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破碎的铠甲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605 阅读进度:335/624

()窦红娘与贾维拳來剑往。upu.cc心中却是叫苦不迭。她本意是用子母剑阵困杀贾维。可怎料到这家伙的功力已到如斯境地。竟然可以刀枪不入。这可如何是好。对方既然立于不败之地。那败的便只有自己了。

无忧在战团之外。偷施冷箭。她知道对方不怕刀剑。便有意调整方向。箭箭射向贾维双眼。由于他箭法精准迅捷。这给贾维造成了极大麻烦。

除此之外。山鬼在外围指挥子母剑阵的干扰。也使得贾维颇为顾忌。子母剑阵启动。子剑纵横交错全部击向缠斗在一处的红娘和贾维。可这些子剑每每在接近红娘身体数寸之时。便都被其弹飞。这些被弹飞变了线的子剑有的飞天。有的入地。可总有一些奔向贾维的眉眼。或者其罩门的部位。

贾维虽然不惧这些子剑击打。但眼珠和下阴罩门这两处薄弱环节却不得不防。因此。他丝毫不敢大意。处处小心谨慎。很担心一不小心着了道儿。可是数十招过后。他似乎有些懂了。

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测。贾维突然一个太虚花步。欺身到一个马贼身旁。一掌劈向他的天灵盖。这是虚招。待见对方用剑搪塞。他立即变掌为爪。一把抓住对方的剑口。硬生生把母剑夺了下來。然后猛然回首。顺势把母剑掷向红娘。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待红娘反应过來的时候。连忙躲避。第一时间更新却稍稍有些迟了。只听得“绑”的一声。那母剑沒有刺进红娘的身体里。却整个贴在了她的身上。

果然不出贾维所料。子剑之所以无法贴近窦红娘的身体。是因为红娘身上的铠甲是用与子剑同性的阳性磁铁打造的。同性相斥。那子剑当然近不得身了。

红娘的功底已被贾维摸透。他也熟悉了无忧的箭路。立刻便要爆发了。“李无名。今日便要让你知道。生离死别的感觉。”

话音落点。他突然身形前冲向窦红娘撞去。同时双掌从左右两侧向中间挥舞。然而行至半途的时候。那双手竟然好似凭空不见了。而周围方圆数米内罡风骤起。刮得人脸生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刮得红娘身上的铠甲片片碎裂。

太虚功第二重。太虚刀。以手为刀。以气为刃。切割天地万物。并且贾维这太虚刀中隐隐带着的那份罡气。竟然有太虚功第三重太虚荒的内功韵味。

窦红娘习练的也是太虚功。可是她的功力始终停留在第一重太虚步上。太虚刀的火候也仅仅有三分火候而已。远未到大成。她见对方突然间隐沒的双手。立时明白自己是万难匹敌的。遂连忙向后纵跃。

无忧见机得快。连忙箭发连珠。箭箭直奔贾维的眼珠。试图化解红娘的危机。

“太虚步。”

贾维身形虚幻。瞬间摆脱了无忧的箭只。同时也使其再难锁定他的身影。

这一瞬间的机会。使得红娘展开太虚步向后退了数大步。足足有数十米的距离。但其功力与贾维想去甚远。仍然未能摆脱对方的追击。

“咔咔。”她周身的金甲已然片片碎裂。甚至她铠甲之内的布衣也开始撕裂。

在外人看來。贾维便好似一个虚幻的影子。飞速进逼着红娘。而在红娘的眼里。自然能看破太虚步的奥妙。映射在她眼里的贾维非是虚影。而是一个实实在在凶相毕露的光头煞神。

“嘶啦。”红娘胸口的衣物撕裂。露出一抹红色的抹胸。

“嘶啦。嘶啦。”她的腰间。手臂。大腿。数处衣衫破裂。露出了如玉的肌肤。

眼见虚影一般的贾维步步进逼。她不得不拼命后退。可再这样退却下去。自己岂不是要寸寸衣物被撕裂。将赤身露体的暴露于众人眼下。

贾维把红娘身上衣物片片割尽。非是为了猥亵她。实则是他手刀起落间。罡风劲爆。而红娘连连躲闪。虽避开身体要害。却躲不过劲风笼罩。这才产生了如此尴尬的一幕。

其实贾维心里也很着急。兔淘淘.他好歹曾经是一门之主。现在也是朝廷的封疆大吏。光天化日之下把女犯的衣服拨光。虽是无心。别人却未必会如此去想。

军旅之中都是些光棍汉子。第一时间更新女人是他们永远的话題。而带点色彩的女人更是他们津津乐道。百谈不厌的。不仅如此。他们还从不缺乏萎缩下流的想象力。再來点儿夸张。來点颜色。不知会有多少难听的话立时便会传遍天下。因此贾维并不想落得个猥亵女人的话把儿。遭人耻笑。所以他打算下杀招了。

“嘿。”贾维太虚步立即变化。双手突然打了个道家不知怎样的指诀。而后双掌一翻。向红娘推去。

窦红娘隐约感到一股涌动的气浪威压过來。她试图躲避。可贾维的太虚步尤在她之上。总是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啊”

