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蛇形扳指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2:28 字数:3989 阅读进度:516/624

李承训将这蛇形扳指拿在手中,细细端详,见它相比于其他生肖扳指明显单薄很多,那闭合的圆环其他扳指都要窄小上一半,想来是造这扳指的人,根据蛇细而长的形态打造的吧。

扳指的戒面是个蛇头,三角形的头颅配着三角形的眼睛,使其看起来略显凶悍,而那蛇口咬着尖细的蛇尾形成了整个蛇身的闭环,这是一个简单的造型,却尽显蛇的诡异,有一种巧夺天工的神韵孕育其中。

十二生肖扳指个个做工精良,形态不一,其韵味也是不同,有的憨态可掬,有的萌宠可爱,像这般凶狠锐利的形态,他还是第一次见。

李承训他心中极喜,却知道这里不是玩物之地,便将这枚扳指直接戴在右手冰蝉丝手套之下,然后他又从怀中取出那枚假的蛇形扳指,放入锦盒之中。

由于蛇形扳指是夏老爷见过的,所以仿制的格外精心,几乎以假乱真,相信对于张亮来说,在其先入为主,认定自己手中的扳指是真货的情况下,根本不会看出如今这枚假扳指的弊病。

收好扳指,李承训这才将两张残破兽皮展开,一张是他从大牛那里得到,又经由夏老爷交到张亮手中的三分地图的第一段地图,这张地图他已经按照原图临摹了一份,真迹对他来说已经无用,他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原本属于张亮的这张地图。

张亮这张地图是三分地图的最后一段,分别记载着猴、鸡、狗、猪四生肖的埋藏地点,而这四个地点的跨度有点大,分别在如今的内蒙古区域,安徽区域,长白山区域,和江苏区域,至于具体的地点,他还需找唐代人确定,毕竟他来自后世的眼光,与唐代的实际区域还是有差别的。

雄鸡唱晓天下白,窝在床下的李承训已经听到城里的鸡鸣,但他不怕,他很从容的从床底下爬出来,将自带的笔墨纸砚拿出来,开始泼墨挥毫。他必须要把这图临摹下来,虽然他有超强的记忆力,将原图记忆下来不成问题,可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好记性终不如烂笔头,一旦有丝毫差错,便有可能为他们寻宝带来巨大障碍。

他挥毫泼墨的同时,已经将图深深的记忆在脑海里,这样两相印证,终不会有所偏差。他也曾想过了,一旦有人来敲门,他万不得已之下,也只有学着张亮的声音令门外来人不许打扰,这样做来,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想那张亮醒来时必定迷迷瞪瞪,见宝物俱在,也只当是自己睡糊涂了,不会计较这琐碎之事。

可实际情况要比他预料的好得多,半个时辰后,他将宝图临摹下来,晾干后,纳入怀中,自始至终也无人过来打扰,不过他又发起愁来,因为房门外都是卫兵,他将张亮点醒之后,该如何从众人的护卫中神鬼不知的逃走呢?

他将房间内巡视一圈,见最有可能出去的地方便是窗户,于是,他轻身贴近窗口,斜眼向外瞧去,见窗子外面全是守卫,想从这里出去而不被发现,那是不可能的。

回转回来,他又抬头看看天棚,若按照来路出去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大门关着,他开门必定会引起注意,就说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可能在众人头顶堂而皇之的爬过去。

“咦?”天无绝人之路,他的目光落在里间屋内的壁炉上。

按说洛州冬日并不如何寒冷,自也不用独建壁炉取暖,一般多设几个火盆即可,可这张亮贪图安逸,也担心小妾们穿得太少,着了凉气,特别在卧房里建造了这么一个东西,所谓享受无止境,何乐而不为?

李承训贴近细查,见这壁炉是由石头砌成的,镶嵌在木架构成的房屋框架内,显得浑然天生,他将头探到里面向上望去,果然见到那阔达的风道出口,心中大石总算落地。

这风道是扁长形,按说一个成年人是根本通不过去,但李承训可以,他的百兽拳鼠式可以效仿老鼠骨骼、肌肉移位,虽然幅度不大,但足以令其通过这风道。

李承训回身再次审视屋内,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全都抹去,甚至是弄乱的床单,地上的脚印,也都细细擦拭干净,最后才点开了张亮的昏睡穴,同时又轻轻点中的他的晕眩穴,令其脑袋发沉,即便想醒又无法睁开眼睛。

