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顿悟太极拳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28:57 字数:4403 阅读进度:441/624

阿史那薄布对左右两路唐军在主力部队情况危急时仍停滞不前的状况,同样存在着质疑,但见乙先生凝神沉思,便没有立即打扰。www.pinwenba.CoM

突然,他似乎意识到什么,轻声开口道:“乙先生,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想利用这两万步兵将咱们两翼的伏兵吸引过来,而后,唐军两翼的援兵或去救援青龙峡,或来这里偷袭,那时,依其战力,都会势如破竹。”

乙先生闻言,眉宇间瞬时松动,但内心深处却颇为震撼,不禁转头深深地看了薄布一眼。

他根据铁鞋传来的消息,知道李承训的确是有这么个战术意图,那就是用两万步兵方阵,顶住中路突厥骑兵的压力,同时对其两翼伏兵以为牵制,最大限度的消耗其有生力量,为其两翼最后的冲杀减少阻力,创造条件。

因此,乙先生特别叮嘱两翼伏兵雷打不动地护住两路,不求歼敌,但求阻止他们前进。但是,这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消息,想不到这阿史那薄布居然能够根据时下如此迷乱的状况,而猜测出唐军的意图,当真是厉害,难怪其非是突厥皇族嫡系,却能被封为小可汗。

“小可汗猜测的不无道理,这也是老夫不动两侧伏兵的缘由,但请放心,唐军区区两万步兵,绝对坚持不了多久,李无名也太低估老夫的手段。”

阿史那薄布听乙先生这么说,自是又恭维了一番,显然,他城府很深,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

事到如今,两人都闭口不语,一同将目光伸向战场之上,那里已经成为修罗地狱,为了生存,为了胜利,突厥骑兵与唐军步兵方阵,正在厮杀肉搏,不死不休。

只见一个突厥射手,马里藏身,射出一箭,透过盾牌缝隙,先是射杀了里面的长矛手,与此同时他也拍马赶到方阵之前,只见他左手长弓收紧,右手马刀出鞘,直向那缺口处戳去。

突然,两杆长矛从那缺口处瞬间伸出,直取他胸口。因为马速极快,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这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只感到胸口一痛,便见自己的身体被那两杆长矛高高挑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挥舞着马刀,无力的向四周劈砍着。他一抬头,看到了天边的乌云,怎么天会这么暗?

他终于没了挣扎的意识,身体被那两杆长矛夹着重重的甩了出去,而他那匹健壮的马匹,由于惯性的冲击也“轰隆隆”地撞到了方阵前的盾牌之上,便见那方阵外的盾牌墙“忽悠”一下,竟是被向内撞凹了一块,但很快又被里面的军士站稳了身形,恢复了原状。

“噗!”数杆长矛从盾牌的空隙中蹿出,一起捅入这马匹身上,是的,不能让这马活着,因为它距离步军方阵太近了,现在是生死存亡之际,一切有可能打乱阵型的危险因素都要剔除,不能马虎大意,不能心慈手软。

还有一处,一个高大魁梧的大唐盾牌手,先是被突厥的鸣镝射中肩膀,后又被突厥人的长矛挑出了肚囊,眼看着鲜血直流,肠子外泄,但他并没有退却,反而是大吼一声冲出了步兵方阵。

他左右两腋各夹住一只三米长的长矛,迎向奔驰而来的突厥骑兵,由于长矛长度太长,因此可以很轻易的挑下疾驰的骏马上的骑士。

那些冲击过来的突厥铁骑由于被前方战士挡住了视线,所以并不知道有这么个人独立于步兵方阵之外,自然是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待前方军士倒地,这才发现,但已经无济于事,无法应对。

这大汉一连戳翻了十余个人,才被后来而上的突厥骑弓兵发现,自然被如蝗的箭羽射成了刺猬,但他就算是死,也并没有倒下,而是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屹立在那里,支撑他的是那两个拄地的长矛。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无需阴谋诡计,没有同情怜悯,割下对方的头颅,自己便能活着,因此到处都是这种生死拼搏。

李承训在步兵方阵中,格外显眼,只见他骑着高头大马,手中拿着双剑,一边指挥着军士随时填补方阵缺口,压住阵脚;一边挥舞拨打着射来的箭只,保证安全,他非是逞一时之勇,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相反,他却是故意为之。

人就是有如此通病,就如沙滩里拾珍珠一般,成百上千的沙子他看见了也不会动心,反而是与众不同的珍珠绝对不会有人走眼,就好比此刻唐军步兵方阵中的李承训,对方骑士一望便知其是主帅,这箭也好,矛也罢,岂有不往那里招呼的?

