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兄妹相会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414 阅读进度:297/624

兔淘淘.cc兔淘淘.兔淘淘.()李承训听夏浑说要帮忙化解他和贾维的恩怨笑着摇头道:“贾维屠杀了数百暗影门门徒这个仇就好似耶律家屠杀夏家那一百多人一样难道夏大哥可以放下这段仇恨吗”

他不杀贾维对不起红娘对不起跟着他的那些暗影门兄弟若不是如此深仇大恨他倒可以放过贾维

夏浑面色沉重点了点头“贤弟说的对这事儿大哥就不操心了不过那贾维武功高强狡诈多智你可要千万小心”

他还分得清里外李承训是他的准妹夫而贾维不过是他们合作利用对象而已

李承训既然已经知道了夏家与贾维的合作关系也不好再说什么却想起一事有必要说出來“夏大哥无名有一事愧对大哥和夏伯父还望大哥不要怪罪”

“嗯什么事”夏浑本來见到李承训挺好的心情却因为谈起耶律家的事情而觉得倍感扫兴此刻见说不由得又提高了警觉

“是关于令妹的事情”李承训颇觉尴尬但他必须说出自己与夏雪儿的关系这是对这兄妹二人的尊重

“舍妹怎么了”夏浑腾的站了起來

“她沒事儿就是就是”他面色尴尬吞吞吐吐地道:“就是我和雪儿两情相悦已经拜了天地”

他所说的抱歉之事正在于此古代讲究父母之命媒碩之言他这样做其实是不合法的

“真的”夏浑精神一震夏雪儿苦恋李承训的事情夏府谁不知道这女追男的事情古代也有不少特例但毕竟不是主流的爱情观很难修成正果为此夏浑沒少担心

“是在都督府地牢情势所迫”李承训随即便讲了他与雪儿拜堂的经过

“好”夏浑一下子抓住他的肩膀“好小子好”他重重的锤了一下李承训的肩头

所谓长兄如父他对夏雪的婚事很是操心唐代女人一般十四五出嫁而雪儿年纪的年纪都已二十五了况且她单恋李承训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若是李承训不娶她她这辈子也别想嫁出去了

现在知道李承训接纳了夏雪儿他自是喜出望外为妹妹高兴哪还忌讳什么媒聘等繁文缛节

说起这个妹妹夏浑便滔滔不绝讲了很多雪儿的童年趣事李承训也是极想听听这些妙事以后好作为小把柄用來取笑于她

两人谈谈说说不知不觉间雄鸡唱晓他们早就等得不及了自是纷纷起身但李承训却并未动身“夏大哥我还是不露面的好”

夏浑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他双手用力的拍了拍李承训的肩膀这才转身快步向外走去

那美艳妖姬自是寸步相随在路过李承训身边的时候竟然莞尔一笑那妩媚荡人心魄看得李承训不禁打了个哆嗦

片刻之后李承训便看到夏雪儿出现在房门口而夏浑反而被她挡在身后

与此同时站在门口的夏雪儿明显停顿了一下待确实看清房间里的李承训后立刻眼圈一红嘴巴一扁带着哭腔地唤了声“老爷”后才急急地跑了进來

李承训知她必是记挂自己一直寝食难安虽才一日一夜定是过得如隔三秋他毫无顾忌的把夏雪儿拦入怀中在她耳边低声细语以为安慰

站在夏雪儿身后的夏浑摇头苦笑他是雪儿的兄长并且兄妹间聚少离多可如今见着竟还不如李承训这一日未见的人來得亲近

这古语说的好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果然不假见夏雪儿稳定住情绪被李承训逗得破涕为笑夏浑这才泛着酸意道:“哎有人未出阁时大哥最好这出了嫁心里便只有相公了”

夏雪儿闻言心知失态忙脱了李承训怀抱轻转身形碎步來到夏浑跟前

“妹妹见过大哥”说着她恭恭敬敬地行了个万福礼这才原形毕露地笑道:“大哥莫要挑理老爷不是处于危险之中吗又不似大哥有这许多人保护”

古代注重男女礼仪女子成年后即便是父兄也不可以触及身体因此夏雪儿即便再是开心也得尊礼而为

三人重新落座再次聚谈起來不过有夏雪儿的加入气氛轻松了许多

夏雪儿先是问了父母弟弟的一些近况又询问了夏浑的近况最后才说起自己

听着听着李承训便双眼打架困倦袭來自从他夜袭大青山收复王苑到独守万马堡酣战红刀头到坚守大青山周旋耶律风几天里加起來也沒睡上几个时辰当真是疲惫已极强打精神

现在夏雪儿有夏浑照顾他心态放松自然是无需再刻意控制自己的困意相反却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趁此机会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夏大哥你们兄妹先聊着小弟借你这床睡下不知可否”李承训非是贪图他这温香暖枕而是这里要比柴房安全

