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如来佛体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51:08 字数:4175 阅读进度:478/624

二人拳来脚往斗在一处,都是当代武学顶尖高手,举手投足间真气凝动,反而是少了许多花架子,可又都在尽量避免以内力对决,因为他们功力在伯仲之间,输赢也是一念间的事情。

转眼间,梵天已经打出七十二招大日如来掌,也就是方才对敌李承训时用出六十九式掌法,再加上那最后石破天惊的三掌,“万佛朝宗”,“如来转世”,“天地涅槃”。

“砰!”

“砰!”

“砰!”

医佛被逼无奈,与之对了三掌,他虽用易筋经将这三掌的劲力全部化解于无形,却也是倒退了三步,这是避无可避的三掌。

这最后三掌是整个大日如来神功的精华,其威力巨大,对于施受双方都会有所损伤,因此虽然梵天步步进逼,连踏三步,将医佛逼退三步,自身却是也受到了功力反噬的伤害,吐出一口鲜血。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梵天尊者,胜负已定,你还是带着人速速回天竺去吧!”医佛大师慈悲为怀,显然不愿赶尽杀绝。

“啊哈哈哈……”稳住身形的梵天仰天长笑,他将嘴角血迹饰去,隐测测地道:“医佛,中原五大顶尖高手之一,也不过如此。”

医佛为了不增杀孽,方才对敌梵天,并未用尽全力,但也用去了八分力道,才抗横住对方的攻击,闻言却是多少有些诧异,“怎么看似对方还未用尽全力?”

果然,梵天吼道:“来吧,老秃驴,刚才不过是试试你的斤两。”随即,他将身上的袈裟解下,露出白色僧衣,可见其手、脸处的黄色越来越重,使那抹淡淡的金色更加耀眼。

“你,你居然练成了如来佛体?”医佛如此定力,此刻也瞠目结舌。

佛家追求的都是死后飞升西方极乐世界,所以终身以各修炼心智、体能为手段,而其明显的标志是在体内化结佛舍利,至于能修成佛体的,几乎没有,就算医佛浸淫易筋经数十年,也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传说只有活了数百岁的达摩祖师曾达到如此境界。

“嘿嘿,不仅如此!”梵天曝和一声,不再留情,一拳看似平平直照医佛面门而去。

医佛眼见对方袭来,也只得抵出一拳相迎,他二人打斗至今已对对方了如指掌,清除相对于对方,任何花哨的动作都是负累,都可能因自己无用的动作而洞开门户,没办法,他也只能以一拳相抵。

梵天的带着狞笑,好似一道金光,急速冲到医佛身前,触碰到医佛伸出来阻挡他的拳头。

“砰!”

刹那间,两个人都停住不动,没有一个人退步,但能明显见到他二人身上衣物的波动,而他们身后的五证道金刚,或者李承训等人,都明显感到了一种气流的压迫,一种窒息感觉。

此时,李承训已清醒过来,正盘膝坐在白将军等人的身旁,观看着二人的比斗,他现在的伤势算不得严重,一来梵天手下留情,二来医佛妙药灵效。

“再来!”梵天原地未动,收拳的同时,口中爆喝,又一拳直直向医佛打去,他身上的肤色似乎比之前更加金黄灿烂,那只拳头更是金灿灿的。

医佛双眉倒立,脸色凝重,他同样未有退步,也是收拳、出拳,毫不退缩的再次出拳与他相碰。

“砰!”

这一声响过后,梵天的身子摇晃了数下,但似乎脚下生根,依然未移动分毫,他的肤色更黄了,黄得已经不似人色,但黄中透出的金色却消失殆尽,给人一种诡异的枯败之感。

医佛也好不到那里去,他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竟然向后退了一小步,而且身体依然摇晃数下,方才稳住身形。

“阿弥陀佛,梵天尊者,回头是岸!”医佛双手合什,虽然他在极力忍耐,但仍然能够看得出他双手抖得厉害。

“得让他们住手了,”李承训试图向前迈步,却见那五个证道和尚,居然大胆得绕过医佛,将自己几人团团围住。

他知道老和尚心慈手软,无论对方是怎样的恶魔,他也不会下杀手,而对方却不是这样,定然拼尽全力以死相搏,二人又是这般势均力敌,再打下去,老和尚铁定吃亏。

“李施主且莫莽撞。”医佛并未回头,似乎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淡淡的说了这句。

有五证道金刚在,他根本就过不去,若是再因此令医佛大师分心,遭到梵天的偷袭,那可得不偿失了,所以,李承训只得停步住口。

“老和尚,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对于梵天来说,说话似乎成了一件艰难的事情,远不似方才那般流利,“我还有最后一拳的力气,你受得住,我死!你受不住,你死!”

