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八证道金刚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06:37 字数:3326 阅读进度:396/624

在贾维突然现身的一刹那,那边八名白衣西域僧立即护身在阿史那薄布身旁,高度警戒着对面看似云淡风轻的贾维。Www.Pinwenba.Com 品 文 吧

此时,李承训此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人并非是为了防范他们这几个人,对方根本没有料到聋哑老人会把他们救出去,实则突厥人是在设局伏击贾维,却让自己一伙儿阴差阳错地撞到了网上。

“爹爹!”贾墨衣大喊一声,便不顾一切地冲出李承训等人的防护,奔跑过去。

“黑丫头,为父给你挑选的女婿,可曾欺负你?”贾维揽着爱女,心疼地问。

贾墨衣可不是那种遇到点儿事儿就动情哭鼻子的女人,闻言冷哼一声,“他倒是敢?”

“呵呵,那就好,待爹爹处置了这些突厥狼子,咱们再叙旧!”贾维一脸傲气,根本未把众人放到眼里。

“爹爹,这几个大和尚武功怪异,厉害得紧,您千万担心。”贾墨衣眉头紧簇,出言提醒道。

她在一招之内便被对方封堵住经脉,虽说有大意的因素在内,但武功相差太远更是主要原因。

“黑丫头放心,爹爹的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这浸淫一生的太虚功!”说话间,贾维已在贾墨衣身上拍了八下,解开了她被封堵的穴道。他乃是武学大家,只是由于走火入魔,才阻碍他更上一层楼,但阴差阳错练就的阴阳二气,却也是世所罕见的奇功,解开八金刚所封堵的穴道并不为奇。

这对父女完全不理会身后的八个白衣西域僧,竟有说有笑的向李承训等人走去,而那八个和尚没有阿史那薄布的命令,并没有妄动。

李承训与贾维父女相距不过十数步远,见其自己这边走来,便也迎了过去,且不说那是自己的岳丈,单说自己性命还掌握在这对父女的手里,还是低调些好。

“李无名,”贾维与他相距半米的时候,停住脚步,脸色突然变得郑重起来,“我没看错的话,这八个和尚当是西域摩诃教中的高手,很不好对付。”

李无名点了点头,“他们定是摩诃教八证道金刚,一身大日如来功,并且常常结伴而行,久之成阵。”他自从上次在大青山上见识了伊难阿兹曼的十五式大日如来功后,便着力收集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

“放心,”贾维略微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好好对待墨衣,你自会性命无忧。”说完,他把牵着自己手臂的贾墨衣的手,拉到李承训的跟前,又拉出他的手,将自己女儿的手交托在他的手中。

“爹爹!”贾墨衣猛然甩脱,“您干嘛?”

“休要放肆,这是你的夫君!”贾维板起脸来,再次抓住贾墨衣的手,放到李承训的手中。

这次,贾墨衣没有甩脱,却是一脸的不屑,而李承训抓着她的手,也没有放开,他心思并不在这些拉手的细节上,而是始终感觉贾维怎么像是交代后事?难道这八证道金刚当真如传说中那般厉害?连贾维都有所顾忌?

“哈哈哈!”贾维突然狂笑转身,大踏步向阿史那薄布走去,口中兀自说道:“李无名,你敢做对不起黑丫头的事儿,我定不饶你!”

阿史那薄布见贾维向自己走来,竟然也抬步迎上数步,而后遥遥拱手为礼,“大都督,在下等久候多时了,”

贾维也是拱手还礼,“你就是这次率领突厥大军犯边的那个突厥小可汗吗?”

他向来气傲,但此际面上却是看不出有丝毫张狂的神色,因其从心底里佩服对方的奇谋巧智,竟然能够兵不血刃的窃取了幽州城,这哪里是个野蛮人能想到的计策?但观其左右除了耶律黩武,并无其他汉人,难道是这个老狐狸?

“大都督误会了,在下非是什么小可汗,而是沙钵罗咥利失可汗的侄儿。”薄布笑道,一派轻松潇洒的摸样。

“两军相争不择手段,我智不如人,被你赚取城池,贾某诚心佩服,但破城容易守城难,今日我便要凭一己之力夺回幽州。”贾维说话字字如钉,落地有声。他虽然佩服对方的计谋,但却更加自负自己的武力。

“大都督,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薄布居然用了句成语,可见其中文造诣很深。

贾维知道在失去幽州城的情况下,若与他们坐下来谈,那便等于是投敌了,无论谈得拢,还是谈不拢,都不好说,因而断然回道:“没什么好谈的,把你押解到帝都,或许能弥补我守城不利的死罪!”