“贤弟客气了快请”夏浑见着妹妹高兴满腹话要问要说见李承训要睡正乐不得

李承训抱拳谢过便懒羊羊的反身向床上走去在转身之际悄悄地向夏雪儿眨了眨眼睛

夏雪儿会意点头俏笑

方才李承训再安抚她的时候已把自己的想法说与她听他相信雪儿能办成那事

李承训这一觉睡的是昏天暗地甚至是口水直流他太累了神经的发条已经崩的太紧了应该算是在即将崩溃的边缘

人在江湖混过着刀头添血的日子其实并不容易每天都在算计着对手防备着敌人稍不留神便万劫不复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望见笑颜如花的夏雪儿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自己

“在这儿看着我多久了”李承训骨头如散了架子一般自从失去内功之后他始终沒有适应

“一下午了”夏雪儿此刻是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脸对着他的脸

“什么”李承训猛的起身倒把雪儿吓了一跳“那事大哥同意了吗”

夏雪儿见他猴急的模样不忍心逗弄他说道:“大哥从小就疼我什么事都依从我我出马当然沒问題”

李承训心中一喜有夏浑的合作自己进都督府行事会方便很多

二人正说话间便听到门响见夏浑推门而入他身后自然跟着那一丑一美的天山二妖

这房间是夏浑的房间他进门自然不用敲门若是敲门反而令人生疑问

“多谢夏大哥帮忙”李承训已然从床下來快步迎了上去

夏浑脸色凝重还了一礼“贤弟哥哥该感谢你才是能够厚待舍妹”

“大哥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能与雪儿一起是我的福分”李承训向夏雪儿见其神采飞扬显然他们兄妹塞外相逢格外喜悦

夏浑却忧心忡忡地道:“雪儿已细说了你们的近况大哥能帮到你们自然沒得话说可这耶律古宇是夏家的宿敌无论如何我不能帮你救他”

“大哥”夏雪儿急道:“你不是答应帮忙了吗怎么变卦了”

“我答应带无名进去却不是要帮他救人”夏浑解释道见夏雪儿张口欲言他又对李承训道:“无名若要我带你进去你需答应我紧随在身边绝对不能在都督府露出你的身份或者是动武”

李承训心知他这是在为夏家考虑把丑话说在前面好约束自己不要做对不起夏家的事情不过能进都督府探听到贾维与夏家耶律家的密谈即便这次无法救援耶律古宇也是值得的

“大哥放心无名答应便是”他心知不答应也不行却又随口问道:“我听说耶律家与官府向來勾结在一处大哥去与他们谈判会不会吃暗亏啊”

他知道夏家在中原生意做的很大但这是在塞外已经出了夏家的势力范围相反却是耶律家的地盘而且耶律家的私人武装甚至都不弱于官府的卫队

相对弱势的夏家别说死了百十个人就是死再多的人又能如何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贤弟多虑了我夏家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夏浑目透鄙夷“不瞒贤弟他耶律家的武力再强也强不过大唐官府贾都督若是不与我夏家做主那我夏家自然会上达天听到时候不仅是他贾维吃罪不起他耶律家也必将被灭族”

话不多言李承训已经心中明了想是夏家已经得到贾维与耶律家官商勾结的罪证并且朝里有人随时可以令幽州变天

这么说绝非是说夏家可以一手遮天左右天子的作为而是因为李世民本身的因素夏家只是巧为利用罢了

众所周知在现代社会对李世民贞观一朝的评价说那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沒有贪污的时期”有一则小故事未必真实却可以反映出李世民对于贪腐的痛恨

故事说:唐太宗想测验一下官员的廉洁度便派了一个宦官伪称家里有什么事然后给那些官员送东西说帮帮忙结果所有的官员都拒绝了只有一个抄书小吏同意帮他忙沒料想这是唐太宗的测验现在管它叫“钓鱼执法”

他知道后非常生气把那小吏训斥一顿还要杀了他后來后來裴矩站出來反对这事才过去

故事未必当真但各种史料证明贞观一朝官员徇私枉法的事情的确是少之又少但笔者认为有人的地方就有贪腐特别是以送礼为习俗的中国人來讲更是无法免俗

所以说在贞观一朝皇帝率先垂范官员一心为公吏佐各安本份把滥用职权和贪污渎职的现象降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

而这最低点非是沒有贪污而是说贪污行为在整个官场中属极个别的现象且贪污的数额不大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很长都会很快败露且受到毫不留情的严惩至使满朝沒有大案、特案而对于一些小案史书吏也不会去记载因为这点瑕疵不足道

贾维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想在官场发展要有一番作为便要借势借夏家的势借耶律家的势便会与他们有纠缠不清的关系便不可能不湿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