做完这一切,他快速回到壁炉旁,一头钻了进去,而后以鼠式缩身,以壁虎功上爬,很快便从烟囱里探出头来。

他先将半个头颅探出烟囱,却没有忙于出来,此时整个都督的景观差不多都被其尽收眼底,他便选好一处府内人烟稀少之地,打算待身下房屋周围的兵士散开后,才从那里跃墙而出,所以现在还要等待一番,小心使得万年船。

一刻钟后,房门吱呀一声被由内而外打开,张亮昏头涨脑的从内里出来,气势汹汹的向前院厅堂走去,边走边说道:“速速令管家来厅堂见我。”

与此同时,护卫在这周围的侍卫也呼啦啦的跟着他走向前院,而房门前仅仅留下日常守卫的两名侍卫。

李承训所料不差,这里的守卫并非是常年重兵云集,若真是这样,岂不真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标示吗?那张亮就是要此处看来防守轻松,好不惹人注意,那宝物藏得便越是安全。

又过了片刻,李承训见都督府四下安静,这才从烟囱里钻了出来,而后蛇形、豹形、太虚步,总之是随形就势,很快就穿越出了都督府,而后他又是一路急行,回到了夏府。

夏老爷已经等候多时,正在书房里急得团团转,还时不时的抬头看着敞开的房门,希望能捕捉到李承训的身影,虽然他知道以李承训的武功,不至于被困在都督府,但他很是担心事情败露,那势必牵连到他,张亮的脑袋可不是白给的。

一阵香气随风而至,夏老爷只是看到一个幻影悠忽而至,随即便见那书房的门自动关了起来,沾满烟囱灰尘的李承训,淡然的站立在他的面前。

夏老爷大喜过望,忙行至跟前就要行国礼参拜,“草民参见陛下!”他已经思谋好了,礼多人不怪,何乐而不为呢?

李承训却一把将其扶住,“岳丈大人,我说过,出了隐国,咱们一切随意,你就别这样了。”

“是,是,”夏老爷知道自己再这般拘泥,便令其反感了,站定之后,忙问:“事成了吗?”

“嗯,天衣无缝!”李承训笑着说道。

“好好好,这我便放心了!”夏老爷心中一块大石落地,面上自然松脱了不少,“浑儿也已经启程前往帝都,相信半月之后,张亮便可以得到那枚假的马形扳指。”

“好,但是我思谋了一下,在张亮得到假马形扳指后,你便去游说他,说现在第一段地图上三枚扳指已然到手,那最后一枚龙形在隐国我的手中,也算有了着落,不如先去寻其他的扳指,我想,他应该能够应允。”

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是设法让这四枚扳指全都归到张亮手中,但这样一来,反而显得有些突然,有些假,不如这般循序渐进,而相信张亮在得到三枚扳指后,必然信心大增,加之大牛已死,关于另外八枚扳指埋藏地点的宝图又全在自己手里,显然已经掌控了寻宝的整个局面,因此其必然会同意先行寻找其他扳指。

“好,那你就在夏府好好休养一阵!咱们以静制动!”夏老爷思谋过后,完全领悟了李承训的深意。

一个月,李承训打算在这里待上一个月,与虎妞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同时为她驱除毒伤,他要在离开之前做好这件事情,不然他不放心,同时,他现在已经有了上、下两段生肖宝图的临摹,加上夏老爷手中藏着的宝图中段原件,完全可以拼凑出一张完整的大图出来,他要试试看,拼凑出来的大图有什么玄机?

他做完这两件事情的时候,才用了二十天,而这个时候,张亮也已经在夏老爷的有意安排下,得到了那枚假的龙形扳指。

果然不出李承训所料,夏老爷几乎没有浪费多少口舌游说,那张亮便急不可耐的命令他开启第二段的寻宝历程,一切都在他们的谋划之内。

夏家商队整装待发,而李承训也对自己的事情做了安排,他势必要一个人随商队出行,因此他将虎妞交给夏老爷,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安排妥当的人,将这孩子送到隐国,亲自交到虎子手里。

至于拼凑出的这张十二生肖宝图的全图,他是不可能将其留存于世的,当初拼凑之时,也是为了从一览全貌上找些灵感,更是为了令自己加深对于地图的印象,现在,他已经深深的将地图印入脑海之中,自然是一把火又烧毁了它。

黄道吉日,夏家百人商队,在胡管家的率领下,终于开拔出行,他们的第一站是岐山,那里是虎形扳指的埋藏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