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疏忽万变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24:35 字数:4383 阅读进度:431/624

金甲见铁鞋见风使舵,变化如此之快,心中鄙夷,但面上却装作庄重严肃,“四师弟,不知者不罪,你也是忠义之士,只是这内奸太狡猾,才让你我兄弟误解,现在既然误会已经解开,我当向师弟陪个不是,方才是大师兄冤枉了你。www.pinwenba.CoM”

他说着近前一步,竟然向铁鞋躬身行礼,这当然都是其与李承训事先设计好的,目的就是要弥补与铁鞋之间的裂痕,取信于他,以后才好行事。

银环闻言也是躬身搭理,“大师兄,这哪里的话?铁鞋也是有错,一方面未料到银环是内奸,对大师兄多有误解;一方面偏听偏信,误以为大师兄是内奸,也请大师兄多多担待!”他见金甲退步以示大度,自己也得投桃报李,否则在军中会被人诟病。

“大师兄,铜臂鲁莽,也向你请罪!”只见铜臂偌大个身躯也一躬到底。

他在这起事件当中,始终分不清东南西北,摸不着头绪,只是因为关心银环,看不惯李承训,所以一直听铁鞋的,其实他此刻也还是浑浑噩噩,不明所以,但是见铁鞋与金甲言归于好,总是开心,于是便真信得这只是一个误会,现在误会解开,皆大欢喜。

直到此时,李承训才算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场架是打不起来了,但他知道较量远未结束,铁鞋表面上与金甲言归于好,但其依然会阻碍自己获得军权,自己还要和他继续斗智斗勇。

铁鞋见局势已定,便不再寒暄,转而快步向史大可走去,眼光狠辣,边走边愤恨地道:“史大可,真想不到内奸竟然是你们!说,你们为什么这么做?突厥浪子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金鳞鹰看见铁鞋的举动,非常警觉,便抢先一步来到史大可身侧,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

“怎么?金鳞鹰,我堂堂军中主帅,看看这人犯,你也拦得吗?”铁鞋语气不善,眼中更是透着寒芒,他的武功虽不及对方,但他毕竟是军中名将,更有万千兄弟,所以并不惧怕。

“那倒不是,只是此人为我所捉、所审,现在事情完结,要与我回京面圣,所以我要保他周全。”面对铁鞋的咄咄逼人,金鳞鹰坦然对答,合情合理。

铁鞋闻言,知道自己对金鳞鹰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毕竟他们不属于一个系统,没有隶属关系,更何况对方打着皇帝的旗号,又有金甲做靠山,回答的更是天衣无缝,但他不甘心,不甘心放过近距离接触史大可的机会,不甘心就此认输,于是转头看向金甲,一字一句地道:“大师兄,此事事关重大,我要与这内奸对话,不知可否!”

这个难题瞬间被抛给了金甲,的确,这是金甲无法拒绝的请求。若是不同意作为军中大将的铁鞋审问此犯,一来不合常理,二来必定会令铁鞋心生警惕,那么李承训与自己费尽心力布就的局面,很有可能功亏一篑。

“四师弟,这人犯现在归鹰神捕掌管,与我们不在一个体系,我也无法命令他,即便是我要近前询问,也要提出申请,”金甲如此说,也算是给金鳞鹰和铁鞋都留足了颜面。

他说话的同时,便动身来到金鳞鹰身旁,行礼道:“鹰大哥,铁鞋将军恐有疑问要问答这内奸,还请行个方便。”

金甲这样做,是要明明白白地再次告诉众人,这内奸的事情,虽然出自军队,但破案的人是捕快,拘押的人也是捕快,而这捕快是听命于皇帝的,而且哪怕是自己也要对其礼让三分,所以内奸一事与他金甲和李承训等人都无关系,不存在阴谋。

“既然金甲将军都说了,那好,铁鞋将军你可以过来审问,不过只能给你半刻钟的时间。”金鳞鹰说着,便退后一步,让出了空间。

铁鞋冷哼一声,进步与史大可对面站定,死死地盯着史大可的双眸并未立即说话,似乎要看透对方的心里,过了片刻,这才冷冷地道:“你方才说,内奸是银环?”

史大可看被对方那锐利的目光刺得心烦意乱,被静静的场面压抑地心惊肉跳,于是便不自觉地低头垂目,不仅不敢与他目光相接,身子还不由自主的下意识向后靠着。

“你不敢看我?”铁鞋继续紧逼,并突然出手抓住了史大可的领口。

金鳞鹰神色一紧,拳头立即握紧,冷冷地道:“史大可是要回京面圣的,还请铁鞋将军自重!”

铁鞋闻言倒是很给面子,立即松开了手,又问道:“史大可,我不理解,大唐待你不薄,你为何要投入突厥的怀抱,做出叛国之事?”

