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岐山寻踪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2:29 字数:4405 阅读进度:517/624

岐山是炎帝生息、周室肇基之地,是周文化的发祥地,其南接秦岭,北枕千山,中为广阔平原,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倾斜,南北狭长,东西较窄,境内山、川、塬皆有,渭河、韦水河穿境而过,形成了“两山夹一川,两水分三塬”的地形地貌特征。

有这样一队人马,五百名官军,百多个商贩,还有数十个武林人士,他们在接近岐山的时候立即分散开来,官军直接驻扎到山里,商贩分散到山脚下村庄中,而那些武士则似乎凭空消失了踪影。

岐地是周礼之乡,人民淳朴、素雅、性温、好客,但见这阵仗,无不胆战心惊,而此时自有那些过路的商旅解释说是,“传说这凤鸣之乡有矿藏,那些兵士是官家派来上山探矿的,而咱们这些商旅则是闻风而来,随着大军的起居做生意的,你们这些当地人,赚钱的机会来了!”

一人说,没人信,两人说,令人疑,三人说,令人将信,而百人都如是说,那显然是确凿无误了,更何况张亮早就花钱打通了关节,当地官府接到上峰的命令,也是配合这些操着外地口音的兵士,要确保他们完成探矿的任务。

盛夏的夜晚,山里还是很清凉的,夏老蔫依旧带着自己的铺盖卷在山林里寻了个空隙,倒头便睡,说来也怪,从来不会有野兽蚊虫来骚扰他。

也许是他常年不洗澡的缘故,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臭味,可以令蚊虫都退避三丈,当然,这味道也使得他在这个队伍中没有一个朋友,大家都敬而远之。

其实很多人讨厌他,也不全怪他身上味道难闻,更重要的是他终日跟随在夏家胡管家身后,除了给胡管家打伞,便是为其拎包,其他的艰苦工作,他是一样不做。

没办法,谁让这夏老蔫是夏老爷近亲呢?所以伙计们也只有嫉恨的份儿,却也不敢明面说什么,毕竟夏家给他们的工钱太丰厚,他们犯不着因为这个臭东西,而使自己丢了饭碗,所以也都是对他避而远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这化名夏老蔫的人正是李承训,他只要不调用体内真气,便不会有大量臭气发散出去,若是再有意聚敛真气入丹田,那他身体上的臭味将会变得更淡。

他现在便是这样,将经脉中的所有真气全都纳入丹田,这样一来,他那原本锃亮的眼神,变得暗淡下来,原本坚韧的经脉变得松弛下来,他收敛了作为高手的一切气质,就如一个常人一般。

一个胡子拉碴,浑身肮脏,略微带着臭味的常人,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那些随行的武林中人。

躺在树林中的李承训虽然闭着眼睛,却并没有睡觉,他再回想着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也在揣摩着随着后续挖掘“虎形”扳指的进程,自己该如何从中取利?

一个月前,他与夏老爷的计划成功事实,使得张亮布置在京城中的人,无意间发现了戴在太子李承乾手上的假马形扳指,而后,不出十日,那马形扳指便被人秘密送到了洛州,交到了张亮的手里。

夏老爷再适时的来都督府拜访闲聊时,透露出想进一步寻找其他扳指的意愿,其理由是即便得不到扳指,或许也能得到其他的宝藏。

张亮不漏声色,自然应允,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手握“蛇”、“马”两枚扳指,“羊”形扳指在夏老爷处,“龙”形扳指在李承训那里,也是知道了去处,可以继续寻找其他扳指了。

夏老爷建议率先寻找来自大牛的那张残图上的扳指,其上是鼠、牛、虎、兔四形扳指,因为他曾见过那图,虽没有确认具体地点,但可见这图上四个属相标注点,都在川陕区域,特别是牛、虎、兔这三形扳指,相邻极其近便,都在京畿关内道附近。

这也正是张亮的意思,他说不好是否夏老爷已经腾拓了来自大牛的那张宝藏残图,自然情愿先将这张宝图交给夏老爷,所以二人是一拍即合。

至于先寻找哪个生肖扳指,这个由夏老爷根据探查的情况而定,张亮是不干涉的,他只会在得到信息完备后,才派出兵士前往寻宝。

一切顺利,夏老爷兴冲冲的回到府邸,来到地下密室中,向李承训回报了情况,并告诉他说,胡管家已经从帝都回返,两日后便会回到夏府,那就三日后整装队伍

李承训曾与胡管家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夏浑第一次带着夏家商队出塞,正碰上耶律黩武乔装成耶律古宇的人来暗杀他们,整个商队人畜全部被杀了干净,那胡管家与夏浑危难之际,是他出手救了他们。

果然,胡管家见到他后格外高兴,连连称谢其救命之恩,特别是听夏老爷说李承训将要扮作他的随从后,连连摆手,说是“国君岂可为他人仆?”但其不是腐儒,在听说了内里情由后,表示一定配合李承训演好这场戏。

