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爱不是唯一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250 阅读进度:316/624

upu.upu.()用当地的时间來说李承训吻了红娘足足五分钟之久终于体力不支气喘吁吁的停止了蠕动却仍然趴在红娘的身上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道:“红娘非是相公不疼你实则是那噩梦中见到你们都被杀了我不停的喊喊哑了嗓子无忧是最后一个被杀的人因此惊醒”

窦红娘双目紧闭脸色潮红同样气喘吁吁她哪里受过这种亲昵酥、软、麻、痒、窒一起袭來纵使她有千般定力万般修养也如空中浮云海中浮萍只能随波逐流

无忧和公主两人眼睛睁得好似铜铃嘴角挂笑此刻他们已沒了羞怯与醋意剩下的只是狭意与捉弄

李承训身上沒有致命伤却有几处大伤口出了不少的血他被迫封住穴道可封血的时间过久使之筋脉受损加之疲惫不堪又经过长途跋涉烈日灼烧终于使他支撑不住产生幻觉进而晕倒

好在他的经脉经过易筋经的锻炼又有百兽拳为底蕴并未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身体的疲惫在无忧针药的调理下渐渐恢复生机虽然身体仍然非常虚弱但已无大碍

经过这一番折腾他还是有些累到了咳嗽了几声又面带谄媚地向无忧和公主道:“让你们担惊受怕了”

二女见他还有这样的力道折腾便也不想再疼他可这话一开口毕竟心软无忧先开说道:“哥哥你真是吓死我了”

公主接着道:“驸马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姐妹可如何是好你的孩子可如何是好”她为了掩人耳目很久沒有称呼他为驸马了此刻竟然情不自禁

由于两女一头一尾始终坐在床头因此李承训坐起身來很容易就拉住她们的手“我李承训在濒死之时唯一牵挂的就是你们在魂入梦魇之时唯一不舍的就是你们我宁远与你们长相思守永离喧嚣的尘世此生不渝!”

二女深为感动竟然又是泪光涟涟她们是亲耳听到了李承训在昏迷之中的声声呼唤确信他是真的深爱着他们

其实有人说只有唯一才是爱像李承训这般三妻四妾算不得真爱其实唯一不是界定爱的唯一标准那只不过是后世强加的道德准则而已爱与不爱非是唯一可以衡量的

比如这两口子过了一辈子吵了一辈子互相冷漠了一辈子这是唯一是爱吗有人说这种情况在现代社会是个案那好那些认为找到了唯一的爱过了几天几个月几年就离婚的这是爱吗

爱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不是你付出的多就一定会得到爱也不是你付出的少就沒有爱不是在一起就一定有爱也不是远隔千里就沒有爱是否有爱关乎的是有爱的那个人的感觉

当然这是要在尊法守法两情相悦不违背伦理道德的基础上的

窦红娘此刻已经回过神來她现在是在床的内侧是被李承训给折腾过去的虽然李承训只是亲亲她嘴并未有其他过激动作但这也足以让她羞于面对了

试想想大方的夏雪儿憨实的无忧高贵的公主未有一人如此大庭广众下被他“非礼”为何偏偏是她红娘她向來是一副女强人的姿态哪成想现在让人家吻得这般小女儿形态毕现还让日夜一起的女伴看到这是如何的尴尬

可她也沒有办法这是李承训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是相公对自己的格外疼爱在活过來的一刹那表达他对自己的爱意

如此纠结使得她始终不敢轻举妄动及至偷瞄到李承训与无忧和公主低声细语完全进入到一种忘我的状态后这才悄悄的起身她打算偷偷地溜出去

她现在可受不了无忧和公主那似笑非笑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谁知她刚一起身就又被李承训一把拉回到身前

“哎呦”同时伴随着李承训的一声惊呼他感到手臂痛入骨髓

“你当心点儿”无忧紧喊一声忙去帮他抚摸手臂舒展经脉

红娘也立时安定下來靠在他身边一脸紧张但那脸仍然红得似个苹果

李承训在那马车板底下全靠双手抓住底板蜷紧身体來藏匿因这个动作时间太长最终导致他手臂的经脉长期紧张劳累而受到损伤在无忧的精心调理下他的手臂已然可以展开但却仍是无法伸直这是需要慢慢恢复的

此刻他见红娘要走心中发急张开双臂去拦不想却引得筋脉疼痛

“你别乱动”红娘嗔怪道眼神却是不敢与他碰触更不敢看向旁边的无忧和公主

“红娘你别走也沒甚害羞的咱们好好说说话”李承训揽住她的腰低声说道

在现代与女伴相互吻拥本属常事只是古代碍于礼法在人前收敛是一种道德约束

“你少重色轻友四位鹰大哥还等待你苏醒的消息呢还有耶律父子现在情况不妙你要是有力气不如过去看看”

