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触即发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392 阅读进度:352/624

贾维发觉李承训在拖延时间。兔淘淘.心知自己的部下一定已经着了道。只得放弃对他的追杀。他不放弃也沒有办法。他可沒有缩骨功。钻不过去那洞。

回到“一线天”。得知了这里的战况。贾维的脸上阴云密布。死死地盯着一个肥头大耳的校尉。刚在这里损失的一个旅的兵力。正是这位肥头大耳校尉的手下。

折冲府兵制。每团设校尉。下辖两旅。每旅辖两队。每队五十人。也就是说一个校尉手下二百人。由于坑道狭窄。不利于兵力展开。因此贾维以队为进攻单位。而令各位旅帅、校尉总领其手下若干团队。以完成兵力的來回协调调度。

“大人”。第一时间更新这位校尉见贾维面色不善地盯着自己。他咽了口唾沫。懦懦地解释道:“对面藏着人。只要咱们过去。他们便会放箭。”

一个旅的人马全军覆沒。令这校尉心有余悸。他始终未敢再派兵进攻。却如此说话來开拓自己的畏敌之责。

贾维根本未搭那校尉的话茬。他抬步纵身跃过那陷阱。在对面乱石丛中穿梭一番。并未见到一个马贼。却寻到一块三米左右的长方条石。便顺手牵羊的把它给搬了过來。架在那陷坑处。这可大大节省了官军修路的时间。

做完这一切。他再次回到那校尉身前。冷声道:“你畏敌不前。还谎报军情。论罪当斩。來人。把他给我拿下。就地正法。”

“大都督饶命。开恩啊。”那校尉扑通一声跪倒。爬到贾维跟前。眼泪鼻涕一把下來。这贪生怕死之人总会做出丢弃廉耻之事。与官位无关。

“拉下去。”贾维用力甩开他。震得他头晕眼花。

“大都督。大都督。末将知罪。末将知罪了……”他的声音越去越远。直至了无声息。

“旅帅何在。”贾维又是猛然一喝。

“末将在。”一膀汉踏步而出。他心中忐忑。却不乏期待。这校尉已被斩首。upu.cc这空出來的职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末将在。”一瘦小个子同样举步而出。他同样惊恐之余带着希冀。自己的部队已经沒了。会不会提拔自己做校尉。

“把他们推出去斩了。”贾维说的很平淡。乃至于包括这两位旅帅在内的人都沒有反应过來。

“大都督。卑职无罪啊。”一个旅帅最先明白过來。扑通跪倒。

“你们身为一旅之帅。一个部下都死光了。还好意思活着。一个不思进取。与那校尉蛇鼠一窝。留着何用。”贾维都不问是哪个旅打光了。哪个旅畏敌不上。在他眼里。都是该死之人。

“大都督。军令不可违。我无奈啊。”

“大都督。我赶到之时。已成定局啊。”

“大都督……”

“大都督……”

同样。这二人被推到悬崖之旁。一刀一个被剃了头。

贾维面色一暖。但这暖色中更见威严。只是配上他这光头后。总有一丝阴霾笼罩期间。“这里还有几个队正。”

“我。我是。”

“我是。”

这两人立即以军礼参拜。说他们不害怕。那是假的。杀完了校尉。杀旅帅。杀完了旅帅最大的官就是队正了。

“好。”贾维高声喝道。第一时间更新“从现在起。你们两人所帅各部自成一旅。待战事休停后为你们补充兵员。”

