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穿山甲浴血漆谷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580 阅读进度:355/624

山甲的外号叫做穿山甲。兔淘淘.cc是大青山猎户出身。只是在乌满天占了大青山后。才不得不投靠于他。其本性中透着山川的淳朴。与那些在中原犯了事逃奔于此的寻常马贼自是不同。

一个好的猎手。会有足够的耐心來等待猎物自投罗网。其心里素质是极其过硬的。甚至比一些在军队中混了一辈子的大头兵还要沉稳、机敏。

他伏藏在山顶的石堆旁。眼见那些摸索上山的官军在山腰触发机关。不是掉入困兽的陷阱。便是被突然飞出的长毛刺穿。或是被地下埋藏的毒刺给戳穿脚掌。可他就是就是隐伏不动。

“再近点儿。再近点儿。”他嘴里小声念叨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第一时间更新他要等待最近的极限距离。因为过早的暴露身形。只会令对方警觉。他必须要等待谷底或者搜山的官军再多些。才好推动滚落的大石。尽可能大的杀伤敌人。

偌大个山林。他们四人随便藏匿于山石草木中。根本不会被那些不熟悉山势的官军发现。但山甲最担心的是那三位兄弟沉不住气。率先动手。

不过还好。那三人始终牢记以他的先手攻击为号令。自是纹丝不动。隐匿不出。但他们看着山下如蚁的官军漫山遍野的向着山顶而來。每个人也都是紧张到了极致。

山甲的胸口起伏不定。眼角不自觉地抽动了几下。眼见官军已经搜到了三分之二的区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向上來。便会发现那堆砌在山顶的乱石。现在便是发动袭击的最佳时刻了。

“干。”山甲一声低吼。拿起那石堆旁的粗大圆木。用力向那石基捣去。

石堆由数十块大小不等的石块组成。为了使它们能够稳定的放置在山坡斜面上。那山坡斜面被向下挖去了一层地皮。而石块被巧妙的堆积在那里。只要捣掉底层的一块小石头。整个石群便会轰然倒塌。

李承训有千斤神力。捣掉石基并不成问題。他只一下便撞飞了石堆右下角的那石块。

“轰隆隆”数十块大小石头从山顶翻滚而下。其势惊人。兔淘淘.荡起满天烟尘。溅起纷飞石屑。那水桶粗的大树不知被砸断了多少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混着大石一同下落。

“老天。”行到漆谷南坡半腰的官军。被突如其來的景象吓坏了。他们纷纷丢下武器。掉头就跑。有那聪明的。立时寻找坚固大石躲避。而那些笨拙的。躲在大树后面却被大石砸断树木裹挟着坠落山底。

紧接着。漆谷的东坡和西坡上也有巨石也纷纷下落。同样砸得官军抛头鼠窜。那些大石有得本來巨大。却在山岩的撞击下被分裂成数块。而任何一小块石头。从山顶滚落。其形成的势能威力不降反增。

金甲在南坡落石的刹那。便立即命令谷底的官军进洞躲藏。而他则纵身迎着山石而上。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在南侧山顶张牙舞爪极其嚣张的山甲。

滚石的确颇具威力。至少有三分之一攻山的官军被砸死或者砸伤。可惜这石块太少。而且巨大的石头更少。因此在烟尘散尽之后。这剩余的一百多官军。在亲自上阵的金甲的率领下。气势汹汹地继续向山上推进。

山甲看见山坡下黄影闪动。心知是那金甲已然看到他。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心有不甘地向北坡看了一眼。迅速抽身向山顶跑去。

他非是要逃命。而是在尽量拖延时间。只要引走贾维。他那三个兄弟凭借他们对地形的熟悉。兴许还有生还的可能。

而他望向北坡那眼。第一时间更新是因为北坡的石头尚未滚落。老蔫肯定是凶多吉少。只恨自己无法前去救援。他能做的只是用自己的命。來换取时间。兄弟逃命的时间。

老蔫五十余岁。虽然体力不济。却因常年马贼生涯。体格也算得健壮。奈何他时运不济。或者是天意弄人。

他抱着圆木。用力的撞击那石堆一角。可那块石基好似被其他较大的石块卡住了。怎么也撞不动。

眼看着官军距己仅有三丈左右。并已经有人透过草木看到了他。老蔫内心烦急。用力一咬压根。更加猛烈地撞击着那石基。

“当。兔淘淘.当。当。”他一下又一下。毫不松懈地敲打着石基。此时他的眼里只有那块小石头。而他的耳中也只有这一种声音。

“噗。”一只箭羽悄无声息地到來。及至射穿他胸口的时候才发出这种穿刺的声响。

老蔫对此丝毫不以为意。依然一下一下的用力捣着那石基。眼看着那石基已经突出大半。只要再捣捶几。下兴许就成了。他现在只有这一个心思。

“噗。”“噗。”“噗。”