他知道幽州城失手,万千百姓遭难,这份罪过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消的,他现在唯有夺回城池,斩杀突厥大军,以此来将功赎罪,而如何破城斩将?他在回来的路上已经仔细想过。

首先,他断定自己的部队里出了奸细,其次是突厥的队伍中显然有高人指挥坐镇,可他不敢率五万大军攻城,万一再中了突厥人的埋伏,折损了这些人,那可就显得自己太无能了,而且在皇帝面前,他也不会再有机会。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率领大军正面围城,并不能解决女儿为质的问题,反不如自己偷偷入城斩杀敌方首领,救出女儿来得轻松。

阿史那薄布对于贾维的回答都在意料之内,闻言也不着恼,语气平和地道:“大都督,你想过没有,即便你将功补过,斩杀了我们所有人,顶多是死罪可免,在中原朝堂之上,不会再有你立足之地。何况,你也未必能抵得过我身边这八正道金刚。”

贾维冷哼道:“天竺摩柯教的八正道金刚固然厉害,我贾维还未放在眼里。”

“大都督,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阿史那薄布曾在少年时秘密潜入大唐学习过六年的中原,所以可以说其是个中原通,“那好吧,你们便比试一番。”

由于幽州城破,阿史那薄布确信贾维在中原以没了立足之地,他早已做好迎接其投靠的准备,只是对方武功太高,他还不太放心而已,因此这一战是必须要战的,要让贾维彻底臣服,必须在武力上战胜他。

八证道金刚早已等待得不耐烦,见说立即跃入场中,站定八角把贾维围在当中,各自摆出架势,打出不同的手印。

李承训见这些手印与当初伊难阿兹曼打出的样式极其类似,心知这便是大日如来功的手印,但观这八人的身形气度,绝对不是伊难阿兹曼可以比拟的。

八证道金刚同时出手,八道身影非是攻向中间一点,而是形成一个框形整体覆盖住了贾维所有侧面。

“今日吾要大开杀戒!”

贾维一声怒吼,展开迷幻般的太虚步,抖开双掌把阴阳二道真气用力打出,他力求速战速决,因此提起十足真气,竟然带出气流走向,形成一道道隐隐可见的华丽气旋。

李承训第一次见到贾维全力施为,不禁暗暗咋舌,他从未想象得到会有人把功力练到如斯境地?就算自己的大哥虬髯客当日大战楚玉变成的蛊怪时,也不见有这种声威啊。

八证道金刚显然未料到对方有如此功力,他们不得不侧身暂避锋芒,若按以往,凭他们大日如来功的护体神功,会以身体抗压硬生生接住对方的拳脚,同时以碾压的方式挥拳斩杀对手,但现在,他们不敢。

八金刚阵型微微离散,自然便有了空隙,贾维以太虚步纳入期间,并以阴阳二力偷袭几人,转眼数十招过去,以一敌八竟然丝毫不费力气。

这一幕深深刺激着一旁观战的阿史那薄布,八证道金刚是他所见识过的武功最厉害的人,记得他初见这几人的时候,曾组织了最优秀的一千名突厥勇士与之较量,那场比斗令他记忆犹新。

一千名突厥武士骑着烈马,挥舞着利刃,从这八名僧人面前疾驰而过,每一刀都砍在他们身上,不是被震飞,便是被卷了刃口,而他们的马匹无疑都被八个和尚牵住了缰绳,生生的停在当地。

试想一下,前仆后继的千军万马,陆续冲向八人,却全在八人面前停止,堆积,翻滚,自始至终,这八个人没出一掌,却死了二百个突厥勇士,他们都是自相践踏而亡。

阿史那薄布心疼手下这些武士,却更加振奋得到如此助力,亲自上前为八人弹去身上灰尘,当然,他心里清楚这八个人不过是那个人手下的小脚色而已,不由得对那位真正的大师敬慕不已。

八证道金刚刚刚与贾维照面,便由于大意而吃了暗亏,个个心中恼怒,他们在天竺横行霸道,也是目空一切,如今初旅中原,不想遇此劲敌,竟然开局的受挫,自是心中不服,立即稳定情绪,认真以对,与贾维拳来脚往的斗在一处,数十招后,局面竟然被他们稍稍搬了回来。

贾维又被八个白衣和尚困了起来,而且无论他如何努力攻击,总是不得不在中途收式、变招,因为总会有人攻击他必救之处。按理说,他有不坏体神功护持,也是不怕拳脚加身的,但事实是,他却不敢让这几个和尚打在身上。

任何事都是相对而言的,无论是贾维还是八证道金刚,他们的护体神功都可以防止别人击打伤害,但当遇到与他们的功力在伯仲之间,或者功力更高者,他们的真气是抵御不住那种力道攻击的,也就是所谓的护体神功被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