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斩首黑霸王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441 阅读进度:267/624

当年李承训习练易筋经十三大式之时,觉得其前十二式特别像百兽拳中十二生肖的形意动作,因此便以十二生肖命名十二大式。upu.cc

他虽然易筋经武功尽失,但其武学奥义还在,见悟空打出第十二式猪式。

这招表面看起来这招极其简单,便是全身缩做一团,以极速冲击对手,但其根本奥义取自天地混沌之意,就好似生命之初,太极混沌,其最高境界是在招式运行之后,带动周围气流旋转而形成阴阳二极之力牵扯对方,使其即便想躲,也是难上加难。

物极必反,生死循环,这混沌之后,便是生命之初,犹如凤凰涅槃,这也是猪式用在第十二式上的道理。

其实十二生肖绝对不单是一种中国本土文化,其实是暗合天道循环,物种生克,万物运转的道理的。

乌满天终究没有躲过这一招,他感觉自己仿佛在被一种力量牵引着去迎接这个圆球,他只能用尽全力,抵出双掌来阻挡。

“砰”的一声,悟空展身落地,而乌满天则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悟空毕竟是只猴子,不知道擒贼擒王,也不知道斩草除根,他打伤了乌满天,便回身对着那些手拿长弓的马贼呲牙咧嘴,怒吼连连。

马贼们被吓得一个个扔了弓箭就向城墙上跑,有些胆小的,直接坐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乌满天被悟空震伤了脏腑,却心知再不逃走,怕是命丧于此了,于是强忍着剧痛,甚至不惜消耗内功潜能,不顾一切的向远处的城墙跑去。

“老爷!”窦红娘心急如焚,却苦于腿上有伤,行走艰难,只得呼唤李承训。

“悟空,去保护公主!”李承训是用猴语喊的,同时他身形一动,向乌满天扑去。

乌满天已然受伤,李承训自信自己还应付的了,若要悟空去追,这猴子不定被什么事情干扰,而未必十拿九稳的拿住乌满天,那可坏了大事,还不如他自己去把握。兔淘淘.

另外,方才堡内情势不明,他不敢把公主贸然带入,便把公主丢在城外,可又担心她有所闪失,不得不一直立足城墙,一面看护城外乌骓马上的公主,一面观察堡内情形。

现在,他要去追杀乌满天,便必须要悟空保护好公主,其他的都无所谓,公主可千万受不得伤。

悟空领命,蹭蹭几步便跃到城墙之上,翻身跳了出去,吓得那些马贼又纷纷从城墙上掉了下来。

窦红娘此时发话了,“乌满天必死无疑,你们若肯就此弃暗投明,投入李将军麾下,必会带给你们一片光明,也会抹去你们为人不齿的马贼身份。”

她这一句话,对于这些被吓破了胆子,正走投无路的马贼来说,无疑是天外福音,不仅悦耳动听,而且能安神养心。

他们全都不跑了,傻呆呆地站着,目光自然都集中在对面城墙上已都在一处的李承训与乌满天身上。

窦红娘知道她的话产生了效力,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便是等待,等待李承训杀了乌满天,这些人自然会全部投降。

乌满天逞威多年,在这些马贼的心中早就种下了不可磨灭的服从的种子,只有他死,这些人才会真正摆脱束缚,这也是李承训绝对不让逃走的原因。

李承训百兽拳取自百兽形意,忽而如蛇盘,忽而如虎跃,忽而如鹰翔,招招出其不意,压制得乌满天哇哇乱叫。

乌满天脏腑受伤,稍用气息便感觉到疼痛难忍,常常动作做到一半便做不下去,唯有连连躲闪,可他的身法与李承训的百兽身法相去甚远,二十招不到,便听他惊呼一声,胸口再度中掌,整个人也从城墙上掉了下来。

李承训双臂伸展,控制气流如鹰隼滑翔,从城墙上飞纵下来,落到乌满天的身旁。upu.cc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乌满天本来就受伤不轻,这一下从三丈高的城墙上掉下来更是摔得五脏六腑破碎,鲜血从七窍中流淌出来。

城墙内外到处都是马贼的尸体和兵器,李承训就近拾起一柄马刀,然后躬身到乌满天的面前,看着他略微涣散的眼瞳,“我是暗影门门主,丐帮帮主,当朝驸马李无名,真实身份是大唐武安王李承训。”他还是喜欢爷爷李渊曾经给他的这个封号。

“你……”乌满天是草莽英雄,怎会没有听过暗影门与唐朝皇帝的过节,况且他弟弟乌流水收留的楚云飞便是暗影门内极其重要的人物。

当初楚云飞夺堡之后,乌满天曾秘密来找过乌流水,便要设计除掉楚云飞,但乌流水听说楚云飞掌控着暗影门的宝藏,便想套出这宝藏后再除去他,直到几番探查无果,他才决定下手除掉楚云飞,可这个动手的时机,却是最不合时宜的,这就是天意,是命运。

