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丑女墨衣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6-01-06 14:58:13 字数:3428 阅读进度:386/624

撇下目瞪口呆的众将官,贾维继续说道:“好了,无名,你方才说咱们救援云州会遭遇埋伏,可有什么依据,”他知道战事紧迫,赶紧引入正题。Www.Pinwenba.Com 品 文 吧

李承训竟然感到面红耳赤,显然对于是贾维这个仇敌的女婿,这一角色转换颇不适应。

“兵法云:料敌以先机,出敌以意料之外,突厥人会想到咱们派人去云州解围,咱们偏要去平州收复失地。”李承训答非所问。

“嘿,”不知是谁一声轻笑,他们知道了李承训与贾维的关系,自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便只有用这种来发泄心中不满。

李承训对之充耳不闻,继续说道:“平州之敌,刚下重城,必然会忙于劫掠而心不在焉,相反云州之敌正枕戈待旦,士气正盛,你们说哪边好打?”

他这次算是说到重点上,终于使得众将官茅塞顿开,开始有人私下叫好。

“好,哈哈哈哈,”贾维鼓掌大笑,“正是这个道理,铜臂,铁鞋,与我点起五万人马,这便杀赴平州,金甲,银环留守幽州。”

“大都督,”杀狼四虎同时出言,“万万不可啊!”几人情急,几乎全都是举步上前。

“有何不可?”贾维沉声发问。

“幽州重要,大都督需坐镇才好!”金甲急道。

“金甲,本都督信任你和银环有能力防守幽州,只记住不要随便出城,谅那些突厥狼子,也奈何不得!”贾维说道。

李承训见此情形,心中暗笑,笑这贾维看似雄武无敌的幽州军事,实则也非是铁板一块,从他们论战至今,处处都是四虎在出头露面,而其他将官大多畏缩不言。

由此看来,这贾维有任人唯亲之嫌,而不注重军队中整体均势的培养,这样的优点是军队战力较高,能完全贯彻贾维的思想,而缺点是必定有人怀才不遇,心生二意。

这外敌好御,家贼难防,李承训不得不提醒贾维道:“大都督,若您要去也不无不妥,但有件事需要安排妥当,否则您还是在此坐镇比较妥当。”

“哦?什么事情?”贾维心生奇怪,他自认为自己的幽州城防坚不可摧,很想知道李承训为何会由此疑问。

“如今突厥大军三路并进,其中一州被破,一州被围,幽州之敌也仅仅据此百里之遥,如何您埋伏在沿路的暗探却没有一点儿音信?”他提醒贾维,这件事不查清楚始终是个隐患。

贾维当然知道这是个隐患,这也是他连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那些暗探斥候全都无缘无故的凭空消失了,为此他还大发雷霆斥责负责斥候工作的银环。

银环受命之后,立即派出所有骨干力量去调查,奈何塞外三路都被突厥大军控制,他想要调查清楚很难,最后只得归咎于突厥大军在草原上的气势雷霆万钧,那些个斥候、暗探未能及时回报,便被对方发现斩杀。

“这件事情还在探查之中,可目下的局势紧张,容不得等待。”贾维若有所思,又缓缓说道:“无论那些人出了什么状况,但我幽州的城防,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怀疑咱们军营中有内奸,为突厥勾连,暴露了所有暗庄的位置。”

李承训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的,若说探马被人发觉斩杀,还有情可原,那毕竟是部队的间谍,而那些暗桩说白了就是普通老百姓装扮,偷偷为大唐官军做事,无不小心敏锐,他们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全都被突厥绞杀?而且突厥虽然凶狠,对草原上的牧民却不是屠杀殆尽的。

“怎么可能?你不要信口雌黄”银环负责管辖斥候探马,见李承训始终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忍不住分辨道:“整个暗探的布置情况,非我,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李承训向他微一施礼,既然他身在敌营,便不想过多树敌,否则自己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在下非是说银环将军失职,而是说的确有这一种可能性存在,提醒大都督,幽州乃塞外防守之根本,若不能周全,你带兵救下平州也是无益!”

