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欲擒故纵锁银环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19:52 字数:4202 阅读进度:420/624

难民暴乱的风波大局已定,但李承训并未立即离开,他担心这些新投入山寨的人或许还有顾虑,或者心智不坚,他觉得有必要趁热打铁,再与大家唠唠,便又深入到第八岭,见那些人刚刚吃过饭,正在分配住宿的宿洞。

见他过来,众人都放弃自己手头的工作,聚拢过来,得知其要与他们宣讲宗旨、规矩、理想,无不凝神细听,因为他们已经是大青山人,这些规矩便事关他们的生死。

李承训以他历史学教授的功底,说讲起来慷慨激昂,忽悠起来也是当仁不让,自然把这些人搅合得热血沸腾,纷纷表示一定效忠大唐,甚至后悔晚投了大青山。

这次处理难民事件,可以说从应变,到设计,再到布局,及至现在收关,这才算是大功告成,他终于如释重负,长长舒了口气。

他离开之前,又特别叮嘱王苑,要加强第八岭和第九岭的岗哨守卫,谁都难说这些难民能否就是听话,他不得不做预防性的安排。

此时,夜已深,寒风乍起,无数黄叶悄悄飘落,然而李承训却并未回第九岭休息,而是紧了紧红娘披在他肩上的斗篷,翻身向聚义厅奔去。

其实,在他设计收服难民之际,始终通过小金鹰联络金甲那边的状况,得知金甲那边的事态发展也还算顺利,这才没有后顾之忧,如今这边大局以定,他必须要赶紧过去找金甲和贾墨衣来计议下一步的动作。

在金甲的门外,贾墨衣始终如雕塑一般地站立着,直到李承训到来,她这才有所动作,询问道:“你那边如何?可还顺利?”

“一切搞定,走,咱们进去说话。”李承训说完,打了个响哨。

一声鹰鸣过后,金鳞鹰和出塞鹰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原来这二人奉李承训之命,始终在暗处保护金甲,此刻被李承训唤出,是要他们这里守候,以确保李承训等人商议秘策之时,不被外人偷听。

与此同时“吱呀”一声,金甲也推门而出,“李驸马!”

他失去武功之后,精力不比从前,连日来已经心力交瘁,极其疲劳,因此方才得空便昏昏沉沉睡了一觉,但如此非常时期,他也是睡得极轻,有点动静,立时便醒了过来。

“金甲将军,”李承训忙上前拉住他的手,与他寒暄之间,一同进了房门。

三人见面,便无需客套,李承训先简单介绍了第七岭难民叛乱的事情,紧接着便开始询问金甲这边的情况。

“你走后,铜臂和铁鞋等人并未在聚将议事时发难,但是他们却发动几乎所有高层将官在下午的时候来向我请命,我分析是他们早间被咱们弄得手足无措,直到中午过后才反应过劲,便来向我发难。”

接下来,他主要讲述了下午其与铜臂和铁鞋的激烈碰撞,他讲得很细,并加入了很多自己的分析,听得李承训频频点头。

待金甲讲述完毕,李承训也已经梳理出头绪,总体来说,有三个方面值得令人探究,引人深思。

其一是:下午对金甲领衔发难的既不是铜臂,也不是铁鞋,居然是银环的副手史大可。但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其一直辅佐银环,见主帅如此狼狈,心生怨恨,可当真如此简单吗?

其二是:铜臂和铁鞋也并不老实,二人旁敲侧击,煽风点火,终于使得金甲与史大可双方刀兵相接,险些拼斗起来,若不是贾墨衣出手震慑住众人,局面几乎不可控制。

其三是:下午聚义厅中的将领共有三十几位,竟然有半数之多的人拥护释放银环,当然,这其中包含了银环、铜臂、铁鞋三方在军中的力量。

其实,这已经比李承训预想的好多了,他曾经以为银环等人的力量或可能会有三分之二,之多,因此才派贾墨衣保护金甲,才令亲信杀狼队官兵在聚义厅外布置子母剑阵,但这些都是有备无患的力量,万不能动用,一旦动用毕竟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下午斗争的关键还在聚义厅内的唇枪舌战上。

具体的情况是,聚义厅中那些将领分做两派,各说各理,说到激烈处,难免抡胳膊,挽袖子,破口大骂,毕竟军中将领武夫居多,远不似文人唾沫星子乱飞,争吵不过时自然上手。

若不是聚义厅外有子母剑阵防备,而聚义厅内又有贾墨衣压阵,铜臂和铁鞋不趁机打倒金甲才怪,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直接将矛头指向贾墨衣,指责她非是军中将领,却干涉军事。