“啊。”一名队正失神发声。

“谢。谢大都督赏识。末将誓死报国。”另一名队正比较机灵。兔淘淘.立即应诺。

“你们两个给我卖力杀敌。谁杀的敌人多。我便升谁任本团校尉。”贾维敛起严苛。露出笑容。

这两个新任旅帅对望一眼。心下都是无比振奋。要知道。沒有重赏。他们一样得卖命。如今突然晋升旅帅不说。还有可能晋升校尉。这可是个天大的彩头。

“喏。”二人声音朗朗。神情激昂。

“好。兄弟们。这就跟我杀贼去。”贾维振臂一呼。当先向对面坑道跑去。

“喏。”眼见大将军带头先走。众官军无不振奋。齐声应喝。紧步相随。

贾维斩杀了这团兵士的校尉。旅帅。一则是严明军纪。二则是提振士气。令兵士敢于决心赴死。不会畏敌不前。

现在。他已带着这队兵士越过“一线天”。进入另一段坑道中。继续在漆黑无光的地洞中寻路。

另一边。李承训凭借猿攀在山崖上辗转腾挪。已抄近路回到了九岭尽头。那处他设立的中军大营里。第一时间更新

“铁塔。三岭和六岭那边战况如何。”他进洞之后。见到黑铁塔二话沒说。先问军情。他与山甲在双蛇道上演声东击西的好戏前。特别把黑铁塔调回九岭防守。

“三岭那边的山鬼挺不住了。带着兄弟们拼杀一阵才守住中段。六岭还好。王寨主始终把官军耍得团团转。”黑铁塔回道。

“伤亡如何。”李承训比较关心的是这个问題。至于守不守的住。并不重要。

“三岭伤亡过半。有差不多二十人。六岭伤亡三人。咱们九岭尚未有一人损伤。”黑铁塔说前半句时神情低落。说后半句时明显情绪高昂。

李承训却皱起了眉头。“山鬼怎么搞的。我不是与他说过。打不过可以撤到九岭吗。”

黑铁塔早憋着一身劲想要向外使。却被李承训安排了个跑腿的活。此刻见缝插针地道:“大将军。让我带人去三岭吧。”

李承训还在思索山鬼那里的事情。心不在焉地道:“山甲带走了你那三十人。你哪还有人了。”

“我不服。”黑铁塔大嘴叉子一张。霍得起身。“为啥和你一起去双蛇道的是穿山甲那小子。而不是我。”

李承训这才发觉失言。可又不好打击他。便安慰道:“他是兵。你是将。只有你能在这里替我坐守。怎么。你不愿当将。”

黑铁塔眼睛瞪得溜圆。却说不出话。但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其实他应该问的是为何山鬼可以独当一面守三岭。而他不行。不过。若黑铁塔真的这样问。李承训也有对策。他会说黑铁塔的联络工作很重要。三方之间的联络全要靠他。相互间的接应也要靠他。这个任务非他莫属。总之是黑铁塔想和李承训掰扯明白道理。恐怕这辈子休想。

李承训沒空和他抬杠。三言两语堵住了他一肚子怨气。命令道:“黑铁塔。你马上去趟三岭。令山鬼即刻带人撤到九岭來。不得有误。”

“三岭不要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黑铁塔吃惊地问。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承训断然道:“服从命令。否则军法从事。”

黑铁塔见李承训的脸色如死灰一般沉寂。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心知大将军谈军务的时候。可是半点马虎不得的。可不比方才的随性而谈。

“山鬼回九岭。你就不要回來了。去六岭帮助王寨主防守。切记听从王寨主安排。不得耍脾气。贾维那个家伙可不好惹。”

“贾维。他。他去六岭了。”黑铁塔失言。却马上惊觉赶紧闭口。

“快去。”

李承训自不会浪费时间与他解释。方才双头蛇坑道的两条路。他引贾维走的那条路的尽头是通往三岭的。而山甲走的那条路是通往六岭的。

他方才虽然经过三岭。但心急回來安排军事。因此并未去六岭深处找山鬼。而是从悬崖断面直接折回了九岭。

山甲走的那条通往六岭的路。是李承训特别设计好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把贾维引到六岭去。而他则趁机展开反攻。把入侵九岭的官军全部赶出去。他已安排山甲告知王苑一定拖住贾维。

六岭。王苑见到山甲后。明白了李承训这随机应变的新部署。马上集结兵力。重新布置。因为要对付贾维。就一定要有个不能让他近身的完全之策。

“王寨主。你让我守漆谷。”当山甲听到王苑的部署后。大吃一惊。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王苑平日里便对这位穿山甲有些看法。认为他太过张扬。难成大事。

“王寨主。让我守漆谷。不如让我守夹道。”他见王苑看着他沒有说话。继续说道:“表面上看。漆谷可以借助地势对敌人形成以高打低的优势。可漆谷下面乱石成堆。便于官军隐藏。若真是那贾维亲临。这点儿高度他几个纵身就能过來。那时咱们怕连逃入夹道出逃的机会都不会有。”

漆谷是六岭第三岭和第四岭之间的一处山谷。山谷两侧的各有一个山洞。分别叫做上夹道和下夹道。目前王苑等人所处的位置是在六岭第四岭的山中。也就是下夹道这边的位置。

“咱们的目的是拖延他们的进攻。为大将军九岭歼敌争取时间。如果放弃漆谷山岭伏击。太可惜了。”王苑对他质疑自己的部署。颇感不快。“我考虑的是整个战局的大势。”

“寨主。可是大将军也说要保证兄弟们的安全为第一要务。”山甲仍然固执己见。

他很清楚。若是在漆谷山坡上伏击官军。那这些上山的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再回到谷底进入夹道。也不可能翻过绝壁逃到山里。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当然。如果沒有贾维。或者马贼中有人可以与贾维抗衡。那他们凭借漆谷高地倒是可以一战。只要扼守住退入下夹道的通路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