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通天桥失守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404 阅读进度:328/624

窦红娘的目光仍然盯着通天桥,一点点计算着官军推进的距离,“豹子!”她缓缓举起右手.

与红娘相对的那棵树下,一叫钻山豹的头目立刻举起手中的旗子,紧盯着窦红娘的右手。兔淘淘.cc为了防止官军强攻硬弩的反击,红娘和无忧等几个好手都隐藏在唐园一片林地的大树上,而投石机正在这树下,由这钻山豹负责听命指挥行动。

十架简易投石机上已然装填好了“弹药”,投手们站在一旁待命。他们事先已经练习过投“弹”,现在只需要根据钻山豹的旗语来调整投石角度即刻。

此时,大山里格外宁静,除了官军在桥上缓缓推进发出的整齐踏步声,便是那铠甲摩擦发出的擦擦声。可所有人的神经,都被这种声音牵制着,提调着,放不下。

通天桥上的官军好似过桥的蚂蚁,密密麻麻,其先头部队已经开始踏足桥对岸。

“打!”窦红娘这才落下手臂,狠狠的喊道。

“喏,”钻山豹一声应承,同时手中的小气旗一扬。

十台投石机同时响起“绷绷”的发射“炮弹”的声音,瞬间便有十个布袋腾空而去,向那通天桥的中央落下。

投石机发射而出的“炮弹”,非是石头,而是用棉布包裹严实的大布包,里面充斥着松树油脂再兑以烈酒。

“无忧!”窦红娘喊了一嗓子,便从身旁部下的手里接过一只箭头燃火的火箭,弯弓搭箭,对准那即将下落到桥面的布袋,二指一松,把火箭激射而出。

一旁的无忧也是这般,不过她同时射出的却是四只火箭,分别射穿了四只松油包。

不知何时起,红娘和无忧的中间地带,燃起一堆篝火,各有数人围绕期间,把那箭头包满松油的箭羽递到火上引燃,然后急速送给无忧和红娘,二人只管寻找目标,不停的放箭。upu.coM

其他还有几位能够百步穿杨的射手,隐藏在二人周围,专门射杀那些露出盾牌之外的官军,但他们用的不是火箭,因为燃火的箭头负重,一般人很难精确的掌握这些变化所带来的箭羽方向和速度的改变。

油布包炮弹虽然很轻,但其是自高而下的坠落,依然能够借住自由落体的势能到达很远的地方,而红娘他们选择的炮弹落点正是桥中间。

“砰!”是布袋落地或者砸到人群中破散的声音,溅射的油脂四处乱飞。

“呼!”是火箭射到布袋上引燃松油的声响,以及那斑斑火点落到布满油脂的地面与盾甲上的声响。

十个布袋,有五个在空中被击碎,溅射得火花满天飞舞,其余五个则是摔倒地上破裂,被火花引燃。

“绷绷”又是接连十个布袋腾空而起,还是砸在了通天桥中央,那里已成为一片火海,把走在桥上的官军拦腰斩断。

“快,退回去!”

“哎呀,烧到我了,快走快走!”

“快仍了盾牌!”

桥上的官兵乱做一团,不断的有官兵被大火点燃,或是被冷箭射杀,惊呼惨叫声乱做一团。

火攻对这些官军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关键在于这些官兵用来护身的盾牌,大部分都是用山林中的树木藤条所做。其实这些官军本就是骑兵出身,几乎不用盾牌,这大盾牌都是贾维因蛇谷道损伤严重,临时想的应对之策,如今却弄巧成拙。

非是李承训算准了贾维会折树做盾,而是他尽可能多的换位思考,设想贾维若要攻山会采取怎样的策略?这火攻只是他应对对方进攻的一个策略而已。

通天桥上已是一片火海,到处是烧焦的尸体和依然在熊熊燃烧的木盾。兔淘淘.

过了桥的那数十个官军是幸运的,可他们惊魂未定,便看到山上唐园口那里那些弯弓搭箭的身影。

“官军兄弟们听着,你们丢下武器,脱下铠甲,站到一边,大青山的兵不杀投降的,”沙子身材矮小,却是中气十足,扯着脖子喊道。黑铁塔随李承训到“藏兵洞”后,沙子成了喊话之人。

这几十个兵士明显躁动起来,在片刻的争论之后,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转身向唐园冲杀过来。

一阵箭雨落下,这数十人立即举起盾牌遮挡,把身体缩在后面,并向侧旁的密林处移动。

过了通天桥,与天梯中间的这段区域基本没有沟壑,因此两侧生长了许多树木,形成了密林,所以窦红娘不敢下令用火箭攻击,可这几十个官军若是退到密林里,她再想杀掉他们,便只能短兵相接了,难免会有损伤。

