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前代恩怨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5:06:33 字数:3182 阅读进度:393/624

数天后,贾维突然一次的回家,便撞见前来探视上官淑仪的上官伯阳,他怒不可遏,立时出手。Www.Pinwenba.Com 品 文 吧

上官伯阳是后天成年习武,学的又是名门正派循序渐进的武功,而贾维少年练武,近期又学的是天下绝学太虚功,上官伯阳哪里抵得过贾维?数招之后,便被打伤在地,若不是上官淑仪挺身相互,其一定会被贾维击毙掌下。

一切不言自明,贾维指着上官淑仪的脸面,气得浑身颤抖,只说出了两个字,“**!”

上官淑仪虽是平民百姓,却是有着铮铮傲骨,她立于贾维面前,说请贾维收回这两个字,因为她与表哥上官伯阳是清白的。

“清白?”贾维自然不信,但不打算杀掉上官淑仪,毕竟夫妻这么多年,他是爱她的,虽然恨,但他终是下不了手,他说他会一纸休书休了她,但此刻一定要先取了上官伯阳的人头雪耻。

面对已进入疯狂状态的贾维,上官淑仪知道如何劝说也不见得有用,自己的夫君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了她和表哥之间有苟且之事。

“我死,以证清白,还请相公不要错杀表哥!”

上官淑仪镇定如常地说下她今生最后一句话,而后一头撞向墙壁,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便如此凋零了。

她的死令贾维心如刀割,他抱着她的尸体好不后悔,就算是她背叛了他,他也不想要她的命,因为他真的好爱她,这种爱非常的纯净,不能沾染一点儿杂质,所以当他知道她的背叛后,才会那么的愤怒,尽而失去理智。

抱着冰冷的尸体,贾维的心渐渐地冷却下来,他的怒气也烟消云散了,却是更恨上官伯阳了,但他却不打算杀他,因为这是妻子临终时唯一的遗愿。

同样,上官伯阳也对贾维恨之入骨,认为是贾维不探内情,逼死了上官淑仪,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最后看了一眼表妹的遗体,便步履蹒跚地走了。

“小姐,小姐是您的孩子!”

丫鬟青文跪在上官淑仪的尸体旁边泪流满面,她未料到夫人如此刚烈,没有丝毫先兆,突然撞壁而亡,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

贾维脸上阴云弥补,恶狠狠地盯着青文,他心中所想:哪个偷情的主妇不是有个得力的丫鬟?想必夫人能有此下场,这丫鬟也是罪不容恕,因此杀机顿显。

看着老爷阴狠的神情,青文吓得心儿砰砰乱跳,但她小小年纪便服侍上关淑怡,也沾染了主人那股子刚烈性情。

她低着头,不敢看贾维,泪水满面,却强忍着心里悲伤,吐字清晰地道:“夫人与上官公子每次相会,奴婢却是在场,可以证明仅有五次,而且他们只第一次见了面,其后四次夫人为了避嫌,都是隔着窗子在与他说话,所论及之事,也都未有不妥之处。”小姑娘说完,已经泣不成声,伏倒于地。

贾维突然一把探住文青手腕,“你说什么?”

文青手腕吃痛,呼出声来,“奴婢发誓,绝无半句妄言。”

贾维呆呆地看着文青,忘记了手上之力,直到捏碎了她的骨骼,听到她惨叫之声,这才撤手,“我,我不信。”他心底已模糊一片,既愿意相信自己妻子的清白,又不敢相信是自己错了。

“老爷,满府家人,您可以随便去问,”小丫头似乎也上来了倔强的脾气,她疼得脸色铁青,浑身直抖,该是多大的毅力在这种情况下,还说得这般有力的话语来?

说完,她转头又对着上官淑仪的尸体,凄惨惨地道:“夫人,奴婢随你去吧,接着伺候您!”

一抹红色又从墙角飘起,文青的身体跌落在上关淑仪身旁,而贾维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

此时,已经惊动了贾府中其他的仆人,包括那奶妈抱着嗷嗷待哺的小墨衣,众人齐齐跪倒,一片哀号之声。

无论是对还是错,贾维没有再去追究上官伯阳,他搬离了原来的住处,来到了家乡,他辞退了所有的仆从,又重新雇佣了一批人,而告之他们的夫人是由于生小姐难产而死,这件事他不想再提,也不想再想,算是这样过去了。