“行了,战事紧迫,你们就不要相互猜忌了,银环,必须追查清楚暗桩探马失联的情况。”

“是,”银环见贾维面色不快,只得应声领命。

这时,一名卫兵急速进入大厅,“报,耶律黩武在府外候见。”

“快,请他进来,”贾维脸上笑容渐开,声音朗朗。

那卫兵领命而去,片刻便把耶律黩武领了进来,而贾维这边已宣布任命金甲统揽幽州防务,同时会议解散。

李承训虽然早就听说耶律黩武把辽庄的一切搬入幽州,而所有耶律家精英也从塞外撤离,分散到附近州县,可他未想到这家伙如何成为贾维的坐上宾,似乎还被贾维看重,成为城防的一股关键力量。

耶律黩武对于李承训的存在似乎也颇感意外,他们并未有过直接接触,却因为其与耶律风大闹幽州城,并且二人结拜而将其视为耶律风一党。

贾维为二人略做引荐,他们都是表面上客道一番,而后,贾维便让李承训去旁厅稍待,这样大厅里便只剩下贾维,金甲,银环和耶律黩武,很显然他们这是要商议军情。

出了议事大厅,李承训被一名兵士引向旁厅,茶水伺候起来,他见府兵对他明显客气很多,显然是贾维交待过的。

百无聊赖的李承训对耶律黩武与贾维现在的关系十分疑惑,他不知道二人新增了何种利益纽带,恐怕耶律风夺回耶律家主导权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了。

他就这样胡思乱想地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才见贾维兴高采烈地进来。

“无名老弟,哦,不应该叫做贤婿才是。”

看得出来,贾维兴致很高,那是当然,虽说李承训的性命在他手里攥着,可他自己的安危也在对方手里掐着,如今通过联姻的方式化解这一危机对他自己的好处,可远不只这一点儿。

“前辈,”这岳丈二字他是如何也叫不出口的,“无名尚未答应与令爱成亲,若如此,你需依我两件事情才妥。”

“哦,对对,方才你已说过,”贾维说话间以与他平坐在方桌两侧,“你说,有什么条件。”

“其一,在成亲当日与我解药,”李承训只是试探着问,但他心知贾维不可能答应这件事情。

果然,贾维闻言哈哈笑道:“你我都是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除此之外。”

“那你可否把解药交与令爱?否则前辈不在时,我命休亦。”李承训必须得要这道救命护身符。

贾维略微踌躇一番,最终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毕竟我要带军出征,期间变数很多,万一真是无法赶回来,总不能让你就这么死去。”

他毫不犹豫地答应,是因为他自信凭借自己女儿的才智,只要与其说明厉害关系,她断不会上当把解药交给那小子。

李承训闻言心中着实松了一口气,对付一个丫头,总比对付一个老狐狸强,“其二、与令爱成亲之后,容我不能叫你岳丈,还是叫你前辈吧!”

贾维脸色一冷,“为何?有我这般岳丈给你丢人了吗?”

李承训尴尬地笑笑,“娶了令爱,无名边脱不开与你的关系,已经是丢人丢到家了,只是想再留些颜面而已。”他敢这样说,是知道贾维不会把他怎样,此时若不争取,到时一口一个岳丈喊着,他会反胃的。

贾维嘿嘿冷笑,连说了几个好字,而后面目凶狠地道:“这些,我都可以依你,但是有一点,日后你若对吾儿不好,我一定杀你满门。”

李承训见贾维说这话时,凶恶得浑身冒着邪气,自己的眼光竟不敢与其对视,或许是自己心虚吧。

他便呵呵干笑两声,“我是个负责人的男人,只要令爱懂得遵夫之道,我是不会亏待她的!”

“好不要脸!”

一声如出谷黄莺般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李承训识得这正是昨晚那女子的声音,只是昨夜漆黑,加之身心疲惫,倒是未细细琢磨这女人的音色,竟是这般好听。

于是他抬眼望去,不想竟是吓了一跳,好似胸口遭受到重重的一击,这,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进来的女子正是贾墨衣,她身材不高不矮,手脚匀称,腰身纤细,一身鹅黄武衣,看起来颇具英姿,奈何其面目极其丑陋,其八字眉上调,金鱼眼一大一小,趴趴鼻好似无物,吊丧嘴似有三瓣。

“贾墨衣若非是为了父亲安危,怎会委身于你这草莽贼寇?朝廷钦犯?”贾墨衣步入大厅口中兀自未停。

然而此刻的李承训却好似鸭子听雷,完全呆傻了,如此美妙的声音,加之婉约的身段,却配以丑陋的面容,这实在让他接受不了。

“难道是她易容装扮的?”他心下嘀咕着,便用力的细看贾墨衣脸庞,希望能看出蛛丝马迹,而最后不得不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龙生九子,偏她就是这副面容吧。

“贤婿!贤婿?”贾维见他呆呆地望着贾墨衣的脸面,便出声唤他,可唤了几声,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

“啊!”李承训立时觉得失态,干笑两声,“其实,我也是无奈,”他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的确是无奈。

“墨衣,李无名还是很有才干的,你配于他,也还可以!”贾维似乎没少安慰女儿,从其举止形态上,便看得出来,

“下午我便要出城,不知何时能回,不如你们这就把婚事办了吧!”

“不行!”李承训和贾墨衣几乎同时吼道,说完,两人又狠狠对望了一眼。

--------------------------

第五女主出现,求个订阅吧,全勤要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