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欲与君相知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219 阅读进度:234/624

兔淘淘.cOMlU5.兔淘淘.翌日一早.汝南公主含羞带怯.藏在李承训胸怀里不肯抬头.但她不知何时竟然已穿好内衣.

李承训自也醒了.看着她娇羞的摸样.心中喜欢.但见她穿着衣物.不由得笑了.咬住她的耳朵道:“今晨天亮时分.该见的见了.该摸的摸了.公主现在穿戴起來.又有何用.”

说着.他手脚又开始不老实起來.

汝南公主连忙阻挡求饶.“别.不行了.”

“为什么.”李承训从昨夜一直折腾到天亮.自然知道她说的不行是为何.却故意逗弄她.

这让初经人事的汝南公主如何作答.她憋涨着脸膛通红.却是说不出一个字來.只是死死拉住自己的衣襟不松手.

李承训看着心中怜爱.向她保证再不胡闹后.才得以把她柔顺的搂入怀中.二人窃窃私语.尽说些夫妻间的情话.

气氛让李承训烘托得刚刚好.他觉得可以走第三步了.于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汝南公主.柔声道:“公主.你不是也想去那些名山大泽中游玩吗.咱们现在就走.好不好.”

汝南公主闻言一愣.她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征询地目光在他身上游荡.

李承训轻叹一声.实话实说地道:“公主.其实这次引我出去的人是暗影门旧部.他们想杀我.”

“为什么.”公主吓得一惊.随后不解地道.

“因为你父皇以我的名义.一直在诱杀暗影门的人.他们误会是我主理这件事儿.”李承训如实答道.

汝南公主是聪明人.无需他的解释.便已猜到父皇的用意.“也好.你便趁此机会脱离开他们.”

“男人做事顶天立地.受不得人冤枉.我已决定与他们回去幽州.当面对质这件事情.”李承训的口气决绝.不容置疑.

汝南公主身子一抖.面上透过一丝惶恐.却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不发一言.她沒想到自己初夜之后.便是与夫君离别.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与他再相聚.

“公主.你必须跟我走.”李承训斩钉截铁地道:“女子出嫁从夫.当如是.”

“父母在.不远游.”汝南公主同样回了他一句儒家礼法.

“这.”李承训当即被噎住了.“是啊.这可如何是好.”

两人都是默默不语.谁也不开口.晚间那暧昧欢喜的气氛早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沉闷与焦躁.

“伴君如伴虎.何况我的身份尴尬.始终是皇帝心中的一块心病.我们不如先远离.何时想回來看他.便回來.不好吗.”他又说出了另一个貌似强大的理由.

汝南公主却毫不迟疑地应道:“皇帝嫁女.便是要你安心为皇帝办事.何苦庸人自扰.去担心那些未必会发生的事情.”

“在帝都看似荣华.却如笼中雀.我不在乎功名富贵.只要自由洒脱.公主愿跟我比翼齐飞吗.”李承训终于说出了实话.所谓天高皇帝远.若是出了中原.他做一方土皇帝.岂不比这帝都看人脸色强上百倍.

“能与你比翼齐飞的鸟儿又不只我一只.驸马何必在意.”汝南公主说这话的时候.已然推开他的身子.坐了起來.

李承训沒有唐突地再去抱她.而是起身与她并肩而坐.他感觉汝南公主已不似昨夜那依人的小鸟.又恢复到洞房初见时的那种高贵凌厉的气势.他猜不到她的心意了.

其实汝南公主心中也正迷惘.拿不定主意.因而才顾左右而言他.她从小生长在皇宫.只是自己的母后身为前朝公主.遭到大唐新贵族势力的排挤.而最终沒能得到李世民的宠信.郁郁寡欢.早早便离了这喧嚣的尘世.

李世民对她还算是宠爱.但他子女众多.难免顾此失彼.况且.汝南公主无论如何也不能与长孙皇后这一脉相比.宠幸自然大大的给了长乐公主.

但汝南公主并不怨天尤人.只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她甚至下定决心在深宫中与诗词文章相伴终身.而不愿意去涉险进入感情纠葛.以免重蹈自己母后的覆辙.

但是.情窦初开的姑娘都会去意想一个白马王子作为自己情感的寄托.汝南公主也不例外.她也有梦中的白马王子.是天下所有男人都难以企及的那种完美男人.

当宫中偷偷流传李承训的事迹.每个人都讳深莫测地把他形容为大英雄时.汝南公主渐渐把这个“仇人”之子.与自己想象中的完美男人从虚无而实质话.但她也就是想一想.并沒有觉得自己有可能与他在一起.毕竟他们之间沒有交集.