“豹子,投石头!”红娘吩咐钻山豹换过“弹药”,用旗语打出了方向和距离。

“绷绷”数发石头炮弹呼啸而出,可惜的是一个也没有砸中。

“豹子,向左前移动十米!”红娘声音急迫。若是让这些人跑到树林里,对她们下一步的防守极其不利,因此在通天桥火焰熄灭之前,一定要剿杀掉这些人。

钻山豹调整了投石机发射角度,果然接下来的数颗石弹全都砸在了官兵队中,那里立即响起一片惨嚎声。

官军们也顾不得危险,那些没有被砸伤的,立即向旁边的树林拼命狂奔,可他们再快,又如何快得过无忧等人激射而来的箭羽。

转瞬之间,那些企图逃走的官兵全都被射杀,非是李承训心狠,而这就是战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但他也不是没有慈悲之心,其优待俘虏的政策便是减少杀戮的有效办法,同时也是祸乱官军军心的手段之一。

可惜的是,他的计策被贾维识破,那贾维居然命金甲屠杀了那些被放回去的人,而后诬陷是李承训所为,指责他是口是心非。也许,这就是那些官军宁愿死战而不愿投降的原因之一。

窦红娘见通天桥火光兀自燃烧着,立即吩咐沙子等人快速下去,把那些受伤未死的官军救上来,这是她的慈悲之心,她也只能做这么多了,同时也是她在一力贯彻李承训投降不杀的方针。

李承训在得知前方这一战况后,心中觉得甚为可惜,他现在极其缺人,更缺会打仗的人,但他也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与威望,绝对不能够把这些被俘虏的官兵化为己用,所以他选择把这些兵士全部放回去。

这些兵士对于一场战役的胜负无足轻重,但他们活着回去所给他带来的影响力却是不可估量的,一次,两次,n次之后,一定数量的官兵群体便会了解李承训的政治诉求,和军士素养,这些都将成为一个深埋土壤之中的种子。

有朝一日,李承训占据了一方土地,建立了一个国家,这些种子总有会生长出来的,他的路才会越走越宽广。

“无名,你真的不打算去前方看看?”耶律风半躺在树荫下的藤椅上,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地道。

李承训轻叹,“我何尝不想身临前线指挥?一来我这身体过去,只会给他们添乱,二来大方向既然定了,我相信红娘的指挥才能。”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果然是帅才!”说话的是白将军,他也坐在树荫下的一处藤椅上。对于李承训和耶律风,白将军罗成已然坦诚相见。

除了他们三人外,还有一人便是阿大,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穿梭于三人之间,为他们端茶倒水。

“罗大哥过奖了,是我运气好,有红娘、无忧、王苑等人助力,”李承训谦逊地道,而后喝干了杯中的清水,“阿大,烦请再给我填些水来!”

阿大略微含羞,她曾数次要求去一线战斗,却都被李承训驳回了,反而说这里都是些伤兵残将,更需要她的保护。

而实际上呢?是他有意撮合阿大与白将军,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当然,现在还不是挑明的时候,但却并不妨碍可以先创造些条件。

“哈哈哈!”白将军突然纵声大笑道,“快哉,妙哉,我罗成向来佩服父亲统兵打仗视若等闲,今日见李兄弟你一杯清水之间,决算千里之外,当真令哥哥佩服!”

他当年暗为父亲罗艺燕云十八骑之首,虽然也干出不少千里破军的大战,但那都是在其父亲的决算之下,其本身顶多算一个将才。

罗艺死后,燕云十八骑离散,他只身在草原上驰骋,成为一个扬善惩恶的独行侠,距离自己成为一个帅才的目标越来越远。

“罗大哥真是谬赞了,无名真是愧不敢当啊!”李承训的脸竟然红了,对于别人的称赞,他可以坦然受之,而对于在草原上神一样的人物的赞美,他却感觉很别扭。

“李兄弟,你就别谦虚了,白大哥说的一点儿不差,我们统兵之才有数,你却是可以统兵无数!”耶律风笑着插话道。

“行了,两位哥哥若再这般恭维我,那兄弟我真是无地自容,立刻就走,咱不唠了!”说着,李承训站起身来,举步便要走。

“好兄弟,别走!”白将军说着便要起身,被一旁的阿大连忙扶住。

李承训则立刻停住身形,“那两位哥哥,可莫要再取笑于我!”

他非是真的要走,此刻在这里喝水,聊天,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轻松一些,否则的话,他在后方如何坐得住?

“报!”来回传递消息的黑铁塔跑得满头大汗,“大将军,官军已经突破通天桥,驻扎在天梯之下。

“什么?”耶律风拿着水杯的手微微一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