一年之后,时局更是动荡,那个没有皇帝律法的时代,官就是匪,匪也能成官,因此处身乡下的贾府也难免被匪患所袭扰。

没有贾维在的贾府,是柔弱的,贾维也未想到他用钱买通了的当地官府会不管事儿,因此当“盗匪”来到贾家抢掠的时候,满府上下一盘散沙,俱都逃命去了,那时贾维刚刚跟在窦建德身旁组建近卫暗影军,远不似后期的暗影门那样人才济济,自也不会给家门口安插守卫,或者暗探。

当乳娘抱着小墨衣藏在衣柜中被发现后,恶狠狠的“强盗”并不打算放过这一大一小,他们要杀人灭口,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上官伯阳出现救了二人。

上官伯阳一年前被急怒攻心的贾维重伤了脏腑,从此体质不好,这调整了一年算是缓过生气,但他的腰板却是再也难以挺直。

这些都是外伤不足道,而自己心爱的女人因己丧命,却令他终身悔恨,他后悔自己不该去找她,更恨贾维不分青红皂白逼死了她,日夜煎熬之下,仅仅一年,他满头乌发变得惨白,面容也因为肌体和心里的双重创伤下,而极显苍老,苍老到无人还能认得出他就是昔日风度潇洒的上官伯阳。

上官伯阳带着这一大一小在洛阳找到了贾维,并跪在他的面前,请求收留他这无依无靠的老人,而在办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始终一句话未说,也装作听不到人言,所有这些,都是用手书文字来完成的。

听过奶娘的哭诉,贾维对这聋哑老人格外感激,便把他留了下来,命他做些扫地的杂务。

上官伯阳中规中矩,按部就班,他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取得贾维的信任,寻找机会杀掉贾维,为上官淑仪报仇雪恨,他的武功远不如贾维,也只有出此下策。

小墨衣很乖,很听话,也很惹人喜爱,聋哑老人最喜欢逗着她玩,因为看到她的样子,她就会想到上官淑仪,她长得真的似与他母亲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他发誓,为了他逝去的爱人,一定要好好守护好小墨衣,但每次看到贾维抱着小墨衣,逗弄她的模样,心中便充满了无尽的嫉恨,就会转身离开。

但贾维毕竟在家的时间不多,聋哑老人与小墨衣相处的时间才是最多的,孩子的天真无邪,很快又让他忘记了仇恨。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看着小墨衣一点点长大,始终是不忍心对贾维下手,而使小墨衣成为这动荡乱世中无父无母的孤儿。

聋哑老人上官伯阳宁远这样陪在小墨衣身边,终老一生,就好似陪在自己一生的挚爱,他心爱的表妹身旁一般。

但老天总是不遂人愿,特别是对于上官伯阳格外的残酷,就在小墨衣五岁的时候,贾维把这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送走了,送到哪里,谁也不知道。

聋哑老人问过贾维,贾维也不说,自然是为了保护墨衣,因为这个时候窦建德的大军已经开始溃败,他无奈之下,又开始怀恨贾维,恨他再次夺走了他的希望。

聋哑老人现在有很多下手除去贾维的机会,因为贾维非常信任他,特别是在其送走小墨衣后,贾维更是令他跟随在自己身侧不理左右,将他作为一个忠勇的聋哑随从来用。

思来想去,万般纠结之下,他终究还是没有下手,他心疼小墨衣回来后找不到父亲,也想着跟随贾维在侧,终有一天还能见到小墨衣。

时光荏苒,这对仇人相伴转眼就是二十年,上官伯阳的心已经静了,好似真成了一个聋哑老人,对何事都是不管不问,他不打算报仇了,他想到上官淑仪的死,是其为了向贾维表白自己的清白,她始终还是爱着贾维,向着贾维的。

我心已死,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自己全心寄托,照看了五年的恋人的孩子,小墨衣。

我心已死,去哪里也没有意义,生也没有意义,死也没有意义,只是习惯了在这里,做这些。

我心已死,波澜不惊。

所以,就算他二十年后再见到贾墨衣的时候,他也没有现身,只是偷偷地看着她,而后继续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的日子,没人注意到这个由死入生,又由生入死的老人。

贾墨衣沉寂在自己的回忆中,泪水不自觉地从面颊滑落,即便牢内昏暗,他也生怕他人看到,转到墙角偷偷的拭去。

此时,众人已在李承训的分派下,安顿下来,银环、出塞鹰,加上他自己轮番值守,其余人等该睡觉睡觉,该疗伤疗伤。

他原则是,越在危难时刻越要吃好,喝好,睡好,这才会有精神去应对接下来所面临的危机,何况这次他们并不见得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是突厥人与大唐交换利益的筹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