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吻别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369 阅读进度:301/624

夏浑听那兵士说“匪首就擒”,又听贾维说要“送他一份大礼!”便如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他不知道这些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只得起身相随.

贾维带他走的路,他并不陌生,这是通往都督府地牢的路,他已在贾维的带领下来过两次,而其身后的天山二妖则是第一次来。兔淘淘.

贾维很明白,既然让夏浑知道了这个秘密,便瞒不住与他如影随形的天山二妖,与其让人背后说他小气,还不如把胸襟做到明面上,便索性让他们随着主人进去,并未做任何阻拦。

地牢之外是层层守卫,而内里仍只有那聋哑老头引路,他脚步不快,但没有人会去超越他,全都跟在后面,一点一滴的感受着这令人窒息的幽闭空间。

这里并不算昏暗,十步一烛台,延伸到内里,从楼梯下来,便可以看到那好似困兽囚笼一般的房间。还是六牢笼,却只关着两个人,正是耶律古宇和耶律风,那耶律器还没资格被关在这里,已被送往幽州大牢。

“这?”夏浑吃了一惊,已然猜到那人是谁,但还不敢确定。

贾维笑道,“这便是耶律风,这小子还这有点儿本事,居然看破了我幽州大牢的布置,可惜啊,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询问之后,夏浑这才得知事情经过。

原来,贾维在幽州大牢布置了天罗地网,并放出风去,说是耶律古宇被关在那里,甚至还找人扮作耶律古宇,只等着耶律风过去营救。

耶律风去了,但他警觉地发现了问题,所以又逃走了。其实这也好理解,毕竟耶律风作为耶律家“太子”很多年,又是商道族长,虽然现在被耶律黩武扫地出门,但其也有自己的人脉,眼线,和忠实信徒,他便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成功逃走,也是在他们的帮助下,知道自己的父亲被关在幽州都督府内。

贾维已经定下诛杀耶律古宇的日子,无论是真是假,耶律风都必须宁可信其有,因此他一定要尽快来营救自己的父亲,而近日贾维组织夏家和耶律家会谈,正是他动手的好机会。兔淘淘.cc

可惜的是,他只留意避开贾维,却忽略了贾维手下有一只奇兵,叫做杀狼队,他们的子母剑阵简直无法可破,不死,就已经算是幸运了。

夏浑此时已对贾维佩服得五体投地,暗中发誓一定不要惹怒他,甚至吃亏便是占便宜,他心中想着,不由转头得瞟了一眼身后的丑妖,面色说不出的难看。

“夏兄弟,后日便要把他们斩首示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便是现在吧!”贾维说完退身一步。

夏浑见牢中的耶律古宇披头散发,斜靠在墙角,而耶律风则是浑身是血,仰面平躺于地,也不知是生是死。

他不由得蔚然一叹,“大都督,一切您做主便是,”夏浑觉得这已经不是自己的事儿,而是贾维与耶律家的事儿了。

“夏兄弟,今日这酒让你喝的不爽,待明日辽庄之内,再请君痛饮?”

“是,是,一切以大都督之命是从。”夏浑拿出商人的谦卑,频频弯腰。

夏浑带着天山二妖从都督府出来的时候,已经夜深,他浑身大汗,四肢酸软,比那此幽州城外死里逃生都觉得心累。

一路上无人开言,直到三人回到来福客栈的房间里,夏浑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夏雪儿正与一个奇丑无比的男人在房内等候,见他们进来,立即迎上前来,“大哥,老爷,你们没事吧,”

夏浑身后的“丑妖”,掀开头上兜帽,拿下护住双眼的面具,露出来真实面目,竟然是李承训。

扮作丑妖随夏浑进入都督府的正是李承训,这是极其冒风险的一件事情,若是让贾维发觉,他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奈何夏雪儿苦苦哀求,加之李承训露出了一手模仿丑妖音形绝活,当真是惟妙惟肖,以假乱真,才使得夏浑勉强。兔淘淘.

这一趟下来,夏浑生怕出现什么闪失,一直都是提心吊胆,说其因此减寿几年都不为过,他现在想想还在惊惧后怕。

李承训向夏雪儿微笑示意后,忙转头谢过夏浑和丑妖的帮忙。

夏浑却一把拉住他的手,劝说道:“贤弟,这贾维的手段,今**也看到,我看你还是远远避开,不要再招惹他。”

李承训知道夏浑被贾维吓到了,便安抚说:“请大哥放心,我会尽快离开幽州,但雪儿就要麻烦大哥费心照料了。”

“老爷,我和你一起。”夏雪儿不知道他们在都督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他二人神情严峻,心知一定是出了非常之事。

“也好,你们分开走,都安全。”夏浑根本没有理会夏雪儿的抗议。

三人简单说了几句,李承训便提出想与夏雪儿单独呆一会儿,夏浑自无不允,便带着天山二妖退了出去。

“老爷”夏雪儿在众人退出,门被带上的一刹那,扑到了他的怀里。

“雪儿,”李承训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疼惜地道:“傻丫头,你哭什么?”