史大可知道自己再不开口,恐怕不仅要得罪自己的新主子李承训,还会惹得自己的老主子铁鞋不高兴,便立即回道:“铁鞋将军,我不仅贪生怕死,还,还贪财好色,是那银环一面逼我服毒威胁我性命,一面许我以大量金钱美色,所以,所以我便做了走狗。”

铁鞋面色如常,心中却是一宽,那逼迫史大可服毒,并给其在塞外购买庄园,置办美女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办的,而现在史大可却把这些都推到了银环的身上,看来其还真是没有出卖自己。

可他转念一想还是不对,若说他没有出卖我,为何不敢与我对视呢?哦,也许是他方才没有在我的暗示下翻供,自认为对不起我吧,看来这人还有些良心,但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这个史大可不仅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相反却是一个不定时的火药桶,留着他,终究是个祸患。

想到此处,铁鞋将头靠近史大可脸侧,以极低的声音,低到他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老史,走吧!”

他话音出口的同时,右手向上一翻,一抹寒光乍现。他终于出手了,无声无息,直奔史大可咽喉。他向来在脚尖藏着的刀头,不知何时那刀头竟到了手上,或许他的手腕早就藏了这个刀头吧。

史大可的喉咙瞬间破裂,鲜血喷溅而出,他没有机会再说出一个字来,唯有瞪着恐怖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铁鞋,而他身体也只能轰然向后倒塌。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但金鳞鹰毕竟是高手,虽然来不及救援史大可,却可以瞬间擒获铁鞋。

“铁鞋,你杀人灭口吗?”金鳞鹰瞬间移至,点住他的穴道,并将他的头狠狠地按到地上。

“杀人灭口?”这么敏感的一句话,令李承训、贾墨衣和金甲等知道那些内情的人无不心头一震,脊背发凉,暗呼,“糟了!”

按照计划,银环与史大可是内奸,现在已经算是真相大白,而金鳞鹰却口出“杀人灭口?”那就是说还有内情?这让狡猾的铁鞋听在耳中该如何做想?会不会引起怀疑呢?

果然,铁鞋立即反口问道:“你说什么?杀人灭口?人我是杀了,可我灭的什么口?你是什么意思?”

金鳞鹰方才一时冲动才脱口而出,作为一个老江湖,他此刻自然是明白过来,便不再提“灭口”之事,但他既已发难,总要自圆其说才好,“他虽然招供了主谋,但由于时间关系咱们还有许多详情未有问得,还有许多可挖的线索就断了,你怎能如此意气用事,便这样杀了他?”

“哼,由于此人之过,令我师不幸身死,令我数万大唐军民死伤,而你明知是这厮之过,不仅不杀他,还要带其去帝都请皇帝赦免其罪?我铁鞋就是看不过,这人就该死,我算舍得一身剐,也要替师傅,替兄弟们讨还这个公道。”

铁鞋的头仍然被金鳞鹰抵在地上,但其提震内力喊出的话语却清晰可闻,还不时在山谷中回荡,借助回音,更是有一种英雄头断,大义不失的气概。

“金鳞鹰,你再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气!”说话的是铜臂,他清楚地听见了铁鞋的话,已然热血沸腾,又见自己兄弟受辱,岂肯甘心?况且这铁鞋与史大可会面前,曾与他低语了一句话,虽然他当时不懂,但现在明白了。

铁鞋当时说的是:“兄弟同心”,很明显,这是其早存了锄奸的心,而让铜臂来救他。

此时,山上山下的军士也呱噪起来,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虽然有些转换过快,但他们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或者说是在金甲和铁鞋达成共识的误导下,他们认定银环与史大可是内奸,是这二人害得他们落得如此下场。

现在,“忠勇”的铁鞋为师傅,为兄弟,宁可犯军纪诛杀内奸,如何能不激起众兵士同仇敌忾的决心?再加上刚才铜臂振臂一呼,自然是万众响应。

场中疏忽万变,令人目不暇接,李承训还真没有想到铁鞋居然如此大胆,敢当众杀掉史大可,还如此振振有词,把自己标榜为英雄,但事实是,他成功了,看着群情汹涌的兵士,谁又敢来杀掉铁鞋,给一个内奸殉葬?

所谓强者,都有一个必备的素质,那就是能在无论何种情况下都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并能于纷繁的事件中发现机会,甚至创造机会,进而脱险、脱困,甚至反败为胜,令事情翻盘。

铁鞋是这样的人,虽然杀了心腹大患,为自己铲除隐患,但借助外力,顷刻间便使自己集大义于一身,使众人无法怪罪于他。

李承训更是这样的人,他并不像其他人那般拘泥于史大可被杀这事件上,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这不是他冷漠,而是他敏锐地从史大可的死中发现了一个机会,一个借力打力,抵定军权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