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兄弟起争执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4205 阅读进度:212/624

兔淘淘.兔淘淘.upu.cc

大婚之前的忙碌令人难以想象的即便有众多仆从來帮忙当事者都依然不会消停却不知道都忙的是些什么

但是百忙之;李承训还是出去了一天他去的地方是至相寺而去那里的缘由是因为戒痴和虎子被禁足在那里

李世民曾宣旨正式昭告天下汝南公主大婚大赦天下死刑者减罪至徒刑徒刑者减罪至囚禁

李承训闻听之后立即入宫得知他二人被禁足在寺庙更是喜出望外心知那里要比监牢强太多于是连连谢恩

原來李世民为了牢牢的笼络住李承训早就打算挑选一位公主下嫁给他因此在他首破奇案第一次救回城阳小公主后便破格封他为五品宁远将军为的便是今天

他已摸透了李承训的脾性知其是重情重义不贪权色的人那些高官厚禄或者财色美人并无法收复其心的相反将心比心待之以真诚却可以俘获其心

戒痴和虎子还有那个叫瘦猴的女人绝对是李承训的死党而朋党之患是最被历代君王所忌讳的按理说这几人是绝对不能留的但李世民既然打算收复李承训便不得不对这几人r/>

况且李世民并非是那种无能的昏君只能靠杀戮來维系统治他有胸襟有才能偏要试试分化他们把他们收为己用

因此他并沒有把几人发配出去而是早就送到了至相寺说是用佛法洗涤他们的罪恶不如说是要智善禅师给他们洗脑而后待公主大婚后再送给李承训一个天大的人情

对于这一切李承训事先都不知晓他立刻皇帝请求去至相寺一趟看看他的兄弟同时希望皇帝能恩准他们來参加婚典

李世民要做胸襟广阔的有道明君自然不会阻止只是嘱咐说“朕以真心待之望尔等以真心回报朕定不负所望”

李承训如何听不出这是皇帝的承诺一是说他已经原谅了他们二是说只要他们用心办事必不会亏待他们

就这样他回到驸马府后与无忧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无忧自是想与他同去可李承训以那里是和尚庙为由不同意她去让她好生在府里带着

第二日一早李承训便牵着马出门了他沒有立即出城而是先去了趟天香楼买了两坛老酒定了bsp;这才翻身上马缓缓向城外走去

他知道两兄弟这大半年不是在监牢便是在寺庙必是粗茶淡饭怕是嘴里要淡出鸟來虽不能立时接他们下山喝酒吃肉倒是可以先送上去让他们解解馋

李承训担心马跑得快了散乱了酒食因而骑得不快感到终南山至相寺的时候已然几近正午

山门外的知客僧见李承训到來都是格外热情应是那日他挺身而出使得方丈禅师获救内奸智聪伏法因此全寺上下无不感激他的恩德

不过这知客僧的脸色很快便变了“李将军这是什么味道”说着他的眼睛瞟向马鞍两侧

李承训不想欺瞒佛祖因此并未对酒肉做任何掩饰“小师傅无名带的是酒肉也未敢就此入寺还请小师傅帮忙先照看一下我去见见方丈便回”

知客僧面现难色却还是勉为其难地点点头“那行您速去速回吧”

李承训谢过之后急步向寺里走去他在至相寺潜伏半月那里的道路途径已然摸得清楚自不需人引路

知客僧见他进去连忙也回到山门入口躲得那酒肉远远的尚自禁着鼻子一脸痛苦神色

智善方丈见他到來自是高兴引着他到方丈室说话

李承训虽是为着兄弟事而來却也不能不顾及老方丈的一片热诚何况他还有事相求便耐着性子与他交谈起來

老和尚自知他的來意因此只简单谈了一些别后情形便说起戒痴和夏承二人

“大师请赎无名的罪过这次來探视兄弟带了一些酒肉却是未敢入寺想请方丈施与方便让他们二人于山门外与我相会”说着他深施一礼

智善方丈感念李承训对至相寺的帮助考虑了一番缓缓说道:“皇帝有命不许二人离开至相寺半步不若你们在后山相聚吧那里连通秦王寨也算是至相寺的后院应不算抗旨”

