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难民叛乱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19:44 字数:4134 阅读进度:415/624

天刚蒙蒙亮,李承训与三女睡得正自香甜,却朦胧间听到有轻微的敲门身,他睁开眼睛,见红娘已经起身离开卧室,便没有动身。

不一刻,红娘回返床边,说是王苑派人来请他过去,有要事相商。

自从大青山马贼撤回到藏兵洞以后,九岭第五岭被设定为马贼们的中军议事所在,二岭到四岭仅有暗哨值守,六岭到八岭间为阶梯防守阵地,才驻有兵马,而九岭为公主等人的生活起居地,由阿大率领三十个禁卫军守护,外人是不允许进来的。

李承训心知王苑最是有有眼力价,不会无缘无故来催促他,必是军情紧急,容不得耽搁,他只能轻轻推醒汝南公主,交代她帮忙安抚夏雪儿。

汝南公主早把雪儿当妹妹般看待,在李承训起身之后,她便移到雪儿身旁,轻轻的将其搂入怀里,看得李承训心中暖暖。

王苑派来的人是其心腹手下,那个外号叫竹竿的人,他正在第九岭入口等得心急,见李承训从内疾步而来,忙上前行礼。

“这么急,什么事儿?”李承训当先急问。

“第七岭的那些难民扬言要见你,王寨主不好阻拦,又不能不拦着,这不,一大早便僵在那里,急令小的来通报。”

“好,去七岭!”李承训也不多言,展开豹形,向第七岭奔去。

在第七岭驻扎的那些人,就是前些日子李承训下山去幽州探访夏雪儿时,在幽州城门口救下的那些塞外牧民。

当时突厥大军来袭,这些人想要进入大唐境地躲避战乱,而贾维担心有奸细趁机混入城内,便不许这些人进城,李承训恰逢那时经过那里,便指引着他们先来大青山避难,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领头的是个白胡子老头。

这次,他回到山里,王苑自然向他禀告了这些难民的情况,令李承训出乎意料的是不仅当时那一百余人来到了山上,更有许多草原上的牧民拖家带口的慕名而来,到现在总共有五百人之多。

而选择将这些难民聚集在第七岭,是因为这里山势稍矮,地势较缓,相对平坦之处较多,并且地处九岭中心,也较为安全。

李承训飞速急行,他天生神力配合上百兽步伐,与普通有内力的高手行进速度不遑多让,起步没多久就把竹竿远远甩开,而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便穿越了第八岭,来到了第七岭山谷。

他远望见谷底人群黑压压一片,分不清个数,而且这些难民们一个一个神情激昂,正在指责着挡在他们身前的王苑等十几个大青山兄弟,瞧这汹汹之势,当真有群起而攻,将王苑等人碾成肉饼的架势。

此时天色已亮,李承训虎步龙行地向人群走来,迫得那些人自然的闪开一条道路,毕竟“李无名”的大名已经响彻草原,风头已然盖过了白将军和耶律风。

“李无名见过老人家!”李承训来到人群尽处,认出那个白胡子老头来,忙行礼表示尊敬。

“老朽见过大将军!”那老人客气地还了一礼。

“老人家,我请诸位上山躲避战乱,为何你们不知感恩,反而如此为难我们寨主?”李承训毫不客气,他若是连这些难民都控制不住,还怎么带兵打仗?

“哪里哪里,咱们只是想要讨个说法,可王寨主做不了主,大家便嚷嚷着要见你这个能做主的。”那老头好言答道。

“哦?何事?”李承训现在理解了贾维不让这些人入城的苦衷,他们少还则罢了,一旦人多,必然难以驾驭,其大多是背井离乡或者是没有家乡的人,况且这里面什么种族的人都有,若是做起乱来,还真是不好收拾。

“大家听说官军入山,都慌了起来,又听说之前大将军带人躲在雪线之上,那里最是安全,都想着过去那边,可是王寨主拦着不让。”白胡子老头眼神复杂,似乎也知道他这个请求不可能为李承训所答应。

当然,李承训闻听此言,心中升起一股怒火,那雪堡是他精心构造用来躲避危险的,也确实曾救了大家的性命,但那里毕竟不是生存之地,所以才会带着红娘等人来到藏兵洞居住,不排除他还会带着兄弟们回去,但那只能是走投无路之时的最后一条后路,岂容外人涉足?

再说,这些难民凭什么觊觎那里?他们得李承训庇护,理应感恩戴德,如何还敢挑三拣四不服从安排?况且主人还未撤到雪线之上,他们怎么好意思如此?突然之间,他心中生出一丝警觉,难道这期间有什么人?企图吞并他大青山,要借故到雪线之上断其后路?