三日后,夏家已准备停当,众人喝过壮行酒,便浩浩荡荡的开拔出了洛阳,半月之后来到了岐山,他们第二轮搜寻生肖扳指的的第一站,来寻找发掘虎形扳指。

夏家商队来到岐山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放风,说是岐山上有丰富的铁矿,这是为之后的开山挖宝找由头,做铺垫,当然,他们本身也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这些夏家伙计所得到的命令也的确是寻找矿脉资源。

随后,他们这百十人便散布到山里,人手都掐着一副临摹矿藏地点的标示图,开始寻找那极具特征的标志物,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一旦发现图上所示的地方,立即报之于胡管家,而商队此行的任务也算完成,可以领赏钱,等待通知离开这里了。

如今,又半个月过去了,夏家商队所有的人踏遍了山峦,甚至是询问了山中的猎户,村民,都没有能找到那图上所绘的地点,因此,胡管家不得不提前通知张亮派军队介入,以增加寻找人员,加大搜寻力度。

这就是一个月寻宝以来,所经历的曲折,可以说所有寻宝工作已经停滞不前。

“难道是绘图有误?”

卧在树林中的李承训突然睁开眼睛,从怀中掏出夏家统一发放的地图临摹图样,又细细的瞧了起来。

这图也就巴掌大小,是按照一比一的比例,临摹截图于生肖宝图中关于岐山虎形扳指的那一块地图,期间线条精细繁杂,若要看得仔细,需得放到眼前细看,他真的难以想象这图是何人所做,又是因何而画?用巧夺天工来形容,都难以尽述其精巧。

如今月华如练,以李承训百兽拳的眼力,也是看不清图中细微处的线条,但能看个囫囵个大大概,他就是拿出来找找感觉,并未期待此时能看出什么。

其实这十二生肖全图,他在离开洛州之时,便已经在夏家密室里复制出来,并充分的做了研究,他发现地图上十二个生肖地点的标示地,都是非常清楚,以目前已经探索过的,龙、蛇、马、羊扳指来看,在那些标示地上,都会有一个格外突出被放了大的标志物形象,比如说是造型独特的山峰,或者结构特殊的山洞,亦或是被千年冲刷的河床。

而那扳指必会在那些标志物其方圆十里左右的地下,想来是那东西原本在标志物那里,但经过不同朝代的历史变迁,地壳活动,使得他们偏离了本位,有的裸露出地表,被人发觉,有得则会被藏得更深,这就需要废些脑筋了。

但有一点令他想不通,就是十二生肖扳指除了猴形扳指和狗形扳指,一个在内蒙古草原,一个在长白山左近,其余十枚扳指竟然都集中在中原腹地,黄河流域,甚至长安至洛阳周围便有超过六枚扳指存在,到底这些扳指是因何存在于他们目前所存在的位置?

盯着虎形扳指残图发愣的李承训,忽然间眼睛一花,竟然将图上那抹凸形弯曲的标志物线条看成了一个房屋的屋脊。

“房子?庙宇?”他激灵一下坐了起来,抬头望向黑洞洞的山上,胸口激动得起伏不定,“难道是周公庙?”

根据以往的经验,扳指的标志物都是以那些千万年难以移动的山石做依据,从来没有过以房屋庙宇做参照物的,因此所有人在山上搜寻,都是在看山峦、地势,根本未有人留意过建筑物,难道真的会是这里?

“不对,不可能啊!”

岐山上他已经走了个遍,周公庙他是知道的,那是唐武德元年,李渊为而来纪念西周开国勋臣姬旦而建立的庙宇,也是《诗经》记载的“凤凰明矣,于彼高岗”处,所谓凤鸣岐山便是由此而来,那里也被后世成为周朝龙脉的发祥之地。

若标的物真是这周公庙,那说明什么?说明这藏宝图定是唐代之后的人所作,而且时间并不久远,否则的话,历史变迁,谁又能保证这周公庙不被损毁?

到底怎么回事?宝图谁人所做?谁人又会知道这些深埋于地下的扳指存在哪里?难道是埋宝人?再说各处埋藏地点出现的小黄金罗盘,与老冉洞内的大黄金罗盘,无论是材质还是工艺,就连来自现代见多识广的他,都很肯定这些都是即便现代工艺也造不出的东西。

难道真是道家那些未卜先知的玄学使然?是道法通玄的老子计算了后世变迁所为?那也太神奇了吧!他来自现代,自是不信那些神话传说,可是如今身临其境,耳濡目染,并且明显解释不通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终是犹疑了,迷惑了。

他胡思乱想了一夜,也未睡得片刻,待夜色渐褪,光芒渐升之初,他立时从地上站了起来,急速向周公庙方向跑去。

虽然无法思谋得清楚十二生肖扳指的产生的因由,但他却一定要掌控这神秘物品结果,而且,他觉得自己似乎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