李承训一点便透这实际上便是默许了他们在寺里饮酒连忙施礼答谢“有劳大师费心了我这就从小路去后山等候二人”

至相寺与秦王寨的这段山路除了从至相寺出來的这条大路外还有条小路可以直插过去这些在李承训与宋管家在这里卧底时便已走过数遍

李承训辞别至善禅师回到山门旁见那僧人依然蹲在远处为他看着马匹食盒不由笑道:“多谢师父辛苦这马匹还需帮忙照料下”

他边说着边从马上卸下酒肉再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那和尚“把马栓到一旁便好”

知客僧有银子拿自然沒有意见连忙代表佛祖谢施主的香油钱

李承训从小路來到后山挑出一块视野开阔的避风之地这里除了几株树木外远处并无甚障碍物可以看得一览无余的看得很远目的是为了防止他人偷听他话

他打开食盒把酒菜摆地上便一脸期待的向至相寺后门张望

片刻之后戒痴一袭灰布僧袍虎子一身青色素衣从至相寺的后门出來向这边行來

“二弟虎子哥哥对不住你们让你们受苦了”李承训终于见到二人心情极是激动快步向他们走去似有千言万语却填塞于胸不知该说那一句好

戒痴面色阴冷缓缓撤出了自己的手

“师傅”虎子见到李承训立时喜动眉梢嘴角带笑撒腿向这边跑來及至到了李承训身前也未停步而是直接给他來个熊抱

李承训心sp;细细打量着虎子觉得他虽然又瘦了些但是气色尚可心知二人虽是吃了苦却并未受到折磨

“二弟”李承训见默默站在虎子身后的戒痴面色阴冷不由得心sp;“來兄弟大哥给你们带了酒肉咱们兄弟一醉方休”

戒痴依旧一动不动倒是虎子拉了拉他僧袍“二师伯一定是误会别听那两个侍卫瞎说”

皇帝并非让他二人独自來这里参禅修行而是还派了两名侍卫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们因此他们也会相互聊天而所以关于李承训的一切二人都是从他们口r/>

就拿今天來说两位看守听说李承训要单独回家戒痴和夏承颇有微词但却不敢不从毕竟至善大和尚得罪不起新驸马更是得罪不起便只能听之任之了

李承训见戒痴面色便猜到他是误解自己也是自己在外逍遥而舍命搭救自己的两位兄弟却至今难见天日放在谁心里也不舒服

“二弟咱们是磕头兄弟当以信义立世你信不过大哥吗”李承训并不急躁也不气馁他心疼兄弟们为他吃了这么多的苦

“大哥我有一事不明还望赐教”戒痴神色不善语气生硬

“二弟你说”李承训依然柔声细语“你谋刺皇帝却可以官封将军做驸马而我们只不过是劫个法场却被困至今为何”戒痴疾驰疾言厉色显然心/>

“二弟”李承训还真不知该如何解答这一桩接连一桩的事情件件惊心动魄却都是一言难尽便柔声道:“咱们兄弟过去坐坐是大哥不好听凭二弟处置便是”

想到兄弟们为救他甘冒杀头义无反顾的与大唐为敌即便他为着兄弟们的安危一直委曲求全却还是无法救兄弟出水火始觉心/>

“二师伯我相信师傅一直在想办法救咱们”虎子见戒痴对李承训态度恶劣不由得急切声调略高

戒痴双眼虚眯冷哼一声大步向李承训事先安排的野餐之地走去他本是心思沉静之人只是被幽闭许久心出如今见到李承训定要把事情來龙去脉讨个明白

三人又聚在一处气氛却无比怪异

虎子热情高涨似乎只要见到师父好便好完全不在意戒痴方才提出的问題也不关心自己今后的安慰只是先问了句“瘦猴如何了”他从进入至相寺便失去了瘦猴的消息

李承训告诉虎子瘦猴算是从犯这次皇帝大赦已然完全免了她的罪行把她遣送回洛阳了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枚金钗“这是瘦猴让我转交给你的”