想到这里,他立时觉得其事复杂,并不是他一时能探清的,而目前这五百人无疑好似一个可以随时爆炸的火药桶,他是时候剔除这个危险因素了。

“老人家,我好心收容你们来此避难,你们却要鹊巢鸠占吗?难道我们怎么做,要听你指使吗?”李承训说这话时,口气不善,脸色也极其阴冷。

那老人未料到李承训翻脸比翻书还快,略微有些下不来台,毕竟他年纪要比李承训大上数十岁,又是众多难民推举出来的领头人。

“你说什么?”

“怎么和老人家说话呢?”

“你信不信咱们灭了你大青山?”

“对,帮助官军剿匪!”

……

那些个难民胡乱嚷嚷着,还有撸胳膊挽袖子的,更有那泼皮直接冲了过来,幸被老头儿身旁有一个胖子和麻脸大汉给拦住,但这五百来人都张嘴喊叫,后排的都向前拥搡,这声势也的确吓人,那王苑便被惊得略微向后退了两步。

面对无赖,李承训从来不惧,别说这区区五百难民,就是千军万马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在乎,他嘿嘿冷笑着,走到老头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我给你们两条路,一条是现在马上带着你的人给我滚下大青山去,你不走,我派兵将你们赶出去;另外一条路,你让这些人全都散开,咱们两个好好谈谈。”

那老头正沉浸在这五百人骚乱的声势中,未想到李承训如此临危不惧,既不买账,也不给他面子,反而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他是多年的人精,其实作为他本人来讲,只是想保住性命而已,见对方淡定自若,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立即挥手示意那些难民们稍安勿躁,“老人家,你们在大青山藏身,便当与大青山共存亡,怎地会想到不战而逃?”他语气一软,方才的强硬是为显示其不惧怕这些难民,正是为得此刻谈判争取先手,就好似方才给了对方一个棒喝,现在要给你一个甜枣,否则当真冲突起来,双方都是折损难免,他李承训可伤不起。

“老朽姓史,大将军叫我老史头便好,”他见对方语气回暖,自是趁机拉近距离。

“不敢不敢,”李承训连连作揖,“老人家,实不相瞒,这五百难民在山上吃住,现在已经吃掉了山里的存粮,怕是再也支撑不住三日,所以无名特来请老人家带着他们下山。”

他继续示弱,摆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意思不便,就是礼送众人出山。

“什么?”未待老史头开言,他身边那个大头胖子已然喝道,“想赶咱们走嘛?笑话!”

“是啊!”那满脸是坑的健壮汉子插言道:“你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

“李智,赵凯,你们都闭嘴。”史老头脸色不变,口中却是一声断喝。

大头胖子李志和麻坑脸赵凯闻言不再吭声,但他们一副痞子的神情,却宣示着他们根本未把李承训放在眼里。

李承训不以为意,静静地等待着史老头回话。

史老头沉吟片刻,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眯缝着小眼睛上前两步,抵近李承训身前,“大将军,借一步说话可好!”

李承训拱手打了个请的手势,便与他到了旁边山岩背人处。

史老头神色恭瑾,“大将军,您救我等于幽州城外,免遭兵火荼毒,大家实则感激不尽……”

“老人家,”李承训不待他说完,便出言打断,“咱们无需说这客套话,实打实便好,说,你们到底意欲如何?”

“既然大将军如此爽快,老朽便也不再绕弯子,”史老头随即说出了这些难民的想法,那就是若李承训不允许他们到雪线之上藏身,他们也会自去,至于李承训提出的请他们下山一说,他们是断然不会听从的。

闻言,李承训听得嘿嘿冷笑,数万官军他都不怕,会怕着五百难民?他只是不肯痛下杀手而已,但现在看来,他有必要杀鸡害猴,震慑住这些无知牧民,否则的话,他还真不放心离开这里。

“若是我一定要敢你们下山呢?”他眼中凶光毕露。

史老头似乎胸有成竹,目光闪烁,“你这样做,只会激起民变。”

“那又怎样?”李承训心意已决,自是言语生冷。

所谓无毒不丈夫,他知道再妥协下去,情况只会更糟,也许他错就错在当初放这些人上山之际,没有事先讲好条件,立好规律,但是现在,他依然底气十足,有信心抵定大局。

“呵呵,咱们男女老幼五百人,也不是个个都是小媳妇,一起拥将上来,你这百十来人,还有一半尽是女人,怕是不顶事吧。”

史老头见话不投机,到了这个份上,也只得撕破面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