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分之一残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2:05 字数:4758 阅读进度:507/624

大牛讲完九年前发生在洛州的事情后,最后说道:“我、郧国公,还有夏老爷,三人秘密启誓,要共同寻找宝藏,而后三分之,至于宝图,也被分成了三份。”他知道此刻大势已去,现在唯有示弱苦求,以期师父和师妹心软,饶他一命。

瘦猴在旁怒目而视,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万没想到自己遭受这一切,原来都是他这个师兄所为,此刻,她真是恨不得将其一掌击毙。

李承训表面上依旧平静如常,但他的心中却是犹豫不决,以大牛所做之恶事,杀了他自然没有话说,可这个人毕竟是他的徒弟,是瘦猴孩子的父亲,这让他如何下得了手?再者说,毕竟丐帮在大牛的带领下日益壮大,侠名远播,也算是有功,杀之以后,谁又能来做丐帮之主呢?

短暂的沉默过后,李承训终于下定决心,低声开口道:“大牛,为师不杀你,但会废掉你的武功,只要你在丐帮,不出去招摇,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师父,师父!”大牛立时情绪激动起来,拖着单臂,双膝跪蹭着爬到李承训身前,“徒儿知道错了,真的知错了,您放过我吧!”

李承训于江湖,于朝堂,于社稷,一路走来,其心智之坚硬可想而知,他不杀大牛已经是网开一面了,“大牛,失去了武功,也未必是坏事!”

在大牛的哀嚎求饶声中,李承训轻叹一声,踏步上前,一掌按在其右臂琵琶骨处,一股内力传导进去,便听得大牛如杀猪般的嘶嚎起来,但仅仅是叫了数声,他便晕厥过去。

晕厥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能力,是在痛苦忍受不了时,自动关闭神经系统的传输,以免刺激过度而损伤大脑。

虽然大牛昏死过去,但他体内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一股外来的真气旋转着在其身体内四处游走,搅断了他体内所有经脉,使得其丹田内的真气再也无法通过经脉调集传输,自然武功也便废了。

即便破去武功,李承训还是网开了一面,那就是没有损毁大牛的丹田,丹田是练功者的气海,一旦被破,不仅将再也无法练武,还会对练武者的寿命有所损伤。

这与当年少林三祖废去李承训的武功如出一辙,但大牛不是李承训,其没有易筋经打底,也没有太虚功为辅,想恢复被寸断的经脉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牛被李承训金针救治苏醒过来,他第一时间体察体内,发觉武功被废,不由得痛哭流涕,这表示他一切的身份地位已经荡然无存。

“你说,你是不是罪有应得?”李承训语气明显温柔了一些,他就这么三个徒弟,把任何一人都看做自己的宝贝,怎能不痛心?

“是,徒儿知道错了。”大牛武功尽失,还是单臂残疾,其想想以后生活都难,不由得悲从心来,他恨,恨自己贪心,恨李承训偏心,恨瘦猴无心,但这已经没有意义,他是一个废人了。

“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个是你金盆洗手,择地隐居,过正常日子去,第二个是你继续为丐帮之主。”李承训既然废了他,便要给他一条出路。

“我?我还能任帮主?”大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异的看着他。

“丐帮以善举经营,以正义行天下,谁说帮主一定要武功盖世?”李承训出言安慰,他的确觉得还是大牛任帮主比较好。

大牛看看自己的残臂,再看看李承训,似有所悟,“师父的意思,是丐帮以德服众,不参与武林纷争,其他门派自也不会来寻事?”

李承训点点头,“世事难料,也难保丐帮不被欺负,但有五长老在,当能处理,若遇到巨大危机,还有师父呢,谁人敢来欺负你?”

“师父,那大牛还是您的徒弟吗?”大牛问这话时,一脸的紧张,他现在就是个废人,李承训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当然,师父又未将你逐出门墙,只是希望你以后洁身自好,做个好人!”李承训伸手踏步,将还在地上坐着的大牛搀扶起来,而后扯下自己身上的布袍,将大牛的残臂裹住。

他早前折断大牛左臂之时,已将其断臂处的血脉封堵,此刻血液早已凝固住,他所以用布将其包裹的目的,不是止血,而是不至于惊到其他帮众。

“把你那三分之一宝图给我吧!”李承训摊出右手,伸到大牛面前。

大牛稍微迟疑了一下,眼珠瞬间咣当了数圈,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从怀中拿出了图纸,放到了李承训手中,他想编个瞎话说图不在身上,可终是未敢,自己已经这般摸样,不如把图趁早给他,送走这瘟神。

李承训先简单看了下这兽皮,却是没看出这是什么野兽制成的皮子,他可是在秦岭大山主宰百兽的人!想不到自己也有不识货的时候!再细看那兽皮上刻画的山河线条,以及那被染红的标的点,又是眉头打皱,他居然看不出这画图上的染料是何种物质?