窦红娘说完脸色一红她也知道李承训身子还很虚弱需要静养可方才他不顾牵动伤口去亲吻她让她很是尴尬因此略带发泄地说道可见他似乎真下地

“四鹰救的我”李承训闻言一愣便询问了他被救的全过程

皇门四鹰原本寻找李承训到了大青山却听窦红娘说他被耶律风逼迫去了辽庄由于担心李承训遇到危险四人便启程前往辽庄

在辽庄四人见到了耶律黩武却又得知李承训已然逃走他们并未想到李承训会去幽州便再次折返回大青山这一來他们便错过了李承训大闹幽州城的整个过程

窦红娘从四鹰口中得知李承训不在辽庄心知这家伙可能是去了幽州便派沙子和阿大二上路接应四鹰提出随行他们也很担心李承训的安危红娘自无不允

这一行人走沒多远便发现了身负重伤的白将军和耶律古宇父子金鳞鹰当机立断让沙子和阿大先行送他三人回山寨以免与官府追兵相遇遭受损失至于李承训的下落由他们四鹰负责寻找

那时李承训早已晕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偏离了大青山的方向正在向草原深处越走越來而且终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这也就是李承训命大來寻他的是皇门四鹰有小金鹰这样的神物小金鹰翱翔于蓝天之上在茫茫草原上发现了他的踪迹这才引导着四鹰寻到他

李承训听完心下感动“四鹰对我有数次活命援手之恩这份情谊让我何以为报”

“就是”无忧插话道“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但是他们这次來是要带你回帝都的”她后半句话说出明显神色一黯

“不管他,”李承训笑笑“先带我去耶律古宇父子那里看看”说着他便真的挣扎着要下地

三女一听连忙劝阻可他说什么也坚持要去三女见阻拦不住只得扶住他道:“去去去你慢点”

公主身子不便沒去搀扶她在前开门引路红娘和无忧站在他两侧慢慢扶着他向外走去

刚出门口红娘便吩咐卫兵立刻去报知住在忠义堂后殿的四鹰得知说是李承训醒了并请四位稍待等大将军去探望过耶律父子再行过去拜谢

李承训等人养伤的地方在蛤蟆沟附近新建的唐园中他与耶律古宇和耶律风父子居处不远白将军由于其身份的关系则被安排在唐园中一处相对清净隐秘之所

在去耶律风的房间虽然不远但以目前李承训的身体状况走得还是很慢路上他也沒闲着听无忧简单的讲解了目前耶律古宇父子的状况

这父子二人沒有像李承训那么幸运能够寻到子母剑阵的空当儿他们是始终被困在剑阵中的因此身上的伤情相当严重可以说体无完肤每个人都有几处被子剑穿透伤筋动骨但二人的伤势又有不同

耶律风早在前日便被子母剑重伤昨日在都督府大战明显力所不及但被其父耶律古宇一力维护使得他承受的伤害远不如自己的父亲大因此伤势虽重却非有致命伤此刻已然苏醒

相反耶律古宇却是伤势严重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他重伤是两处一处是腹部被划出道一尺长的伤口肠子已然暴露在外并且由于时间太久已经感染另一处伤是个贯通伤一柄母剑从其后背刺入又从胸前透出虽然避开了心肺要害但这种疮口太深很不容易治愈

李承训先去看过了耶律风见他伤势稳定遂放下心來与他说了会儿话安慰他好好养伤这便起身告辞因为无论是耶律风还是李承训自己此刻需要的都是静养话可以留到以后慢慢说

临走时他见耶律风眼中的感激之情炙热浓烈心里很是高兴他这一身伤痛九死一生还是值得的这人他应该是交下了

除此之外耶律风还多次提到了他的父亲其中的真情流露那无尽的担心使李承训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力去救治耶律古宇

來到耶律古宇的房间查探了他的伤势后李承训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眼见这种伤势必须要做外科手术把坏死的肠子截去再重新缝合上但在这里无法进行无菌手术感染是必然的

古代沒有抗生素便无法有效得抑制细菌感染只能靠这人本身的身体素质來抵抗细菌大感染熬不熬的过只能凭天意这也是古代人死亡率极高的一个因素

“丫头去拿金针取火盐水还有准备消炎的草药给他治伤”

李承训眼见不救肯定是死救一下还有望活他决定给耶律古宇开刀截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