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密会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142 阅读进度:201/624

兔淘淘.upu.cc兔淘淘.冰@火!中文送走邹驼子.李承训回到房间.见李恪若有所思的摸样.遂问道:“恪弟.想什么呢.”

李恪迟疑着道:“无名皇兄.我想起來了.那突厥老人好像是颉利可汗.”

“不错.是他.”李承训暗佩他这般年纪便有如此的眼力和心思.

李恪轻叹道:“我是去年在父皇要斩杀他的时候.在法场见过的.如今看來.竟又苍老许多.”

“是啊.他若大把年纪.背井离乡.日夜睡在街口的帐篷里.吃睡都不得安稳.又每日思念故土.怎能不憔悴.”李承训也跟着感叹.

“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李愔插话道.“他屡犯我大唐天威.在边关坏事做尽.也是他的报应.”他话音很冲.隐含着轻蔑之意.

李承训知他说的不假.可对于一个英雄末路的老人.何必计较那么多.战争是沒有道理可言的.不是参与战争的就一定是罪犯.也可能是不得已.但一个孩子能懂得多少.因此.他便也沒分辨.便喝了一口酒.

“愔弟.话虽如此.可咱们得有慈悲之心.他既已沦落到这般田地.过去的就算了.一会儿咱们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他的.”李恪毕竟年长.懂得分寸.

“我才不去.”李愔依旧固执.“父皇封他官职.给他俸禄.他却不知感恩.偏要如此献世.坏我大唐风貌.”

李承训见二人争执起來.连忙道:“來.恪弟.愔弟.咱们不说他了.喝酒.”

李恪瞪了一眼李愔.端起酒杯.“好.无名皇兄.请.”随即举杯一饮而尽.

李愔兀自不服.撇着嘴回瞪了他一眼.也是举杯相随.

三人从颉利可汗的话題上移开.继续推杯换盏.

又几杯酒下肚.李承训见李恪话语更多.明显有些醉了.他心中记挂自己方才安排邹驼子的事儿.便无心再与二人攀谈.便劝解道:“不如今天就这样吧.再晚回去.怕是宫门要关了.”

“无名皇兄.咱们兄弟出來.就沒打算今日回去.”李恪喝得醉眼朦胧.还待分说.却被李承训拦住话头儿.

“今日已喝得不少.咱们改日再聚.恪弟.你且记住.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咱们兄弟性情相投.却难免会落人结党营私的口实.”

李恪闻言一怔.壮着酒胆高声道:“咱堂堂男子汉.何惧危言.”

李承训见他醉意浓烈.心知多说也无用.可与他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抓起面前的酒坛子.“來.恪弟.再干一个.”

李恪红着脸膛.也端起面前的酒坛.“好.干.”

这一口酒.就好似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李恪终于再也抬不起头來.口里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趴到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见李恪醉倒.李承训对李愔道:“好好看着你哥哥.我出去找人帮忙.”

“是.无名皇兄.”李愔忙扶住李恪.轻声唤他.他是不小心听到李恪与姐姐汝南公主说话.说是约了李承训來天香楼喝酒.便软磨硬泡的要跟着來.想看看这被后宫诸位兄弟姐妹列位传奇的人物.可他年仅九岁.自是沒有什么酒量.便以水代酒.当然不会醉.

邹驼子早已在楼下等候多时.见李承训从包间出來.匆忙走了上來.正要说话.却见李承训摆手示意他噤声.便生生的把话头给咽了回去.

“人多眼杂.先把他们兄弟送到客房去.”李承训走到他身旁.压低声音道.

“主人放心.请先移步到‘槐花’包间.这里让驼子处理.”邹驼子同样把声音压得极低.毕恭毕敬地道.

“嗯.先跟我进來.”

李承训回身进入房内.把醉倒的李恪.和懵懂的李愔交给邹驼子妥为安排.才又踏步出了房门.他并不担心兄弟俩的安危.因为邹驼子是精明人.既然已知这两人是皇子的身份.巴结还來不及.怎可能会加害.

天香楼的所有包房都是以花卉名称命名的.最高档的包间是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次一等的是牡丹、芍药等寓意吉祥的花卉.而槐花则是最下一等的包房.

伙计们都很热情.听说他要去槐花包间.便一路送到门口.才点头哈腰的离开.

李承训见这包间在天香楼最低层.靠近柴房附近的半地下室中.若沒人注意.还真不好被人发现.心中不禁苦笑:这商人唯利至上.即便主打高端的天香楼.也安排了这等包间.显然是为那些想要面子.又手头拮据的人准备的.

刚推门而入.他便感到侧旁有衣动之声.忙一个转身.使自己面朝对方.正见对方一拳攻到.便伸出一掌拖住对方的臂肘.

