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追命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192 阅读进度:311/624

lU5.兔淘淘.兔淘淘.Cc()连接着城门吊桥的十数根铁链拉索另一端拴缚在两个相对应的巨大木质绞盘上正是通过人工扭动绞盘的方式來升起或者放下吊桥的这巨大的木质绞盘是用结实耐用的古木经过特别处理精心打造而成的

其实老齐和老刘在白将军通过城门前便已开始刀砍斧劈这木质绞盘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來完成破坏但却留了一半未曾砍断目的自然是要待白将军过去后再行斩断这最后的维系使得开关失效

那时城门吊桥被升起后将会卡陷在凹槽轨道中若沒有绞盘开关扭动任你是千斤神力也是无法撼动它分毫

“他娘的”铜臂不由得破口大骂“去给老子砍断那铁链”

这是现在出城最简单也最便捷的方法沒有绞盘机关卷动铁链拉索那吊桥肯定是打不开若是此时绕到其他城门出口必定要浪费时间而追踪白将军是刻不容缓因此他当机立断决定采取这极端的方式來出城

斜拉城门吊桥的铁链拉索粗大坚实且有十数根之多一旦被全部折断那城门吊桥当然坠地不过这门也便就此报废了

这一阻隔使得白将军稍感轻松立即策马扬长而去但他心中依旧是沉甸甸

他受伤了伤在胸口距离心脏只偏差了寸许他敢自行挖出这断刃也不敢乱动肢体任何一点儿不注意都会使伤口扩大从而伤到他的心脏

幸好他座下的是人间神骏汗血宝马这马似乎知道主人的情况不妙因此在草原上急速奔驰却平稳异常

李承训赶着那驾马车在草原上缓慢奔腾这速度自然是慢得不能再慢他虽着急也是无奈毕竟车上那两人都已骑不得马

大青山与辽庄非是一个方向而是与幽州城并在一起成犄角之势按说如此地形局势从幽州城出來的李承训正好可以躲过贾维从辽庄回援的道路他应该不必担心在路上碰到贾维

可事实是他却万分紧张因为自己是劣马拉着破车而贾维是快马并无负累一旦对方确定了自己的方位发疯般地追來他是肯定逃不到大青山的

李承训一边努力赶车一边时不时的回望看是否有追兵过來他只能祈求贾维在辽庄多耽搁一些时间让自己顺利回到大青山才会有对抗官兵的依仗

行程过半的时候李承训突然感到眼前白影一闪好像一个穿着红白花衫的人骑着一匹红马越过自己马头

他忙勒马停车定睛细看见这人身上穿的哪是红白花衫分明是件被鲜血染红了的白衫而那马也不是红马是扑洒汗滴的汗血宝马这人不是白将军是谁

“白将军”因对方戴着面罩所以李承训看不见他的神色但从他胸前荫血的情形看他伤得不轻“快下來我看看伤势”

“无妨”白将军手一挥“你这马车何时能到得大青山不若咱们一人一骑驮着他们速速归去”

李承训已翻身下车沉着脸來到白将军的马头“白将军我粗通医术你必须让我看看伤势”

白将军其实早已感到自己呼吸困难见说也不再坚持依言下马

李承训伸手帮扶待他下來后轻轻解开他胸前的衣襟见其心脏附近有一处凹陷内里似乎有一段铁器“这是什么”

白将军笑道:“那铁鞋的脚尖上有短锥暗器某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儿”

李承训知他虽说得轻描淡写当时必定万分紧张看这伤口若是在偏个半寸或者再深个寸许都会对他造成巨大的伤害甚至是致命的威胁

“我需要开刀把东西挖出來但身边无药恐其感染”李承训摇头苦叹

白将军听不懂感染这现代词是什么意思但见李承训面色便知定不是好事可他生性通达也不以为意“去你大青山再帮我医治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嗯”李承训还真是不敢妄动突然他双耳一动同时白将军也是眉头深锁两人几乎同时俯身于地把耳朵放到碧草之上

