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外科手术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087 阅读进度:317/624

兔淘淘.lU5.兔淘淘.()以无忧的医术对耶律古宇的伤势束手无策她已然用了数种草药多种办法依然无法控制其伤情的恶化现在她听得李承训说要让她准备针石药剂心中振奋连忙下去准备了

这时昏迷中的耶律古宇却稍稍清醒了一些见是李承训坐在床头他竟然展颜一笑虽疼得满头大汗甚至说话都费力却仍然开口道:“李将军不要在我身上费心了我让风儿跟着你还望你以后多多关照”

“老人家说得哪里话”李承训忙正色道:“我和风兄君子之交当会相互扶持”

耶律古宇微微抬起手臂似是在阻止他说下去“李将军老夫多年经商阅人无数不会走眼”话到此时由于疼痛使他呼吸急促自然难再开口讲话

“耶律伯伯且莫再开口安心静待稍后便会为您疗伤”李承训忙抓住他抬起的手臂无奈自己的手臂也有毛病牵动得伤口一阵疼痛

耶律古宇缓过这口气來豆大的汗珠从眉角落在枕旁却仍坚持说道:“你绝非池中之物风儿跟着你我放心”

对于这一句话李承训并未听真因为方才他听其提到经商便忽然想到了洛阳夏家想到了夏雪儿

“伯父我在洛阳有一个朋友她从小便带着一个吊坠那吊坠的内里有一朵与耶律家一般样式的金莲花不知道这和耶律家有无关系”

他拿不准耶律古宇能否挺得过这一劫他得帮雪儿打听下金莲花吊坠的事情以解开雪儿心中的疑团

“什么”耶律古宇明显精神一震“她人在哪里

李承训观其神情便知其中定有故事但此时正见无忧进來心想还是治伤要紧遂安慰道:“伯父她不在这里咱们先疗伤容后再说”

“不带她來见我我有话问她”耶律古宇似乎知道自己伤重难医不肯浪费一点儿时间

李承训安抚他说那人尚在幽州自己马上会派人过去接來但需要一点儿时间而现在他的伤情已刻不容缓必须马上治疗并希望他好好配合一定要坚持到把那人接來

耶律古宇仍不放心反复多次嘱咐一定要见到那持有有金莲花吊坠的人直到最后昏迷了过去还在念叨

“哥哥你的手”无忧看着李承训那一直不停颤抖着的双手满脸怀疑地问道

李承训面容整肃定定地看着无忧“不不是我做是你”

大青山原本倒是有个草头大夫在李承训入主这里的第二天便偷偷地跑了现在这里医术最高的就是无忧了当然李承训除外因为他伤在了手上无法操刀

“我我能行吗”无忧紧张地望着耶律古宇露在肚腹之外的那半截肠子说话都不甚利索

“不怕一个真正的医者可以谨慎但不能恐惧现在不救他他肯定死救他他还有一线生机”李承训面色坚定不容置疑

望着他的眼神无忧也变得坚定起來“好哥哥我就听你的再难再苦我也不怕”

“嗯丫头”李承训见她如此信任自己他感到心里很温暖却沒有时间感怀这一切忙命令道:“丫头先用金针封住他伤口周边穴道暂时阻断血脉通过控制其痛感神经令其麻醉”

李承训开始指导她进行自己也不擅长的外科手术

无忧倒是处理过不少伤口却是从未接触过内脏眼见白花花的肠子心里一阵恶心加之天气炎热耶律古宇露出体外的肠子散发着阵阵臭气她硬是强忍着完成了操作

“丫头先用酒洗手再用盐水洗手然后把他那段肠子清晰干净”

李承训不是外科大夫根本不会做这手术來到唐朝以后他学的也是中医但现在赶鸭子上架他也沒有办法总之先把伤口清洗干净控制感染是不会错的

无忧知道自己的任何一个操作都事关耶律古宇的生死便强忍着心中烦恶与恐惧按着李承训的指示一步步操作起來

肠子上的血污被清洗干净李承训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如果耶律古宇仅是肠子露了出來其实他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只要把肠子推回去再把伤口缝合上控制住炎症便好这样相对來说简单一些