他的目的就是引诱大量的箭矢过来,这样可以使得他身前防守的盾牌兵和长矛兵集中力量来拨打来袭的兵器,从而减轻其他军士的防守压力,而他自己凭借百兽拳法,躲开这如蝗箭羽还不是问题。

李承训左挡右支,蛇式扭转,在乌骓马上可谓是花样百出,根本没有箭羽能够伤到他,这不光是他百兽拳厉害,还得益于他座下的神骏。那踢云乌骓马已然通人性,十分配合主人的意识,其四个雪白的蹄子好似灌了铅的柱子,一动不动地戳在地上,任由主人折腾。

“嗡!”就在他刚刚扭身拨打走一个长矛后,一种大力震颤的声音,响自他的脑后。

“犀牛望月!”“猴子献桃!”

李承训突然身子抹斜,在看到是只箭时,猛的抬起手中长剑,轻轻一挑这箭的箭头,用四两拨千斤之力,改变了其运行的轨迹,这又是一招双形的百兽拳。

他本以为可以轻松应对,但出乎意料的是当他的剑尖触及到这羽箭的时候,猛然间感到手臂一震。“啊呀,”一声,他险些大呼出来,虽然他有千钧神力在身,但还是被对方箭支的力量所反震。

李承训顺着箭矢袭来的轨迹望去,见射箭之人正是乙先生,他不知何时已经纵马跑到距己一箭之地的位置。对方射箭的距离如此之远,到达眼前可谓是强弩之末,但仍有这么大的力量,可想而知这人的力道如何。

通过方才的较量,可以说,其他的箭羽对李承训根本构不成威胁,他用余光便可敏锐的伸手化解,唯独这乙先生射来的箭只,力大势沉,角度刁钻,防不胜防,的确对自己构成了不小的威胁。

因此,当李承训再次见他弯弓搭箭时,自是不敢大意,目光咬住对方的弓箭不放,而他双手双脚却是一刻也没闲着,仍在不停的拨打着旁处射来的箭只。

“呜!”乙先生的箭非是鸣镝,因此没有那尖锐的声响,有的只是由于箭身震动而引起空气震动产生的共鸣。

“好!”李承训大喝一声,展开一招“螳臂挡车!”,竟然拨打起一只袭向自己长矛,向那箭羽砸去。

螳臂挡车这个成语说的是一只螳螂居然试图去阻挡滚滚行进的车轮,其后果当然是被碾压成一团泥,但在这里,却是李承训突发奇想随机应变想出的一招,就是想通过拨打袭向自己的武器,使之改变角度,从而去迎击那激射而来的箭羽。

还别说,这还真有点螳臂挡车的味道。

砰!”那箭羽力大,那长矛别看要比那箭羽粗壮,却真如小螳螂一般,根本阻挡不得,只是稍稍改变了那箭羽的行进方向,便无力的坠落下来,好在长矛的这种平行的坠落是不会伤到附近兵士的。

“啪!啪!”

说时迟,那时快,李承训挥舞长剑,又接连将抵近身体的几只箭羽改变方向挑了出去,分别将其撞倒了四处射向自己的箭羽或者长矛之上,那声响自是箭只互相碰撞发出的声响。

“咦?”李承训这几下拨弄箭只,用的全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劲,竟是特别的顺手,还特别的有效果,他不由得想起了一种现代风靡世界的武功——太极拳。

记得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学校还真组织过太极拳的学习,只是他当时根本没当回事儿,没有用心去学,但好在那老师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太极拳拳意,也就是他记忆力惊人,虽不解其意,倒是全都记了下来。

现在,随着拨打箭只,老师当时所讲的拳意竟然历历在目,跃然于脑海之中:太极拳以慢为形式,以圆为特征,以匀为要点,以静为条件,以轻为手段,以松为原则,以柔为灵魂,以刚为目的,虚实呼应,难解难分,唯有用拳之人随心而发,拳到,意到……

“慢、匀、静、轻、松、柔、刚!”

李承训口中呼喝着太极拳八字要诀,手上不停的拨打箭只,又连续破掉了乙先生射来的数箭,竟然是越战越有心得。

武功在于领悟,有的时候师父掰碎了去讲,徒弟也拨楞着脑袋不懂,而对于资质好的人,即便你只讲个大概,他也能领略到其中的奥妙,李承训显然是后者。

他虽然易筋经被破掉,但其造诣还在,加之百兽拳浸淫数年,可以说是炉火纯青,所谓一通百通,这太极拳的拳意原本他是知道的,只是从未去参悟,如今机缘巧合令他顿悟,虽然还无法发挥出这套拳法的极限奥义,可也足够他于千军万马中从容以对了。

“哈哈哈!”

李承训纵声狂笑,用上狮吼功,立时传送数里,同时他一跃至马背之上,弃掉手中双剑,改用双手画圆来接引奔向自己流矢飞羽,而后双掌交错,便将那武器轻松移向一旁。

“呜~”

乙先生背后箭袋已空,所以对这最后一箭格外用心,他弯弓,搭箭,瞄准,却不急于放手,而是选择了突厥骑兵又一轮的攻击之中。

那箭好似流星一般激射而出,穿过方阵之外那些奔走如飞的突厥骑兵,钻过大唐军士盾牌手的空档,贴着大唐长矛手的身侧,以极其诡异刁钻的角度,直奔李承训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