瘦猴回洛阳前并不知道虎子和戒痴的去向因此去向李承训告别顺便询问下他们的境况无奈皇城门禁森严她根本无法进去

也是这丫头够聪明突然想到那日劫法场之时长乐公主似乎对师傅有意或许能帮她便专门去长孙府请求帮助

长乐公主自沒有不帮的道理把她带进了宫闱送进了立政殿偏巧那日李承训不在是无忧招待的她们

因皇帝的圣旨是即可遣返瘦猴回原籍洛阳因此她不能在帝都久留终是未等到李承训回府她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

虎子听闻瘦猴安然无恙已然脱离苦海长长松了口气脸上喜色更浓“太好了她沒事了”

戒痴一声不响的吃着肉喝着酒并不搭理二人但李承训知道他是有心的人在留心着自己的每一句话

“二弟虎子你们能來救我真的令我感动我也一直在试图救你们出來所以才甘冒风险在帝都做了这许多事皇帝不断累升给我官职还把公主下嫁给我无非是想要收服我而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们能获得自由”

他声音柔和语速缓慢异常诚恳虽是对着虎子说的却是讲给戒痴听的

虎子深受感动表示一切听从师父安排希望能有朝一日再回到他的身边而戒痴则依然是无动于衷只顾自己吃喝

李承训沉思片刻话锋一转“内sp;我便不细说了现在只是想听你们两人一句实话是现在就逃走难免被终身通缉还是做顺民为朝廷办事”

“师父虎子自然是跟着你走”虎子立刻急道他还待再说却被李承训伸手阻拦住话头

李承训死死盯着戒痴很明显是等他表态

戒痴又了两碗酒抬起头來同样狠色地盯着李承训恨声道:“他是你我的杀父仇人你现在要认贼作父我岂能你同流合污吗”

李承训闻言眉头紧蹙这是他无法反驳的诘问因为他的确沒有要杀李世民报仇的意愿也的确做了人家女婿他感觉自己现在的身份竟好似一个说客特來招安二人的难怪会令戒痴产生抵触情绪

“二弟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李世民却是一代明君杀之可惜”他试图说服戒痴能够放下这段仇恨

“我去少林学艺为的便是报仇此生活着的念想也是报仇即便现在我的武功全失也要报仇”戒痴额上青筋暴露咬牙切齿地道

“二弟其实你换个角度想一下皇帝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他却沒有这么做也未令人废掉你的武功你又何必一意孤行非要他的命呢况且成王败寇你父亲之死正如我父之亡一样都是大势所趋何必执拗呢”

戒痴根本听不进去劝但有一样他听清楚了语音都有些发颤地问:“你说我们的武功沒被废掉”他全是真力皆无一直以为已然被废去武功

李承训点头道:“那是一种叫化功散的药创自少林医佛前辈”他來时曾问过皇的确如此接着他简单讲这药的由來和症状功效

戒痴暗口化功散的症状完全符合不禁心头狂喜作为一个江湖人失去武功比失去生命更不能令人接受他一直以为自己将再沒有武功再无法报仇如今听到这个喜讯怎能不令他兴奋

“道不同不相为谋李无名咱们兄弟情义怕是今日要断了你给我弄來解药让我恢复功力便算是两不相欠吧”

李承训闻言心房猛地一阵抽搐“二弟何來此话”

“我一定要取李世民的人头而你呢”戒痴声音也柔了下來“若是你肯与我一起你便还是我大哥否则咱们阳关大道各走一边”

李承训的眼圈红了这话击穿了李承训的心房“二弟你与大哥了断干系是为了以后干出惊天事情不连累我”

戒痴沒承认也沒否认嘴里只说“沒那么复杂你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