任何人看来,目前的状况都是自己占据优势,可毒娘子为什么提醒自己小心?再看一眼正阴笑向后退步的石万三,显然是那个家伙也明白其中的道道。

他不敢大意,立即双手抱圆,在身前横画,同时脚踏太虚,幻化出无数身影,他这是以易筋经为本,以太极拳为用,以太虚步混乱阴阳。

“嘶嗷!”

“嗷呜!”

两声兽吼过后,李承训明白了毒娘子话中蕴含的深意,因为他看到了令自己震惊的一幕。

突然之间,楚玉紧握双拳,身上胀发出巨大真气,将其身上的衣衫尽皆震碎,浑身**的他,从表皮开始溃烂,不,是从头到脚的开始长出绿色的鳞片。

“嘶嗷!”

“嗷呜!”

随着他的每一声嘶吼,他身上的鳞片速度便更加快速的生长,直至身上布满了鳞片,那鳞片甚至盖住了他的口鼻,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