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心理战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323 阅读进度:379/624

()将近日暮时分。兔淘淘.cc贾维终于收功。缓缓起身。见铁鞋在那里等着他。便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禀报大都督。在城外挑衅的是红刀头马贼。有万把人。咱们想出城剿灭他们。特來请示。”铁鞋恭敬地道。

贾维一直在处置李承训等人。所以曾给四虎下达了坚守城池。不得出战的命令。现在四虎眼见敌人数量不多。且非是突厥正规军。便有心出城捞上一把。这才急急跑來请命。

李承训是何等精明。仅此一句话。他便察言观色地看出贾维对眼下的军情并不了解。这就说明贾维中午疗伤之后并沒有去巡防。那他正午那两个小时会去了哪里。第一时间更新

他分析贾维午后迟到。无外乎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其故意迟到。以掌握谈判先机。若是这个原因。他沒有理由不利用这段空余时间去巡防。毕竟守城事大。而除此之外的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走火入魔的程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需要两个小时來化解痛苦。

“嗯。”贾维沉思片刻。缓缓出言道:“晚上。若是红刀头还在。可以去劫营。但且勿去追击。恐落入敌人的圈套。”

“大将军。”铁鞋略微犹豫。而后目光仰视着贾维。诺诺地道:“探马回报。突厥大军。第一时间更新尚在百里之外。谅这些红刀头也沒甚援手。何不一举歼灭之。”他仍不死心。

李承训扑哧一笑。“红刀头也不傻。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大军在百里开外。会自己來送死。他们定有阴谋。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大都督令你劫营。也只是投石问路而已。”

这红刀头马贼其实就是突厥人在中原边境埋伏下的一颗钉子。时不时的來打探消息。劫掠物资。而当突厥大军犯边的时候。upu.他们必然会为马前卒。

贾维向铁鞋挥挥手。示意他即刻去安排军事。而后向李承训投去赞许的目光。“若咱们不是敌人。破这区区突厥数十万大军。有何难载。”

说话间。他已來到李承训身前。也不多言。从其手中接过出塞鹰。居然开始为其疗伤。

“嗯。”李承训原以为他请求贾维帮忙。对方定又会讲出一堆条件。沒想到贾维这次居然这么主动。看到出塞鹰受伤。沒有自己开言。便主动救治。

他不得不怀疑其是否有什么不良居心。可他在旁观察了一阵。并其用功中规中矩。不遗余力。并无异常。遂放下心來。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李承训见贾维缓缓收回手臂。观其面色憔悴。想是的确是耗费了不少真气。怕还真得恢复一阵。

贾维并未立即起身。而是就地打起坐來。毕竟他先是用力克服了自己走火入魔的痛苦。又先后救助了白将军、耶律风和出塞鹰三人。在瞬间消耗的精力太大。身子极其虚弱。

出塞鹰也并未移动分毫。仍在闭目疗伤。但观其面色红润不少。喘息也趋于均匀。生命体征又恢复到日常状态。只是那半白半红的头发却是无法恢复成往昔飘逸的满头青丝了。

另一侧。白将军和耶律风也在盘膝调整气息。李承训能明显感觉到二人缓慢恢复中的微弱变化。毕竟他们受内伤时间过长。已经伤及脏腑。这也就是贾维这位系铃人出手。凭借自己独一无二的阴阳二气。其他人耗尽真元也是无法令二人起死回生的。

李承训见他们五人全都盘坐于地。各自忙活着调整自己的气息。他左右无事。便开始琢磨起贾维这怪异的武功來。他要从贾维的武功入手。抽丝剥茧的想出能缓解他走火入魔痛苦的办法來。upu.cOm因为他曾答应了贾维。只要其救活三人。便会让他立时尝到甜头。

但他现在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帮其解脱。凌云客的秘籍中未曾提到过。窦红娘也不曾与他谈及过。他所唯一所依仗的。就是自己所领悟的太虚功奥秘。以及从医佛处学來的绝世医法。

贾维现在的武功已经偏离了太虚功很远。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或者说。他自创了一门把阴阳集于体内。而又泾渭分明。分做两旁的功夫。这是空前绝后的一个奇迹。当然也是前无古人的一个难題。而这个难題事关生死。就是他体内的阴阳二气不能中和混为一处。迟早便会被阴阳两极牵扯成两半。