他现在仅有百兽拳防身.而接触的人又多为贾夫人、宋管家等武林高手.因此已养成习惯.出招从不用尽.只是试探性的攻击.确认对方武功平平后.才会后招跟进.

见那人动作迟缓沒有章法.李承训料定对方即便会武也不甚高明.于是反扣擒拿.同时“蛇式”游走到对方身后.把对方的手臂拧在其后背上.按倒于地.

那人俯身贴地.关节受制.也真是硬朗.挣扎了几下.疼得额头冷汗直流.竟硬是未吭一声.

“大侠请手下留情.”旁边响起一个语调生硬.苍老的声音.

李承训松手起身.口中说道:“颉利可汗.我是李无名.”

“什么.”颉利可汗明显一惊.随即桌上的酥油灯亮了起來.“哎呀.还真是恩公.”

“可汗.向來可好啊.”李承训抱拳微笑.

“快.云罗.给恩公行礼.”颉利可汗说着.便要当先跪拜.却被李承训一把扶住.

“可汗切莫如此多礼.來.咱们坐下说话.“李承训把他扶到桌旁.

那叫云罗的少年.长得干瘦娇小.想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至.但双眸透亮.一看便是聪明坚毅之人.他见颉利可汗如此状态.便愤愤地站立在老可汗的身后.眼中依然喷着怒火.

李承训心中奇怪.按说颉利可汗已经说了自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为何那少年还如此仇视自己.

“云罗.这便是爷爷与你常说的恩公.若不是他为咱们一族人证明了清白.爷爷丢了性命事小.咱们突厥在帝都一脉.也将背负千古骂名.快.过來给恩公磕个头.”颉利可汗.说得不快.但言辞中那种热烈之情.呼之欲出.

那少年皱着眉头.极不耐烦的上前一步.抱了抱拳.算是行了礼了.

“你这孩子……”

“可汗.算了.咱们谈正事要紧.”李承训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他做好事.从未想过需要别人的感恩戴德.只是按照自己的心去办事的.

“恩公.千万莫怪.这是我孙儿阿史那云罗.这些年在帝都沒少受到汉人的欺侮.因此非常抵触汉人.”颉利可汗忙解释道.

李承训恍然.原來这孩子非是对自己仇视.而是对所有汉人都沒好感.这也难怪.不由叹道:“刚才我见到这孩子被那几个人打.想他充满仇恨也是理所当然.”

“哎.”颉利可汗摇头叹息道:“因前几日.我感染风寒.家中无钱买药.这孩子有孝心.便來天香楼做‘胡偶’.”说着.老人家双目含泪.疼惜得抚摸着依偎在他身前这少年人的头发.

“胡偶.”李承训颇为不解.他想起曾经看过的唐史资料.唐时的确曾流行一种胡偶游戏.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据说当时大唐天朝子民.对于西域胡虏并不尊敬.经常作怪取笑他们.有一种“打胡偶”的游戏蔚然成风.

人们常常在酒宴上摆放一个头戴宽沿帽.蓝眼睛.高鼻梁的小木偶人.用它來表示喝醉的胡人.当这种滑稽的小木偶跌倒时.如果它倒的方向指向哪位宾客.则这位宾客就必须将杯中的酒喝干.

这种游戏上至达官贵族.下至文人墨客.常常乐此不疲的在各种场合玩耍.甚至在妓院里用这种木偶人取乐.

然后有趣的是.人们一方面嘲弄、取笑着这种木偶.另一方面也正是他们.在苦苦思恋着大都市酒肆中那些楚楚动人的胡女侍者.还真是反映出人类的贪婪.

史书记载.这种木偶多为木制.也有布制的.可从未记载过用活人做木偶的.但事实却是如此.

按照颉利可汗的讲述.酒客们用钱雇佣突厥人做玩偶.按照规则.将有大汉把那突厥人举起摔在地上.以最后胡人倒地的方向.來确定谁來喝酒.

听完他的讲述.李承训气得手指咯咯作响.这便是盛世.盛世沒有战乱.人民安居乐业.但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便也随之而至.但总有一些社会底层者会受到剥削.沒有办法.特权阶级要享受.便不能让所有人都成为特权阶层.

“可汗.我有一计.可以让你回归草原.但需要冒险.你可愿一试.”李承训其实最是心软.他已决定帮助颉利可汗逃回草原.想这老人迟暮之年.也掀不得什么风浪了.

史书记载.颉利可汗在贞观八年初抑郁而终.现在正是他一脚踏入鬼门关的时候.若不救他.他必死无疑.即便要救他.也不知能否救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