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法场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3357 阅读进度:149/624

兔淘淘.兔淘淘.upu.cOm<冰火#中文这世界上的事情.不管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仿佛都有定数.人们解释不了的.称其为天意.解释得过去的.那便是科学.也就是说.该來的终归还是会來.躲也躲不掉.

十日期限已到.李世民沒有见到李承训出现在帝都.便决定开刀问斩.他并非残忍的暴君.不会乱杀无辜.因此只斩杀李无忧.颉利可汗与犬上三田耜.这三个代表人物.给他的宝贝小公主殉葬.而放过了其他突厥人和倭国人.

李世民不想他的大唐盛世.帝都繁华被染上血渍.因此把杀人的场所摆在长安郊外.一处不知名的空旷地.名曰法场.

法场四周**上各色旗帜.正好围城了一个上千平米的正方形.每个旗帜下都站有两人.一人手拿刀盾.一人手持长矛.

这四方之内.有两处设施比较显眼.一侧是一座临时搭建的棚子.棚子四周都铺满厚厚的稻草.很明显这是为监斩官特别修建的场所.用以挡风挡雨挡寒气.

草棚里面摆上一条长案.案后有三个位子.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而中间空着那座位.上雕九龙飞天.一见便知是为李世民准备的.

大理寺是最高审判机关.负责审理朝廷文武百官犯罪以及京城徒刑以上案件.而刑部是最高司法行政机关.复核大理寺对案件的判定.还有个御史中丞负责监督二部的行为.因此凡遇重大案件.唐制由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侍郎会同御史中丞会审.称三司使.只不过.现在御史中丞.换成了堂堂天子.

与草棚对应着另一侧.也有一处显眼物事.是矗立着的三个木桩.桩子上各绑缚有一人.

中间的是位面目清秀.肌肉结实的女孩.正是无忧.两侧还有一老.一少.分别是颉利可汗与犬上三田耜.

大唐盛世.何时这么明目张胆的斩杀过刑犯.何况还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和两个番人.因此辰巳不到.法场周围便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人头攒动中.有不少乞丐颇引人注目.想这天子脚下何时多出这许多乞丐.哦.或许是他们也听说这次斩杀人犯颇有看头.进而从各地特别赶來观刑的吧.

“唉唉.挤什么挤.”一位华服男子极力闪避着一名向人群中钻去的小乞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乞丐一边挤.一边连连道歉.

毕竟这里是帝都.大唐的“心脏”.或者说是世界的中央.终究还是“高贵”的人多.立时横出两个不肯让路的恶汉.一拳揍在小乞丐的头上.把他打了个跟头.

小乞丐摸着头上的包.见自己好不容易挤开的缝隙.又被人群填上.不甘心拍拍屁股起來.又去别处寻找突破口.

不只他一人.数十个乞丐的遭遇都如他一般.后來他们便也不再试图钻入人群.而是在外围三五成群的坐在一处.形成零零散散的人堆儿.一直延伸到过往帝都的大路口那个小酒肆里.

酒肆中.戒痴、虎子和瘦猴正围桌而坐.喝着闷酒.唯独不见夏承.

戒痴到底在昨夜想了个主意支开了夏承.说他武功不好.劫法场肯定是不能去.去了也是拖后腿.但有一桩更重要的事情.非他出马不可可.

他安排夏承去购买大量牛羊马匹.并全部用绳索缚住.驱赶到京城十里长亭那个咽喉要道的荒草堆里.一旦他们救出无忧.必然快马通过那里.这时就需要夏承立即驱赶那些牲口堵住通路.以绝追兵.

夏承听后.立时肃然起敬.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若是平时.他安排得利手下去办便好.可现在时间紧迫.距离明日开展甚至都不足十二个时辰了.要购置那些个牲口.还要紧缚住.并不容办到.因此.夏承当晚便去了.

“扑哧.”瘦猴忍不住一笑.使紧张压抑的气氛稍稍有所缓解.“不知道三师伯赶着羊群的时候.心里该如何佩服二师伯的神机妙算.而在今日午后得知上当受骗后.又该如何找二师伯算账呢.”

戒痴无奈地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也是无奈.”

“二师伯.酒肉你吃.诳语你打.这杀戒怕是也要开了.恐怕还得落下个背叛师门的罪名.不如你还俗算了.咱们一起江湖上打拼.咱们听师父和你的.”虎子丝毫不掩饰地道.

这酒肆根本就是虎子等丐帮众人.几日前建立的.以为落脚之地.

戒痴摇头苦笑道:“这几年在少林.钻研武功的同时.也修习了不少佛法.身上的怨气已不是那么重了.若要真能杀了李世民.报得杀父之仇.贫僧遁入空门.终日以武为伴.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瘦猴轻叹道:“二师伯.还说你怨气不重.若真是不重.何苦还念念不忘杀父之仇.你说遁入空门是为以武为伴.这也是动机不纯啊.历來佛家讲禅为大.武为末.你这样做和尚.可真是不厚道.”