几番讨价还价之后,金甲迫于压力,或者说按照李承训交代的计策,不得不把银环从旗杆上放下来,重新关到牢房里,并安排人为他治疗伤势,并承诺在没有实证之前,不再对银环用刑。

“好,金甲将军,做的好!”李承训赞叹着伸出了大拇指,的确,下午这场鏖战关键之处不是赢得论战,而是恰到好处的做出妥协。

“鱼儿会上钩吗?”金甲见识了李承训的智谋,已经完全信任他。

“会的,银环这种人才,突厥人怎么舍得?”李承训笃定地道。

“要不要,我也去?”贾墨衣开口问道。

“你还是在这里保护金甲,那边有我,金鳞鹰和出塞鹰,不会出什么差错。”李承训果断地回绝道,下午,银环放人,那不过是李承训的欲擒故纵之计,没有一个位高权重的内奸会自己在敌营孤军奋战,都会培养自己的势力,安插自己眼线,才会便于帮助他们传递消息,也方便他能从多方面的收集消息,必要时还可以发挥其丢车保帅的作用。

所以,李承训推断,一定还有奸细藏在军中,从下午史大可激进的表现来看,正好印证了这点。因此,他们表面上放了银环,实际上却更加的警觉,并保持了对其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监视,以保证顺藤摸瓜,连根拔起整个藏在军中的内奸网络。

李承训又对之后的计划向贾墨衣和金甲做了一番部署,便离开聚义厅,但他依然没有回藏兵洞休息,而是直接潜伏到了山里,藏伏在地井监牢入口的对面山里。

他的百兽拳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模仿百兽惟妙惟肖,因此他藏在山中几与于山色混为一体,又好似那自然百兽的一员,即便武功高出他数倍的高手也很难发现他。

他之所以要去盯梢地井监牢,非是不放心金鳞鹰和出塞鹰的办事能力,而是他知道那内奸隐藏如此深,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多一个双眼睛,便多了一分胜算。

夜已深,猫头鹰在夜色中咕咕地叫着,冷不丁地扑闪着翅膀,从枯树干上飞起,冲入荒草丛中,捉住一只田鼠,返回到树梢之上。而后,夜又恢复了平静,毕竟是深秋了,很多动物都已经不怎么活跃。

一队兵士从远处走来,虽然脚步轻盈,在沉寂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看似好像是巡逻的兵士,却在地井门口停了下来。

“什么人?”地井门口今日新增了守卫,有二十多人,个个拿着铮亮的单刀,在月光的反射下,鬼气森森。

“史大可!”带队那人冷声回道,“我现在要进去探视银环将军。”

“将军,如此深夜,您来探监?”守卫头领眼见对方有五十来人,看样子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武士,而自己这些守卫则都是从军中战场上淘汰下来的老弱残兵,不由得心下虚了。

“怎么?不许?”史大可盛气凌人,看来他毫无顾忌。

“不,不敢,请问有金甲将军的手令吗?”那守卫的声音竟是越说越小,最后几近无声,他发现那史大可已经贴近他的身前。

而于此同时,史大可身后那五十个虎狼之兵,几乎是两人一组,将钢刀架在对方双肩之上基本上可以算是已经缴械了。

“你要手令?好!”史大可声音不高,却字字清晰,“兄弟们,给他们亮亮手令!”

话音落点,便响起铠甲晃动之声,随即连闷哼都没有,就听得“咚咚咚”,数十颗人头落地的闷响。

李承训强忍着没有惊呼出声,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待他发觉不妙正起身时,见那二十余个守卫已经人头落地,不可挽回。他真后悔,是自己太大意了,客谁又想到史大可如此狠辣,竟然敢如此斩杀袍泽!

他强自又按住身形,缩藏到岩石后,心中仍在滴血,心疼这二十几个兵士性命。但想想史大可如此谋划也并无不妥,毕竟他杀了这些人,没人知道是他干的,他仍然安全,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兵士听其摆布,难道这些人都被突厥人策反了?

李承训不相信这是真的,事实却又是这样残酷,他侧出半个身形,见史大可命令手下将这些人全都拖到地井里,而后令二十个军士扮成守卫守在门口,他自己带着剩余的人快步向地井中走去。

金鳞鹰和出塞鹰分别藏身于李承训平行的位置,与他成犄角之势,他们也看到了地牢入口的一幕,铁拳攥得生紧,却是未敢妄动,事先他们有过商量,一切以李承训马首是瞻。

李承训现在无比纠结,他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那现在该如何应对呢?难道派人冲过去,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可史大可是内奸吗?若他仅仅是为了义气救人,而不是真正的内奸,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即便他是内奸,难保没有其他内奸,抓了他,他若不招,也可能断了线。

他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打算在观察观察再说,便不由得想起下午自己单独去探望银环时,所发生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