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夜色浓重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284 阅读进度:261/624

李承训哪里懂得打仗?但他有信心在军争中取得胜利,因为他来自现代,有强大的学习资源,又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别说《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这种大众图书,他对《武经七书》都有涉猎。兔淘淘.

《武经七书》是北宋朝廷作为官书颁行的兵法丛书,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军事教科书。它由《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七部著名兵书汇编而成。

然而最令他心旷神怡,受用无穷的,并不是这些理论性的兵书战策,而是充满实例教学精神的一部古典名著《三国演义》。那里面的故事生动,巧计连连,使之读起来回味无穷,难以忘怀。其实在军史上对《三国演义》的评价是相当高的,更有当年满清入关是靠着这本书而学以致用,最终征服了中原民族。

李承训有这些知识做底蕴,虽未经过真正战阵的历练,但他在江湖上搏杀多年,那份勇猛,定力,阅历,必能使他在军争中有所收益。

现在,他踌躇满志,一腔热血都在沸腾,随之而来的是野心在膨胀,或者说他给自己立下了一个伟大的目标,那就是建立自己的帝国,游离于大唐之外,傲立于草原大漠!

梦想和目标若要实现,需要克服很多艰难困苦,眼下首要的工作便是招兵买马,壮大自己,那就从暗影堡守卫战开始吧。

思虑间,李承训已踱步在城墙上巡视一圈,与守城的旧部一一打过招呼。

这座城堡有一里地方圆,而他只有十个暗影门旧部可用,却还要分做两班,只有五个人分散到偌大个防线上,何其无奈?

大草原的星空格外清亮,满天星斗,镶嵌在黑色夜幕之上,深邃,久远,安详。

李承训矗立在一处垛口处,抬头望向远处的星空,心里却始终无法平静,他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自己踏上军争之路,必然会失去很多东西,到底值得吗?

可不去争这一份荣誉,如何破解十二生肖宝图?如何找寻回家的路?如何能给自己的妻子以安定繁荣的生活?如何能在贾维、药色和尚等人的威压下生存?

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夜空中湿润的空气,闻着青草的芳香,感觉轻松了不少,“争!争夺个天地下来以安身!”

下定决心的李承训开始面对现实,谋划起防守暗影堡的事情,他估算着那些被放走的堡丁,一定会有人去大青山报信,那时乌满天一定会派人来夺堡报仇,而这一来一去,以快马算,需二至三天,这样一来,他还有近三天的时间来准备防御。兔淘淘.cc

如何防御呢?那二十四个女兵根本用不上手,甚至都不能让她们露面,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在战场上根本没有生还的余地,那他手下便只有十个暗影门旧部,再算上自己,无忧,红娘和沙子四人,如何能防守住这座城堡呢?

他们拥有战斗力的人总共才十四个,即便全部守在城墙上,均分到一里地方圆的城墙防线上,也要数百米一个人,很难想象面对马贼多方位的进攻该如何防守?

对了,还有个更严重的问题,那便是秘道。乌满天作为乌流水的靠山,必定知道这堡内秘道的存在。若是他亲自过来,这秘道不仅不能成为他们全身而退的后招,反而成为了攻破堡垒的突破口。

倒是可以事先把这秘道封死,断绝乌满天对其前后夹击的可能,可这样一来,他们便没有了后路,只能死守堡垒。

那时,乌满天可以采取围而不打的方式,困死他们。虽然李承训和红娘等人,可以凭借超凡的武功,趁着夜色逃遁,可那十个暗影门旧部,和新投靠他们的娘子军怎么办?

十个暗影门故旧,并非都是武功高手,其中只有四人功夫在二流水平,当然放在草原却算得一流,可在敌人的乱箭之下,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人不是神,总有自己的体能极限。兔淘淘.其余六人都是楚云飞在幽州新收的门徒,没有什么武功,长处是善于骑射,熟悉这里的草原山川,但却比马贼的战斗力强。

月入中天,李承训便这样一动不动地望着星空,心中思考着对策。

城墙之下,娘子军们早被安顿下去休息,并告知天明即起来操练,而无忧,红娘,夏雪儿则仍然站在广场中央,静静地看着李承训,她们知道他在思考,而没有过去打扰他。

突然,李承训动了,好似大鸟一般飞身从城墙上下来,直奔三女身前。

“老爷,无名,哥哥,”三女齐声呼喊,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我要出去一趟,争取在明日晚间回来。”李承训面色沉静,“我必须要把公主接来,一旦乌满天围城,怕是没有机会了。”

“哥哥,公主有悟空保护,远离战场之外,应该比在这里安全吧。”无忧对李承训的决策颇感意外。

“是啊,”窦红娘接口道,“公主乃万金之躯,若是有什么闪失,如何是好?”