刺猬有多少根刺。沒人数过。老蔫现在身上插满了箭羽。便好似那刺猬。他手上的动作也一下比一下慢。

蜂拥而至的官军将他团团围住。只不过见到他疯魔一般的神情。而不太敢冒然上前。

“当。当。当。咣当。”那圆木顺着那石堆划过。咕噜噜的滚下山去。是老蔫再也抱不动它了。

“杀”。官军中有人发令。立即有十数杆长矛向他刺去。

老蔫的目光依然紧紧盯着那石基。完全视围拢上來近在咫尺的官军。然后就在长矛即将加身的那一刻。蕴满了最后一丝力气的他。突然合身扑向那石基上已然被他捣得凸起的石块上。

“啊。”

他跪在石基旁。双手拉住那石块。用尽平生最后的力气再向外拉扯。他浑身的箭羽随着他发力而颤抖着。他不甘心。他不能拖后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是他的任务。他不怕死。他怕死前完不成任务。

“噗。噗。”官军赶至。把数杆长矛捅进老蔫的体内。他瞪着双眼。依然紧盯着那已经被他身上的血染红的石块。终于卸了力气。一动不动地蜷缩在石堆旁。他的生命定格于此。

“他娘的。总算见到一个马贼了。把他给我拖回去。”一名军官大声命令着。

便有两名军士立刻上前。去拖拽老蔫。可老蔫的双手仍然死死抓着那石块。怎么也拉不动他。

“咔咔……”

“咔咔……”

老爷子用尽全力敲打的石块依然纹丝不动。但这基石旁边的一块大石却酥脆了一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哗啦”一声。这石堆一脚突然坍塌。那石堆散落。裹携老蔫的尸体。普天盖地向下滚去。

那几个士兵首当其冲。当先被砸成肉酱。随着石群的不断滚动。发出震彻山谷的轰隆声。更多的士兵來不及躲避而惨遭碾压。

在南坡上拼命奔跑的山甲。终于看到了北坡上迟到的落石。心中并沒有一丝轻松或者欣喜的感受。有得是无尽的悲伤和失意。恨自己沒有能力前去救援。

稍有松懈。他身后的金甲便又近了几分。他忙收敛精神。努力向山上奔跑。他熟悉这里的山林。纵跃躲避轻车熟路。可以甩掉追兵。第一时间更新也可以躲过箭只。唯独甩不脱金甲。

金甲的内功已有小成。自然耐力持久。在几近山顶之时。他距离山甲仅有数步之遥。只要再一个纵跃便可伸手抓向金甲。

突然。一道黑影向他身侧撞來。使他不得不暂缓起跳。转而躲避。毕竟來者不善。在不清楚状况前。他也不敢冒然应对。

那黑影扑了个空。滚落于地。“山甲哥。快走。”。來人是蚂蚱。因其弹跳力极好。因此被冠以此外号。

“你快走。”山甲一看是他。顿时急红了双眼。“你敢不听军令。”

“还有我。”李力的身影也出现在他的视野内。“甲子。你快走。我们和老蔫叔商量好了。死也要保你。”

“你们……”山甲哽噎了。他的心在滴血。他是让他们趁乱逃走的。而他则是故意暴露身形引诱追兵的。这可倒好。现在谁也难逃一死了。

“好义气。”金甲眼见四周的官军已经合围过來。心中越來越安稳。便不忙于进攻。他开口劝道:“你们若是即刻投降。某定代你们向大都督求情。或可免于一死。”

“呸。放狗屁。”蚂蚱啐了口浓痰于地。“山甲哥。别让兄弟们为你白死。快。”说话间。他挡在山甲身前。

“甲子。你一定要活下去。不然兄弟们白死了。”李力此时已到跟前。眼见追兵合拢在即。低声道:“走山后悬崖吧。或有活路。”

“大力。蚂蚱。你们……”山甲眼框湿润。如鲠在喉。眼见二人坚定的神色。心知他们赴死的决心与情意。可让他转身就走。他却实在狠心不下。

蚂蚱给李力打了个眼色。目光中透着决然之色。

李力心领神会。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兄弟。等我。”

蚂蚱慨然一笑。笑容是那般灿烂。“兄弟先走一步了。”说完。他纵身向金甲跃去。那身形还真似蚂蚱一般。跳起老高。双拳抡起砸向金甲。

金甲嗤之以鼻。一按腰间母剑卡簧。那剑嗡然出鞘。他手指一带。便把它握入手中。而后斜向空中一指。直奔蚂蚱的面门而去。

蚂蚱知道他根本胜不了对方。甚至一个照面便会丧命敌手。但他知道还不能死。这人在抱着必死之心的时候。头脑格外空明。似乎有了死神的加注。往往能爆发出前虽未有的精神力。

头一偏。蚂蚱躲过了金甲迎面而來的剑刺。不过对方立即变招。回身带剑斩向他的左肩。

“啊。”蚂蚱臂膀离身。血花飞舞。但他去势不减。直接在撞金甲身上。同时用右臂紧紧箍住金甲的脖颈。

“快走。”李力用力一推山甲。怒吼道:“别让兄弟们失望。快。快。”

“蚂蚱。大力。”山甲热泪盈眶。此时多说无益。要么与兄弟共赴黄泉。要么带着兄弟的情义赶紧走。为兄弟们照顾家人。该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