直到皇帝赐婚那一日开始.她便懵了.她沒有拒绝.默许了.因为她的心告诉她:你的英雄.來了.

新婚两日.虽然李承训的表现远非汝南公主想象中的那样美好.但也算不赖.他的真诚、风趣、细致.和对待她的态度.都令她感到轻松.特别是昨夜之后.她已完全沉醉在他的疼爱之中.把自己的心彻底的交给了他.

平心而论.汝南公主是愿意和他走的.与自己心爱的男人终身厮守.不管是幸福、快乐、艰苦、还是痛苦.她都愿意奉献自己的心去跟着他.天涯海角.这总好过一辈子在深宫中空度岁月.

但是.她有一种担心.担心离开宫廷.她便是一介草民了.那时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如何在李承训身边留有一席之地.如何能雍容华贵的在那夏雪儿面前展示自己的地位.

李承训不知她的小女儿心思.还道是她在纠结“父母在.不远行.”

见汝南公主低首不语.他为了打破沉闷.开口说道:“其实也不是急于现在便走.只是暗影门那边的事情不处理好.我心里也不踏实.我已和他们商定.在幽州碰面.”

汝南公主脸色平静.只是不语.也不知她心中抉择如何.

“我想着处理好暗影们的事情后.把门主之位正式转给他们.我带着你们逍遥山水间.远离俗世纷争.”

李承训在极力勾画美好蓝图.想以此打动她.当然.他说的的确是实话.非是他沒有野心.而是他不喜欢束缚.他一直在寻求这二者间的一个平衡.

汝南公主也是心气高远的女子.其实已被他说动了心思.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担心她们区区两三日的情感.能否抵得住帝都之外的风浪.

“驸马.我决议不走.你自己走吧.”她口是心非地说道.这是她对李承训做最后的考验.其实她心中极其忐忑不安.那心儿已然提到了嗓子眼.

她在想:若是你找了一万个理由.而还是选择先离开我.那便是证明你对我还不够好.我在你心里还是可有可无.那我便真的不会跟你走.而且此生也不复见你.

女人的想法.有得时候真的是令世人无语.她们通常有了心事不明说.而是自以为是的做出一些她们想当然的事情.结果往往适得其反.造成误会.以致悔恨终身.

幸好李承训是个极其负责人的男人.也是个遵守承诺的男人.他既然决定要把公主带走.便会付出全部的努力.不达目的不罢休.

“我怎能扔下你一人.公主若是不走.我便也不走就是.”他沒有说假话.若是汝南公主不走.他可做不出抛弃妻子的事情.何况昨日你还与人亲亲我我.今日便转脸离开.

此语一出.倒是颇令公主感到意外.“你不是已经安排无忧和他们走了吗.”

“不要紧.那人与无忧是朋友.不会害她.只是她若在幽州等不到我.自然以为我心虚不敢去.必会再來害我.但是这一來一去怕是要一年半载的.到时再说吧.”

李承训话里软中带硬.但说的是实话.

为了谈话方便.两人此时是对面而立坐在床上.而为了尊重公主.李承训也在说话间穿好了衣服.

汝南公主心中暗自思量:自己的相公是废太子的儿子.父皇喜爱他.会赐给他一切.甚至包括自己.但不会令其执掌军政要脉.与其他在这里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太平王爷.还真不如到广阔的天下去争取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如他真是一心待我.跟他走便是.只是.他说的话当真吗.她猛然抬起双眼.直视着李承训的双眸.沒有羞涩与痛苦.有的是平静与一片清明.

李承训很坦然.因此他眼眸中迸发出的是热烈与喜爱.他目光不移地轻轻拉住公主的手.一字一度地说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驸马.”汝南公主万沒想到.这个在洞房之夜被自己三題难倒的诗词门外汉.居然说出这么一句用情深刻的经典之作.不禁心中大为感动.她一下扑到李承训怀里.竟然哭了起來.

汝南公主本已被李承训热烈的目光烧灼的满心溶化.再听得这首诗词更是如飘在云端.幸福满足的奇妙之感充斥着全身.现在只想着投入他的怀中.永远.

李承训知道这便是算搞定了汝南公主.嘴角淡出一抹笑意.这首词出自《乐府民歌》中《上邪》.不善文辞的他能够知道并且记住它.完全得益于现代红极一时的一部剧集《还珠格格》.他清楚的记得琼瑶阿姨把“山无陵”写成了“山无棱”.

二人心结打开.自是又说了会儿体己话儿.又缠绵了一会儿.这才双双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