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美归心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050 阅读进度:246/624

兔淘淘.兔淘淘.cc<冰火#中文听完李承训的解释无忧和窦红娘都是良久不语她们想不到会有人心机如此深沉苦寒的边塞蛰伏两年苦心经营而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剿灭暗影门擒杀李承训

现在想想这贾维应当是随窦红娘等人一起在幽州落脚的就在窦红娘努力建设门派的同时他却隐姓埋名投靠朝廷着力谋划覆灭门派难怪小英子去打探贾维的消息始终沒有音信谁会想到贾维会藏在幽州呢

李承训猜测贾维如此破坏暗影门的动机是因为他自己得不到它便要亲手毁灭它可怕的是贾维的这份隐忍之前他竟然丝毫不露声色而出手便是雷霆万钧完全不给人以回旋余地

夏雪儿未经过暗影门之事自是不知道其中变故她一直插不进话來如今听见窦红娘自责见有机可乘忙道:“是啊红娘姐你别自责了那个恶人如此阴险谁人也是防范不到”她早发现窦红娘和无忧关系不错这白做好人的机会岂能浪费

“就是嘛”无忧接话道:“咱们现在能和哥哥一起走不也是福气嘛”无忧与窦红娘监牢相隔他们可以通过临近的铁栅握住双手

窦红娘脸色一红“你已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和他走算怎样……”话到一般已几不可闻她虽然是豪爽的女汉子可那是在江湖上若说到儿女私事上自也羞怯

“反正咱们也是有死无生不如你现在便嫁于哥哥好了”这话无忧在心中想着却是并沒有说出口

她是知道窦红娘心思的心里也着实疼惜这个干姐姐自然想让李承训在大家共赴黄泉的时候给她一个名分可她同时也知道李承训的心思知道他不想娶太多的女人担心自己说出后会令李承训为难

“红娘”李承训喊了一声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片刻的沉寂之后还是无忧首先打破僵局“哥哥你聪明绝顶咱们真的沒有逃出去的可能吗”

得到无忧的恭维李承训感觉很享受这种被爱人崇拜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如饮醇酒但是他却要令无忧失望了

“外间无人知道咱们被关在这里因此不会有外援”李承训思考了一下自己被俘的过程相信红娘她们被移送过來的时候也是做好了保密工作

“这铁栅都是精铁铸造别说我此刻受伤发不得力即便可用得百兽拳与天生神力也是断不开的”他把手搭在铁栅之上用力捏了一下却牵动得伤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又咳嗽了起來

“哥哥”

“无名”

“老爷”

监牢对面的三位美女同时惊呼出声

李承训喘息过后忙道:“我沒事红娘想必你也试过了吧”

窦红娘接话道:“嗯我试过沒有用”

贾维乃一介草莽自然不比李世民可以得到医佛的化功散因此只能采取传统的办法打造熟铁牢房

李承训的话说的很直白他们现在既无外援又无逃跑的实力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而贾维对待暗影门门徒的手段大家有目共睹那他们的最终解决便不难想象了恐怕加之到他们身上的手段会更加残忍

监牢中的每个人在想到未來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个冷颤并感到绝望也许唯一聊以安慰便是大家可以死在一处却还不知贾维是否能让他们死则同穴

“丫头我想抱抱你”他与无忧经历了无数磨难此时想想便觉心疼一个男人的不能保护自己的爱人周全是莫大的悲哀

“我也是哥哥但有你在丫头死也不怕”无忧知道李承训既心疼她又担心她便故作轻松地道

黑色之中看不到对方脸面但他们心中是亮的他们默默不语各自感怀着那份发自心底散发出來的温暖的气息

沉寂这次被窦红娘打破“无名咱们怕是沒命活了还不知道这贼子用什么方法來折磨咱们我……我……”她话说道一半欲言又止便呼吸急促起來

无忧抓住她的说轻声道:“姐姐怎么了”

“我想问他一句话”窦红娘小声对无忧说道

无忧感觉窦红娘的身子发烫还微微有些颤抖从话里也能听出來紧张的气息她很清楚这位姐姐在何事面前会如此不淡定心中不禁暗笑开口说道:“那姐姐你还不快问”