“瘦猴,安排人扶他下去休息吧!”他确认这是真图。

瘦猴立刻到门外召集侍者进来,将大牛搀扶下去,毕竟大牛刚刚被废去武功,此刻也是筋疲力尽。

大牛连连道谢,在侍者的搀扶下出了忠义堂后,厅堂内已无外人。

瘦猴急着说道,“师父,大牛心胸狭隘,为人阴险,分明就是一条中山狼,您怎么能放过他?”

“不放又能怎样?难道要我杀了他?他可是你孩子的父亲?”李承训说话间已经将参图收好纳入怀中,他要将三段宝图都集齐,才好细细琢磨其间隐秘。

“若不是为了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我也不会让孩子认他,”瘦猴声音暗哑,无尽的痛苦,想也不愿去想。

李承训见她伤感,心头一软“他武功被废,肢体残疾,应该翻不起大浪来,之后必会收敛,就饶他这一次,不妨事。”

“未必,狼子野心,本性难移,”瘦猴凝眉不散,“师父,还是免除后患的好,至少也要将他逐出丐帮呀!”

“好了好了,师父有分寸,”李承训摆手示意这事儿便这么过去了,随即他问道:“瘦猴,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瘦猴当然是极不情愿李承训放过大牛,可师父既然心意已决,她也没有办法,便表示不想再见到大牛,甚至是一刻也不想待在丐帮了,希望能到师父的隐国定居,当然,也请师父为其保密,不让虎子知道她在隐国的事实。

李承训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了她,这也是他在心里考虑的事情,他也希望瘦猴能幸福,显然她在丐帮是不会有幸福存在,也许,到了隐国之后,瘦猴和虎子还能再续前缘呢?

隐国能有多大?他们再次相遇也是很正常的,而且,他答应瘦猴不说与虎子知道,但他一定会告诉无忧等人,那剩下的,自然有那几个丫头去办。

于是,二人商定,在晚间的时候,李承训便送瘦猴母女连夜出洛州,而后他再回转回来寻探宝图的下落,而瘦猴母女会自行北上。

“行,师父,那你先去办事吧,瘦猴等着你!”瘦猴此刻内心的欢喜难以言喻。

离开大牛是她这几年一直压抑在心里的念头,可始终顾及着女儿的成长,在这里委曲求全,如今大牛的作为已经令她彻底觉醒,与其让孩子留在这伪君子的父亲面前,不如令这儿孩子活得轻松些。

二人正要分别,却见到忠义堂外丐帮五长老正相携而来,他们身后还跟着十来个帮众。原来是正午已至,那五长老按照李承训的约定,自然如期而至。

丐帮五大长老都是由虎子或者大牛提拔出来的,他们对于李承训并不熟悉,但都听说过李承训的故事,也常常以能有这么一位侠肝义胆,并且不畏皇权的前任帮主而自豪,可如今第一次见到这位帮主,竟然是与现任帮主敌对的情况下出现的,于是他们纠结了。

虽然李承训展露了他自创的丐帮独门武功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又有瘦猴作证,加之牛帮主也没有否认,他们可以确定这个神秘人的确是前任帮主。

可五长老仍然要力挺现任帮主大牛,在他们的心中,丐帮如今的发展壮大,大牛出力最久,无论是李承训还是虎子,在丐帮的历史上都是昙花一现。

李承训闲庭信步似的出了忠义堂门口,他已经想好,对于大牛所做的黑暗事,他不能公布于众,他所能做的,就是离开这里,让这里恢复常态。

却见五长老带着乞丐正巧赶至,将他和瘦猴二人团团围住。

“还不参见老帮主?”瘦猴见气势汹汹,不由断然喝道。

“你们将帮主怎样了?”说话的是那花白头发的胡长老,他满脸的愤恨与急切,而对于瘦猴的问话却是置若罔闻。

“他没事,还是你们的帮主,是我误会了他。”李承训面色坦然,接口说道。

“帮主现在何处?”另一位长老发问,他们还不清楚方才发生的事情,但显然对于李承训并没有应有的尊敬。

“在后堂休息,你们自可去看他,”李承训也不着恼,说完便举步向前走去,一边说道:“我要出去,你们散开吧!”

五长老挺立不动,其余人等也是聚而不散,那用意很明显,就是见不到帮主安全,他们不会放他走,可他们说了不算,甚至没有丝毫抗衡的能力,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失去了李承训的踪影。

他既然决定放过大牛,令其继续掌权,便要顾及大牛的威严,因此他不会再露面,这一点,他方才已经与瘦猴交代过,并令其转达给大牛知道,也就是说,至于如何安抚众人,自圆其说,让大牛自己看着办。

瘦猴按照李承训的交代,将五长老及丐帮一众弟子引到大牛休息的房门前,而后自己敲门而入。

“师妹,”大牛见到她,眼中露出一种可怜又委屈的神色,“师兄真的是太喜欢你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哼!”瘦猴嗤之以鼻,她现在懒得看他,更懒得与他废话,于是目光斜向墙角,冷冰冰地道:“师父给你留面子,什么也没对他们说,而且说以后也不会再出现,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师父还说他晚上会回来接我离开。”

说完,她推门而出,剩下傻愣愣的大牛呆立在门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