李承训帮他想了几个法子。都感觉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不能从根本处克制他走火入魔的状态。他甚至想到了让贾维从此不再修习内力。可这还是不行。因为他体内阴阳二气的极端对立已经形成。每日都会病发两次。他必须不断的修习内力。來对抗这种痛苦。这是一种无休止的恶性循环。直至病发越來越频繁。而他最终熬不过那种痛苦而亡。

“啊。”想到此处。他不由得心头狂震。“洗髓经。”他想到连自己的绝世武功易筋经都可以被洗髓经化去。那贾维这假太虚功当然也可以被去除。只要其内力皆无。何來阴阳二气争锋的困扰。

不过。他的兴奋很快便被满心的冰冷所取代。他想到贾维做人上人这么久。靠的就是这一身武功。若是被废。那还不如杀了他來得痛快。而这只能作为最后万不得已的保命之法。那到底还有什么办法。第一时间更新或者什么人能解得开这道死结呢?

他脑中灵光闪现出两个人來。一个是号称天下第一侠客。自己结拜大哥虬髯客。另一位是号称圣手佛心。少林寺的医佛大师。

有这两位大师垫底。李承训心中的慌乱少了一丝。取而代之的是希望和光明。不是他非要救贾维。实在是若自己说不出个头头道道來。贾维必不肯饶了他。那厮喜怒无常。他虽未必会拿自己出气。可若随手斩杀他一个朋友。他也将追悔莫及。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出塞鹰最先恢复过來。她毕竟只是被贾维独特的内力侵蚀。在贾维的帮助下。把她体内那股乱窜的真气逼迫出体外。她自然就能把自己丹田内的真气铺排开來。

出塞鹰非常警觉。她知道方才是贾维为其疗伤。因此醒來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快速跃起。同时关注着贾维的动向。还好贾维似乎无动于衷。

她來到李承训身旁。向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很明确。是否要偷袭正在闭目调息的贾维。然后抢夺其身上的解药。现在生死攸关。道义只能放做两旁。

李承训赶紧摇头。示意她千万不要乱來。他相信这个时候的贾维也是极其凶狠的。爆发起來一定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

出塞鹰虽心有不甘。也还是按捺下來。但却密切观察着贾维。随时戒备着他。她相信李承训的判断。可谁也不知道接下來可能会发生什么状况。

第二个恢复状态的是贾维。他突然双目睁开。眼中精华流转。显然方才消耗过多的真气。已经完全恢复过來。并且充盈到可以发之于体表。

再一次的出人意料之外。贾维起身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唤來卫兵。吩咐他们立即置办一桌素宴送到大厅來。而后做的第二件事情便是延请李承训和出塞鹰列席做到客首上座。

既來之。则安之。李承训也不犹豫。与出塞鹰使了个颜色。二人便一同坐到客席之列。无论是李承训还是出塞鹰。经过贾维的救治。虽然已经摆脱方才奄奄一息的狼狈状态。但他们明显精力不够。体力不足。

“无名还是要感谢大都督仗义援手。”李承训落座后。还是稍微客气了一下。

贾维阴阴笑道:“咱们之间就不用來这些虚的了。我做的已经算是到位了吧。现在。你是否也该拿出些诚意來。”

“那是自然。”李承训方才已经想了不少。心中有了注意。见问也不紧张。继续说道:“说实话。你现在的状况。真的是不容乐观。相必你也知道。以你目下的功力。江湖上能同时镇住你体内阴阳二气的高手屈指可数。且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很难指望得上。而且这也是指标不治本的办法。最关键之处是要调和你体内阴阳。使它们水**融。合二为一.”

“不错。你所言非虚。”贾维毕竟是武学宗师。道理都懂。只是急功近利导致练功走火入魔。待想回头已然身不由己。为时晚矣。

“你可曾想过。若是当真有人帮你度过此难关。使你体内阴阳融合。那岂非是助你神功大成。这世间有这样的人吗。”李承训又提一问。直指对方死穴。

贾维冷哼一声。“别告诉我。你其实沒有什么办法。”

“我有为你保命之法。”李承训总要说出点什么來。不然贾维饶不了他。

“别说用洗髓经洗去我一身功力。若是那样。我宁肯去死。”贾维阴沉沉地看着他说道。

李承训闻言一愣。随即不得不苦笑数声。想想也是。以对方对自己的了解。怎会不知道他的易筋经是被洗髓经化了去的。至今还如残废一般用不得内力。

“既如此。那咱们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当今之世。若论武功。武林七大派掌门根本不足道耳。还得说虬髯客独树一帜。再有就是医佛大师或许凭借其对经脉的了解可以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