“我我想问你一句实话”窦红娘抬头望向对面虽然那里漆黑一片她却好似感受到了那黑洞洞的空间内正有一双清亮的眼睛在望着自己等着自己说话

她瞬时感觉脸上红得滚烫几欲张嘴却始终说不出半个字來倒把一旁的夏雪儿急得够呛

夏雪儿已然猜到窦红娘的心思这便是聪明的女人不仅可以察言观色更能从对方欲言又止的说话中听出弦外之音她与窦红娘何尝不是一个心思呢

“哎老爷我替红娘姐说吧”夏雪儿绕是做足了心里准备也不禁语音发颤因为她是在假窦红娘之事來达到自己的目的

监牢内霎时一片寂静

李承训不是傻子窦红娘期期艾艾的说了半天也终是沒有开口他已多少有些明白待见夏雪儿横出一杠那些许的不明白也很清楚了

无忧始终心知肚明其实她心里一直负担不轻一方面想李承训能始终爱她一人而另一方面又心疼这些喜欢李承训的姐妹不过现在好了黄泉路上一起走大家也不寂寞

窦红娘心胸阔达其实最是单纯此刻见夏雪儿接过话头她更羞怯的不好意思便默不作声真的由她去了因为她实在难以开口说出那话

夏雪儿和窦红娘完全是两类人虽然她们都很害羞很腼腆但红娘更憨厚更被动而夏雪儿由于经历过爱的蜕变已经变得更狡猾更主动

“老爷如今咱们几个落到这个什么贾维的手里后果如何大家都很清楚红娘姐是想问你你到底爱不爱她”

夏雪儿的话音打破沉静随着她的话音落点这个世界又恢复了沉寂

窦红娘的脸瞬间充血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庆幸的是这片黑暗给了她掩饰羞涩的空间而且这话又不是从她口里直接说出來的她要做的只是默然便好

李承训心弦一颤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其实他内心早就开始在寻找答案而且已经得出了结论与所有男人的通病一样他不仅喜欢窦红娘也喜欢夏雪儿

但是他的内心同时也告诉自己他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把自己的爱分做两半已经是有愧无忧如今再分出去两块他自己都不肯接受

问題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拒绝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难道还要用冰冷的言语來刺伤她们吗

沒有人愿意打破这份宁静都在期待着李承训的答案夏雪儿却又张口打破了这份静谧“我与红娘姐一样活着嫁不得你死了也要跟你走带上我们好吗给我们一个名分”

她这话不会出任何人的意料之外但却是字字如锤般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

又是一阵沉默……

“哥哥我知道你的心意按着你的本心來吧丫头很高兴能和两位姐姐一起生活”无忧知道自己不表态绝对不足以促使李承训下决心开口应诺

沒有女人不是醋坛子的但无忧这话确是发自内心虽然心中有点小小的遗憾可想想马上便要共赴黄泉了何必还吃这闲醋

李承训心中翻江倒海额上青筋暴露一种激情在他体内激荡说实话虽然他一直很向往三妻四妾的生活却是惧怕媳妇太多从而麻烦不断而且他是一个认真而负责人的男人不希望自己的感情有一丝瑕疵

但是现在他已经沒有必要再去压抑自己的**因为这**之火将会在生命终结之时同时熄灭

“阿大”李承训突然大喝一声

“门主什么事”阿大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回话中总算有了些许生气

“你为媒妁我李承训要取窦红娘和夏雪儿为妻烦请前去帮我说媒”李承训底气十足这几句话说來居然沒有气喘

“呜呜”夏雪儿的哭声从对面传來而且是撕心裂肺旁若无人的痛哭她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往事种种纷纷袭上心头如何也忍不住嚎啕起來

窦红娘沒哭但是胸口也是为之一滞她终于嫁给他了虽然他不是她的唯一但她心甘情愿接下來的日子她便是李夫人了

“阿大”无忧见阿大沒有动静出言叫她

“啊夫人这我沒做过媒啊!”愣在一旁阿大立时报怨

无忧也沒做过媒甚至自己怎么嫁给李承训的都是稀里糊涂的反不如李承训清楚

“咳咳”一阵咳嗽过后李承训又道:“阿大咱们现在一切从简”说完他抬高声调喊道:“红娘你愿意嫁给我李承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