乌流水若早些动手除去楚云飞,自不会有今天李承训的存在与干预,乌流水不会死,乌满天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他若是晚些出手,可以了解到李承训等人的实力,自会做出更为妥善的安排,比如事先联络乌满天,里应外合,绝对不至于一败涂地。

“吾弟害我,吾弟害我……”乌满天痛心疾首,说了两句便又喷出一口鲜血,随即眼神变得暗淡无光,仿佛已然失去了灵魂,他知道李承训绝对不会放过他。

当然,李承训就是要杀他立威,甚至都不想让他自然死去,他把刀架在乌满天的脖子上,用力一按。

一腔热血喷出,一代枭雄,草原四大霸主之一,便这样无生无息,稀里糊涂地死去。

这便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李承训想活下去,就必须杀死他,想壮大,就必须占有他的全部。

他提着乌满天的人头,缓缓向那些呆立在原地马贼们走来,边走便道:“乌满天已死,顺我者昌,挡我者死。愿意跟随我的,留下,前事既往不咎,不愿从我者,每人十两银子礼送出境。”

话音落点,他已走到窦红娘身侧,面对着一干马贼。

“我愿意跟随大堡主!”一名马贼噗通跪倒,双手把自己的马刀高举过头顶。

“我认得你,原是乌流水手下,给过你银子,让你去好好生活,结果你又去投了乌满天!”李承训有过目不忘之能,一眼便认出了此人。

“不错,是我,咱们马贼,只会刀头舔血,哪会做别个,乌满天是我们老大的老大,我自然去投靠他,您不是说过前事既往不咎吗?”这人长得粗壮,性格也是憨直,说过之后,全不担心李承训会报复他。

“你叫什么名字!”李承训沉声问道。

“大家都叫我黑铁塔!”这壮汉粗壮黝黑,比众人高出一头,倒真似个黑铁塔。

“好样的!我杨有道欢迎你的加入,兄弟,走过来!”李承训字字铿锵有力,给人以振奋,他为了避免贾维的迫害,不敢再用李无名的化名,便给自己胡乱取了一个“杨有道”的化名,他不想在自己尚未壮大之时,便被扼杀在摇篮里。

果然,这黑铁塔闻言浑身一震,立即起身,收起马刀走到李承训身前,用力抱拳道:”谢大当家的!“

其实,李承训斩杀乌流水后,提出把银子分给不愿跟随他的马贼,便算计到大部分人会选择拿了银子离开,不是这些人想要脱离马贼的身份,而是他们不相信李承训的实力,他们认为李承训斩杀乌流水只是偶然,更何况还有更加强大的乌满天存在。

但是现在不同了,若说李承训斩杀乌流水是偶然,那他斩杀乌满天却凭的是有目共睹的实力,他们区区十几个男人,便把二百余人的马贼队伍,杀的溃不成军,这是什么样的实力?若要这位杨堡主手上再多些可用之兵,那会成就何等伟业?

做惯了马贼的人,是很难再回头的,虽知前路凶险,却是自由自在,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率性而为,总好过日夜劳作,吃穿不饱,还要看土豪和官府的眼色过活。

因此,他们会在一支马贼败散之后,投入到另一只马贼的队伍里,继续过那逍遥的日子,做那无本的买卖。

乌满天的这些手下,眼见着他们的大当家身死,三当家下落不明,半数人马死伤殆尽,这明明是覆灭的节奏,便不得不考虑他们的去留问题。

每个人心思各异,但不可回避的事实是与其投入到其的马贼队伍里做炮灰,做马前卒,还真不如跟随这位看似仗义,又有头脑的杨有道手下。

虽说马贼们悍不畏死,但没人愿意去死,所以当李承训赠送银两,礼送那些不愿意跟随他的人出走的时候,这份道义与胸襟便已经折服他们了,这是乌满天和乌流水不可能做的出来的事情。

在道德和实力的双重压迫下,所有的马贼都已跪了下来,高举马刀,齐声喝道:“我们愿意追随杨堡主。”

“好,兄弟们,你们愿意追随我,我便有责任带领大家闯出一条大路来,”李承训神彩飞扬,朗声说道:“你们都起来说话!”

众人闻言,相继而起。

他这才说道:“虽然咱们还是马贼,但称呼却要改一改,你们不要叫我大当家,叫我大将军!”

此言一出,底下目瞪口呆,随即便是一片哗然,议论之声四起。

“没有官府的封赏,敢自称将军,那无异于造反,这还得了?”

“官军本来就打算围剿咱们,造反又怎了?”

“就是,这是草原不是大唐地界,他管得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