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岁除日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7:52:28 字数:3143 阅读进度:157/624

兔淘淘.兔淘淘.兔淘淘.冰@火!中文除夕这日.李承训觉得不能再等了.圣旨上说今日他便可以出宫.他总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走了.一定要去问个清楚.也把自己的心思表达清楚.

吃过午饭.他便跪在长孙皇后的门口.“承训若见不到娘娘.便不起來.也不出宫.”

谁知他这边刚一跪下.那边长孙皇后便宣他进去.倒把他遭了一愣.

李承训进到大殿.见到长孙皇后端坐在上.立刻跪倒:“承训.参见娘娘”

“快快起來.”长孙皇后笑容满面.虚手一扶.“先恭喜你得到皇帝信任.可怎么看起來不太高兴的样子.”

李承训皱眉起身道:“罪民有幸救得小公主.顶多也就是个功过相抵.如今被受五品宁远将军.实在不可思议.心中惴惴.”

“也不必如此.”长孙皇后仍是笑容可鞠.“皇帝爱才.不拘一格.你只要别存二心.忠心待他便好.”

“烦请娘娘代为转达皇上.承训并不想要这偶然得來的荣华富贵.还请陛下削去我的官职.”他却是诚心实意的请辞.

长孙皇后笑道:“凭你这小子虽说是立了大功.可那毕竟是皇帝家事.与国无关.怎么会授你如此官职.陛下可不是那昏暗之君.再说那些言官也是不许.是陛下与长孙大人和魏大人他们私下说.要你办理剿灭暗影门之事.”

李承训感到胸口一滞.原來如此.这是他心中万万不肯的.该如何周旋.破局.虽然他尽量保持面上平静.还是让细致入微的长孙皇后看出了端倪.

“孩子.你是明事理.重情义的人.上代的恩怨就让他过去吧.”长孙皇后以为他还是放不下父仇.劝慰道:“男儿立世.当有胸襟.以天下计.陛下有用你之心.便看你有无辅佐之意了.”

李承训对长孙皇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萦绕心中.他在现代读史的时候就非常仰慕她.仰慕她的才学、道德、风度.來到大唐后.自打第一眼看到她.便有种似曾相识的亲近之感.而且.自他入唐以來.长孙皇后的确对他照抚有佳.因此.若说这皇宫大内.他肯信任的人.只有长孙皇后一人.

“娘娘.请问杀父之仇与杀子之仇.孰重孰轻.”李承训眉眼不抬.神色恭敬.却是反问了一句.

长孙皇后沒想到他会有此一问.但她也是冰雪聪明.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见他眉语含笑.朱唇轻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杀子之仇.剜心掏肺.都是必报之仇.”

李承训见她面色.已知其领会了自己的心意.却还是要直白的说出來.以增其决绝之心.“皇宫内争.历朝不断.兄弟、父子倾轧以为常事.承训也是自幼熟读典籍.知得失.晓礼法.知其成王败寇.身不由己的道理.想祖父有大量.非责难皇叔.而量其才.传其位.训不敢比肩.却也足以为之楷模.奈何皇叔却始终视训为越王勾践辈.无论训做何事.在他眼中都似在卧薪尝胆.”他一口气说完.并未停歇.定定的看着长孙皇后.

“好.”长孙皇后眼中精光流转.“承训有宏量.李家之幸.大唐之幸.”

“训.理解皇叔猜忌之心.只是不知该如何令皇叔放心.请娘娘教我!”李承训又是深深一躬.

说实话.他对李世民的仇恨真的很淡.即便如今武功被废.多少有些恨意.可也沒到那种杀之后快的地步.他现在唯一想要的.便是能够安枕无忧的生活.与自己朋友们把酒言欢.而不用整天为脑袋担心.终日躲躲藏藏.

但他也知道.生在皇权社会.以皇权为重的李世民.不可能会信任他这个前太子的儿子.因此他们这种矛盾对立.是一生不可调和的.不死不休.

长孙皇后脸上笑容顿敛.她作为被李世民和李承训唯一同时都信任的人.对于两方面的态度和顾忌.都很清楚.知道这确实是个死结.不由叹了口气.“其实陛下也很矛盾.但他真的在试图收复你的心.也在考验你的心.只要你当真尽弃前嫌.放开胸怀.他是不会伤害你的.这点本宫可以保证.”

李承训相信长孙皇后的保证.可世事难料.谁又能保证得了一辈子呢.他的心意已经表明.知道长孙皇后会把他的意思完整的传达给李世民.便不想在这个话題上再纠缠下去.说道:“娘娘.不知承训可有得罪之处.为何连日來.您都不肯见我.”

长孙皇后笑笑道.“因为我和陛下在给你准备礼物.这若是见着你.这礼物怕是做得不好.”