“梵天,你这又是何苦?”医佛深深呼出一口大气,“你这不是如来佛体,虽然很像,你还是适可而止吧。”

“嘿嘿!”梵天像奸笑两声,却是未能如意,好似那声音卡在了嗓子眼上,“我这是金刚战体,与如来佛体相去不远。”他沙哑着嗓音道。

“不,你这是邪门魔体,岂是我佛学正宗金刚之体?”医佛经过与他两掌对决,已然感知对方真气虽然浩大,却没有佛门的宗正,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刁钻,这股刁钻,竟然可以遏制他体内易筋经自我修复经脉。

“老和尚,果然厉害,”梵天这句话倒是由衷感佩,但他话锋一转,阴沉沉地道:“别说如来佛体,就是金刚战体,若是按部就班的修炼,穷其一生,又有几人能达到?是教主天纵奇才,才有我等今日之成就。”

“凡事有利便有弊,你们违背天道,佛道,修炼魔功,必遭天谴,还是回头吧!”医佛此即仍然苦口婆心的劝解,虽然他知道无用,可也不妨碍再拖延些时间。

此时梵天已看穿医佛的心思,想突厥大军已撤,自己一行深入中原腹地,别说再来些高手,即便是唐军派出大军来,他们纵然不怕,可若要轻松杀掉这几个人也会很麻烦,因此,他决定爆发最后一击,了结这里的一切。

“看拳!”他思谋一定,便不再犹豫,在众人瞩目之下,急速抬手向医佛胸腹间砸去,速度也是一种力量,特别是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

“砰!”医佛抵出一掌,与之相对,将梵天的拳包裹在自己的手掌之内,纹丝不动,二人便这般静静的注视着对方。

众人原本以为这最后一掌必是石破天惊的动静,结果却发现二人双手相抵,不动不摇,其实这才是最为凶险的,现在,他们的内力胶着在一处,已无法分开,势必不死不休,他们都在熬,熬谁先倒下。

梵天脸色蜡黄,双目紧逼,气息微弱,似乎所有的一切生气都用在与医佛的内力抗衡上。

医佛脸色惨白,同样闭着双眼,气息似乎较梵天平顺许多,但他丹田之上的僧衣已经都被扯得粉碎。

“看来,他们都是强弩之末了,所以这一击才这般无力。”金鳞鹰这话说出口,语带一片惋惜之意。

这显然是众人心中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他们的生死都系在医佛身上,自然对他格外关切,只恨自己无力左右这场比斗,都在心中默默的期盼,倒下的是梵天

“哇!”梵天吐出一口鲜血,随即身子倒飞出去,跌落于地,那脸上的黄色更甚,黄得可怖。

五证道金刚立即回返到梵天周围,乱七八糟地说着梵语,似在呼唤梵天。

医佛在震退了梵天后,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易筋丸服下,脸上苍白之色随即便被一片血红取代,看来好似医佛更胜了一筹。

“大师,”李承训第一时间冲了过去,他本身没有内力,所以即便重伤也不会出现真气紊乱,或者被真气反噬的情况,只要他的筋骨在,脏腑没事,恢复起来就快,此刻经过一段的休息,加之医佛的灵药,已经明显好多了。

众人将医佛拥在中间,无不欣喜,唯独李承训多个心眼,伸手去扶医佛的手腕,去探查医佛的经脉,发觉其内力充盈鼓涨,竟有一种透脉而出的感觉,不由得大吃一惊。

若是在平时,医佛有这种脉象不足为奇,而此刻他与梵天两败俱伤,身体虚弱至极,却仍然有这种真气充盈的脉象,这绝对不是好事,是即将油尽灯枯,真气透脉而出的预兆,在武学上,被称作回光返照。

“大师!”李承训的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从他数年前在少林开始,他便屡承这位大师的恩情,可谓没有医佛大师,他早就没有了性命,更别说是今日的成就。

“无名,”医佛竟然如此亲切地称呼李承训,他用手轻轻抚摸着他头顶,“老衲还能再抗一阵子,你切记见机行事。”

“不,大师,我要给您金针度穴,总有一线生机!”李承训反抓住医佛的手臂,看着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心里别提有多痛,从来没有过的痛。

其他人被这一老一少弄得一团迷糊,但他们看到李承训少有的神色惶急,便隐隐猜到是医佛大师出了问题,可那个梵天至今还在那里盘膝打坐不知生死,而医佛大师却是红光满面,侃侃而谈,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问题。

医佛面色和蔼,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然后轻轻地抚开李承训的手臂,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向梵天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