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岳丈是只老狐狸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2:09 字数:4748 阅读进度:508/624

李承训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寻十二生肖宝图,也就是大牛口中的“天尊藏宝图”,既然已经安顿好大牛,也算是处置好了丐帮之事,他便不再多想,出了丐帮后,直奔夏府。

如今的夏府已不见往昔辉煌,以往,夏府门前是车水马龙,那各州县行商,但凡路过洛州的,哪有不来拜会的?然而现在,其偌大个家园还在,却是门厅冷落,连守门的家丁都在那里打盹。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邹凤炽的崛起,将夏家商路挤兑得越来越窄,而另一个世人所不知的原因,便是夏家集中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搜寻十二生肖宝图,自然也使生意受到影响,现在仅仅是靠着其往来隐国的商路维持经营。

夏老爷正在厅堂中与刚刚从隐国行商回来的夏浑说着闲话,便闻到一股浓重梵香味道,“怎么这么香?”

“是啊,父亲,哪来的香气?”夏浑站起身来,四处搜索。

“无名参见岳父大人!”李承训悄无声息的立在二人面前,长发披肩,犹如鬼魅。

“无名?”夏老爷吃了一惊,忙起身相迎。

一个月前,他便收到夏雪儿来信,说了发生在李承训身上的变故,以及其来中原的目的,并请自己的爹爹以为帮助。

“无名老弟!你可算来了!”夏浑的抑郁症已被完全治愈,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在他心里,是十分感激李承训的。

“身体有恙,小婿便不到岳丈近前了!”见他二人起身,李承训便后退了一步,已示心意。

“哎,雪儿已经飞书于我,说了其中原委,贤婿受苦了!”夏老爷却是不以为意,大步来到李承训身前,牵着他的手回到桌案旁,“快坐下歇歇。”

李承训微一施礼,坦然而坐,开口说道:“小婿此来,是为寻那十二生肖扳指,还请岳丈大人帮我。”他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他算是想明白了,夏雪儿七年前得到的那枚羊形扳指绝对不是偶然,定是夏老爷依据那宝图的位置搜寻到的,那这七年之间?是否还有寻得其他扳指?而他寻得的这些扳指都在哪里?

所有这些疑问都要着落在夏老爷身上,他知道自己的这位老丈人是只老狐狸,那这老狐狸对自己老不老实,他这一问便知了,而他现在最纠结的就是,夏老爷不说实话,他怎么办?那是自己的岳丈,总不能用强?

果然,夏老爷呆住了,愣愣的看着李承训,他在犹豫,而这种犹豫的出现,就说明,他有事可说可不说,他在权衡利弊。

李承训也不催促他,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他知道夏老爷在做一种抉择,抉择是站在他李承训这边,还是按照其原本的思路去独吞这个宝藏,以夏老爷的心机,肯定不会为张亮做嫁衣的。

“贤婿,此事说来话长,你随我来,”夏老爷终于下定决心,皱着眉头,站起身来,转身向后堂走去。

李承训见之,会心一笑,也立即起身随夏老爷而去,他们最后来到一间地底密室,而夏浑则留在的地上把风没有进来,两人坐定之后,夏老爷这才开口。

“贤婿,十二生肖扳指事关你的生死荣辱,为了雪儿的幸福,隐国的百姓,也为了我自己,为了我们夏家,我会如实的将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你,并帮助你。”

李承训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松了一口气,看来无需与自己的老丈人斗智斗勇耍手腕,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据夏老爷所说,夏家卷入探寻十二生肖扳指的事情,有一半是心甘情愿,毕竟这是一条财路,或许可以重振夏家门楣,而另一半是被洛州都督郧国公张亮所逼迫,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只能如此。

三家聚首达成共识,夏家凭借商路资源,主管探查扳指所在,按图索骥,郧国公张亮主管挖掘,或者以官兵强势来掠夺已经现世的扳指,大牛及丐帮弟子负责协同保护,以武力保证扳指不被高手抢夺。

计议已定,他们便将宝图三分,三家各得四枚扳指所在地点,夏家最先得到了中段宝图,这是因为那宝图好似是一副地图,但这地图却超出中原之外,其博大令人不知其尽头为何处,而中段地图正是洛州附近,在家门口,好办事。

具体的操作是,夏家先寻得这四枚扳指的地点,而后张亮负责挖掘,同时大牛与丐帮弟子藏伏在周边窥探江湖动静,保护张亮和夏老爷的周全。

待取得四枚扳指后,第一枚给张亮,第二枚给夏家,第三枚给大牛,第四枚还是夏家,必须四枚扳指全部面世之后,夏家才会得到第二段的宝图,并依次继续寻找。

这样安排,无非是不得令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得窥宝图全貌,并且是在人手都有扳指后,才进行第二段宝图的寻找工作,十二生肖扳指缺一而不可,所以他们势必要完成每段图纸的工作后,才后续展开。

“果然是心思缜密!”李承训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由衷赞叹,“那岳丈到底寻得了几枚扳指?”