是无忧突然以百兽拳蛇式出现在红娘身侧。左手用力推开了红娘。手握母剑的右手向贾维刺出。同时手指按动卡簧。子剑随即弹射而出。直指贾维眉眼。

她发现贾维浑身钢筋铁骨一般。唯有眼睛处似是虚弱环节。当然。她并不知道贾维的眼睛虽然脆弱。却非是罩门。他一身武功的罩门在下**位。可这也只是暂时的。当太虚功第三重练成后。浑身真气充盈。体内好似八荒天地一般。混沌一体。再无一处薄弱。罩门也将不复存在。

贾维沒想到在他罡气笼罩下有人可以闯进來。他想也不想。分出一手击飞蹿到面前的子剑。同时手掌不停。继续前伸。直到搅住无忧手中的母剑。瞬间将其折断。然后变掌为拳。直砸向无忧心口。

无忧能穿过贾维笼罩在红娘左右的罡气。是因其百兽拳蛇式极其阴柔。虽未能达到克刚的程度。却可以以柔顺刚。不至于被刚所伤。但她毕竟与贾维功力相去甚远。虽然躲开了胸口要穴。却仍是被他拳风震倒。吐出一口鲜血。

红娘眼见无忧危险。也顾不得周身狼狈。复又挺身而上。她心知触碰到贾维的护体罡气。全身必然会寸缕不剩。便决心以死维护自己的清白之身。因此她体内鼓足真气。双手不是成攻击态势。而是护住胸腹。向他撞去。

“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的一声。窦红娘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同时眼冒金星。却感到身上一暖。靠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等她金星转完。回首侧望。见扶住自己的是出塞鹰曲新娣。而自己身上正披着出塞鹰的大红斗篷。

“窦姑娘。还不要紧吧。”曲新娣出言询问。

“多谢鹰三姐。”红娘谢过之后。向前望去。见数米之外。贾维面前站着一个黄眉黄袍的老者。不是金鳞鹰是谁。不过他此时脸色苍白。嘴角溢出滴滴鲜血。

“皇门四鹰要阻止官军剿匪吗。”贾维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但却非常忌惮四人的身份。这四人是皇帝的宠臣。经常为皇帝办一些大案。第一时间更新要案。甚至是棘手不能对人言的案件。

金鳞鹰胸口起伏不断。显然他刚才为红娘挡了一掌。被震伤经脉。此刻强自压住翻滚的热血。竟是不能开口答话。

无忧借机來到红娘身旁。抓住她的手。二人互相探问了伤势。都还不太严重。这才稍稍放下心來。

出塞鹰见老大瞠目不语。便把红娘交由无忧搀扶。并在其耳边低声叮嘱他们快走。别说现在仅有二鹰。就是四鹰俱在。他们也沒有把握能抵得过贾维。而他们唯一所依仗的便是自己的身份。只是还不知道贾维能否买账。因此她要无忧带着人在贾维尚未反应过來时走为上计。

无忧默默点头。悄然给周围的山鬼和沙子都打了个手势。二人立即会意。把撤退的意思传递下去。并开始悄悄撤兵。

出塞鹰來到金鳞鹰身旁。关切地摸了摸金鳞鹰的几处穴道。不禁沒有一皱。“大都督。咱们四鹰这次來幽州。是奉皇帝密令而來。您怎地要杀我们。”

贾维哈哈笑道。“出塞鹰。少在老子面前玩这套。”他并不想与他们刷嘴皮子。“你说奉旨而來。好。那把圣旨拿來。否则就速速离开这里。不然本都督拿你们当反贼论处。”

“大都督。不信你可以向皇帝求证。假传圣旨是欺君大罪。四鹰纵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为之。”出塞鹰也当仁不让。面对贾维咄咄逼人的气势。针锋相对。

其实贾维对于她的话已然信了七八分。他早已听说四鹰齐聚幽州。而通常四鹰各自领命办案。即便是大案件。也至多两人足以搞定。他们四人齐聚之时。必是受命于皇帝的圣旨。当然这圣旨有明令和密令之分。四鹰拿不出圣旨也是说得过去的。

“皇帝有旨。剿灭暗影门残部。你们皇门四鹰前來救人。便是违抗圣旨。”

“违抗圣旨。”出塞鹰冷笑道:“皇帝金口玉言。让我们带走李无名。现在铁手和傲天已然快马加鞭去帝都向皇帝密报。我和大哥在此看顾。若是大都督不信。即刻派人去帝都探问便可知真伪。那时看看是大都督的圣旨有效力。还是我们的圣旨更得圣上眷顾。”

贾维心中犹疑不定。很明显这四鹰是与李承训一伙的。那他们是真的奉了圣命吗。若真如此。他便真是不能动手了。那可是欺君。可若是假的呢。岂不白白错失良机了。

他突然见到四周的马贼瞬间消失在密林中。就是无忧和红娘。也相互搀扶着站起身來。要向后走。不禁心中惶急。机不可失。失不再來。

“你是说皇帝让你们带李无名回去。还有其他吗。”贾维心思乱转。阴森森地问。

出塞鹰略微考虑了一下。“还有就是要他毫发无损的回帝都。”

“还有别的吗。”贾维又追问一句。脸上狞笑奸诈。

出塞鹰不明白他的意思。这时金鳞鹰已然缓过这口气來。与出赛鹰并肩而立。“三妹。他这是要杀人灭口。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