李承训百兽拳耳力自然听到了非同寻常的状况而白将军久经沙场也是经验极其丰富那随风而來的轰隆隆的铁蹄声若有若无却逃不过他的耳朵

两人都很肯定是西、南、北三面都有追兵而且三方的追兵人数至少过万

“白将军官军势大非是我这劣马可以跑得过的你快带着耶律父子走我去引开追兵”李承训边说边回到马车旁撕扯碎了车箱前段的帆布

他在城门口选择了一辆带棚子的马车就是考虑到多少算是有个遮挡官军在追击时不至于一览无余

“杨有道草原你不熟悉还是我來断后吧我尽量拖延你向沒有追兵的方向逃”白将军虽然伤势不清但却看不出一丝苦涩与慌张这便是定力

李承训先从马车中扶出了耶律风掺到白将军和他的汗血马跟前“你的伤势咱们都很清楚我不能让救我的英雄丢了性命”

白将军沉默了李承训说的是对的他的确再硬撑这是他作为草原孤鹰的骄傲向來都是他让别人先走他习惯了

李承训双耳鼓动神色越发的严峻他估算合围的官军距此最近的队伍也就五里地了而这个距离在纵马奔驰的草原根本算不得什么

“白将军无论你承认与否杨有道已把你看做生死兄弟如果你也信任我请快快带着他们父子去大青山”

“好吧”白将军也不再坚持深深地看了李承训一眼翻身上马如此危机时间便是生命他选择了信任李承训

“兄弟不如你和白将军走吧我和父亲已经拖累你们太多”耶律风这位壮实的汉子脸上竟然有了泪痕那非是惧怕死亡的眼泪而是感动于李承训情义的泪水

“风兄听我信我”李承训不由他分说把他举到白将军的马背后把那帆布条做的绳子甩了过去

“交给我”白将军一把接过绳子开始把耶律绑在身上

耶律风也是鹰一样的人物杀伐果决并不含糊知道此刻危机也不多说非常配合白将军的行动只是心下更加感动李承训和白将军二人

李承训又把耶律古宇抱到白将军马上把其缚在白将军胸前“快向北在官军合围前跳出去我向东引开他们”

白将军心头电转很快便明白了李承训的意思不禁暗自点头

他们是从东门出來的继续向东疾驰幽州城的追兵大部在其后尾随但现在的情况是南北两侧都有追兵

南侧是辽庄方向应该是贾维回援的部队北侧应该是來自其他州府帮助追讨的官兵

李承训让白将军向北走意图避开贾维的围困而且凭借汗血马的速度在北侧官军抵达前他应该能够脱困而且北侧也是大青山所在

“杨兄弟据此向南十里地便有一片树林不如你卸了马车乘马进林寻机脱困”白将军熟知塞外地形因而建议道

李承训此时也已坐上马车“好就入那林子但我还是赶着马车好”

他明白白将军的意思三路追兵转眼即至向东一马平川李承训这劣马走不几步定然让官军追上那是必死之路

南侧虽是贾维合围过來的追兵但至少有片林子若能在贾维到來前提前进入林中利用林子里的资源巧为布置化妆或者可以躲过此劫

“白将军风兄咱们大青山见”李承训一抖马缰驾着那马车改变方向向南疾驰而去

“杨兄弟某在大青山等你回來咱们定要痛饮三杯”白将军说完拨转马头向北疾驰

他心中对李承训竟然生出了一丝敬佩因为李承训并未听他劝说舍弃马车独自驾马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意味着如此慢的速度肯定能够引起三方的注意从而达到吸引目标的注意给白将军带着耶律父子逃走争取最大的时间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李承训很有可能因此无法在官军合围前赶到林子里

“李兄弟千万当心”耶律风这句话撂下之时那汗血马已驰出好远

李承训驱赶着马车奋力向南疾驰他已经能够看到那片郁郁葱葱的林地了但与此同时他身后的追兵与他也仅仅只有半里之遥了他甚至能够听到身后军马的喘息声

“嗖嗖”

“梆梆”

无数的羽箭激射在马车上还好有马后棚箱的阻挡才使得他们这居前的一人一马安然无恙

这便是李承训这架马车的好处虽说木质车棚油布盖帘与都督府拘押人犯的铁马车无法比拟但同样可以达到遮挡箭羽的目的

更重要的是沒人可以看清这马车箱子里耶律父子是否还在这点很关键若是官兵发现车厢中无人他们会立即分冰向其他方向追出城的时候官兵们是亲眼看着耶律古宇父子在马车中的因此惯性思维使得他们必定也认为耶律父子还在马车中

李承训左右环顾见南北两侧的追兵也渐渐合拢过來距离他已不出三里地特别是南侧有三骑将官把他们引领的部队远远抛在身距离自己仅有半里之遥

他当然认得当先那人是谁正是贾维看來他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但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