夏雪儿也不知怎地了,也许是听说要与李承训分别,便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夏雪儿更是如此。

“老爷,你要自己去救人吗?”夏雪儿何等聪明,已然隐隐猜到,内心忐忑地问。

李承训点点头,“耶律风中了贾维的埋伏,也被擒获,他们或许明日便要被斩首,今日是救他们的最后机会。”

此时月过中天,已到了新的一天。

夏雪儿不无担心地道:“可是你一个人又怎抵得过千军万马?”

“今日贾维会带着大哥去辽庄,是最好的机会,没有贾维在都督府,我的风险便等于是减低了一半。”

夏雪儿仍是绣眉微簇,她心知李承训心意已决,便不再规劝,这便是她的乖巧之处,虽然平时温柔缠人,但遇到大事的时候,绝对是拿得起放得下。

“老爷,那雪儿服侍你早些歇息吧。”夏雪儿脸色绯红,既然说服不了李承训留下,便只要安抚他好好休息,好为明日有精力去办事。

“嗯,你也早些休息,”他说完便转身向床头走去,却发现夏雪儿低着头紧步相随,便又说了声,“去吧。”

“不,雪儿已是老爷的妻子,自然要陪着老爷。”夏雪儿红着面颊跟他来到床边,见他正解袍带,忙伸出自己的玉手去帮忙。

李承训倒也没有阻止,坦然受之,他们毕竟名义上已成夫妻,“雪儿,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哪里,雪儿跟着老爷每日都开心哪。”她已帮助李承训褪了外衫,把他送进了被窝里。

李承训见她又把那小板凳搬来,坐在床头,不由奇道:“你干嘛?”

“我看着老爷睡觉。”夏雪儿甜笑着道。

“这怎么行,来,上来吧,”李承训已然躺下,见夏雪儿也是满两倦容与疲惫,却又乖巧得惹人怜爱,不禁心中疼惜,怎肯见她如此受累?因而柔声劝说。

“不,老爷明日还有大事要办,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夏雪儿面色更红,“其实雪儿也想和老爷一起,但是,但是……”她实在羞涩的说不下去。

李承训已知她心意,定是她担心自己上床,会惹得他无法安睡,便又分辨说,“雪儿,上来躺会儿吧,我保证不乱来。”

他心里的确没有杂念,因为他早就打算待安定下来,与雪儿正式拜堂之后再行夫妻之礼。此刻,让她上来休息,真的是心疼她辛苦,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还是会情不自禁的逗弄她一番。

雪儿的头摇得跟拨lang鼓似的,“老爷什么样子,雪儿最是清楚不过,你还是乖乖躺着,好好睡觉。”她处处留心,事事关切李承训,对他脾气秉性已然了如指掌。

“呵呵,那行,雪儿辛苦了,那你答应我,待我睡着后,你悄悄的躺在我身边。”李承训侧着身子,脸对着她的脸儿,柔声说道,他的双手则是握着她的手。

“嗯!雪儿答应你!”

李承训带着微笑,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雪儿便依守诺言,轻轻地掀开被角,钻了进去,依偎在他的怀里。

他是被夏雪儿喊醒的,因为睡的时候他便交代过,待夏浑出门后喊醒他,不过夏雪儿心疼他,临时做了点儿变通,便是令人跟着夏浑,待见到夏浑和贾维一起离开幽州城后,这才唤醒他。

在夏雪儿的逼迫下,李承训吃了些东西,又与她软声细语说了许多情话,无非是嘱咐她注意身体,不要焦虑,听从哥哥的话等等。

夏雪儿一边流泪,一边点头,最后依依不舍地拉住他,嘱咐道:“老爷,此去一定要当心啊!”

李承训一把将她抱到怀里,吻上她的唇,撬开她的齿,抵上她的舌尖,同时双手在她身上肆虐,足足有半刻钟之久,这才松开她的身体,轻轻地说了声“乖!”这才转身而去。

夏雪儿浑身好似冰雪溶化,消融得骨头都不知何处去了,瘫软得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红着脸膛,回味着这令人窒息又兴奋的感觉。

此时卯时已过,贾维早已身在城外大营中沙场点兵,开拔去辽庄捉拿“嫌犯”,而李承训则是一身武人装扮,黑巾蒙面,施展身法,从客栈的后门悄悄的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