而现在的情况却麻烦得多也危险得多耶律古宇露出体外的肠子已经部分坏死这就需要手术切除掉这部分坏死的肠子可古代沒有医用针线若用寻常针线缝合内脏必然会引起腹内感染耶律古宇就凶多吉少了

所以手术截断肠子后如何再把它缝合上这成了最大难題也是李承训在苦苦思索的一件事情

“金刀过火切断坏死的肠子”李承训断然下令他知道不能再等即便是最后实在沒有办法用女人做活的针线缝合肠子也是在所不惜的

耶律古宇只是中间露出体外那段肠子坏死因此只要切除掉这块而后把剩下的两段肠子接上便好就相当于是把弯曲的肠子拉直了并不会对他日后的生活有任何影响

无忧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她已经全情投入到手术当中那花白的物事肮脏的血迹难闻的气味已经干扰不到她她只有一个信念:严格按照哥哥说的方法救活这个人

她依言而做切下了那段坏肠却不想那肠子里的物事都被挤了出來虽然她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又全情忘我的工作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胃中一阵搅动侧头吐了出來

沒有灌肠便手术就是这种后果还极易引起感染李承训忙令无忧用清水清洗肠子“快时间不多了”

他发现耶律古宇腹部伤口附近又开始向外渗血这是封堵穴道时间过长经脉疲劳导致点穴即将失效的征兆一旦伤口大量出血耶律古宇立即便会死亡

形势所迫往往灵光闪现李承训感觉好似脑中不知哪根神经牵动了一下便出了一个奇特的念头随口说道:“有了你把最细的金针折断以针代线缝合肠子”

无忧使用的金针很细很软经过消毒后以此代替针线不失为一个办法待耶律古宇肠子长好之后再行剖腹取出便可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防止金针在他体内乱蹿

可无忧却一阵愣怔他不知道李承训口中所说的金针为线如何操作金针再软也无法打结如何能把它们串联一处捆住肠子

李承训直视无忧双目“丫头先把金针分成数段打成两头钩子的形状穿合到两端肠头上一定要固定好”

这是一个好办法把金针固定在肠头上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当是不会乱蹿不过这这样一來需要极其精细的操作对无忧是个考验

而李承训却在想另一个问題那就是耶律古宇如何进食现代可以直接在经脉注射营养液甚至直至创口长死那现在怎么办

手术进行了足足两个时辰无忧既累又紧张手术一结束便瘫坐在地

同样李承训也由于精力耗损太大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

接下來的清洗伤口上药包扎等其他工作便不用无忧再动手了自有人进來帮忙

原來按照李承训的安排无忧已经组建了一只大约二十人的医疗队伍这些人都是在暗影堡跟过來的那些女人以阿卡莎带队这些女人上阵未必行但做护士还是绰绰有余

耶律古宇还未苏醒无忧需要在一旁随时观察他的情形李承训特别交代先不要给他喂食任何东西待明天看情况可以适当给他喂些流食到时他会亲自过來检验食物

李承训在红娘的搀扶下退出了耶律古宇的房间他要去看一看白将军并有事情与他一谈

“老爷耶律先生的情况怎么样”窦红娘见李承训脸色并不好看遂问道

李承训深吸了一口气“能活三天便已经是奇迹了希望雪儿可以赶得回來”

“什么”红娘显然吃了一惊你们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怎么还会是这种结果

“他除了断肠还有胸口的一处大伤加之浑身刀口血流了太多他现在是虚弱至极一旦感染如何能扛得住而可能不被感染吗所以他几乎是必死无疑”

李承训摇了摇头似是不愿再谈他这样做只是尽力而已总不能看着对方就这么死去转移话題道:“我觉得耶律伯伯与雪儿之间一定有什么瓜葛所以还是尽快把雪儿接來才好”

“行那让沙子去吧”红窦红娘心情也随之黯淡

“还是让阿大去吧我放心雪儿也放心”李承训比较信任阿大

红娘略显犹豫“阿大一直在照顾白将军让她离开了恐有不妥”

“哦这样”李承训不再言语他打算看看白将军的情形再说无论是沙子还是王苑都不是理想的人选幽州乃虎狼之地非有一身好武功那是去不得的

白将军的住处离他们的距离不远但在一个相对位置较偏的角落里那里有守卫把守只有阿大可以进出目的自然是为了保护其特殊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