李承训颇感意外.“给我准备礼物.”

长孙皇后从來沒有大笑过.向來是微笑的很得体.威严中透着高贵与端庄.此刻.她又笑了.“好了.皇帝已经做好了礼物.晚些时候会放入你的新宅子中.回去你便能见到.”

提到新宅子.李承训多少都会觉得高兴些.那毕竟是自己的地方.即便周围全是眼线.可总比这宫里强.这更说明.皇帝已经准备信任他了.不然不会只派二十个护卫看守自己.

“娘娘.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新居所.”李承训的确有些心急了.

“不忙.今夜是岁除.皇帝安排了盛大的庆典.待晚宴过后.自会有人送你回府.”长孙皇后的声音很好听.不刚不柔.中正细腻.

唐代的春节叫“元正”.除夕叫“岁除”(也称“除夜”).除夕守岁.彻夜不寐.直待元正日破晓.在欢乐中迎接新年的到來.是唐人就已有的庆祝形式.

这一点李承训是知道的.他倒是无所谓.反正也无所事事.无牵无挂.在哪守夜.守不守夜都无关紧要.“谨遵娘娘懿旨.”

其实.他在來立政殿大厅的时候.便见到有大量人员集结在宫城一处空地上.负责指挥的那几人.看官服应是负责祭祀和礼仪的官员太常寺卿.

庆典在晚间.现在时日尚早.李承训与长孙皇后便又叙谈起來.李承训自从这次救了城阳公主以后.少了很多拘谨.而长孙皇后对他也是刮目相看.

他们竟是越谈越投机.从自家身世.谈到历史典故.谈到诸子百家.甚至释道儒三门奥义.可以说纵横古今.

李承训不禁心中暗自佩服这位皇后娘娘.当真是博览群书.聪明睿智.

同样.长孙皇后也感到对方简直是天纵奇才.很多见解独到精辟.居然是前人所未创.与他畅谈.当真有种茅塞顿开.醍醐灌顶之感.

二人言谈轻松.机智百出.正谈得兴起.却听得殿外小黄门高声喊道.“长乐公主觐见.”

李承训心中咯噔一下.他早从宫人口中得知长乐公主大闹法场的事情.心中对她既是感激.又是愧疚.得知她被皇帝关入天牢.虽知皇帝舔犊情深.她不会有事.可还是不由得担心养尊处优的千金公主.能否住得惯那湿冷的牢房.

长乐公主人未进殿.那欢喜的声音便当先传了进來.“母后.母后.”

长孙皇后快步迎了出去.“丽质.是你吗.”

母女二人相见.眼圈都是一红.相互抱在一起.

李承训此刻站在殿内不知是该走该留.却不放过细细打量长乐公主的机会.自从公主出嫁.已然好几个月.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她.

长乐公主瘦多了.脸上也沒有喜色.全不像一个新婚媳妇的摸样.但她却显得更加成熟了.依旧的容貌倾城.更多了份威严.多了份豁达.

李承训正看得仔细.却突然看见姗姗來迟的长孙冲出现在长乐公主身后.便赶紧把自己的目光转了上去.微笑示意.

长孙冲之所以迟來一步.是先与自己的父亲长孙无忌先去朝露殿拜见了李世民.而后又匆匆奔立政殿而來.

“李兄.”长孙冲抱拳回礼.但明显有些生冷.牵强.远不似他们最初相遇京城时的那般欢颜.

“你.你怎么在这里.”当长乐公主发现李承训的时候.也吃了一惊.

李承训尴尬地笑笑.“我一直在立政殿养伤.你.还好吗.”

长乐公主微微一笑.“挺好的.今日岁除.爹爹特别放我出來与母后团圆.一起守夜的.”

看不出公主面上的喜悲.李承训不由心中一叹.“那日多谢公主出手帮助无忧.”

长乐公主脸色微红.“无忧姐与我是好朋友.不用你谢.对了.我与姐姐关在一处.父皇沒有亏待她.她吃穿用度都与我一般.”

有公主这句“与我一般”.李承训心里一块大石便算落地.

此时夜幕已落.立正殿外已然锣鼓喧天.灯火通明.有小太监來报.说是皇上请皇后、公主等人去太极殿观“傩舞”.

“傩舞”是唐朝的除夕夜的一种驱除瘟疫的迷信仪式.称为“傩”或“大傩”.这是从远古传下來的活动.《论语》中有“乡人傩”的记载.通常会选出男童.戴上狰狞的面具.穿上红黑颜色的衣裤.击鼓并舞蹈.说是可以驱鬼.傩的领舞者称为“方相氏”.有伴舞者以及执事十二人.

长孙皇后居前.长乐公主、长孙冲次之.李承训再次.最后是双方一些随从太监侍婢.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太极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