“让他去吧,他不把公主带在身边,他不放心。”夏雪儿微笑着道,“我相信公主也是这么想的。”

李承训心中一暖,想不到还是夏雪儿最知他心意,但无忧和红娘也是好意,于是说道:“既然公主嫁给了我,便要与我共沐风雨,能得你们四位美女垂青,我李承训此生足矣,咱们五人共历生死便是!”

“嗯!”无忧和窦红娘同时点头。

“按照估算,乌满天的人马会在后天早上到,而我无论顺利与否,都会在明天晚间赶回,这样布置防御的事情,就全要靠你们了!”

李承训多少有些担心,但他心中已经有了腹案,如果红娘等人切实执行,倒也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无名,方才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觉得对方如果来了百十个人,咱们是无论如何无法抵挡的,唯一可行的便是都躲藏到秘道中,伺机而动。”窦红娘看看左右的无忧和夏雪儿,愁眉不展地道。

“大可不必,你们依我计策行事,定叫这帮马贼有来无回。”

李承训随后向她三人讲了自己的谋划,听得众人连连点头,喜不自胜。

“嘿!哥哥,真厉害!”无忧兴奋得真想给他一个拥抱,那呼之欲出的动作,被李承训逮个正着。

窦红娘听他说完,也是喜上眉梢,摩拳擦掌,“无名,有你在,何愁大事不成!”

夏雪儿却是笑得花枝招展,“老爷,雪儿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

李承训哈哈大笑,“你们少来这套,切记不可大意,一定尽快布置完毕,任何一点疏漏都可能导致咱们全军覆没!”

“是,大将军!”三女同时拱手行礼,那一脸肃穆,好似真是身经百战的将军。

李承训看得心头一乐,“来,几位夫人,老爷我这便要出府了,还不来让老爷抱上一抱?”

“啊!”无忧最先被他拉到怀里,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面颊一热,被李承训亲了一口。

同时,李承训的另一只手扣住了红娘的手腕,这边放脱无忧,那边用力一带,便把红娘装到怀里,同样是在她脸上吻了一口。

夏雪儿没有武功,自知无法逃脱,她也没想逃脱,反而是笑嘻嘻的迎上来,主动投怀送抱,让李承训亲了一口。

三女这边娇羞难耐,那边李承训已纵声大笑着疾步而去,几个起落来到城墙之下,运用猿攀之势,迅速爬过城墙,消失在城墙之外。

此时红娘等人才反应过来,忙追上城墙,希望看着他的背影,但为时已晚,待他们上得城墙时,早已没了李承训的身影。

李承训出了城堡,直接去了“万马庄”。顾名思义,这里是养马的地方,是属于暗影堡的产业。马场的位置在城堡以东三千米处,是人工圈起来的养马场,从城堡上看之一目了然,无论是守护还是使用马匹,都很方便。李承训等人初到城堡时,那个牵走他们马匹的人,便是把马匹都送到了这里。

马贼马贼,早草原上没有马的贼,便相当于没有兵器的士兵,而士兵没有兵器,犹能靠着自己的勇武杀敌,若马贼没有马匹,那便几乎是死路一条。

因为草原与中原不同,这里地势开阔,无论是长途跋涉,还是对冲杀敌,骑兵的杀伤力,是远远高于步兵的,那种居高临下的威压,加之奔腾不息的气势,便足以令无马之人胆寒。

“靠,还真是狠!”李承训来到万马庄后,见到里面居然一匹马也没有,猜测是那个王八皮所为,他定是怕李承训后悔没杀他,再骑马赶来,因此放脱了所有的马匹。

没有马,那便只能靠徒步了,他以天生神力为基础,百兽步法为辅助,跑到百里外的幽州,也非是难事,但人体潜能毕竟有限,怕是在时间上会保证不了。

正在他懊恼之际,耳际突然传来“突突”的声音,他用心聆听,万籁俱寂,似又没了声音,以他百兽拳的洞察力,他感觉一定是有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