“两枚,第一枚蛇形扳指,取自长安附近的一处荒墓中,现在在张亮手中,另一枚羊形扳指,取自河南开封一处山底,但奇怪的是那是座无名山,而且那扳指镶嵌在岩石中,竟好似那岩石中生长出的一般。”夏老爷似乎回想起当日情形,眉头紧皱,仍然是一头雾水。

按照常理来论,这些扳指当是后人打造,若其藏在墓地里,尚属正常,至少谁也不知这扳指是何人何时打造的,被墓主人带进坟墓里也说得过去,可如此构建于岩石中,却是令人怎么也想不通。

“岳丈,可是雪儿手中那枚羊形扳指?”

“不错,正好雪儿属羊,我想着反正十二枚扳指寻来也非一时半刻,便送于小女令他高兴高兴!”

“可雪儿曾说那扳指得自于芒砀山?”

“这枚扳指不是取自芒砀山,但事情却是发生在那里,你等下,我把宝图取来,与你细说。”

夏老爷起身,来到密室一堵墙壁前,拨开挂在上面的一副画卷,露出一个面板,他有节律的按动其上,便听得咔嚓一声,那墙面居然被他推开半米见方的一个“窗口”,他于内里,取出半卷残图。

回到桌前,他将这残图展开,“我这段宝图上,一共有四个地点,现已查明分别是沛县芒砀山、长安城郊、并州太行山和汴州龙门山,这四处标着的四个生肖属相,分别是龙、蛇、马、羊。”

李承训顺着夏老爷的手指,将这半截图纸看了个仔细,脑中更是迷糊了,这四个地点都是中原腹地,却看不出其间有什么联系,到底这十二生肖扳指,是以什么原则分布于各处呢?期间一定有个串联着的因素,不过无所谓了,既然有图,按图索骥便是。

他没有插话,顺着夏老爷的思路,听着他讲说了关于这四个地点寻宝的整个过程。

按照顺序,夏老爷第一个去寻找的便是龙形扳指,尽管其知道这枚扳指已经在李承训手中,但他还依然要这么做,目的除了给张亮和大牛演戏,他也想着即便那里找不到扳指,能找到一些其他宝贝,也是好的。

结果,在那里的确找到了一座汉代古墓,甚至很有可能是高祖墓,可惜损毁严重,那里坍塌的一塌糊涂,他们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清场,也是没有发现扳指,倒是找到不少金银被三人均分,另外还找到一个黄金圆盘,比较怪异。

“那圆盘可是四周都有类似时间刻度排列的小坑?”李承训突然发问。

“不错,后来找到蛇形扳指时,我们才确认那是装载扳指的器物!”夏老爷补充说道。

李承训早就知道那四周标有时间刻度的黄金圆盘才是盛装扳指的器物,绝对不是袁天罡手中的那拙劣的圆盘所能比拟的,而他更知道老冉洞中的那个黄金大轮盘才是十二生肖扳指的最终去处,当然,这是仅有他才知道的秘密。

寻找龙形扳指不果,他们便开始寻找第二枚扳指,蛇形扳指,这扳指就在长安附近,他们很快锁定了具体位置,但那里并不是名山大川,也没有贵族豪墓,便找寻到江湖中以盗墓为生的老鼠父子来进一步搜寻。

最后,老鼠父子凭借其经验,以及其眷养的地鼠的帮助下,终于发现了那座无名小墓,并挖了盗洞进去,之后的故事,便正如夏雪儿口中所讲那般,只是最后由地老鼠叼出来的那件物事,不是羊形扳指,而是蛇形扳指,他之所以移花接木般的讲给雪儿听,不过是为了哄她开心而已。

现在,龙形扳指已经证实不在宝图标示的地点,蛇形扳指如期得到,马形扳指他也知道在李承训那里,再去寻找也无意义,便打算立刻去寻找挖掘羊形扳指,并向张亮解释说因为羊形扳指标示的地点在汴州,距离洛州不远,可以先行开发。

张亮自然毫无异议,因为他们早就商定,探查归夏老爷负责,夏老爷探查到哪里,他张亮的大军才会跟到哪里。

根据宝图所示,羊形扳指在天门山上,他们根据图上标示的特征物,很容易便找到疑似扳指埋藏的所在,但却寻不到丝毫墓地入口。

那老鼠因其子死亡而发誓离开盗墓行业,其他的盗墓者都是泛泛之辈,丝毫没有建树,因此在这龙门山上,张亮的大军白白耗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根本无从下手,无奈之下,他们决定就按着那个地点挖,挖到底儿,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用了大半年的时间,也不知挖了多大的坑,怕是得有数十米深,总之到后来都是以绳索吊着人来往其间,用杠杆加上土篮拉拽残土,就在三人即将放弃之际,他们终于挖到一块石头,这石头的一角破碎,露出了一抹金黄色。

“难道是挖出了金矿?”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于是,他们继续将这块石头打磨,使得那抹金色裸露越来越多,及至彻底打磨出一个层面后,他们发现这竟然是个黄金圆盘。

这个圆盘与他们曾经在芒砀山见过的圆盘一般无二,不同的是芒砀山的那个圆盘上面没有扳指,而这个圆盘上有一枚蛇形扳指,然而令他们感到惊异的是这个圆盘连带着扳指是整个被保藏在石块当中的,好似是那石头里生出来的东西一般。

但他们知道这圆盘如此做工,如此材质,定然是被后期加工而成,绝对不可能是天然产物,虽然不解这圆盘与扳指为何会如此与石共生?可不妨碍他们欣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