“瘦猴.”虎子喝了一句.

瘦猴脸色一红.转头冲她吐了吐舌头.倒把虎子又弄了个大红脸.

虎子为什么脸红.自己也说不上.只是觉得瘦猴每次瞪着大眼睛看他的时候.他便觉得心热.脸红.极其不自在.

“哈哈哈.”戒痴听后笑道:“这丫头.嘴巴真利害.你说的不错.所以.我给自己法号取叫戒痴.”

“二师伯.出家人口不出妄言.你又乱说了.你比我大不了一两岁.怎么可以叫我丫头呢.”瘦猴继续发动攻势.“叫你声师叔.便以为自己年纪大了.”

戒痴略显尴尬地笑笑.“这个.利害.”

他少年时也是终日逃命.后來躲在少林学武.更是沒有接触过女人.还真不知道如何与女人相处.怎么可能说得过瘦猴这个在丐帮历练多年的传功长老.

“所以我说.”瘦猴见自己已完全占据了谈话的主动.拿住腔调道:“二师伯你不适合当和尚.还是听虎子哥的.趁早还俗了吧.”

戒痴此刻方才明白.她数落自己半天.是为了最后这句话.不由得看向虎子.笑了.笑得有点暧昧.他十七岁上少林之前也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的.虽不懂女人.这人情世故却是懂得很.立时有了反客为主的注意.“呵呵.虎子.瘦猴这绕着弯的编排我.原來是为你劝我还俗这句话.你们俩.是怎么回事.”

“二.二师伯.”虎子有些磕巴了.“你.我们.”他的确心里喜欢瘦猴.可从來未敢言之于表.他对于感情之事相当的迟钝木讷.

“二师伯.你胡说什么.”瘦猴脸色一红.知道虎子也是嘴笨.还得自己应对.“一会儿就要劫法场了.你还沒个正经.也不好好准备准备.”

其实瘦猴心里对虎子也有好感.可当年自己还是小屁孩时.已把那对爱情的美好梦想.全都给了那人.这始终是她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经过这许多年的风雨.她也成熟起來了.知道自己当年对于师父的爱恋.其实只是一种崇拜而已.明白了这一点.她才意识到.自己身边的虎子.同样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好汉子.

戒痴笑道:“该安排都安排了.一会儿只要拼力厮杀便好.这会儿倒是不妨说说心里话.”

瘦猴虽有女儿家的羞涩.可也是江湖上混了几年的女侠.自然不肯因此服软.“那二师伯有什么心理话呢.说來听听.”

戒痴笑着.正要回话.却突然间神色一紧.“來了.”他调侃归调侃.始终远眺着法场的方向.关注着局势.

李世民的圣驾正浩浩荡荡的向这边开來.除去銮驾旁的数百大内侍卫不算.在队伍两侧竟然还有数千盔明甲亮的士兵.由尉迟敬德和秦琼率领.形成两列长长的方阵.护卫着这一行人.

法场周围千百民众齐齐让开道路.跪在道路两旁.口呼万岁.

李世民在一众侍卫太监的拱卫之下.缓步走入那等了他许久的宝座.而他的侍卫队立刻绕场一周分散而立.与原本站于四周旗帜旁边的军士兵=站到一处.至于随行护驾的那数千兵士.仍然保持两个方队的阵型.在法场外围的两侧空地上待命.

戒痴也起身向外走去.目光却一直遥望法场之内.“虎子.有麻烦了.勿言大师在李世民身侧.”

“勿言大师.”虎子终于等到了一刻.虽知这是龙潭虎穴.可也掩饰不在心中的兴奋.立刻拿起身边的竹棒.站了起來.

三人边说边向外走去.并未耽搁时间.戒痴解释道:“这位大师与寺内其他两位勿闻、勿视大师并称少林三祖.其辈分比当今少林方丈还要高上两倍.武功更是当世无匹.抓住你师父的就是他们三个.”

虎子赶紧上前两步.“这我知道.江湖传言他们天生便是哑巴、聋子、瞎子.互为依靠.形影不离吗.怎么这次就來了一个.”.

戒痴摇头道:“他们的残疾可不是天生的.而是修炼武功走火入魔后.自毁成这般模样的.不过他们却因祸得福.不禁修成了《易筋经》.更练习成了《洗髓经》.这是自达摩祖师开派以來.头一次有人把这两种神功汇成一身.”

由于三个老和尚常年在藏经阁修习佛法、武功.并不行走江湖.因此虎子对于他们的了解.只是些捕风捉影的传闻.但少林绝学《易筋经》与《洗髓经》还是知道的.不由得一脸钦羡.心中感慨.

感慨过后.他的心里便也如戒痴一般.似坠了一个大石头上去.这救人.怕是难于登天了.

渐至法场.三人皆闭口不谈.匆忙穿梭于人群之中.他们每行一处.就会有人自动帮他们腾出位置.有的是壮汉.有的妇孺.也有老人.每个人都自动自觉的遵循着这种默契.

很快.他们便來到了法场头排.